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二十九章:仇人

正文 二百二十九章:仇人

    云树白了卓渊一眼。顶 点

    刚才胜负那么明显,他竟然以为自己真的受了伤。可是看到他是真的担心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一丝暖意的。

    “我没事。走吧,带你去我家。”

    云树知道黎歌一直在看着她,可是她并没有再去看他,也不需要对他解释什么,以后都不需要了。。。

    卓渊闻言立即又欢喜起来,“没事就好。快带我去你家看看!”

    走了几步,发现刚才为云树解围的那个人并没有跟上来,而是定在原地,用别样深情又愧疚的目光望着云树。

    卓渊扯了扯云树的袖子,“你那朋友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还有,我怎么觉得他看你的目光怪怪的?”

    云树当作没听见,顺势上了马,驱马前行。

    卓渊忙招过自己的马,一跃而上,去追云树,很快忘了自己刚才的疑问,但不忘抱怨道:“我们只不过三年未见,你怎么能认不出我呢?”

    云树看了看他,淡淡一笑道:“不是说了吗?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认不出也是正常的。”

    “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了!”卓渊不满意。

    “我不是比你小上几岁,还未到变样子的时间嘛?”

    卓渊觉得似乎有那么些道理,便翻过这一篇了,“不过,几年不见,你的身手倒是愈发精进了!那个廖廷越在边军中也是身手了得的,竟然没几招就败给了你,云小爷,卓大爷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卓大爷过奖了。”云树敷衍道。

    “你哥哥呢?怎么没见他?”以往云树出门,余宏几乎都是陪在他身边的。

    “他不在京中。”

    “他不在也好,卓大爷带你好好逍遥!”卓渊恢复了纨绔样。

    “好啊。”什么是逍遥的生活?逍遥会让人快乐起来的吧?

    云树答应的这么痛快,卓渊有些意外,看到云树眉间的痛苦之色,“我离开的这些年,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回去收拾收拾,卓大爷带我去逍遥吧?”

    卓渊见他不想说,便没再追问,“那咱们兄弟俩就好好享受一番京都的繁华!”

    云树带卓渊回去,洗漱更衣,重新饬一番后,并没有多停留,交代了一些事,便又出了门。

    暗夜衍生时,灯红酒绿中。

    夜幕之下,繁华京都人人欢喜的夜生活在清醒的云树面前展开,不过美酒味,美人香。

    云树啜着苦酒,看卓渊左拥右抱,美人儿娇笑。她不明白,这样便是逍遥了?

    卓渊见他并不叫美人儿陪酒,便叫了歌女来助兴,云树听那歌女抱着琵琶唱着靡靡之音,有些昏昏欲睡。

    “你这样玩不出味道啊?”卓渊忍不住暂撇开美人儿道。

    云树起身,“我去净手,一会儿就回来,你先玩着。”

    “那你快去快回!”

    云树点头,推门出去,扮了男装的焕梨忙跟上。云树并没有去净房,而是双手支在栏杆上,看往来不绝的嫖客与美人儿,耳际除了丝竹、嬉闹声,还参

    杂着不可名状的声音。

    “爷,您干嘛来这样的地方?”这个地方本是女子的禁区,爷却带她来了,她觉得与周围格格不入,浑身难受。

    “你说他们到这个地方来,怎么就这么快乐?”

    “这里的女子笑的都很好听,可我并不觉得她们是真的开心。”

    “卖笑,卖笑,如何能发自内心的笑出来?”

    “呦,这位爷,是看不上我们卖笑女啊?”一个半露香臂的红衣女正从云树身后走过,听到这样的话有些不愉。

    “并没有看不上卖笑女。只是我不开心罢了。”

    云树回身,那女子只觉眼前一亮,娇媚一笑,欺上身来,“来了承欢阁,还自己一个人,如何能快活?不如,姐姐教你?”

    “承欢阁的快乐还是需要教的?”

    云树的反应一看就是个愣头青,那红衣女子笑意更浓,“当然。”说着整个人几乎贴到云树的身上,一双含波的杏眼在云树绝美的面上婆娑,看的云树不自在。

    有人叫,“红玉!韩爷来了,你还不快来!”

    那红衣女子扭头拖着娇软柔媚的嗓音道:“来了~”又向云树眨了眨眼睛,“姐姐今晚有客,不能教你了,明日再来找我,姐姐好好教你!”红玉正要魅惑万千的抽身离开,云树扯住她的袖纱,“姐姐要为那个韩爷丢下我吗?”

    “舍不得姐姐?”红玉嘟唇嗔怪道。

    云树垂眸“羞涩”一笑,“姐姐说呢?”

    红玉伸出玉指轻轻点了下云树的额头,掩唇道:“德行!”

