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二百九十六章:蛇咬

正文 二百九十六章:蛇咬

    双方均被那声暴喝镇住。

    云树将薛蘅从地上提起来,对他的人喝道:“你们东家败了!他承认胜者为王,败者寇。但在我这里是,顺我者生,逆我者死!想死的就过来!”

    云树冲云岭抬手,云岭将她的刀递给她。

    云树接刀,将薛蘅丢给云岭制住。摔开的繁复纱丽,承载着星辉,迤逦逦扑到旁边的草丛上,再一抬刀,划开裙角,撩起掖入腰间,干净利落!

    那些人有十来个已然提刀冲上来。

    师父说临敌之际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亡!宏哥哥说出刀要快!狠!准!既然有人不愿与她共立于同一苍穹之下,就送他离开!

    胸中怒气翻腾的云树自己提刀,宝刀吹毛断发!刀法狠辣至极!削肩、断腕、剔骨、割头!很快地上就有了四个中刀之人,鲜血喷涌,他们再也爬不起来!

    “都住手!”

    薛蘅看不下去了。

    他以为他在海外漂泊这一年吃尽苦头,修炼的足够狠辣了,比起远走海外,漂泊三年的云树,远远及不上!

    这个当初高脚椅子坐上都有困难的小女孩,用十年之期,长大了!不管是身姿、容貌,还是眼界、高度,又或是狠辣决绝……一把年纪的他,竟似都及不上了!

    江阔于他,亲如兄弟!这些人也是忠心追随他许久!心态濒于崩溃的他,败给云树,可这些人不应该再陪葬。

    “云树,相交一场,是我想杀你,你杀了我,把他们都放了吧。”薛蘅心灰意冷道。他谁都救不了,他也没脸再活着回去。

    云树狠狠道:“云爷要做的事,用你来教?云爷说过了,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要生,要死,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你们想死的就握紧手中的兵刃,不想死的就放下兵刃!”

    此时的云树犹如战场上的将军,威声赫赫,生杀予夺皆在刀下!人逼吾千万,吾馈以生死之择!

    东家颓废了,眼前的这个又打不过,上去就是一个死。想来想去,还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于是剩余的几把刀也噼里啪啦的丢到地上。

    云树刀指一人,“营地情况如何?”

    那人汇报说对方死亡人数二十二,己方八个。己方伤七个,敌方三个活口等候处置。现在己方加上薛东家总共还剩十八个人。

    看来薛蘅的这拨人身手都挺利落的!办事能力被薛蘅训导的也不错!

    云树让云天收了地上的兵器,让那几个活着的扛尸体的扛尸体,扶伤员的扶伤员,先回营地。

    “云树,你不杀我?”薛蘅有些惊讶。

    “我还有话要问你。”云树冰冷道。

    云岭等人与那些人往营地去,云树与宋均跟在了后面。

    “修仪,你还好吗?”

    宋均还没回答,云树就扯起他的袖子,臂上的伤口崩开,血都染透了衣料。

    云树皱眉,将薛蘅给她的那瓶药撒在伤口上,从身上扯下布条给他裹伤口。

    宋均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表情与动作,“姝儿~”

    “嗯?弄疼你了?”云树手下轻了许多。

    “姝儿~”宋均又唤。

    云树绑好伤处抬头,“怎么了?”

    宋均将手捂在她的心口,脉脉含情道:“我在姝儿心里,是重要的,对吗?”

    这话让云树气不打一处来,白了他一眼,挥开他的手。“你先想想怎么跟我解释你的身手!”

    刚才情急之下只当他是受了伤,身手受滞,才致受制于江阔刀下,可是瞬息之间他就轻易制住了身手不错的江阔,还救她于箭下。他还敢说自己受了伤,不敌她!就连在达文岛那晚,怕也是故意那么惨的!

    “败在姝儿的石榴裙下,怎么说都是我不敌的。”

    宋均狡辩,云树也懒得跟他辩。拜倒在石榴裙下?好啊!斜着前面薛蘅的身影,勾唇冷笑。“那个薛蘅看起来不错,正是一朵花的年纪,云爷决定将他收为‘自己人’。”

    宋均面色一滞,云树刚才的话犹在耳边。“姝儿和达文岛的那些女子一样,也是仇恨男子的吗?”她的仇恨也带着他吗?因为他吗?

    “云爷特别想驯服自以为是的!”说完背着手要走。

    宋均拉住她,不让她走。“姝儿还是先驯服我吧。”说着凑过去要吻她。

    云树捏住他的下巴,微眯着眼睛,“你不服?”

