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四十一章:习武之人,那叫切磋

正文 二百四十一章:习武之人,那叫切磋

    她一年年长大,也越来越不像父母所教导出来的那个她了!所有的事情都逼迫着她改变!

    只有心硬了,心狠了,才不会轻易的痛。她对黎歌下不了手,而对万世明,她没有任何顾虑!就当他是试刀之人!

    当年撒出去的几朵云,有一个机灵的去了万家。昨晚,她就是让云藏去找这朵云。

    听完云藏的汇报后,云树很快理清关系,布好计划。一一交代下去后,让人把刚才那两人交代的都写下来,让他们签字画押。

    正要出门,遇上京兆尹的人来传唤她配合堂审。实则是想将她羁押。

    毕竟她是益生堂的东家,虽然人死与她并无直接关系,但是益生堂的名声,她的一身皮肉之苦,都是可以换回好些银子的。

    昨日,韩聚没有开堂审理,就是给益生堂的东家活动的机会,谁知道只是去牢里打点一二,根本没想着去他那里活动,活动。这让韩聚有些生气!是以,今日一开堂,就让人去把益生堂的东家找来,“配合调查”!

    廖廷越带人去益生堂周围晃悠一圈,还是没能确定昨日那两个人是从哪里跳出来的。回去的路上正遇上被唤去问话的云树。

    “跟我走一趟,陈述一下你昨晚看到的事实。”云树对廖廷越道。

    廖廷越眉毛一挑,“你不生我的气了?”

    云树冷冷斜了廖廷越一眼。“你的账,我会跟你算的,眼下,你先做云爷的证人。”

    “我救了你,你不感谢我,还恩将仇报!我为什么要帮你作证?”廖廷越有些愤愤不平。

    云树不想再提廖廷越对她的轻薄之举,但是这个恨,她记下了!

    “你不是千方百计想偷学我的枪法吗?这事完了,我让你输个痛快!”

    廖廷越差点咬到舌头。“怎么能说是偷学呢?习武之人,那叫切磋!”

    “随你怎么叫。去,还是不去?”

    “去!”

    不管怎样,云树是答应与他正面切磋,而且那必是不遗余力的争斗,他正好可以全面偷学一下。

    其实云树去见卓静亭时,那股暴怒已经平息下去。就像哥哥说的:真想弄死某个人,方法多的是!她没必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

    可是那么一瞬间,她对这世上之人是真的动了杀心了,她再也不是那个因打断不忠家仆的腿,而心抖、内疚的人了……她有些理解当年的哥哥了。

    她在卓静亭的允许下,让廖廷越为她跑腿,只是以一个浅浅的心理暗示,让他站在自己这边说话,为拉他为自己作证做铺垫。

    公堂之上,明镜高悬的牌匾之下,韩聚一身大红官服端坐着,看到堂下的云树时,眼前一亮。

    一身玄色衣衫更衬的她面色柔白如玉,一双妙目黑白分明,盈亮动人,鼻唇比例简直堪称完美!面部轮廓有男子的英气,又有女子柔婉。

    白衣若仙姝,黑衣若妖魅!美人儿他见多了,眼前的这个,前夜他见过之后,就立即排在了第一位!倾国倾城色,大抵如此!

    他并非色中恶鬼,可是这个人就是见之难忘了!正苦于不知道怎样认识,没想到今日审个案子,竟将这美人儿给审了过来。

    韩聚盯着云树,忘了自己是在审案子。

    旁边的文书悄悄提醒,“大人,大人!”

    叫了几遍,见他没反应,只好起身到案前手动提醒。

    韩聚回过神。

    云树一介白衣,没有一丝功名,哪怕她再不情愿,还是撩起衣摆在堂前跪了下去。

    她会让他还回来的!

    韩聚清了清嗓子,“下跪何人?”

    “益生堂东家云树见过京兆尹大人。”

    “杨继状告益生堂用药不明,致其妻杨方氏殒命。你作为益生堂东家,可有辩驳?”

    “禀大人,草民来回话之前,也一直在调查这件事,甚至在案发当日,益生堂就已经在清查铺中药材。”

    “云东家话中有深意?”

    “大人明查。案发前夜,云树为救一人,夜半去益生堂抓药。云树两年未回京,铺中伙计不识云树,拒绝开门。救人如救火,云树情急之下将门踹散。”

    韩聚眉毛一挑:这个文质彬彬的少年还能干出踹门之事?

