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九十二章:慈父之心

正文 九十二章:慈父之心

    辛坦之叹了口气,“任谁有他那番遭遇,性子也会变冷的。”

    “你看我的眉儿多好,宏儿性子冷,还是被你带的。”严世真调侃道。

    辛坦之被他说得嗤笑起来,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你这是还要继续倒腾?”严世真说着话,又开始低头研究。

    “自然。昨晚的那群狼,没能杀光,眉儿若再出门,总有危险。教她功夫,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若是这个会爆炸的东西能带在身上,眉儿出门就不用怕狼了。”严世真头也不抬道。

    “亏你想的出来!这个有多危险,你又不是没看到,还让眉儿带身上,你的心真够大的。”

    “等我研究好了,或许就安全了。”严世真不以为意道。

    “那是一朝一夕的事?”

    “不试试怎么知道是不是?”严世真并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说到这里忧上眉头,“我的心真不大,眉儿的母亲去后,我一直看护着她,却让她被人掳了两次,还差点破了相,我只觉得愧对她母亲的嘱托。”

    “有这样的事?”

    “眉儿小小年纪,相貌就过于出众,这也是我让她换男装示人的原因。可是换了男装后,依然被掳了一次。是以,这些日子我竟然养成了一个毛病,她离了我的视线,我就不放心。”

    “你这浪子竟然生出了慈父之心,也是难得。”

    严世真不理会辛坦之语气中的笑意,摇摇头道:“昨天她偷偷跑到山上去,要不是宏儿,唉,想想就后怕。”

    辛坦之看了他一会儿,开口道:“上午过于匆忙,我没有来得及问你。我研习的都是硬路子的功夫,适合战场砍杀。眉儿一个女孩子,你让她拜我为师,是想让她学些什么?”

    严世真停下了手中的忙碌,“学什么?我想想啊,弓马骑射、兵法谋略、治军治民,都可以啊。”

    辛坦之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啧,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说呢?”

    严世真敛了打趣的情绪,叹了口气,“没有指责你的意思。只是,看到宏儿,我确实也担心,以后眉儿的性子也会变的那么冷。那并不是我想看到的。不管学些什么,每天把她的时间填的满满的,让她没时间去伤怀,便好。而且她有那么大的家业要管,多学些东西,没什么不好。最重要的是,你是一个难得的师父。”

    “混成我这样,确实是难得了。”辛坦之自我嘲笑道。

    “我看现在这个皇帝年纪虽小,却是个有野心的!小皇帝会对真国动手,这连眉儿都想明白了,你真不出山试试?”

    “这些年调来调去,降来降去也不耐烦了。边关若是真有需要,我自然不会在乡野间避世。只是,眼下形势还不明,凑上去又讨人嫌,还不如沉下心,好好教宏儿和眉儿。若必然与真国开战,上战场的,恐怕会是宏儿。”辛坦之想起半生沉浮,落寞道。

    这个话题把整个氛围都凝涩了,严世真换了话题。“你炼了这么多年的丹药,有什么秘诀或者窍门不?”

    “有啊。六成硝石、两成硫磺、两成木炭,炸起来更容易。但是硝石放置的时间长了,或是受潮了,便不容易发生爆炸。你若想强化爆炸,还是多加些硝石。”

    “这样啊。那。。。”

    辛坦之说着话,思绪变得深广,忽然跳出来的念头,让他禁不住打断严世真的话。“我觉得两军交战,若能用上这个,就太好了!世真,你好好研究!”

    “你的炼丹经验比我足,要不要来帮忙?”

    “那个,我去看看宏儿,你也说他性子太冷,我多跟他说说话。”说着就要走。

    “有眉儿在呢。唉,你急着走干嘛?唉,跟你说话呢。”

    “你先研究着,我再琢磨琢磨。”辛坦之说着,人已经拐过屋角。

    “这人,几年不见,脾气怎么奇怪起来了?”严世真郁闷道。

    辛坦之并没有去看余宏,而是进了旁边给他准备的屋子。

    真国!真国!他虽修道多年,提起真国,仍想将其撕得粉碎!不,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真国带给他屠家灭族的仇恨不仅没有淡化,反而愈发强烈!

    他曾在父母族人的尸身前起誓,此生一定会为他们报仇雪恨!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一事无成!一事无成!辛坦之握起的拳头把骨骼挤压的咯咯响。

    隔壁,云树捧了厨娘备下的吃食给余宏。

    “宏哥哥,你饿了吧?义父说你身上有伤,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饭食,你试试看,合不合胃口。”除了给母亲奉药,给义父捧茶,云树还从没对谁这么照顾。

    余宏刚想说不饿,腹中空空的声音便回答了云树。

    云树的小脸笑开了花,“看来我这饭食捧来的很及时。”

    余宏面前的小桌上是一大碗香气扑鼻的鸡汤面,汤色浓白,面片莹润,鸡肉细细撕成条,还有几片青菜叶子飘在上面,色香味俱全,让人为胃口大开。

    “义父说,多吃些鸡汤之类易吸收又有营养的食物,有利于你的伤口快速愈合。这是用去了鸡皮的鸡子炖了一个多时辰的汤,又用白浓汤汁来煮了面,营养又美味,宏哥哥,你多用些。”

    见余宏看着她,并未开动,云树抓抓脑袋又道,“宏哥哥,你不喜欢吃这个吗?”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照顾?”

