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八十四章:画船听雨眠

正文 一百八十四章:画船听雨眠

    云树任由江老板在车厢内磕了会儿脑袋,自己则腻在那女人怀里柔弱无力的撒娇,诉说依恋。

    这个,美男在怀,尤其是绝色美男,是很容易让人失神的。那浓妆艳抹的女人被怀中这个看起来完全无害的小美男哄的忘乎所以。

    主人得享的齐人之福,如今她也能遇到!只觉今天运气太好!不仅办事利落,还捡了这么个宝贝。她甚至在琢磨,有没有可能瞒了主人,将这个小的留在自己身边,等玩够了再说……

    云树察觉江老板的眼皮轻颤,觉得差不多了,从女人怀里抽出手臂,盘上她的脖子,口中道:“姐姐,我太喜欢你了,你很像我母亲。”

    很多人喜欢母子不伦的刺激感,显然那女人不排斥云树说她像她母亲,还越听越欢喜。而云树的手盘上那女人的后颈,趁机在后颈处的风府穴用力按下去。

    那女人没来得及反应,就晕了过去。

    自己直起身,又含了一撮冰片。给江老板按按脉,也给他又塞了一撮。

    为了保险,云树又回身用袖子掩面,从那女人袖中将那条撒了迷药的帕子抽出来,在那女人脸上挥一遍。然后,一手张帕子,一手轻轻撩起车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帕子完全捂在汉子的口鼻上。

    那汉子挣扎着要将云树从背后扯过去,云树死死按住他的头,没挣扎几下,那汉子的手无力的垂下去,云树再次用力在他后颈补了一记手刀。

    勒停马车,云树在汉子身上摸出一把短刀,心中一惊,不知道他刚才有没有对李贵用刀。可这会也顾不上李贵。云树抬眼张望,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条静悄悄的巷子,光影暗淡。

    云树刚要回身,却措不及防被人一脚踹出马车,借势在地上打了个滚,才不至于摔的太惨。

    云树刚爬起来就见江老板摸索着掀开帘子,手中攥着自己的一只鞋子,像是要持鞋搏斗,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有威慑力,“你是谁~”

    话音未落,被脚下的汉子绊的稳不住脚,一头跌了下去。

    云树的一声“小心”已然晚了,忙丢开手中的匕首,接住跌下来的江老板。

    江老板没受一点伤,爬起来的倒是快,继续持鞋警戒,“你是谁?”

    云树被他一个成年人的身形砸的半天动弹不了。

    “江老板,我骨头要被你压断了……”

    云树恢复了正常声音,而这声音,江老板是熟悉的,惊吓之下一时想不起来,继续问:“你是谁?”

    肋下生疼,云树一边检查自己的肋骨是否断了,一边喘息着解释,“前天晚上你演奏完嵇琴后,在树下,我们见过,我劝你去看大夫,你生气的拂袖而走……”

    江老板想起来了,在他完全昏迷过去之前,他还听到这个声音,那瞬息之间,把他当成救星。没想到那个少年真的将他救了下来,自己却把人家踹下车,人家还再次做了自己的人肉垫子……忙丢开鞋子,摸索着扑过来,“你,你还好吧?我,我没看清,以为你是掳我的人……”

    云树已经撑地坐起来,抬起一手,抵在他胸前,挡住他,“没事,骨头好像没断,但要缓一缓。你待在那里,别再撞过来了。”

    “喔,我不动,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不认识扬州的路,所以,也不知道是在哪里。”云树轻轻揉着肋下的痛处道。

    “你,你是外地人?”江老板努力睁大眼睛,他这会儿特别想看清楚这个少年,可是眼前一片黑暗,连个影子都看不清。

    “我路过扬州,小留几天。”

    云树歇了片刻,重新将匕首捡起来,插在腰间,将马车卸下来,“江老板,你会骑马吗?”

    “啊?不会。”以前出门要么坐车,要么坐轿,眼睛不好了以后更是骑不了马。

    云树将他的鞋子捡起来,递到他手中,“万一这里离他们的窝点很近,被发现了就不好了。穿上鞋子,我带你骑马离开。”

    说着,云树将他的鞋子捡起来,递到他的手中。待他穿上鞋子,云树扶他站起来,费力的将他扶上没有马鞍的马。而后脚尖一点地,跨坐在江老板身前,却扯的肋下一疼,倒吸一口气。

    “你没事吧?”

