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一百八十七章:勾结

正文 一百八十七章:勾结

    严世真抱着云树直接进了余宏的房间,李贵与三朵云留在外面。

    李贵犹豫了一会儿,悄悄抽身去敲了江雨眠的门。江雨眠刚费劲的摸索着沐浴完,身上裹着白色的中衣,云树要送的衣裳终究没送来。

    李贵本想拐着弯的探听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云爷说的话他听不懂,可看到江雨眠这样,李贵的直觉竟然是江雨眠欺负了云爷!让云爷哭的跟个孩子似的,不对,云爷本就是个孩子!不对,这江雨眠是个半瞎,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欺负得了云爷?

    李贵在脑袋里打仗的时候,江雨眠不耐烦了,“什么事啊?你还说不说了?”

    李贵回过神,“那个,江爷,刚才,可发生什么事没?”

    “什么事?”江雨眠不明所以。

    李贵看他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不像装的。“额,喔,没事就好,您早些休息!”李贵转身要走,却被叫住,“刚才谁在哭?”

    “哭?喔,我也不清楚。要我帮您问问吗?”李贵也是装傻高手。

    “算了,你家云爷呢?”江雨眠才没功夫关心谁哭呢,就是听哭的伤心,顺口一问。

    “云爷,云爷这会儿有事要忙。”

    “那你跟你家云爷说一声,让他忙完了过来一趟,我有事要跟他商量。”

    “今晚,云爷怕是不方便过来,您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有时间了,云爷会来看您。”

    没时间?江雨眠本想算了,可又一想,云树一个小孩子,有什么事能这么晚还忙的走不开?李贵还特意跑来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李贵不是根据云树的吩咐出去找人了吗?不对!

    “云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江雨眠紧张道。

    “没,没什么事,云爷就是,我家掌柜的与云爷有事要谈。”爷哭成那样,具体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清楚,怎么能随便乱传呢?

    “你家掌柜的是谁?你不是云树的跟班吗?”

    李贵语噎。自作聪明瞎胡问,圆不住话了吧!李贵想抽自己的嘴。“我家掌柜的?云爷没跟您说?算了,等明天让云爷跟您说吧。”说完就跑了,江雨眠叫都叫不住。

    江雨眠回了屋子,还是觉得不对劲,别是那个纨绔找来了,找云树的麻烦了吧?江雨眠坐不住,穿上衣服,出了门。等了一会儿,听见有小二过来,拉住小二道:“刚才送我来的云树,云公子,住在哪间房?能带我过去吗?”

    这小二往来送个灯火、茶水,老被人拦住问事,可在其位谋其事,他也只能好脾气的一一回复,反正也正好顺路。“您跟我来吧。”见他眼睛不太好使,又服务周到的将江雨眠的手搭在自己肩上。

    云树的房间在严世真与辛坦之之间,与余宏的房间,隔了一间。小二将江雨眠送到地方就往余宏的房间送茶水去了。

    江雨眠也看不清屋里有没有灯,只管拍门道:“云树,你在吗?云树!”

    屋里没反应,屋外的人围过来了,云奇道:“这位公子看着面生,不知道找我家公子有什么事?”

    “我是你家公子的朋友,有些事需要与他面谈。”

    “您来的不巧,我家公子今晚有事,怕是没时间见您。要不,您明天再来?”

    江雨眠心头更是疑云笼罩,不见云树,他不放心,继续拍门道:“云树,你没事吧?”

    云奇疑道:这人没毛病吧?屋里黑灯瞎火,他拍门还越拍越起劲。“这位公子,您别拍了,我家公子真没时间见你。”

    江雨眠恍若听不到,继续拍。

    李贵钻过来道:“云爷说了,他的事与江爷的事并无牵连,让您放心,早些回去休息。您的事,他记着呢,明日得空便去看您。”

    三朵云心奇:这小子跟小主人出去跑了两趟,在称呼上倒是自称一统了!可别说,云爷可比公子霸气多了,难道小主人更喜欢被称为云爷?看来不能只瞎胡跑,照顾小主人的事全让这家伙捡漏了!

    “云树,他真的没事吗?”江雨眠还没注意到,他对云树的事有些上了心。

    “没事,您放心。我送您回去吧。”李贵说着伸手去扶江雨眠。

    云树或许真是有自己的私事要处理,江雨眠犹豫了一会儿,也只好由李贵扶着往回走。

    留下三朵云你看我,我看你。

    本来觉得一路上,在主人的指点下办事,见闻能力都大幅度提升,心中很是自得,可这个李贵,让他们生出些危机感——与主人的亲近才是立身之本。

    房间里,云树抽噎着将余宏的事说与严世真听,严世真也很意外。

    又过了两个时辰,辛坦之才窗口翻进来,一身风露与杀气。云奇他们都去休息了,只有云树与严世真还在等他。当辛坦之看到余宏人不见了时,暴怒起来。

    “他人呢?”

