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零三章:这样的我

正文 三百零三章:这样的我

    云树向室利道:“她说话可信吗?”

    室利想点头,可是动弹不得,只好说了声,“是。”

    秀不撒谎,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云树扯下面巾,室利眼前一亮,秀的心却凉了。

    宋均曾在秀的怀里,把自己描绘成不羁的野马,说他只爱一个天下无双的美人儿,只愿做那一个人的人。可是她不要他,她把他遗弃了,他很伤心。

    他确实伤心的掉了眼泪,在秀的怀里,化掉了她的一颗心。他说他是出来寻小美人儿的,又说他决定不爱那小美人儿了,只爱她。王宫的侍卫追他的时候,他还说要她等他回来接她。

    眼前的云树虽然一身男装,她的容颜早已不像个男人了,妍美无双,倾世佳人!

    秀回头问宋均,“是她吗?”

    宋均沉声道:“是。”

    秀没有再说别的,忍了眼泪。他与美人儿置气,拿她当工具,他真的这般倾国美人儿都不要?她心心念念想着他,他却只想利用她!她也生气了!

    秀向室利道:“我跟你走。”

    室利心中的欢喜却仿佛淡了些。

    云树深深看了宋均一眼,他长身而立,身姿俊逸,却显得难么孤单,可是他并不喜欢她,他只喜欢他想象中的她。这段时间,不仅她的心在纠结着,他的心也在纠结着,努力把她和他自己往他所想的模子里填。如果他不是他,她也不是她,他们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

    云树回身解了室利的穴,往外走去。

    云树转过身的那一瞬,宋均却再也忍不住了。她不在乎他!她要再遗弃他一次!他怎么做,她都无法原谅他。所有人都走了,天地间又只有一个他了!那晚当他终于挣出海面时,云树的船早已走远。黝黑的海,他就像从地狱杀回来的鬼。没人在乎他!

    那一刻他终于发现,他是嫉妒云树对江雨眠的那份在乎,最想要的也是那份在乎!只是那时的他想错了,做错了!

    不,要让她永远记住他!就像记住江雨眠那样!如果不是以爱的名义,不是以恨的名义,以怕的名义也好!他整个人被这个念头点燃了!

    “姝儿!”宋均吼道。“我不会给你再遗弃我的机会!是我自己要走的!你记住!你永远记住!”

    宋均“刷”的拔出手中刀就往脖子上抹。

    云树回头看到,惊的魂都飞了。宋均看到她的样子,他笑了,“姝儿~”他最后唤了一声,刀却没停。

    云树飞扑过去,一手捂在他的脖子上不让他下刀,一手尽力格挡住他握刀的手,眸中惊慌一片,“你做什么?!”

    宋均甩开她,他要继续抹脖子。让她看着!让她怕!让她永远记住这份怕!记住他!活着有什么意思?孤零零一个人,他活够了!

    “修仪,我手流血了……”她的眼泪与血珠同落。

    宋均锋利的刀锋划在云树的手背上,划破脉管,瞬间血流了一手。他抹不下去了,丢了刀向云树扑过去。撕下衣襟给她紧紧缠住手,抱着就往外冲,大叫“薛蘅!薛蘅!”

    薛蘅正在船上晃悠,想仔细研究这艘装饰奢靡的大船,听到宋均焦急的唤他,忙转出来。“怎么了?”

    “你的药呢?姝儿的手伤了。”宋均急道。

    就这一会儿功夫,血已经染透了宋均裹的那层布。

    “怎么流这么多血?”薛蘅吃了一惊。

    “应该是划破了脉管。”云树的眼泪在宋均抱起她的那一刻已经停了,她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说完这话,她甚至还忍着疼动了动手指,而后十二万分的庆幸道:“好在没划断手筋。”抬起另一只手,抹掉宋均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滑下来的眼泪,“修仪,你是想废了我吗?”

    “我,没有,没有姝儿。你又要丢下我,又是只剩我一个。没有人记得我,没有人在乎我,我真不想活了。”顾不得这里许多人,说到伤心处,宋均的眼泪多了起来。

    “是你觉得我烦了。不要我再管的。”

    “不是。是你不在乎我,我怎么做你都不能原谅我,你不愿意接受我,你不在乎我,你厌恶我。”宋均越说越委屈,眼泪更多了。

    云树若真的不在乎他,就不会说那些掀起他情绪的话,她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喜欢。他是没意识到。

    “在乎你的命,也是不在乎你吗?”

