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七十一章:似曾相识燕归来

正文 一百七十一章:似曾相识燕归来

    “有功夫去想这些没影的事,看来每日还是太闲了,要加大训练量。”余宏并没有心虚,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云树咬咬牙坚持道: “加大训练量也没关系,可我还不是为了哥哥?”

    “这件事本与我无关,只是提醒你一下,我回去了。”余宏不耐烦了,说完就往回走。

    云树本细细瞅着他的脸,想看出些答案,可是那一张脸平静极了,还真像在说着别人的事。哥哥是最擅藏心思的,她不相信。见他真走,云树忙抱住他的手臂,“别,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就当是帮我,全是为了帮我,求哥哥了!”

    李维翰好不容易摆脱卓渊,走过来关心道:“出了什么事,树儿要我帮忙吗?”

    余宏低低道:“有哥哥赶着帮你的忙。”

    云树怎么觉得这话似乎有些异样,但也来不及细想,抱住余宏的胳膊不撒手,回头对李维翰笑道:“我哥不爱出门,我求他出门多走走。”

    李维翰看着云树亲昵的抱着余宏的胳膊,忽然觉得,做她的哥哥,似乎也是可行的。严先生不在,很想大胆试一试是什么感受,于是,抬起手臂想搭在云树肩头。还没搭上,余宏似乎犹在挣扎中抽动胳膊,将云树拖到了一边。李维翰的手臂尴尬的顿在空气中,又讪讪的垂下,看余宏的目光重了两分。

    卓渊这个爱热闹的见天使想表达一下兄弟情未能成功,气氛有些尴尬,便张开手臂想搭在天使与云树的肩头做连接的桥梁。“说什么呢?咱们走……”

    没想到两人皆闪身避开。卓渊的脸上挂不住,冲云树不满道:“云树你什么意思?是在嫌弃卓大爷我?”

    只听云树抱怨道:“我累了一天,正要挂在我哥胳膊上歇歇,你还想跑来借力?卓大爷可真不厚道!”

    因云树这句话,众人眼光都往她身上扫,果然是半个身子挂在余宏手臂上,尤其惹人注目的是袖子滑下去一截,露出细白的腕子,腕子上的银镯两颗红宝石,像两只血红的硕大眼睛。

    云树这镯子,余宏是熟悉的,白日里看起来普通,月色下,上面嵌的两颗红宝石却散出两圈红色晕光,甚是夺目,但众人的心思却不在那罕见的红宝石身上。

    李维翰在纳闷:严先生也是天天看着的,怎么会允许云树与这个余宏这般亲密?……?自家妹妹,偶尔会这么亲昵的对自己撒娇……难道……?还是……?

    卓渊却是目光微直的盯着云树的手腕,难得的想起一句诗:“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心中也是奇怪,怎么会跳出来这句诗?难道不应该感叹云树腕子这般细瘦,与实际的力量实在不相符吗?

    余宏扫了两人一眼,将云树从手臂上剥下去,微微带些不耐烦道:“站好了!还去不去?”

    “去去去,我们这便走吧。”云树也觉出气氛有些怪异。

    村社表演的第一步是村民举着火把,敲锣打鼓在村中走一遍,这是寓意祈求驱逐晦运,日子越过越红火。

    白树村这几年在云树鼓励生产,降低租税的推动下,日子确实越过越殷实,在清河县中也是拿的出手的富裕村落,因此单成有意增加了火把的数量,希望天使在这圈游村中能看清他治下的成果。

    几人一出练习场,就有单成安排的两个人擎着火把等着引路,去追上游村的队伍。云树白白担心了一路,卓清妍并没有出现,反倒是他们几个模样俊俏的少年一起出现,外加冷肃的带刀护卫,惹得周围的村民纷纷侧目。

    云树也无心真的去欣赏村社的热闹,左看右看,在人群中竟然看到卓清妍的小跟班——二丫,心中一跳,条件反射差点去拉住卓渊别再往前走,目光再一搜,二丫身边并没有卓清妍的影子,心稍稍放下,不露声色的落到队伍后面,又悄悄转到二丫跟前,和气笑道:“二丫也出来了?”

    李维翰遥看白衣云树“和蔼可亲”的与一个“呆”丫头说话,言笑晏晏,那丫头激动又羞涩,手脚目光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忽然又忙不迭的连连点点头。

    很快,云树又回到队伍中,迎面对上正要跟过去的李维翰。“你干嘛去了?”

    “没干嘛,说两句话。”云树笑笑。

    “那小丫头是谁?你还特意凑上去说话?我看姿色一般嘛!”卓渊观察更是细致入微。

    云树汗颜,“去去去,陪好天使大人!别乱瞅!”

