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六十七章:又见美人面

正文 一百六十七章:又见美人面

    云树的人虽然尽了全力,云树毕竟比余宏差些火候,还是大败。

    云树充分发挥纨“纨绔”的名号,输了就同余宏“闹脾气”,余宏只好陪着她做戏,承诺将一千六百人的酒席全包了!

    众人欢呼!云树“抹”了眼泪,破涕为笑。

    其实,人手、食材、器皿、桌椅云树早已准备好,云奇带着那帮小的正在后面搭锅台,摆桌椅。

    单成本是带天使来为云树颁嘉奖令的,却被天使拦住,让他先不要声张,想看看这场比试,为此特意隐了身形。

    单成看这两个师兄把周瑜打黄盖的戏做了个全套,折腾的不亦乐乎,也是暗自纳闷:真的是自己年纪大了,跟小孩子玩不到一起?这都师兄弟三年了,师兄依然不爱搭理别人,只是与二师兄好的哥不离弟,弟不离哥,自己和他们在一起,依然像个局外人。

    “这训练结果,县令大人可满意?”云树特意加了吊儿郎当的步伐,走过来对单成热络道。

    “满意!满意!这一年多来,二位师兄费心了!”

    “满意就好,一会儿可要多喝两杯!”云树拍着单成的肩,将“纨绔”习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一定!一定!”单成也配合二师兄的玩笑。

    云树大笑起来。

    “这些人会如何安置?”一直沉默寡言的余宏开口道。

    这一千六百人是清河县精挑出来的壮丁,又经余宏和云树以军队规格,用心的训练一年多,可做地方军,也可以到边军中效力,拔尖的甚至可以挑到禁军中。

    “暂时未定,还要向上头请示。不过若是他们开赴边关,大师兄可愿同去?我可以为大师兄做举荐。”单成积极道。

    余宏面色平静道: “再说吧,我还没想好。”

    余宏的冷淡态度,多年来练的炉火纯青,很能打消人继续与他聊天的想法。单成既已成了师弟,对他也没那么客气了。

    单成有些讪然, “事关前程,大师兄多想想也好。”

    想起此行的大事,换上笑脸对云树道:“今年那九千亩地的秋粮收成很好。以辛、严、余三家之名,详介云家耕种之法,我已呈报朝廷。朝廷对二师兄慷慨献出种粮之法大为满意,还要在整个清河县推广,我是特意带天使来给二师兄颁嘉奖令的。”

    云树还在想嘉奖令的含金量,单成已经忙不迭的从屏风后面请出天使。云树本以为是个宦官,没想到却是熟悉的面容,惊的差点咬掉舌头。

    “维,维翰哥哥!”眉间一颗红痣,姿容秀美女子难及,不是李维翰又能是谁?

    单成吃了一惊,二师兄人脉太广了吧?这都认识?他可是多方打听,才知道这是当今丞相之子,圣上的伴读。

    余宏也一愣。

    李维翰对云树微微一笑,羞花惊鱼, “你长大了。”

    云树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你愿意见我了。”说完云树就想咬舌自尽!干嘛说这样的话?是在暗示着什么?

    李维翰笑容一滞。

    自她走后,常常想起她的一言一行,甚至,甚至……这次得知云树竟然在老家种地种出了名堂,特意在皇帝那里给她求了个嘉奖令,还亲自作为使者送过来,就是为了见她一面。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事,可就是想见她,疯了一样的想。

    李维翰没有接话,从身后接过来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云树瞥到里面是一个极为精美的明黄色帖子,上面还有金龙暗纹。

    “跪下。”

    李维翰语气是平静的,可在心里不平静的云树听来,非常突兀,生生吓了一跳。

    “这是圣上亲笔所书,你当跪接谢恩。”李维翰见自己吓到了云树,细心的解释道。

    云树收起小心思,跪下听李维翰念着骈四骊六的官方话,而后叩谢天恩。李维翰将那帖子放回盒子,递给云树。

    云树捧了盒子站起来,并不看盒内的帖子,而是看着李维翰,不知道说什么好,少见的拘谨起来。

    “单大人,我与云公子是旧识,请留我二人单独叙叙话。”李维翰对单成说着话,却目不转睛的看着无措的云树。

    “啊,是,是,我等这就退下。”单成忙带众人离开。

    余宏又看了眼云树和那个所谓的天使,无措的云树没能转眼看他。

    “瘦了,长高了,也更好看了。”

    “维,维翰哥哥也更好看了。”

    李维翰抿唇一笑。“如今怎么纨绔气十足?不要做回女孩子了吗?”

