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九十六章:许诺

正文 九十六章:许诺

    刚生下孩子的李杨氏一心求死,云树以为是李久山的原因。她已经决定要好好教训李久山,却没想到这对多年夫妻,两个伤心的人,不是共同担负痛苦,相互扶持,而是要以生死来决裂。

    她想不明白,想不明白这世间百态人生,万千情感。

    余宏打断云树的思绪,牵起她的小手。“我们走吧。”

    云树呆呆看了眼自己被牵起的手,又望进余宏的眸子,努力想从中看出,他是怎么了?

    余宏生硬的解释道:“看你笨头笨脑的走路,再把药罐摔了。”说完,也不待云树再说话,牵着就走。

    诸多事情一起冲进脑中,云树一时不知道该想哪个好了。

    然而,走到家门前,余宏放开牵着她的手,很认真的看了看她的脸,还抬袖子给她抹了抹,却没有再发出那让她冷颤的声音,勉强对她一笑后,又牵她进屋。

    云树飞速回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便明白余宏是怎么了。紧了紧被握在余宏掌心的手,在他回头看自己时,给他一个无与伦比的璀璨笑容。

    没有什么比我懂你,你也懂我更让人心喜的了。

    余宏微微勾了下唇角,算是回应了云树。云树心道:这个表情于师兄,还是比较自然的。

    就这样严世真煎药,两人往来不停的送药,频灌给李杨氏。忙了半个时辰,李杨氏欲脱的阳气总算得以稳固,整个人得以脱险。

    情况稳定了,就要开始找病根,以求彻底治愈了。在李家,云树却听到了毕生最恐怖的事。

    在田间帮忙的李大回家提水给父亲喝,却见到母亲李杨氏万分痛苦的抓住门框,一手抚住大肚子,整个身子欲坠未坠,门槛上血迹淋漓。他忙抱起瘦弱的母亲放到床上躺下,又飞奔到田中去叫父亲。没有叫邻居来帮忙,是因为没有东西来感谢邻居的帮忙,以前也是父亲帮母亲的。

    云树这才注意到李大的衣袖上干涸的血迹。

    水盆中的那个溺婴,并不是生下来便是死婴,而是被她的亲生父亲,生生溺死在水盆中,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李大曾有四个妹妹,都是被这样溺死的。

    辛苦怀胎的李杨氏终于受不了丈夫心狠若此,在婴儿的哭声消失后,伤心欲绝。

    从厨房出来的李大,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再一次溺死他的妹妹,心中念叨:为什么你不是个男婴?你若是个男婴,便可以活下来,母亲也不会再次伤心许久。虽然不满意父亲的做法,可是他也无力改变。良久良久,他想起去安慰他的母亲,却在进门后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盯着门前的水盆,痛苦的李久山,听到屋内的异样,忙丢下水盆冲进去,却见妻子用一根绳子,将自己吊在梁上。

    为什么男婴便可以活下来?女婴便要溺死?

    本来父亲开垦了些荒地,收入有增加,不管母亲生下弟弟或妹妹,都可以慢慢养活,母亲也为此欢喜许久。可是前些日子丈量土地,那些地都要开始征税,家中没有余力再养一个孩子。

    三岁后就要开始缴人头税。若是男婴,长大还可以成为家中的劳力;而女儿好不容易养大,又要为她准备嫁妆,将她嫁出去。您也看到了,我家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

    云树不敢再问。这是赵国的子民,也这是她的佃户,而她在毫无觉察间,逼的他们溺死亲生女儿,夫妻决裂。她不敢问,是不是云家的租税收了太多?她不敢问,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很普遍?

    李久山常年劳作的身板是瘦的,当初只觉得李大浓眉大眼很是憨厚,现在却越看越觉得他瘦的厉害。自己虽也不胖,却不是因为劳作或食物供给困难。

    她第一次将穷困看入眼中,不是物品的破烂或简陋,而是人心的撕扯,因为生存不易,血缘至亲也可亲手掐灭。母亲与舅舅的心结,便由穷困而来。她懂了。懂了。

    留下众人,她进了里间,坐到李杨氏的身边,看她枯瘦的面容,颈间深深的痕迹,触到僵硬的被子,握住李杨氏瘦骨嶙峋的手。

    李杨氏缓缓睁开眼睛。

    “好好养身子,我会让应娘再送药来的。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养得住下一个孩子,和以后的所有孩子。放心,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再发生。”说到这里,鼻头有些酸,顿了顿,“以后,好好活着。我今天才知道,活着是那么的不容易。你不要再寻短见了。那些离开你的小婴儿是你的孩子,李大也是你的孩子。我会让你们的生活好起来,相信我,也给我一些时间。”

    李杨氏第一次这么近的打量云树,这个白衣少年,漂亮的难以形容,言谈举止都与村中的孩子有着天壤之别,村中的孩童即使比他大许多,也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更没有这样让人心生信赖的语气。

    李杨氏的喉咙受伤,还说不了话,眼泪又滚下来。

    云树伸手给她擦去。“悲切伤肺,忧思伤脾。以后李久山给你委屈受了,就来找我,我会帮你出气。其实,李久山,李久山也,也心疼那个孩子的。”云树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为李久山说话了,是决定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了?

