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三十一章:兄弟情

正文 一百三十一章:兄弟情

    单成才不理会他。

    既然刘员外与张员外一同牵扯其中,自然没道理放了二人,或者押一个放一个。

    县太爷单成安抚张陵,让他回去好好养伤,自己定会为他做主。

    张陵虽然没太明白云树的态度,可是却也看出他与县太爷的关系,似乎不一般。县太爷都亲自来安抚他了,他道了谢,被众衙役抬回了家。

    云树自觉的留了下来,将此事可借之势说与单成。单成觉得自己这小师兄简直是自己的福星!每次自己遇到困难了,都及时的给自己铺好台阶!

    后面的事,单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云树也就不参合了,与余宏出了县衙。

    正午时分,县衙前的人本少了些,却因鼎新楼之事又重新围聚,议论纷纷。云树闯过众人打量的目光又往鼎新楼去。

    张景听说自己那个一向省心的老好人弟弟竟然被人暴揍,丢开那一拨待收监的人,急急赶回老宅。

    气儿喘的粗了都疼的张陵,此刻躺在萧索的屋子里哼唧。

    那个大夫云树没让他走,而是跟着张陵回了家,这会儿正给他处理、包扎那些伤口。由于天热,云树特意交代,要用烧酒将伤口再处理一遍。

    那大夫本不服气云树一个小孩子对他的医术指指点点,可是看在银子的份儿上,也没说什么。

    张景赶到时,正看到那大夫将烧酒浇到张陵的伤口上,痛的张陵叫也不是,抖也不是。整个人可怜巴巴的模样直击张景的内心。

    这么些年了,这个弟弟都很让人省心。

    那个女人跟人跑了,还带走了胜儿,母亲被气死,那年小陵才十五,而自己二十五。他知道自己痛苦,一个人守着这个宅子,小小年纪,跟着衙门里的人跑腿。什么委屈、害怕都不跟自己说,唯恐自己再为他担心。

    而自己呢?长了弟弟十岁,被父母独宠很多年,即使后来有了这个弟弟,父亲仍是偏宠他,所以他接替了父亲的职,年纪轻轻就做了牢头,而弟弟却在父母俱走了后,自己在衙门里谋了个职,一年年的辛苦混出来的。

    自己却忙着挥霍、颓废、疯魔。

    小陵小心翼翼对自己的好,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对待。最初是自己混,可是病好了,心结解了一部分,才想起,自己愧对的是母亲,是自己唯一的弟弟,而不应该对当年之事念念不忘,可是又觉得没脸面对他。

    痛张陵之所痛,愧往日之作为,张景对那个大夫吼道:“手下不能轻些?没看到人都疼成什么样了?”

    那大夫被他吓得手一抖,按在了伤口上。

    张陵痛的狠抽一口气,牵动胸腔的断骨,更是痛的要死。

    张景一把将那大夫拉开,拿过烧酒与棉花,手下极尽可能的轻。张陵努力忍住疼,可是每一抽气,张景就顿一顿,心疼的看着张陵,“弄疼小陵了,我手下再轻些,再轻些。”

    一双大手,这样小心的做事,更显得笨拙。张陵却看红了眼睛,“哥。”

    “是我太笨,又弄疼你了?”张景急的汗都冒出来,“是太疼了吧?别哭,牵动伤口就更疼了,小陵,忍一忍。”

    “哥。”十九岁的张陵终于还是哭了出来。这样的哥哥,他有好些年,好些年没见过了。

    “别哭了,是哥不好,哥没有照顾好你,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张景说着也落了泪。

    “哥,别哭了,我没事。”张陵抬手要为自己的哥哥抹眼泪,却牵动断骨,痛的又垂下去。

    那个被嫌弃的大夫本是很生气,可是看到这兄弟情深的场景,又忍下脾气,面无表情道:“你不要乱动,影响骨骼愈合,以后会留后遗症的。”

    张景忙道:“你别动,别动,都不哭了,哥给你上药。”

    张陵像个孩子一样乖顺的躺着,任张景毛手毛脚给他上药,时时被伤处传来的疼痛刺激着,眉眼唇角却蓄满笑意。

    那大夫摇摇头,从匣子里抽出笔墨纸砚,开始写方子。

    这一幕被门外的云树与余宏看到,各各心中都升起一片哀戚。血缘至亲的扶持,他们都没有。

    余宏低头看看云树,云树也正仰首看他。

    “宏哥哥?”

    余宏紧了紧握着的小手,眸色暖了很多。

    张景听到熟悉的声音,惊诧的回过头:“树儿?你怎么来了?”

    未待云树说话,那大夫扬着药方道:“你可来了!谁去抓药?谁付诊金?”

    张陵瞥眼看到云树,郁闷道:“你还来干嘛?”

    云树看了看三个人,向张景、张陵点头一笑,而后对大夫道:“大夫,伤处都处理好了吗?”

