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八十三章:往日惊鸿

正文 二百八十三章:往日惊鸿

    “云爷?”宋均挑挑眉。

    “嗯?”云树斜了他一眼。

    “你这是在对我许诺什么吗?”宋均的眸光也深了一分。

    云树淡笑一下,却被隐在面具后,见宋均依旧目不转睛盯着她,她轻轻摇了摇头。

    “我只是告诉你,回答你问题的时间。”

    宋均盯着她的眸子又看了一会儿,颇为无奈的挠挠头。“哎呀,我的小精灵真会折腾人!”

    “叫云爷。”云树瞥了一眼船上忙碌的人道。

    她打不过宋均,宋均要拆她的台,她还真有些不好扛。

    “好,云爷~”宋均拖长声音配合道。

    云树亮手,“那我们开始吧?”

    宋均叹气,“我这个劳碌命啊!”然后接招。

    宋均教云树,那是全凭她的领悟能力,一次领悟不了,就再揍她一遍。虽然没舍得下狠手,但云树沐浴时,身上依旧青紫斑斑。

    云树发现除了刀枪的锋利,拳脚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施展空间!

    云云们得闲便围着甲板,看她二人过招,也顺便偷学一二……

    云树银色面具,白色衣衫,宋均麦色面皮,着蓝色衣衫。两人在甲板上打斗,如蓝天与白云相争相斗,相离相和,煞是好看!

    反正在船上也没什么事,云树拿出当年师父逼她练枪法的劲头,每日都拖着宋均一遍又一遍的练招。

    这夜,月色昏暗,云云们都看困了,回去睡了,云树依然没有休息的意思。

    宋均无奈,“我都答应护你周全了,你干嘛对自己那么狠?”

    “闲着也是闲着。”云树出拳毫不停歇。

    “我看你是想赶快把我的功夫榨干,然后把我丢下船喂鱼!”宋均不满道。

    “宋均文武双全,这般能干,云爷怎么舍得拿你喂鱼?”

    “云爷舍不得我?”宋均换了张脸,嬉笑道。

    “云爷一向爱才!”

    “云爷爱我?”宋均试探道。

    云树停了手,一双眸子隐在面具的阴影里,让人看不出情绪,定了一会,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过了会儿,呜呜咽咽的箫声传来,洒落在隐隐泛着银光的海面上,让懂箫和不懂箫的人听来都心有戚戚……

    云树坐在窗前,腿上是江雨眠的骨灰坛,手中是江雨眠为她做的那支箫。黑夜是最会撩人情绪的,云树的箫声也越来越如泣如诉。

    宋均的声音从窗下传来,“好了,你别吹了,我不逗你了。”

    他蹲坐在窗下,望着起伏的海波,心中思绪万千。

    一曲吹完,云树收了箫,低头抚着江雨眠的骨灰坛,忍不住泪眼婆娑。

    “云树,我这些日子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不放下江雨眠,好好对我呢?”

    云树没有说话。

    “是不是有一天,我也变成江雨眠这样,你才会想起来,我对你的好?”

    “我不想听这样的话。”云树哽咽道。

    她总是在后悔,在遗憾,她一点也不想听到更多提醒她会后悔,会遗憾的话。

    “那你别哭了,我跟你说点别的。”

    云树安静的抹着眼泪。

    “云树,你是从京城来的?”

    “嗯。”

    “令尊叫什么名字?”其实云树拜堂那天,他看到牌位上的名字也很吃惊。

    “你问这个做什么?”

    宋均安静了一会儿,“其实我并不是泉州人,我也是从京城南下的。”

    “然后呢?”

    “我能相信你吗?”

    “你觉得呢?”

    宋均叹了口气,颇为老道道:“唉,一个傻孩子!”不知道是说云树,还是说自己。

    云树没有辩驳什么。

    “我是八年前到泉州的。我父亲原本是朝廷命官,他有一个姓云的同僚,那个同僚有一个女儿。我觉得,你的那一双眼睛与她很像。”宋均声音低迷道。

    云树惊的忘了抽噎。

    宋均趴在窗沿上,借着微薄的月色,望进云树去了面具的眸子里。

    “我以前姓柳。”

    “你……”云树惊的不行。

    八年前,朝中清洗,姓柳的朝廷命官……八年前,宋均十一岁,秀才功名都不要,转而做海盗……

    “你猜到我是谁了吗?”

    “你!”云树不敢说了。

    宋均淡淡一笑,“就是我。”

    云树幼时听父亲说过,柳宰辅家有个天才儿子,十岁就中了秀才郎,还武艺惊人!那时她还是个没心没肺爱闹腾的小丫头!当时听了虽然艳羡,可是她一个小女子,不能考科举,又不能习武,着实委屈了一段日子。

    可是若按宋均意之所指,他口中的那个姓云的小女子,就是她了,可是她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柳宰辅家的公子!