    “好好的,我先回去了。”云树拍拍她的手背,起身出了里间。

    院子里的石磨边,或依、或蹲、或坐,或立的四个人望着她走出来。

    “李久山,今年收成怎么样?”云树再开口就像个大地主询问佃户了,声音不大,却容不得人拒绝。

    “还,还好。”李久山被云树吓了一跳,结巴道,“本来还好,可是春天里重新丈量土地后,我那些私自开垦的地,都要开始缴税,现在交完粮后,便没什么结余了。”

    云树点点头,“什么时候交粮?”

    “还要过几天,把田里的玉米种好后。”

    “这些日子种玉米很艰难吗?还有多少未种?”

    “收麦子前就没下雨,现在都一个多月了。天气越来越热,田地越来越干,不浇水种下去,根本发不了芽,要是接着这样不下雨,很快要再浇一遍水。现在紧赶慢赶,还有四五亩地要种。”

    “那你与大哥哥明日放心去种地,我会让应娘来照顾大哥哥的母亲的。”

    “谢谢云公子!谢谢!”李久山虽然心疼妻子,可是农忙时节,实在没办法照顾她,而她情绪不稳,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中。云树的帮助让他欢喜不已,可是想到要付的医药费、照顾费,面上又愁苦起来。

    “放心,这一切,你都不需要给我报酬。就当是邻里之间的帮助。前些日子,大哥哥一直很照顾我,眼下正是我回报的时候。”

    李大感激的望着云树,云树对他笑笑。

    “谢谢云公子!”李久山拉着李大就要给云树下跪。

    云树忙拦住,“不用这样。交粮的时候叫上我,我跟你一起去。”

    “嗯?”李久山睁大了眼睛。

    “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我只是,去看看。”

    “好。到时候一定叫上云公子。”虽然不明白缘由,但这样的小要求若拒绝,就太对不住云树的照顾了。

    “那你们聊,我回去了。”云树看了看义父与余宏,点了下头,自己先走了。

    晚风掀动她的白衫,她窄小的肩膀似乎负担了许多不可承受的重量,却努力挺直腰板,扛起来,一步步,都那么沉重。

    严世真知道她是把责任揽过去了,她又想一个人琢磨,一个人谋划,不得已的时候,才向自己讨主意。亏得她杂书读得多,不然那点儿阅历,如何够她思谋?

    向李久山匆匆交代了照顾李杨氏的注意事项,和一会送过来的药怎么煎煮,严世真便匆匆出了李家。在门口却见到了随云树出去的余宏。

    “你在等我?”严世真挑挑眉。

    “树儿,哪个树儿才是她?”余宏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些日子,他已经见了不少面的云树,尤其是今天,其中的一面扰动了他的心,而眼前这个走进夕阳中的云树,勾起了他的心。

    “都是她啊!每一面都是真实的她。我想,在她父亲母亲在的时候,她一直是那个古灵精怪,欢乐无忧的,而这半年多的生活碾压,背负了太多东西,给了她更多面。”

    “你觉得我性格如何?”余宏看了严世真一眼。

    严世真打量着余宏,玩笑道:“你很冷嘛!”

    余宏看看云树,“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也会变成我这样的。”

    “一直觉得你对谁都冷冷的,没想到,你还是关心眉儿这个小师妹的。”严世真抬起手,想拍拍余宏的肩膀,却被他避开,向前走去。

    严世真无奈自哂,这个冷淡的少年。

    回到家中,云树吩咐了应娘第二日去照顾李杨氏,以及根据义父都要求给李杨氏送药等事项,便钻进了自己的屋子。

    余宏钻进了自己的屋子,严世真也钻进了自己的屋子。

    刚从后院走出来的辛坦之觉得,这一个、两个、三个,出去一趟,怎么都变得奇怪起来?

    严世真在他的小药柜前忙碌着,给李杨氏配药。

    余宏走进屋子里,掌上灯,端到镜子前,脱了上身的衣物。昏黄的灯光,渲染出足够的朦胧之美,初长成的少年身形,肌骨匀称,筋肉有力,只是转过身后,斑驳的疤痕触目惊心!

    至于云树。。。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