    “我……”要说不服,那前半夜说的甜言蜜语就全作废了!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话也是明目张胆说谎!要说服,那下面还如何继续?让她丢下他去找薛蘅?“嗯,我差一点,嗯,还差一点。”宋均诱惑着她。

    “不服以后再说,爷有新目标了。”云树不吃他这套,挣开他,接着走。

    “姝儿,你怎么这么无情?刚才我们还那么好。”

    “你风流韵事那么多,是个有情的,容爷慢慢学。爷这就回去先学一个。”

    “姝儿,你是在对我之前的那些事,吃味儿吗?”宋均缠着她道。

    “八百年前的事,有什么好吃味儿的?还不许爷多点新追求啊?”

    宋均不说话,他也不走了,立在那里心有些难受。他想搞明白这一会儿功夫,云树究竟是怎么了?话说的那样认真!像是她真要如何。。。可三年前她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还是因为那件事,因为他?

    他确实阅女无数,但都是床上功夫,多是一夜而过的,偶有喜欢些的,就多耗些时日。

    一般女子,在短暂的相处中,金银珠宝、甜言蜜语,加上他的俊美容颜,也就足够让她们服服帖帖,顺着他的心意。他从没真正上过心,他也没跟她们有过什么矛盾争执,也就没有真正去研究女子的心理。

    真正有着感情纠葛的,让他念念难忘的,云树还是第一个!他有些经验欠缺……

    云树走了好远,见他没跟上来,也只回头瞥他一眼,继续走。

    宋均忽然大叫一声,“蛇!姝儿我被毒蛇咬了,姝儿!”说着人跌到地上去。

    云树一急,飞身往回冲,数个飞跃来到宋均身边,急道:“蛇呢?咬哪里了?”

    宋均却将她的手按在自己胸口,面带“委屈”道:“你要去宠别人,这里受伤了~”

    云树的面色变得很难看,忍

    住怒气起身,将宋均从地上抓起来。

    “以后不要再跟我玩弄这样的把戏!”这里气候湿热,毒物确实多,未免他真的被蛇咬了,尽管生气,云树还是狠狠攥住他的手腕,拖他走。

    “姝儿别生气了,我逗你玩的。”宋均依然没搞清楚,她怎么更生气了?那些女子对他用这招的时候,他很受用啊!

    “你觉得好玩吗?”

    “姝儿不喜欢,一点也不好玩。”宋均果断道。

    “如果哪天我真的生气了,不再回来了,而你又真的被毒蛇咬了,怎么办?”

    “那我只能死了……”宋均吐着舌头玩笑道。

    “那你就去死吧!”

    为什么要在乎他的死活?自己真是有毛病!云树丢开他,自己走了。

    宋均追上去,抓她的手,被她甩开,再抓,再甩。“你不喜欢,我再也不那样了。不要生气了,好吗?”宋均见她真的生气了,心有点疼。

    直到营地外面,云树才开口对宋均道:“那几个天竺人,去看看是否有可用之处,没了的话就将他们处置了。将血迹与尸体都掩了。免得简罗人嗅着血腥气追来。”

    “嗯。”

    云树交代完抬脚向薛蘅的方向走。

    宋均拉住她,声音里竟带着点恳求,“你……不要他,行不行?我今晚还听你的话,老老实实做你的枕头,好不好?”

    当初他满不在乎的对云树说自己不介意做小,现在他不想将云树的一丝一毫让给别人,尽管她什么都不承认。用强,他用过了,若还想要同她在一起,以后都不绝能再用,如今只能软求。他在她面前收了所有的棱角。

    云树挣开他的手,声音稍缓道:“我有话问他。”

    “关于你那个维翰哥哥?”宋均忍不住酸溜溜道。

    刚才云树明明气的不行,可是还一直叫那个什么维翰哥哥。

    “嗯。”云树并不掩饰。

    “你为什么要在乎那个无能,又会给你惹事的人?”宋均生起李维翰的气来。

    虽然他与李维翰年龄相近,可他的父亲仍大权在握时,他是京城第一公子,天赋卓绝,文才武略样样惊人的天之骄子,誉满京华!每日十八般的师父教习着他,将他的时间填的满满。

    他能遇见云树,也是因为那日他实在想撇开那一堆的师傅,出门透口气。脚下却惯性的循着书去,遇见这个,彼时、此时都不将他郑重放在心里的小精灵。

    而彼时,李维翰还是个处处跟老爹作对的小纨绔,也十分不喜欢与柳修仪那样的人打交道,两人根本没交集。

    “他很照顾我。”

    “我也会照顾你的。”

    “你也很会惹事!”

    云树不再理他,带薛蘅进了帐篷。

    云树是一个矛盾体,不仅表现在她对宋均的态度上,救死扶伤与杀戮也在她身上并存。

    在薛蘅的帐篷里,将那个显眼位置上的药匣子搬过来,云树要薛蘅涂药。

    薛蘅扭过脸,冷冷道:“不用麻烦,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