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八十二章:为她所用

正文 二百八十二章:为她所用

    义父说,他并没有办法让她短时间内赢过宋均,却鼓励她向宋均偷师……

    真是自家亲义父!

    宋均说,只要她给他煮碗鱼汤,便把他会的都教给她……

    他倒是想的美!她还从来没有下过厨!况且,那个宋均还要她亲自抓鱼!她得多好的水性,才能在水里徒手抓住鱼?

    这一切的导向,就是向宋均学游泳!

    她明明是家主,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压制住宋均,这让云树有一种尾大不掉,以至于有些理解君王的那种功高震主的感受了……

    不知道宋均用了什么方法,由他调教了几个月后,云云们晕船状况大为好转,水上的战斗力也提升了一截,可是宋均并没有邀功的意思,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看到宋均的样子,云树反倒觉得是自己狭隘了,她的心胸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开阔……

    “宋均?”

    “嗯?”宋均摇着扇子坏笑着凑过来。“云爷有什么吩咐?”

    “你教我游泳吧。”

    宋均眼睛一亮,“云爷想通了?”

    “你教的时候,可不可以,正经一点?”云树补充道。声音里没有往日的生气,还带有一丝请求的味道。

    宋均笑笑,“可以。”

    宋均的教授方法是每日划了小船去外海,一待就是一整天。先是在船上过招,云树落水后就教她游水,潜水。云树依然不止一次被他拖到水的深处,宋均却只是在近旁含笑看着她。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海水的幽深和巨大压迫感之下,云树看到他的笑脸,竟然觉得安全。

    在她觉得安全后,宋均却坏笑着一点点靠近。云树惊慌了,拼力游走。宋均并没有限制她的手脚,只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她,云树游的更卖力了!

    出了水,云树皱着眉头道:“你不是答应会正经一点的吗?”

    宋均无辜道:“我哪有不正经?”看看云树,又坏笑,“还是,云爷你脑子里都在想着我的不正经?”

    云树又想揍他,想想还是算了吧。水上水下,船上船下,她都不是对手。

    对宋均招招手,一脸明媚道:“你过来!”

    云树从没这样对他笑过,宋均失神一瞬,一个猛子扎下去,很快人就在云树身边出现,面上难得的正经,“怎么了?”

    “你闭上眼睛,我送你一样东西。”云树蛊惑道。

    宋均乖乖的闭上眼睛,唇角含着一丝期待的喜悦。

    云树抓起他的一只手,在掌心轻轻放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你不要睁眼睛,感受一下它是什么?”

    宋均收拢掌心,很快面色一变,睁开眼睛,云树正笑得花枝乱颤。

    “喜欢吗?”

    十六岁的云树偶尔还是有一些孩子气的,在总没个正形的宋均面前,爱玩的特性表现的多了一些。她不是对手,也摆不起架子,只好捉弄捉弄他。

    看云树笑得那样开心,宋均心头的那丝惊骇与不愉也没了踪影。

    那是云树刚才在底下的礁石上撬下的一个小海胆,浑身都是尖刺,现在正躺在宋均的掌心。

    “喜欢。”宋均望着云树的眼睛郑重道。

    好吧,云树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喜欢不正经的宋均。宋均认真

    起来,她觉得难以招架,于是她重新进了水。

    云树潜水在礁石周围抓了不少小海鱼后,她觉得她可以回去抓大青鱼了!

    湖里鱼飞虾跳,水波荡漾,睡莲翻涌。

    “眉儿,你在做什么?”严世真在岸上担忧道。

    “抓鱼!”云树出了水面,笑得明媚鲜艳,因为手中抓着一只大青鱼。“给义父和师父煲汤,好不好?”

    “你快上来!想吃鱼可以钓,可以网,可以让云宝他们抓,你看你,怎么野成这样?”

    云树将鱼抛给岸上的云深,对严世真笑道:“义父,我再抓一条就上去!”说完又一个猛子扎进去。

    像是有了经验,很快云树又抓了一条,这才上岸。

    洗漱一番后,亲自到厨房煲鱼汤。

    虽然是第一次下厨,奈何学习能力强悍!在厨娘的精心指导下,云树做的鱼汤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给义父和师父送过去后,她自己则提着一碗鱼汤去酒窖。

    “夫君,我今天第一次下厨,做了鱼汤,你看味道如何?”

    “夫君,我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出海了。”

    “夫君,我该怎么带你去?”云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我们往南走,只会越来越热,夫君该怎么办?我好怕再也见不到夫君……”

    “雨眠……”

    云树颤抖着抚上江雨眠冰冷的眉眼,泣不成声。

    ……

    “眉儿,义父说了,以后你做什么,义父都陪你去,再不叫人欺负你!”