    “哥哥,他走了……”云树哀戚道。

    “不可能!他手脚……是谁放了他?”辛坦之一眼就盯住了云树。

    “是,是我。”云树有些怕暴怒的师父。

    辛坦之抬手就要朝云树身上招呼,云树呆呆的不知道躲,也不敢躲,师父要动手,只能挨着。

    严世真却不许辛坦之发疯。“究竟出了什么事?”

    辛坦之整个颓丧下来,顾不得形象抱头蹲下,高大的骨架缩在一起,昏暗的灯光照的更是无助,好一会,才声音喑哑道:“那个孽徒,他,他与真国人有勾结。”

    “这话可不能乱说!”严世真心中也有猜测,这个答案是他最不愿去想的。

    云树好歹也学了几年功夫,三五个人根本近不了身。严世真却依然见不得云树天黑未归,非要见到人才放心。天擦黑的时候,再次发动大家出去找云树。

    辛坦之觉得他是多此一举。奈何严世真说云树江湖经验不足,又是个女孩子,不可能明知道大家在等她,而故意这么晚还不回来,一定是被什么事缠住了。辛坦之只得跟着众人又出去找云树。

    出了客栈,众人本是分开找的。辛坦之漫无目的走着,他猜也猜不出来云树可能会在哪里,会做什么事。

    老实说,他并不了解云树这个徒儿的喜好、习惯,教授云树的工作是余宏一力承担的,他只管琢磨如何把余宏培养成最理想的军士。

    走到后河边的时候,他意外看到余宏熟络的上了一辆马车,而且那气质与平常很不同。

    余宏平日里,自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气质,除了与云树感情较好,对其他人,从不多说一句无用的话。哪怕是对他这个师父,恭敬有余,热络不足,除了正常的指点、教授他东西,吩咐他做事,日常问候外,余宏像是尽力消除自己的存在感。

    不远处的那马车装饰很是华丽,只是不像正常人家的。他以为余宏是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背着他偷偷去了娼柳人家。正想着回来好好敲打他一番呢,可是,余宏上了车后,马车并未启动,马车夫与随车的小厮却在周围警戒起来。

    那身形、体态,一看就是行伍出身,杀伐之气在暗夜中散开。再细细观察那车夫、小厮的眉眼,辛坦之心中一凉——俱是眉眼比较深邃。余宏的眉眼是这样,因为他有一半真国的血统。而这些人都是这样的相貌,辛坦之不由多想了一层,于是在近旁的一棵树上悄悄隐身。

    一柱香的时间后,余宏从马车上下来,下车的那几步,辛坦之眼见他收敛了那种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贵气!他自是从未在余宏身上见过!车夫与小厮见了余宏均躬身行礼,恭敬的就像见到主子!

    余宏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说了句什么。那小厮、车夫立刻直起身子,眼睛却警觉的四望。余宏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理理衣袖要走,车厢中却钻出一个脑袋,是个男人!那男人一样的高鼻深目,说了句什么,余宏皱了皱眉头,随意点了个头,快步离开。

    一个或者两个高鼻深目的人,或许没什么,可是一群人都是,就有些异常,而且都对余宏毕恭毕敬。

    余宏曾说,他出身真国皇族,那这些人?

    余宏走后,马车也快速驶离,辛坦之从树上跳下,在暗夜里隐住身形跟上马车。

    眼见那马车确实去了娼柳胡同,且马车是直接赶进了院子。

    辛坦之扮作恩客去拍门,却被告知今日被包了场。辛坦之不死心,本想翻墙而入,却发现有暗卫潜伏。为免打草惊蛇,他决定先回去诈诈余宏的话。

    于是,他又回到后河边,循着余宏离开的方向,一路找去。

    余宏并未走太远,而是立在河边的柳影下出神,孤冷的背影挺拔如山岳。

    辛坦之远远望着余宏,第一次意识到,他好像从未好好的与余宏谈心!

    一直都是他说着,余宏听着,点着头,以示他记下了。虽然看着他长大,一招一式的教武功,一点一滴的教他兵法谋略,还以为他是天赋极好……看来,不止是天赋好,那么简单!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