    云树接着道:“为了化解踹门之事,云树将卓公子的玉佩押给看门的伙计,叮嘱伙计用心看好门,明日一早就将玉佩赎回。”

    “踹自己铺子的门,还将玉佩抵押给伙计,你这东家做的也真够可以了!”韩聚忍不住感叹道。

    “第二日一早,我就让身边的云宝去铺子赎回卓公子的玉佩,并安抚伙计夜里看门的辛劳。可是益生堂的门半开着,年纪轻轻,精神正好的伙计被叫了好半天才醒过来。云宝心细,在门前发现了一些香灰和未燃尽的香头。”

    云树向身后招招手,云宝呈上证物。

    韩聚看过后,云树接着道:“这残余的香头有一缕干掉的曼陀罗花的味道,大人可知道曼陀罗花是制作迷药的一味重要的配料。”

    韩聚闻言,特意拿起香头放到鼻下细嗅,确有一丝香气,但他不确定是不是云树说的,有迷药功效的曼陀罗花,便让衙役拿给旁边来做医术诊断的唐昭遇。

    唐昭遇当然是李维翰为云树请过来的。

    唐昭遇嗅了一番,确定有曼陀罗花的气息,但具体,还要检测过才能确定,便带着残香头去旁边化验去了。

    韩聚让云树接着说。

    “药铺不是钱庄,珠宝阁或者当铺,不值当给人惦记上,还用上迷香。而且据伙计粗略检查,并没有丢失物品或银钱。云树觉得事出有异,立即赶到了益生堂,让林掌柜歇业查验诸物。”

    “杨方氏所用的药,就是在云树赶到益生堂之前,卖出去的几副中的一副。云树让人着重先核查卖出去的那几副药,可是剩余的那些药材并没有发现异样。但是下午杨方氏却因用药出了问题而殒命,云树赶回去的时候,益生堂已经被封。”

    “云树也曾着人去杨家探寻药渣,或者剩余的药,但是据说被京兆尹大人带走了。”

    韩聚点头,“是这样。”

    “云树查验过方大夫开的方子,按照脉象、症状,方大夫所开的药是对症的。云树就奇怪,方子没问题,药没问题,人怎么会死?鉴于前夜的迷香之事,云树不放心铺子里的药材,便大胆夜探益生堂,想再次查询那方子上的诸药材,这就是云树昨晚从益生堂抓来的。”

    从怀中掏出那半包药材,衙役接过去。韩聚让他送给唐昭遇检验,看是否与从杨家带回来的药材一致。

    云树接着道:“云树寻好药,正要离开时,却觉得头晕,发现是有人在云树进屋后,又在门缝间点了迷香。云树冲出去打晕两个欲图谋不轨之人,自己也禁不住迷香的霸道药性,晕了过去。”

    “然后呢?”韩聚听云树娓娓道来,有理有据,几乎是当成故事一般,美人儿被迷晕了,他迫不及待的追问起来。

    “武义郎廖廷越随真定府卓知府回京述职,夜半择床难眠,在街巷中散步。因见云树翻墙入院,便跟在了后面,亲眼见到云树与那两人动手的过程。并在云树晕过去后,将云树带回馆驿,那两个黑衣人也被带回了馆驿。”

    韩聚在堂下一扫,“承义郎廖廷越可在?”

    真定府知府卓静亭这两日可是很得圣上青眼的!他手下的人,证言应该可信度极高。

    廖廷越出身行礼,“在下承义郎廖廷越,见过京兆尹大人。”

    “益生堂东家云树所言可属实?”

    “回大人,句句属实。”

    “那两个黑衣人呢?”

    “在堂外侯着。”

    “传。”

    五花大绑的两个黑衣人被扭了上来。

    “在大人的人抵达驿馆之前,云树询问了这两人,在云树的感召下,这两人将整个事情的情由都说了,云树这才知道,这个事件的始末与致使杨方氏殒命的真凶。”

    众人愣住。又是重按头维穴,又是用灌毒药威胁!他竟大言不惭说是自己感化了那两人!好一张巧嘴!好一个不要脸的!

    只有廖廷越竟然微微勾起了唇角。

    云树浑不在意,从袖中抽出两个黑衣人画押的证词,衙役接过去递给韩聚。

    韩聚接过去细看。

    云树在堂下解说万安堂东家对益生堂所做的不规之事,尤其重点向杨继和唐昭遇说明药中的半夏之毒!

    唐昭遇刚才对比药材,也未发现清半夏的异样,听到云树的话忙细细核查,发现两份药中的清半夏是一样的,与平常的清半夏也是一样的。

    当即如云树一般,拿两片清半夏,叫人泡了两杯水,又叫人找来两只鸡,把水分别灌下去。

    不一会儿那两只鸡就抽搐着倒下去。正常情况下,经过炮制的清半夏并没有这样大的毒性!

    杨继惊道:“内人就是这样发作后没的。”

    韩聚看云树,“依你所说,这两副药都是从益生堂拿出来的,这两个黑衣人也是你绑过来的,如何能说这件事的主使者另有其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