    “没事。”

    抓起江老板的两只手腕,云树犹豫了一下。自牛眼儿事件后,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腰,哪怕是她自己,每日里紧束的腰带将小腰束的真的是盈盈一握。

    咬咬牙,将江老板的两条修长的手臂盘在肋腹间,“我肋骨疼,你揽稳了,不要动来动去。”

    “喔,好的。”江老板乖顺道。

    这个少年身形过瘦,江老板的两条手臂盘过去,几乎是将他整个揽在怀里,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随着身子的贴近,江老板闻到了少年身上淡淡的似香似甜的味道,一点都不像男孩子身上的气味,更像是,女儿香。

    江老板被自己这个判断吓一跳,手臂不觉紧了紧。

    云树正调转马头,往回走,被勒的痛呼声起,却没有呵斥他,而是尽力温和道:“你坐稳了,不要动来动去。”

    “对不住,对不住,我第一次骑马,有些紧张。”江老板忙道歉。

    云树没说话,驱马往回走。到了巷口,云树努力回想马车来时的走向,而后驱动马匹。

    云树虽然昏头昏脑,忙着算计那浓妆艳抹的女人,同时还努力马车经过的路。有了前两天的经验,云树格外注意记路,找不到新路,也不耽误原路返回。

    “江老板……”

    “我叫江雨眠。”

    云树的话,被他突然打断,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的名字时,“嗯,好名字。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在江南得遇江雨眠,实在荣幸!我叫云树。”

    “云树?‘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的云树?”

    “正是。”

    “你的名字意境很好。”

    云树也是前些日子发现柳永词中也有个云树。“谢谢。江老板,你……”

    云树的话再度被打断。“叫我江雨眠吧。”

    “江雨眠,好,江雨眠,你知道是谁要掳你吗?”

    “不知道。”

    云树清了清嗓子道:“我听那女人说是替什么主人掳的你,还说她家主人惦记你许久了……你,有印象吗?”

    江雨眠身子发僵,勒的云树肋下又疼的吸气。

    “对不住啊。”江雨眠忙道歉,后面的话,声音暗了下去,“听你这么说,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你既知道是谁对你心怀不轨,以后出门可要加倍小心,万不可一个人出门了。”云树好心提醒了一句。

    “谢谢你这次救了我。”

    “我也是阴差阳错,救你,也是救自己。”

    “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救了我的?”

    “我,弄晕了那个女人,又用沾了迷香的帕子弄晕了赶车的汉子,然后就被你一脚踹下车了。”云树将细节一概而过。

    “对不起啊,我,我醒过来,过于紧张,而且,而且我看不清楚是谁,以为……”

    “没关系。”

    “我,朦胧中听到有人与那女人说话,是你吗?”

    云树想起她对那女人说的肉麻话,浑身一阵鸡皮疙瘩,打了个哆嗦,“噩梦!你快忘了!”

    江雨眠回想起那话,情真意切,一点不像临时瞎编的。是该说她演技好?还是真的心有戚戚?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他能牺牲色相到那种地步,都是,值得自己深谢的!

    云树解释道:“我也中了迷香,那是没办法的办法。你不许再提。”

    “好,我再也不提。谢谢你,云树!”江雨眠郑重道。

    “不客气,就当江湖救急了。”云树故作大方道。

    “我们现在往哪走?”

    “我也不认识路,我们往来时的路走。我的小跟班还在那个巷子里,不知道,还活着不?”云树的声音暗下去。

    “我的小厮也在那里……”

    云树吃了一惊,她并没发现那里还藏了个人。“那我们快一点。”

    云树驱马快跑起来,江雨眠的手臂禁不住紧了紧,这次云树并没有发出痛呼。

    “你知道来时的路?”

    “路上有意记了,你别说话,我想想,别走错了。”

    江雨眠立即闭嘴,可是闭嘴以后,鼻尖下的气息再度卷来。他默默告诫自己:江雨眠,江雨眠,这是你的恩人,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心中默算了马车的行速,拐过的弯道,云树调整马速,逆向而行。

    期间一队人马迎面而来,不知道是不是绑江雨眠的人去验货,为了稳妥起见,让江雨眠埋低头,自己也低下头。

    江雨眠埋低头后,那抹似香似甜的气息又浓一层。待那一队人马过去后,江雨眠忙抬起头大口换气。

    云树还以为他是吓的,安抚他道:“都过去了,不用怕。”

    “嗯。”

    这少年机敏、镇定、宽和,会骑马,似乎还会功夫,尤其难得的是,救了他,却丝毫不觊觎他,江雨眠竟感觉在这个少年身上找到了难得的安全感。

    那个人今天来掳他,倒是让他对一件久思不得解的问题,有了朦胧的答案。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