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八十一章:好像打不过

正文 二百八十一章:好像打不过

    云树依旧一身素白衣衫。

    数年前,她是为父亲母亲穿的,现在,她是为她的夫君穿的。

    她立在一面高大的铜镜前。上一次她立在这里看镜中的自己,人面如花,眉眼含情,因为她心中满足与幸福;这次她形容枯瘦,面色苍白,心中满是凄怆……

    她努力揉揉自己的脸颊,对镜子凝出一个笑颜,提笔开始对镜画自己,窗外光影流转,她浑然不觉……

    “眉儿……”

    “义,义父……”刚看完江雨眠出来的云树有些无措。“我……”

    “义父只是来看看你,你不要怕成这样。”严世真看她那个样子,心中十分不忍再说她。

    “义父,”云树再抬眼已然红了眼眶,咬唇道,“义父,我这两日都没有来看雨眠,我怕他孤单,我画了我的小像放在他身边,陪着他……”

    严世真揽过她的肩,轻轻拍了拍,“我们回去吧,你该吃药了。”

    “嗯。”

    云云们多易晕船,也不善海战。养病的日子里,云树将云云们也交给宋均训练。

    为了让她安心养病,严世真在她的药中放了安神的成分,她每日卧床休息的时间也变多了。

    就这样,直到六月里,她伤心、悲郁、过劳的身子才算完全好起来。

    好起来,她便闲不住了。让人在湖边挖了个及颈深的水池,池底和池壁用石砖扣了,引了湖中水进去。外围用布围了,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每日,待太阳晒的池中水热起来,她便让云深教她游泳。

    这一日,她自觉游的还不错,换气顺利,来来回回游了几遍,换了衣服,出了布围,却撞上宋均。她还未开口质问他为什么不听命令,在这里晃荡?

    宋均就说她游的不行,出了海,落了水,只有死路一条!

    云树的怒气瞬间飙起:这混蛋竟然偷看她游泳!虽然她是穿了衣服的!可这混蛋太任意妄为!

    二话不说就对宋均动起了手。

    这次宋均没有再一味挨打,他接招还手,毫不犹豫!

    让云树警觉的是:不知道是因为她这几个月荒废了功夫,还是真正见识了宋均的实力!虽然宋均不再像第一次过招时,总是想着占她的便宜,可是,拳脚上,她拼尽所学,在宋均那里却根本占不了上风!

    她泄露的一丝惊讶,惹来宋均的轻笑:“云爷这是佩服我,还是为自己身手不行感到惭愧啊?”

    “你上次是让我的?”

    “非也!是云爷荒废了。”

    云树不相信!!

    如果不是宋均这几个月进步神速,那第一次交手时,宋均必然是让着她了!这个想法让她出拳的速度都慢了下来:难道宋均真如他所说的,是为她而来?

    这电光火石间,宋均已经捏住她的腕子,身子一转,云树又落入他的怀里了。

    耳闻宋均的坏笑,“云爷明知不是我的对手,还故意出疏漏,是想让我这般吗?”

    云树怒极!一脚想跺在宋均脚上,却被他迅疾的避开。云树对他迅速反应吃惊的同时,

    愈发想要好好同他切磋了!

    挣开宋均的钳制,重新再来!

    宋均出招狠厉,但并没有想伤她,那她便多出许多机遇!这次她不再只想着制胜,而是有意注意宋均的招式。一招一式全给学过来,然后以十成力再返还给他!她拆不了的招,让宋均自己拆给她看。

    宋均笑了起来:“没想到,云爷还有这般无赖的时候!偷学还不够!还好不要脸的再用还回来!”

    数月以来,云树难得坏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对得起宋秀才的赐教啊!”

    宋均一翻身跳到湖边的小船上,抬脚一跺,船桨便落入了手中,朝岸上一点,船便稳稳划入湖中。

    云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划船这般轻便的!眼中真的露出了钦佩之色。

    宋均看到她的样子,对她一笑,撩起衣摆,对她做了个请上船的动作。

    云树一个翻身立在了船的另一头。她落船的身姿可以说非常拙劣,她是故意的。船本来应该摇摆不定的,宋均却硬是让船没晃几晃便稳住了!

    “我果然没看错!原来不厚道才是云爷的本色!”

    “过奖!”

    云树说着话却在打量这小船,她虽不晕船,可是也没在这样小的船上与人动过手,因为力量稍一失衡,这小船便又倾覆的风险。她刚才试过,宋均是有控制小船稳定的本事,她可没有。交起手来,宋均稍稍动点坏心思,她就要掉进湖中了!

    “你是怎么控制船身的稳定的?”云树扬眉道。

    “云爷想知道?”