    严世真听云树说不让他陪着出海,他很吃惊。

    云树歉疚道:“义父,前些日子是眉儿,眉儿情绪不稳,才说了那些话,还让义父与师父有了嫌隙,是眉儿不好。”

    “眉儿长大了,艰难挫折都是眉儿要学着扛起来的。如果眉儿扛不动了,会回来找义父求安慰的。义父一生钻研医术,义父还有自己的事要忙,不必事事陪着眉儿。”

    “可是眉儿这些年吃了这么多苦……”

    “义父,眉儿没有吃苦,眉儿是在长大!长大,总要经历一些痛苦与挫折。义父并不希望眉儿长成那娇弱不堪的花朵,不是吗?”

    “可是出海那么大的风险……”

    “义父,眉儿会平安回来的。宋均那个海盗头子,还是好用的!”

    重阳过后,寒露起,广州的台风季过去了,云树挥手与义父和师父告别,一行人开始出海南行。

    云树的船长八丈半,宽约三丈,可以说是巨型船了,上面满载瓷器、茶叶、药材、丝绸等货物。

    船后跟着一艘小型的快船,上面是此行的云护卫们。

    “云爷,你又打不过我,就这么放心带我这个海盗出海?”宋均一脸坏笑,凑到云树身边。

    “你喝了我的鱼汤,要把你会的都教给我。”云树双手按在船板上,望着海面,头也不回道。

    “为什么?”

    “你答应的。”

    “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会记得的。”

    “云爷这么自信?”

    云树转过头,对宋均淡淡一笑,“我相信你是个言而有信的。”

    “云爷,说实话,其实,我都不相信自己的。”宋均继续卖力的拆自己的台。

    云树对宋均张开手,一颗鸽子蛋大小的莹润深幽的珠子安卧在她掌心是那颗定颜珠。

    “谢谢你,宋均,珠子还给你。”

    宋均捏起那颗价值连城的珠子,挤着一只眼睛细细瞄着,口中却漫不经心道:“云爷要是真心想谢我,就该把我的卖身契给我才是。”

    “卖身契从来束缚不了一个海盗。”云树淡声道。

    “云爷看的这么透彻?”宋均夸张的挤着眉头。

    “等我们这趟出海回来,你若想走,我便给你自由。现在,我需要你留下来,陪我走这一趟,可以吗?”云树很认真的请求,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你真的需要我?”宋均挑眉。

    “嗯。”

    海上的诸多风险,即使她做了很多准备,但仍觉不放心,宋均这个前海盗头子在,却能让她放心不少。

    “你知道我留下来的居心……”

    “雨眠他……”

    “他已经走了,他说了不要你守着的。”

    “雨眠他是走了,可是他这一生很苦,我承诺要陪他三年的。”

    “三年,”宋均自语道,“我未必等得了你三年~”

    “那不正好?”云树微微一笑,转身不再看他。

    宋均忽然笑了,“你很擅长说这样的话啊?”

    云树没说话。

    宋均揉揉云树的头,“还是个小孩子啊!”

    云树别开头,“好像你多大把年纪似的。”

    “好吧。我陪你走这一趟。”宋均接着挠云树的头发,“我教你功夫。”

    云树怒眉瞪了他一眼。

    “希望我这么费心费力,能有所得啊!”宋均慨叹道。

    云树没接话,接着望那无尽的海平面。

    如果把宋均比成一把利器,云树正学着,如何让这利器为她所用。她第一步做的,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弱者的位置,面对宋均,她也确实弱!所以,她请求。

    “虽然舍不得,但,你还是戴上你那面具吧,你越来越不像个男人了……”

    宋均盯着云树微微出神道。

    云树皮肤白皙,五官比例堪称完美,尤其是那双眼睛!睫毛盈而长,微微翘起,像一把玲珑的折扇,一双眼睛清亮动人,一颦一蹙,一盼一睇的点滴情绪,落在旁观者眼中,那都是勾人的情意。

    有成语说,明眸善睐,云树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若有意用那双眸子望着你,说是勾魂摄魄也不为过!

    云树没有反对,从腰间抽下面具戴上。

    “这么听话?”

    “你说的话,有时候,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把宋均摆在一个被认可,被尊重的位置,他应该会对此行多些责任感吧?云树揣测着。

    “那我若说,我其实很想占云爷便宜呢?”宋均歪在船板上,逗着云树,笑得愈发开怀。

    云树睇了他一眼,银制面具形成的暗影让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幽深。

    “三年后,我再回答你这个问题,你觉得如何?”

    给他画一个模糊的饼……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