    “我总要知道那韩爷是何方人物,竟让姐姐舍得丢下我去陪他?”云树在学着卓渊“散发魅力”。

    红玉贴在云树耳际,纤纤玉指却勾弄着云树的腰带,画着圈圈,小声道:“小公子这般一点就通的钟灵毓秀人物,姐姐真有些舍不得,可是京兆尹韩聚大人也不是可以随意推掉的,只好委屈你明日早些来了。”

    说完,还在云树绯红的脸颊上轻轻一吻,浓而艳气息充溢着云树的鼻腔,云树脸更红了。

    红玉娇笑道:“明日,可要早些来呦!”

    一缕红袖纱在云树手中一点点抽去,红玉回眸一笑,妖娆万千,果然尤物!

    云树看到楼梯上走上来一个人,带着自以为是的高傲之气,仿佛全天下之人都是可任他搓磨的。红玉娇笑着迎上去,那人却不太愉快的望向云树这边,在看到云树的样子时也是眼睛一亮,**难以控制的透过那一双眼睛流出。

    云树微微眯起眼睛,掩住眼中的杀意,在心里却在把他千刀万剐!

    那就是当年出现在她面前的那双靴子的主人!那冰冷的声音,毁了她的一切!“大理寺荆辉大人手下韩聚,奉荆大人之命,请云大人前去一叙。”

    就是这个人在狱中对父亲狠辣的用刑!父亲就是死在他的手中!!他这些年却平步青云做了京兆尹!

    韩聚左拥右抱,还不时回头望向云树。

    云树一动不动,注视着他进入雅间,忍不住勾起一抹冷厉的笑:送上门来了!如何能

    放过?

    一声嗤笑传入云树耳中,云树回头,见卓渊正斜倚在门边笑望着她。

    “在里面装的一本正经,背着我就胡乱勾引美人儿,云树,你藏的真是可以啊!”

    云树换了纨绔相,“我这不是刚在里面跟你学了两招,出来试验试验效果如何,免得在你面前出了丑,让你天天笑我。”

    卓渊走了过来,靠近云树,一手撑柱子,将云树半圈住,邪邪一笑,声音迷离道:“还想学吗?卓大爷教你啊!”说着另一只手要去挑云树的下巴。

    云树轻轻一推卓渊的肩,卓渊就由扶着廊柱,变成了背靠廊柱,云树学着他一手撑柱,邪魅一笑,用扇子轻挑着卓渊的下巴,樱唇轻启,“卓大爷觉得如何啊?”

    卓渊觉得心漏掉了一拍,有些愣怔,随即笑道:“孺子可教也!”

    “还玩吗?”

    “玩?”卓渊被云树的话吓了一跳。

    云树直起身子,指指雅间内的众女,“玩腻了,云爷带你去别处看看。”

    “云爷还知道更好玩的?”卓渊纨绔道。

    云树摇头,“曲子不好听,听得我都要睡着了,换个地方清清耳朵。”

    “行啊!舍命陪云爷!”卓渊说着就像软了骨头一般,要将下巴搁在云树肩上,云树一个侧身避开。

    “那走吧。”

    卓渊仗着比云树高大半个头,又想将手臂搭在云树肩上,云树快走一步,他又扑了个空。卓渊还较上劲了,偏要搭着云树走,疾走几步追了上去还要去搭。

    云树转身将折扇抵在卓渊胸前,挡住他,对云端招招手,示意他去付账。

    云端点头而去。

    “你不能好好走路啊?”

    “这不跟美人儿玩累了,想借借你的肩嘛?”

    “不借。”

    “你怎么这么小气?卓大爷教你可是不遗余力!”卓渊抱怨着又扑过去。

    云树闪开,上下打量着他,“为难”道:“云爷对卓大爷真的没兴趣啊!”

    “你竟然嫌弃我!”卓渊“气”道。

    云树轻笑着走了。

    卓渊见云树竟然就这么走了,偏要较着劲的去扑他。两人你追我躲,往前面的楼梯赶过去。

    雅间的门开了,云树美如三千繁花的笑颜,落入韩聚的眼中。

    韩聚进了雅间,数女陪伴都让他忘不了走廊里的白衣少年,便借口净手,又出来,正看到云树与卓渊的你追我躲。心里只剩下两个字:有戏!

    云树在韩聚身上淡淡瞥了一眼,未再回头,一路出了门。

    江雨眠出城去找云树,很晚才回来,得知云树回来又出去时,不免有些生闷气:自己为她着急的不行,云树竟然完全把他给忘了!一生气也不在云宅待了,直接回了美人居,他要加班加点调教众美人儿,不做出点成绩,如何在云树心中多留点影像?

    云树在笑语喧喧,人来人往的街上勒住了马,静听风中一缕几乎微不可闻的乐调,唇角轻轻漫出一朵笑。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