    云树点头。

    “赢了我就告诉你!”

    云树本来想着,知道了才方便赢,宋均却让她先赢了再告诉她,然后云树的遭遇岂是一个“惨”字能概述的!

    她一遍又一遍的落入水中,又一遍又一遍的爬上船再战,最后她趴在船沿上,也不上船了,抹了脸上的水,恨恨拔起一只睡莲,在手中把玩。

    “云爷这是认输了?”宋均笑道。

    “你不告诉我怎么保持身形稳定,我就是累死了,也赢不了啊!”云树没好气道。

    “云爷怎么不偷学了?”宋均故作惊讶道。

    云树翻了个白眼!让船身随着自己的想法而动,是对力量的巧妙利用!她对船不够了解,力量这种东西又是无影无形,她倒是想偷学!

    宋均蹲下身子,对云树笑道:“那来个简单点的!”指指莲叶低下的大青鱼,“云爷只要能凭借自己的游泳技能,从湖中抓一只青鱼给我做碗鱼汤,我就把我所会的都教给你,怎么样?”

    “你竟然敢对主人提这样的要求?谁给你的胆子?”云树手中的睡莲砸的湖面水花四溅。

    “主要还是云爷太弱了!”宋均眉眼低垂,含笑俯视着她道。

    云树气死了!

    船她是控制不了,她直接抓住宋均的手臂。“噗通”一声,刚刚还潇洒的宋均也掉进了水里。

    宋均掉进水里却没有浮上来。云树知道他一个海盗自然是水性极好的,可是等了好半天,都没见他浮上来,她有些着急

    了,松开船沿,把头埋进水里想找找他。

    可刚一入水就对上了宋均的眼睛,她只觉脚腕被攥住,整个人就不受控制的往下沉。

    越往下,光线越不足,宋均的笑脸却逐渐清晰,她挣扎着要往上游,却被宋均拉住,挣脱不了。她想动手,却轻易被制住,被他圈在怀里。

    她又急又气!三脚猫的游泳技术扑腾两下就用光了,一口气也要用完,憋闷不已时,宋均凑过来,想度气给她,却被云树死死捂住他的嘴。

    宋均怔了怔,便松了手,将她往上一推,她整个人便轻松出了水,那边云深已经跳下水,往船游过来。

    “云爷你没事吧?”

    云树扒着船沿喘气,“没事。”

    宋均这才从船的另一边出了水,也趴在船沿上,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云树瞪了他一眼,抓起身边漂着的那朵睡莲,砸到了宋均的脸上。宋均也没躲,还对她莫名其妙笑了笑。

    “明日跟我出去吧,我教你游泳,不然真在海上落了水,云爷性命堪忧。”

    云树没理他,让云深带她往岸边游过去。

    第二日,云树从酒窖出来,宋均从假山上跳下来热情道:“云爷!”

    “干什么?”云树脸色不好道。

    “我来教云爷游泳啊!”

    云树是想学游泳,可是她不想跟不正经的宋均学。不跟宋均学,她身边还真找不出一个比宋均水性好的人了!他昨日在水下待了那么久,已经显出高超的水性了。

    矛盾的云树皱着眉走过去,没说话。

    宋均见云树不理他,却也没赶他走,就知道,她还是心动的,便热情劝说道:“云爷,你跟我学,学的快!学的好!学完还可以找我报仇!多好!”

    “我教给你做的事,你都做好了吗?”云树冷脸道。

    “都做好了。要不,今天带云爷看看成果也行!”

    云树点了下头,宋均便乐颠颠的赶到前面带路。

    昨晚用过晚饭,她跟在散步的义父身后,欲言又止,直到义父笑问,“怎么了?”

    她才吞吞吐吐,“义父,我发现……我打不过宋均……”

    严世真笑,“你才发现啊?”

    “我正儿八经跟他交过一次手,那次,他的打法让人厌恶至极,我虽觉得难缠,可是最后一刀伤了他,也只觉他功夫至多比我高一点,可是……今天我才发现,高的好像不是一点……”

    云树并不是不愿承认宋均功夫比她高,只是宋均对她压倒性的实力,又老是不正经,让她生气,却有些不知道怎么办?

    这些年,师父调教她可以说是非常用心了,她练习的也刻苦至极,饶是这样,还比宋均差一截……要是让师父知道她这般不中用,还不气个半死……

    “你想胜过他?”

    “他老是气的我肺疼,我特别想暴揍他一顿。可是他伤好了,我就不是对手了……”云树无奈的承认。

    “要想胜过他,最快的办法是跟他学习……你下午不是试过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