    卓渊会意的坏笑,“晓得了。没想到云小爷喜欢那样天然质朴的!”

    没人相信卓渊的话,卓渊自己个儿回味无穷,乐不可支。云树瞟了余宏一眼,有些心虚。

    白树村并不大,几人加入时,队伍已经游了大半个村子,很快就转回村子前面的祭坛边,刚站定不久,祭祀之乐便响了起来。以往直接吵嚷的欢快或悲痛的村乐,如今也隐隐是一种肃穆大气,让人心伏。

    白居易曾说“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又说“岂无山歌与村笛,管弦呕呀难为听”,自诩高雅的人士对山村生活和山村乐曲,可谓是嫌弃之极!

    云树心道:卓清妍也是小有傲气,在家中练舞时,每每都是琵琶、弦琴相配,这次竟然肯配这唢呐村乐完善祭舞,并亲自表演,可见并不是个顽固的。

    正想间,一个窈窕的白色身姿登上祭坛,举手投足优柔婉转,轻拍掌,慢踏步,细碎的银铃声随之而起,转过身,面上果然遮着一方白纱巾。

    云树的心放到肚子里。

    “云树,你们村中还有这样的绝色?该不会是从城中歌舞坊请来的吧?”卓渊大惊小怪道。

    “闭嘴!祭乐、祭舞是为祈求百神降临,要虔诚!你再胡说八道!当心村民听到了揍你!”

    李维翰看了看云树,贴在她耳边轻道:“你很在乎那个舞女?”

    “啊?没有的事!我,你还不知道吗?同村的一个姐姐而已。”云树忙分辩。

    “姐姐?舞姿不错!不知道面纱下是何形容?”李维翰若有所思道。

    “一介村姑,若是入了天使的眼,也是她的造化。”卓渊唯恐天下不乱。

    云树心一抖,又看看余宏。余宏对三人的谈话充耳不闻,微眯着眼看着台上的起舞的卓清妍。

    祭舞完毕,在庄严又热闹的乐声中,单成穿着主祭的白色礼服登台,在神灵前宣唱祝祷词。这主祭之职本是村长的,县太爷亲临,需要个在天使面前的表现机会,而村长想在县太爷面前有个表现的机会,便果断让贤了。

    祝祷完毕,村社的夜宴正式开始。

    “既有夜宴,干嘛还让我们吃完饭再出来?”卓渊不解。

    “天使的接风洗尘宴,自然不能随意用村社的夜宴替代了,维翰哥哥若是对村野美味有兴趣,不妨再坐下尝尝。”云树望着李维翰询问道。

    李维翰看看凑过来的单成,又看看熙攘热闹的村民,摇摇头,微笑道:“不用了,这般热闹的场景,看看便好。”

    “天使大人!”单成满面笑容的来到面前。

    “单大人今日辛苦了!这村社办的不错。天色不早了,单大人也回去歇歇脚吧。”李维翰的话说的客气,赶人的态度也坚决。

    单成笑容微滞,又迅速堆满笑容,“谢天使大人体量,那有劳师兄多多照顾天使,本县明日再来。”

    李维翰并没有询问单成有意抛出的“师兄”话头,只点点头又看向云树,“我们接下来去哪?”

    “接下来?”云树刚要说话,一身白衣的卓清妍过来了。这些年云树倒是挺佩服卓清妍对余宏的执着、大胆!可是这会儿她慌了!

    余宏也看到了,看了云树一眼,抬脚迎上去,对卓清妍淡淡一笑,说了句什么,说完也不停留,径直走了。

    卓清妍羞昵的垂眸,却似乎身不由己的被余宏走过带起的风惹斜了身子,顿了顿脚,鼓起勇气跟了上去。

    卓渊佩服之极,“云树,你这哥哥平日不声不响,竟这般会撩人!”

    云树对于口无遮拦的卓渊已经无语了,见忧患已解除,松了口气对李维翰道:“维翰哥哥是看会儿村戏,在村中走走,还是回去?”

    “难得出来,走走吧。”既然余宏的嫌疑已洗清,李维翰身心也为之轻松。

    村头的溪流中月色明朗,山风习习,而微波漾漾,身后是影影火火,潜远的欢笑声和吚吚哑哑的戏唱。

    云树站在桥头,银河远,星斗稀,凉凉夜风扫尽心头琐事,心中一片澄明,却不觉空落。

    过了会儿,李维翰开口道: “在想什么?”

    “好久没有这般心静,什么都不想。”云树松散了眉头。

    “若是让时间静止,一直这般,可好?”

    “嗯,也好。”云树转头粲然一笑,“可是不可能啊!”瞬时的松散,她又回到了认真以对的状态。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