    云树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问,盯着他的眸子,却看不出其中有什么情绪,面上就更没有情绪可以捕捉了。“宏哥哥是我师兄啊,而且你这一身的伤,都是因为要护着我的缘故,我理应好好照顾宏哥哥。”

    她说的也没错,这个小不点儿既然如今成了自己的师妹,若是处处对她设防、拒绝,怕是师父知道了会不高兴。

    “宏哥哥是不习惯我在旁边吗?那我先去厨房,厨娘刚熬好了鲜藕红糖蜜膏,也是对你的伤口好的。我一会儿拿来给宏哥哥冲水喝。”

    余宏心道:鲜藕,这时节,山村之中竟然用的了鲜藕,济阳城的云家,不一般啊。

    “宏哥哥?你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让义父来看看?”云树见他愣愣坐着不动,有些担心道。

    “我没事,谢谢你树儿,你先去吧。”

    这个师兄,明明一身伤,明明痛的昏死过去,却一直喜欢对自己说“我没事。”既然不是真正的没事,却总对自己说没事,并不是与宏哥哥的关系真的好到他不想让自己担心,那便是轻轻的拒绝与疏离。想想参同宫中他的眸色,云树忽然慧至心灵,明白过来。

    虽然第一次遇见一个人,几次三番拒绝自己亲近的好意,云树却毫不气馁,甚至越挫越勇。在云树的印象中,余宏与黎歌不同,与李维翰不同。当她看到这个人,便莫名心疼,莫名的耐心。安慰自己道:宏哥哥大概还不习惯,慢慢就会好的。

    “那宏哥哥慢慢用,我先出去了。”

    余宏点点头。

    云树挑帘子出去,又进了厨房。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都没有今天往厨房跑的勤。厨娘名叫花娘,花娘要替她捧点心和茶水都被她拒绝了,说是师父和师兄初来,自己要照顾周到。让花娘拿一些高丽栗糕和雪花酥送到李大家中。

    云树用小托盘,捧了花娘新做的高丽栗糕和雪花酥,来到辛坦之房门外,轻声道:“师父,您休息了吗?”

    “眉儿啊?进来吧。”辛坦之听着云树为余宏忙前忙后的备饭,心中为真国燃起的怒火逐渐消弭。

    “厨下做了些点心,我给师父送过来,也不知道合不合师父的口味。”云树一张笑脸,眉眼弯弯,说不尽的可爱乖巧,只是腮边的几抹划痕莫名的滑稽。

    辛坦之笑起来,“眉儿竟这般乖巧?”

    云树宛然一笑,“师父先尝尝糕点可不可口?”

    辛坦之拿起一块栗糕,尝了一口,笑道:“甜而不腻,栗香浓郁,很好,眉儿有心了。”

    “我住在这白树村,丫鬟都没带,只有一个厨娘和一个洒扫仆妇,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还请师父海涵。等过几日云管家过来了,我让他安排个丫鬟来。”云树歉意道。

    “师父与你师兄这些年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不需要人照顾,眉儿也不要为这事费心了。”

    师父虽然拒绝了,想是怕麻烦自己,这件事还是要问一问义父,只是这小小的院子,数间屋子,怕是不够住了。

    “师父觉得这屋子,布置的可还好?如果有不习惯的地方,师父一定告诉我,回头我让人重新布置。师父饮食上有什么喜好,也尽可吩咐厨娘,我已经交代过了。眉儿想让师父和师兄尽可能的住的舒服、舒心,不要觉得拘束才好。”

    这个小小的孩儿,事情考虑的这么周到。想到严世真对她的重视,也有些明白了。这般贴心的小棉袄,谁能不心生怜爱?也就宏儿的冷性子,一直待她冷冷的。

    “都很好。”

    辛坦之从怀里掏出一个式样简单金属扳指样的东西,却比扳指窄些,上面却嵌了约一指长的锥子样的东西,其实也不是嵌上的,而是浑然一体。

    “眉儿既认我做师父,我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眉儿,这个是当年为我孩儿做的,现在就送给眉儿防身用吧。”

    “师父把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我,眉儿怎么敢收。”云树听到是师父爱子的物品,忙推却道。

    “他不在了,用不到了。”辛坦之说到这里,勉强一笑。“收下吧。以后功夫没学好,就不要到处跑了。你义父总是担心你会出什么事。”

    云树不敢再推却,以免惹得师父伤心,便伸手接了,“眉儿知道了。谢谢师父厚爱!”

    此时的云树尚不知道,这枚防身戒指,将会在不久之后,救她于围困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