    柳宰辅全家被屠灭,竟然还有一个他流落出来……

    “你,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

    宋均抬手,抹去云树的眼泪,柔柔道:“所以,你是云姝吗?”

    云树怔住。

    宋均点点她的鼻头,淡笑道:“傻了?”

    云树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或者该说什么?她真的有些傻了!

    “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见过云姝的吗?”

    云树呆愣的点头。

    宋均又点点她的鼻头,“天成十一年,重阳节的那天,我去藏书阁买书。一个小姑娘带着一个小少年也去买书。那掌柜的对她很是恭敬,她却浑然不觉,只与那个小少年认真的选书。是她手快,抢了我看上的书,却乐呵呵的拿给那少年看。”

    “我本来是生气的,可是当我看到她的那双眼睛时,却莫名其妙没了脾气。”

    “后来,我打探到,她是户部员外郎云进同唯一的女儿,云姝……”

    宋均抬手摹着云树的眉,“云姝啊?你还记得我吗?”

    云树翻过记忆的大山,努力回想父亲当初对她说过的那个名字。

    “柳~修仪?”

    即使背着光,云树依然看到宋均眼睛一亮。“你知道?”

    云树摇头,“我不记得抢了你看上的书。我听我父亲说起过柳宰辅家十岁就中秀才的天才公子,柳修仪。”

    宋均苦笑。

    不能问他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明显不好。不能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很明显他走不了常人能走的光明大道。

    云树拍拍他的肩,一本正经道:“不要伤心了,云爷当年是抢了那本《礼部韵略》吗?

    等回去了,云爷再送你一本。”

    宋均禁不住被她逗笑了。“我要它干嘛?”

    “云爷抢你一本书,让你惦记这么些年,云爷挺惭愧的。”云树摇着头“惭愧”道。

    “你是个惯会岔开话题的!我惦记的明明是你!”宋均说话愈发直白。

    “这个,今晚月色不错。”云树仰头道。

    宋均想翻白眼,这样昏暗的月色,也叫不错?但他忍住了。“云爷审美挺独特的!”

    “是吧?云爷自己也这样觉得。”云树继续打哈哈。“我看这月色啊,明日像是有风雨,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明日有风雨,今晚更要好好赏月。”

    “那你好好赏吧,我去睡了。”

    云树要起身,却被宋均抓住腕子。

    “是我如今太落魄了吗?”宋均的声音低了许多。

    云树拨开他的手,重新坐下。“你说了这么多,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

    “你说。”

    “我出海的文书,是李文声给我的。”

    宋均惊愕之下,看到的却是云树的苦笑。

    “李文声的女儿抢了我的未婚夫婿,他的儿子执拗的喜欢我,所以李文声送我出海送死。那时候,我受了伤,眼睛还是看不到的。我也比你好不到哪里去。”

    云树忍不住揉揉宋均的头,“玩世不恭的宋均啊,自卑,从来不该是你应有的情绪。”

    宋均抬手,也揉揉云树的头,“天可怜见的!”

    云树淡淡一笑,“回去吧。”

    “咱们这么同命相怜,你有没有对我多一点喜欢?”

    “我在孝期,我夫君还在这里,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了。”云树紧了紧怀中的骨灰坛。

    “如果有一日,我死了,你才会像对江雨眠这般的对我吗?”

    “不会。”云树果决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喜欢离我而去。为什么不能活着对我好,却都要死了让我去惦念?我的命,是天煞孤星吗?”

    这往常对小姑娘极为有效的话,在云树跟前,宋均却忽然觉得惭愧。

    “我会好好活着,对你好的。”

    云树淡声道:“这话我听了很多遍。”如今还只是她一个人。

    “我保证只对你一个好!”

    “听过了。”

    “我心里只有你!”

    “听过了!”

    “苍天啊!云爷,我是真的喜欢你,给我一个机会吧!”

    “听过了。”

    果然美人,听过的甜言蜜语太多了!他丰富的经验组成的深情套路,竟然不够用了!

    宋均拿脑袋撞击按在窗沿上的手背上,“云爷,指条明路吧!”

    云树忍笑。“像你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倒是第一次见。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在孝期。”

    宋均哀哀道:“云爷~”

    云树起身,借着昏暗月色走到床前,将骨灰坛和箫放到自己床上,又在桌上点了灯,回到窗前,“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云爷~我真的要等三年才有答案吗?”

    云树点头。

    “三年后,你会接受我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