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九十一章:真的不想活了吗?

正文 二百九十一章:真的不想活了吗?

    宋均有些不想面对云树询问的目光,云端指指刚才过去的那艘船。

    那艘船行驶的方向并不是循海岸线而行,反而像是要去他们离开的那个达文岛。

    “宋均,你与那艘船有什么关系吗?”这一整天,云树终于对宋均说了一句话。

    “我。。。”一惯言辞流利的宋均有些堵了喉舌。

    “姝儿,要不我们就近靠岸,走陆路吧?”

    “你惹了什么事?”

    如果不将事情说清楚,云树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你三年都没回去,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宋均很清楚云树那一船货物,也仅仅是够她在外面晃荡一年的,她却生生三年未归。他不知道云树的一艘货船如今已经变成了三艘。

    “我这次出来,也没想活着回去,我,我招惹了简罗国王的宠妃。。。”

    什么无法无天的事他都敢干,不要命一样。那船上的装饰是简罗国的标识,看样子还带了不少人。他招惹完王妃被王宫侍卫追出来,在街上遇到当初在海城与云树搭话的女人,便跟着她去了达文岛。

    达文岛的女人外出是商人的身份,也确实做些生意,遇到合适的商船就打劫一番。宋均这海盗船也是装成商船,棋高一着,将计就计,反而将达文岛的女人拿下。

    “你这么能耐,怎么不将简罗国王踢下王座,自己坐上去啊?”

    察觉云树言语里的些许讽刺,宋均竟然微微勾起了唇角带起一丝羞涩,“你不在,我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

    他的意思是,不是他做不到,是他觉得没意思才没去做。简直狂妄至极!

    极为难得带着一丝羞涩的宋均看看云树,面上的神色又奇怪起来。

    “虽然有点麻烦,不过我觉得把你绑了换赏金也不错。”云树看着那远去的船影。

    这样的话题,只要不涉及江雨眠,她竟一点都不生气!就连他故意的言辞挑逗,她都懒得跟他计较了。宋均垂下脑袋,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云树回过头见他不说话,也没说什么,抓起船桨又要划。

    宋均抬头见她并没有调整航线的意思。“姝儿,你昨晚杀了那些人,他们知道后,不会放过你的。”

    云树杀了那些人带上他走,即便是将他绑了送上大船,也未必不会被殃及。

    云树心中一惊。“昨晚登陆的不是海盗吗?”

    那些人很是草莽啊!一点也不像会是某国国王派出来的人啊!

    “他们是前面探路的,大约找到我后就让人回头报信了。”

    云树又有了拿宋均喂鱼的冲动!处理掉这个祸害!怪不得昨晚那些人视死如归的要杀了宋均。他敢给国王戴绿帽,自然追过千山万水也要杀了他!那话怎么说的,量国之物力,追杀送绿帽之人!

    “姝儿,我,很抱歉连累你了。等船靠岸,我来引开那些人。”宋均歉意道。

    “你昨晚就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一直憋到现在才说!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以前惹她生气,她气的张狂,经常要上手教训他的,这次她的怒气内敛许多,只是表现

    在声音的不愉。

    宋均并不喜欢云树这个样子待他。没有了往日的明媚鲜活,她像是换了个人。

    “我只是没想到后面还跟着这么一条船。”

    云树将目光转向辽阔的海面,继续往前走,一日一夜就可以到撒地港,可是那些简罗人在达文岛知道她带走了宋均,会立即追上来,这虽是条快船,但只有四个人轮流划,速度有限!

    若是由陆上走,不仅要多耽误几天,路上怕也不好走简罗国王的人这么远都追来了,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宋均?看看云端,又瞥了眼宋均,

    云树没再说什么,吐了口气,皱眉拿出罗盘与地图。

    确定目的地,距离他们最近的安嘉城。

    这会儿,天近黄昏,等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抵达安嘉城的时候,已是午夜了,月色昏暗,思绪不宁。

    云树他们收拾了一下,下了船,准备先找个落脚地饬一番,却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宋均不见了。

    他身上带着伤,这会儿功夫是走不远的,大约是在这码头藏起来了,这就是他说的自己走,不拖累她……

    云树什么话也没说,提步就走。

    幽暗、陌生的码头让人心中不安,四朵云在她身后小声议论。其实他们心里或多或少都生出些上了宋均的贼船的想法。

    “云爷……”

    云岭冲走在前面的云树唤了一声。

    云树沉默着,立在了原地。她的衣摆被风掀起,她闭上眼睛听黑夜里码头上的声音,让她想起看不见的那段时间里,她没有委顿,因为她的黑暗里有温暖。那,宋均,他的呢?