    这大夫也是有些傲气的。“人家嫌我下手重,自己处理呢。”说着瞥了一眼张陵身上杂乱的布条,“包成那样,还嫌弃我。”

    张景无语脸红。

    云树客气道:“景哥哥没经验,还是有劳您了。”

    付钱的人都来了,自己也要把工作做好了,才好收钱啊。那大夫将药方交给云树,到床前重新给张陵包扎了一遍。

    云树看了看那药方,果然是有傲气的本钱的。

    收拾好后,向云树大手一摊,“诊金五两。”

    张景跳起来,“五两?你咋不去打劫呢?”

    那脾气不好医术好的大夫听了张景的话,也怒了,“最好的大夫,自然是最高的价!病都看完了,你来嫌弃诊金高了,早干嘛去了?”

    云树忙打圆场,“无妨,无妨。”从袖中抽出一百两银票。

    “这家中无人操持,我还想劳烦您帮忙买药、煎药,以及后续的复诊、换药。这一百两您先拿着,若是不够,我过几天再补上。只是务必让他的身子完全好起来,不要留下任何后遗症。您看如何?”

    那大夫看到银票,面色好了很多,从云树手中抽回银票。“付钱就好说。”

    揣了银票,收拾了药匣子,“那我先去买药、煎药了。”

    云树捧手道:“有劳了。”

    那大夫懒得理会这些虚礼,挥挥手走了。

    云树从门外招进来一个店小二,提着个大大的食盒。

    “想是陵哥哥喜欢鼎新楼的菜,我给你带了来。不知道你平日口味如何,这些都是帮你养伤的药膳。你养伤的一日三餐,鼎新楼都会送过来。今日让陵哥哥受苦了。云树的这点小小心意,还望陵哥哥不要嫌弃。”

    鼎新楼虽是清河县城最繁盛的酒楼,可是早上并不开业,云树却让人家一日三餐都送过来,而且持续整个养伤期。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云树该是费了好一大笔银子。

    张景惊异道:“树儿,你?”

    云树歉疚道:“今日之事,确由云树而起,牵累了陵哥哥,我很抱歉。待陵哥哥养好伤,我会在县太爷那里活动活动,给陵哥哥升职。云树深感抱歉,陵哥哥若是有别的要求,尽可向我提。”

    上次牵累张景,这次又牵累他的弟弟。而且牵累这个一再帮自己的人断了胸骨,几伤心肺。云树虽冷着心任人打伤了他,她的歉疚,也是很深很深的。万般都好说,只要能赎了她心中的罪过。

    张陵本来被云树和余宏气个半死,可是见他一个小孩子,此番这么诚恳的道歉,也不好再摆脸。

    冷着声音道:“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吗?”

    云树诚恳道:“只要云树能做到。”

    “那我要好好想想。”

    “不着急,陵哥哥可以慢慢想,现在还是先用饭吧。”云树示意那小二将饭菜摆上桌。

    又向张景道:“此中之事,陵哥哥尽皆知晓。景哥哥心中的疑惑,还是你兄弟二人慢慢聊吧,云树先行告辞,过些日子再来看望两位哥哥。”

    张陵心道:知晓个鬼!我哪知道你是怎么招惹的那帮人?又怎么知道你旁边的那个明明身手那么好,却站在旁边看着我挨打?

    想到这两人看着自己挨打,张陵不免又生气。可是见云树将话头递给了哥哥。这下跟哥哥有话谈了,张陵又有些欢喜。

    张景本想拉住云树问清楚,可是云树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只好忍住,送云树和余宏离开,自己又折回去。

    张陵像个孩子一样,满脸兴奋道:“哥有话要问我吗?”

    张景有心想问,可是他已经许多年没关心过弟弟,猛一下张口,却也有些难。聪慧的张陵,主动为他找了个台阶。

    张景思绪翻涌,看看桌上的饭菜。“先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张陵自然不介意和哥哥一起用饭,挣扎着要起来。张景忙扶着他坐好,却按下他的手,“不要扯动伤口,哥哥喂你。”

    张陵更加开心,“好。”

    哥哥回来了,十九岁的张陵,更愿意重新做个小孩子。

    长街上烈日炎炎,行人廖廖,云树与余宏忙了一上午,还没能吃上口饭,喝上口茶。

    “宏哥哥。”

    “嗯?”

    “你陪我出来这么多次,忙前忙后,我都没能好好请你吃顿饭。”云树满脸歉意道。

    余宏想了想,确实如此。第一次跑了一天,什么都没吃;第二次好歹吃上了饭,不过很随意;今天这么毒辣的太阳,两人还在街上走着。

    “也是,那你准备怎么补偿?”

    “宏哥哥想要什么补偿?”

    “问你呢,你不能用点心?”

    “不能用点心?那要用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