    宋均滚着眼泪不说话了。那些加诸在他心上的感受,他没法一一辩白。

    云树也没有辩白更多。她的手都被他的眼泪打湿,只好用衣袖给他擦。“我,不是三年前的我了。你如果只喜欢那样的我,那我们慢慢来。我想,我应该能找回来的。好吗?”

    “好。”云树松口了,他有了一丝希望。

    “如果我找不回来了,你又不喜欢现在的我,你还可以去找别的人,干嘛非要死呢?”

    “姝儿,只要姝儿你。”宋均的希望又萎缩,声音带着委屈。

    “如果我是一个老大爷,看到你这般伤心的小伙子,我会说,‘嘿,小伙子,你怎么那么傻呢?为什么非要吊死在那一棵歪脖树上?你看旁边还有几棵,你多试试。我还等着看呢。’”云树压着嗓子道。

    宋均被云树逗的想笑又忍住。

    “是喜欢这样的我吗?”

    “喜欢。”

    薛蘅给云树处理着伤口,凉凉道:“听你这语气,就像个老大爷!”

    “过奖啊,薛叔叔。”云树对薛蘅敷衍了一句,又对宋均道,“是这样的吗?”

    “嗯。你这棵歪脖树是最漂亮,最好的,我就是要吊死在你这棵歪脖树上。”

    “你死了,只剩下歪脖树了,歪脖树也会想死的……”

    “停,停,停!我听不下去了!”薛蘅阻止道。“我只是暂时止住了血。我最好的药都被云树你抱走了,回去还是要换药。”

    云树看腕子上和手背上绑的帕子,“谢谢薛叔叔。”

    “闭嘴!谁是你叔叔?”自从这次碰上云树,薛蘅的脾气就见长,不再是那温润如玉、宽容大度的世家子的模样。

    薛蘅处理伤口的当儿,云树是被宋均抱着的。

    秀望着宋均抱着云树哭的满脸泪的话。她忍不住心碎。

    利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可以看出宋均与云树的那种,嗯,情意。他看看自己身边的秀。他对她那样好,她却被别人的甜言蜜语糊了心与眼。在她同意回来时,室利觉得心中的那份执念淡了些。

    “嗨,赵国使臣,你还要带本王去赵国吗?”室利冲云树道。

    云树让宋均放下她。国王跟她说话,她也不能架子太大。

    “你同意放过宋均?”

    “本王同意了。”

    “那我也同意了。”云树冲他粲然一笑。

    “什么时候走?”

    “现在可以吗?”

    “好!”

    云树让把室利的人都放了,让他的船跟在自己是船后面。

    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坐上小船回自己的主船上时,云树解释道:“室利国王想跟我去赵国,我现在是赵国使臣。虽然,嗯,没有文玺之类的。”向宋均笑道,“他同意放过你。”又向薛蘅道,“薛叔叔,我们手中有了一张牌。”

    可是看那两个人的脸色,都说不上怎么高兴。

    他们没有说明原因的兴致,云树便也没追问。

    回去重新沐浴休整后,云树又来到宋均的门前。他今晚的行动太吓人。

    “修仪,睡了吗?”

    门被迅速打开,宋均欣喜道:“姝儿,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云树没有进去,而是握住他的手。“要记住,我是在乎你的。我……”云树的话有些卡住。

    “姝儿想说什么?不着急,慢慢说。”声音却是急切的。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修仪,你那些破事,真的能讲三天三夜吗?”她本来不想说这个,但说这个让他觉得重视他也好。

    宋均沉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逗你的,去睡吧。”

    “你不在这里吗?”

    “我……”云树又一次卡住。

    不让那件事翻过去,她与宋均之间只会一次又一次掉进那个坑里,而让它真正翻过去,并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

    空气又一次安静。

    “修仪,给我些时间。”

    “好。”宋均认真的看着她。

    云树想了想,还有什么让宋均放心,不再做傻事的话。“你,不要在我面前,抱着别的女人,还用那样的目光看我,好吗?我,好像不喜欢。”尽管当时刻意没看他的眼睛,可那感觉确实不好。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去撩别人?”宋均忍住心中的欢喜,不形于色道。

    “你说薛叔叔啊?”

    “不止薛老头。”宋均声音有些怪。他在门外听不懂她与室利说话的内容,可语气他听的出来。

    云树淡笑,“好。我以后不逗别人,只逗修仪。”

    宋均将她轻轻拉到怀里抱住,忽然来了句,“真希望这里的天能够冷一些。”

    “为什么?”

    “那样我就有理由天天给姝儿暖床了。”

    “修仪~抱我进去吧,我困了。”云树换上了撒娇的语调。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