    宋均做事再无法无天,除了那一次,他对她,并没有不好。有一段时间里,她甚至觉得宋均那无法无天又不伤她的性子,还是好玩的,让她早早端庄起来的性子,重新有了孩童般快活的玩乐心态,嬉笑怒骂形之于色,是很痛快的。。。

    宋均选择自己走,不让她横梗在那道心坎上为难。

    “宋均?”明知道是玩火,她还是忍不住走了回头路。

    码头静悄悄的,没有人应她。夜风湿湿的黏黏的,带着海的气息。

    “宋均,我有句话想问你。”

    云树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应声,没有人出现。

    “那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云树再次抬步,宋均在她前面两丈远的一堆货物中走了出来,声音沉重道:“姝儿……你想问我什么?”

    此地一别,真的是要永别了。

    他,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一身伤,还被仇家追。死,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云树走过去,借着昏暗的夜色望着他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抬手给他理了理鬓边的乱发。

    这样温柔的举动,没有讽刺,没有玩味,没有恨意,似乎是有一丝微薄的怜惜在里面。从他逃出京城,别人都是鄙夷,然后被他打怕,畏惧他,恨他……宋均的心却因为云树的动作一颤。

    “是真的不想活了吗?”

    云树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在这黑夜里绕的宋均眼眶发热。

    自上次离开云树,他恢复了以前的海盗生活,却觉得那样的日子活不出趣味了,死活也不再重要,却也没有一心求死,尤其是昨晚云树救了他后,他觉得还是活着的好,还能再见她。

    “你我都是因为家中巨变,父亲母亲早早离开,才会被磋磨成现在的样子……我也不是什么彻头彻尾的好人……可能,明天我还会后悔,但是,雨眠不听话的时候,我会给他三次机会……我觉得,或许应该再给你一次机会……”

    宋均的鼻子酸了,夜色昏暗不明,他的眼角却有一丝光亮一闪而过。

    “要我带你走吗?”

    “姝儿~”

    云树拍拍他的手臂,声音低沉道:“走吧。”

    “腿疼。”

    刚才躲的太快,扯开了腿上的伤口,其实他还是可以忍的,只是,想借机给云树“找点事”。

    云树看看他,转头对云天招招手,让他过来扶宋均一把。

    宋均计划落空。

    找了个客栈,让身手最好的云岭留在客栈守着那两个伤员,收拾收拾,抓紧时间休息,云树则带上云天出了门。

    两个时辰后,两个人带着一堆东西回来了。

    云端和宋均的药,还有天竺国的衣物,以及一些修饰容颜的道具。想要顺利走过安嘉城到撒地港的这段路,还是扮成本地人比较好。

    要说这么晚了,药和衣物是哪来的?云树是完全发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优良作风,自己进去拿的,拿完留下金子就回来了。

    换衣服的换衣服,处理伤口的处理伤口,云树就找到的有限的药材给宋均和云端熬了两锅药,他们两个都要补血和提高伤口愈合的能力,宋均的旧伤也顺带给他调调。

    几乎忙了一天一夜,所有人都疲累不已,云树在厨房扇着火,看着小炉里跃动火光,差点睡了过去。

    云岭换好衣服,过来,“云爷,去休息一会儿吧,药我来看着。”

    云树摇摇头。

    “你让他们也都去睡吧,养好精神。一会儿我把出发的事情处理好了,路上就靠你们了。我路上睡。”

    在海上漂了几年,有时候也觉得船上的生活单调,云树便沿途带了几个懂赵国话,又懂其他国话的人带在船上,学了好几个国家的语言。在安嘉城里,云树还是可以交流的,云岭却不行。这安排出行的事,他真抢不了,不能都熬着,他只好听从吩咐回去休息。

    云岭走后,云树清醒不少,又扇了扇炉子。

    云端来看她时,却发现有人捷足先登了。

    “姝儿,你睡会儿吧,炉子,我来看着。”宋均道。

    “好好休息有助于伤口愈合,你回去睡吧,药好了,我叫你们。”

    “姝儿,本该我来照顾你……”

    云树不接他的话,掩住哈欠道:“你要是不困就说说,你还惹了什么事,也好教我有个心理准备。”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