    “我,那个,装的……”不装出个纨绔样子,如何与那些莽汉子打交道。

    “年后回京吗?”李维翰记得年后云树的三年孝期就满了。

    “暂时,暂时不回。”

    “几年未见,可有想起我?”

    “自然想了,年节和生辰时,不是让孟管家都送上礼物?”

    李维翰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下去。 “如果没有益生堂的事,还会想我吗?”

    云树低头沉默了一会儿, “离京前,维翰哥哥忽然不愿见我,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

    李维翰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呢?”

    云树点点头,又道,“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见。”

    “你送我那些礼物,果然只是为了益生堂。”

    “不,不。承熙哥哥,思尧哥哥,安盛哥哥都有,你们都是我哥哥。”云树说完,又觉得这话不妥帖,可是这……与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就应该这样说。

    半晌后,李维翰开口道: “我听了你当初的劝言,现在在认真做事。”

    “嗯,我知道。”云树第一次显出珍重神色捧着怀中的匣子。

    “我觉得你能种地种出名堂,不是偶然的,这嘉奖令是特意为你求来的。”

    “谢谢维翰哥哥。”

    “眉儿身手很好,我都要及不上了。”

    想起以前李维翰最喜欢习武,抬眼看了看他,“维翰哥哥这几年一定很忙吧?”

    “明珠哪怕在乡野间也会散发光芒……”李维翰看着云树,千言万语不能随心说。

    云树听着李维翰话,不想他继续说下去, “维翰哥哥此次来,我要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李维翰用理智摇摇头。他纵然可以顶着皇命多停留一日,可,又能改变什么呢?此次前来,只是因为想见她,想的寝食难安。

    “看你一切好好的,我便放心了。”停了停又补充道,“你若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去京中找我,我,依然是你的维翰哥哥。”不想连这点无望的关系都断掉。

    “谢谢维翰哥哥。”

    李维翰定定看着云树,不过是一张惊艳的美人面,曾经一见倾心,二见、三见便心不由己。几年过去了,怎么就是牵肠挂肚的忘不了呢?

    云树见他怔怔的看着自己,觉得这样不太好,“维翰……”

    李维翰打断云树的话,他希望她是那样叫他的,“陪我走走吧。”

    “嗯,好。”

    两人绕着操练场,慢慢走着,偶尔说一两句话。

    云奇小心的跑去告知要开席了,问云树要不要去与众兄弟讲两句?喝两杯?

    云树见李维翰无动于衷的看着远方,“你们尽管开席吧,让哥代我就是了。另外,备一桌席面,我与天使小酌。”

    李维翰看看她,发出了和黎歌一样的感叹:“眉儿总有那么多的哥哥。是刚才与你交手的那个吗?”

    “他是我师兄,我的功夫都是他教的。”半玩笑,半认真道,“我致力于寻找一个能写入家谱的哥哥或弟弟。”

    “他是吗?”

    云树摇摇头,“他是一个有能力、有抱负的人。”这样的人自然是要自立门户的。

    “眉儿,眉儿……”李维翰喃喃道。

    “嗯,怎么了?”

    李维翰摇摇头,寂寥一笑,“想起当初你义父不许我这样叫你。他还好吗?”

    “义父很好,整日忙着研究医药。”

    “午后,带我去那块田里看看,详细与我讲一讲你云家的稼蔷之术。”

    这是计划之外的,可即便去视察,也该是单成的工作,而他更想云树陪着。

    “好。”云树的应声很是柔和,回身看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唤道:“云宝!”

    这回轮到李维翰吓一跳,这嗓音粗沉,李维翰不敢相信是从云树口中发出。

    云树不好意思道:“一年多来与那些莽汉子打交道,不这样压不住场子,吓到维翰哥哥了。”

    李维翰摇摇头,没说话。他觉得自己没救了,就连这样的云树,他竟然也觉得……喜欢。

    云宝颠颠儿跑过来,云树让他去叫云茂与田美苗过来为天使讲解稼蔷之事。

    “我果然没猜错,那九千亩地,真是你的!”

    “不,不是我的,只是由我家的田庄管事代为管理。维翰哥哥也知道,朝廷不喜私人大肆屯积田产,我怎么会明知故犯?”云树解释道。

    “放心。那三个地主中,除了你义父,还有一个叫辛坦之,你别告诉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辛坦之?”

    “正是。他是我师父。”

    “你可真是出门有奇遇,辛先生这样的人你都能遇到!”

    “凑巧了。”云树笑。

    “那另一个叫余宏的呢?”

    “就是我师兄,刚才的那个哥哥。”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