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二十八章:是人都有烦心事

正文 三百二十八章:是人都有烦心事

    众人也是唏嘘不已。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有人与身边人道:“之前似乎是听到过这样的小道消息。。。”也有人向室利道:“您说的是真的啊?”

    “我堂堂简罗国主,怎么可能撒谎!”

    本来围观是站在那老者一边,觉得这两个年轻人不尊老、敬老,还如那老者所说,不思报国,但这国主所言若是真的,那他们的心思就狭隘了!唯一值得怀疑的是云树的美貌惊为天人,很难想象她会提刀冲进数万大军中。可若事情属实,那便是赵国的一个传奇!如梁红玉一般的传奇女子!

    云树若知道这帮围观的人把她当成梁红玉一般的人,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人群里,不知谁说了一句。“那,那这老大人就有些过分了。”

    边境战事紧,礼部侍郎虽然休沐日来喝杯茶,仍心忧国事,看到云树一行狂放奢靡的从对面买糖果子,又这般大张旗鼓散果子,只是顺嘴感慨一下。谁知道云树耳朵灵,偏给听见了,听见了不仅丝毫不觉惭愧,还特意出来与他辩白。他又岂能退缩?

    礼部侍郎本想摆出长者的身份教育她几句。谁承想,这小娘子与那年轻后生不仅脾气硬,思想怪异,还不服管教。几句辩白下来,他这在朝堂上吵架一惯处于上风的人,却因对方的观点过于新奇,一时没能转过弯,而落了下风!偏偏这个简罗国主还唯恐天下不乱,跳出来起哄!揭了他的身份,还让他下不了台!

    一个年轻人匆匆赶来道:“大人不过是忧心国事,一时感慨,并没有恶意。想来,这位姑娘是误会了大人的意思,这才起了龃龉,是吗,大人?”

    云树看清来人,面色一沉,宋均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黎歌在楼下与人交代些事情,再找上楼就见室利打着为云树的名义,把礼部侍郎,他父亲的顶头上司怼的下不来台。被礼部侍郎记恨上,于云树又有什么好处?!

    而对于礼部侍郎来说,有人给他铺台阶,正是求之不得,端了端身子,“正是误会,我怎么会与小女子一般见识。”

    人群中有人不配合的“咦”了一声,“他刚才可不是这样说的!因为这小娘子没请他吃喜糖,他骂人家光天化日,恬不知耻。”

    躲在人群里的看客,这般拆他的台,礼部侍郎的老脸简直没处搁。黎歌面色一僵,话也忘了说了。

    而茶楼掌柜见有人来解围,大喜,忙配合道:“您一定是听错了!”又大声道:“本店今日茶水点心一律打八折,还有最新推出的蜜糕,统统八折,只限前五十位,您再不去,可就没名额了!”

    他这么一嗓子下去,人群就围不住了,慌里慌张往楼下赶去。趁着人群,礼部侍郎也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黎歌陪他下楼去。

    室利乐颠颠的向云树凑过去,“我今天帮了你大忙,云树,你要怎么感谢我?”

    云树捧手一礼,声音平静道:“云树在此谢过。”

    室利撇撇嘴,“没有诚意。不过,几个月不见,云树你怎么又变漂亮

    了!”

    云树拉拉宋均的袖子,“修仪~”

    宋均本来沉郁的脸,忽然挂上假笑,“室利,想要怎么感谢你啊?”

    室利矫情不起来了,“不用谢,不用谢,举手之劳。”扭着身子向云树道,“云树,我去云宅,你老不见我。害我想喝杯茶,还要跑到茶楼来。”

    “姝儿是要做我妻子的人,不方便再为你烹茶。室利想喝什么茶,我烹给你喝啊。”宋均的笑更假。

    宋均的笑,让室利觉得很不适,他便揪着云树不放。“云树,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胆子变怯了?见面都不敢跟我说话了。”

    室利故意挑事,云树很想揍他一顿,即便不揍室利,回去宋均也少不了跟她一顿闹腾。于是,她开了口,“谢你是一回事。你如果皮痒了,我也有的是药,好好给你治治。”云树的脸上没有表情。

    室利不自觉的就去看云树的左手,却没看到云树吓唬他时惯用的那枚梅花戒指,惊道:“云树,你的梅花戒指呢?”

    云树将手背到身后,叫云宝去给室利开个雅间,再点上最好的茶水与点心,权做谢礼了。

    “我觉得你这间就挺好的。”室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面对宋均想弄死他的目光,他还一个劲儿的想往云树身边凑。

    云树回身向云云们道:“你们都吃好了吗?”

    “爷,都吃好了。”众云回道。

    云树向室利道:“那室利你就好好享用茶水点心,账,我帮你付了,聊表感谢。”说完捧捧手就要下楼。

    “唉,我这才刚到,你去哪?”室利拦住她。

    云树抬眼看他,“你和刚才骂我的那个老无赖,区别在哪?”

    刚上来的黎歌听到这句话,就知道云树心有怨气。

    “那老无赖怎么能和我比?我可是为你好!就是好久不见,想和你喝喝茶,聊聊天嘛。”

    云树吐了口气,“你都出来快一年了,你不担心别人抢了你的王位啊?”

    室利僵了僵,还是笑道:“担心有什么用?大不了等我回去再抢回来。”

    云树又道:“秀的孩子快要出世了,你不回广州看看?”

    室利彻底笑不出来了。“云树,你可真讨厌!”说完不再搭理云树,气哼哼的进了雅间。云树深知好心情不易的得,可谁让他老是给她挑事!

    只要室利好好说话,作为朋友,喝喝茶,聊聊天,没什么不可以,可是想到回去宋均会戳她心窝,她连见都不想见室利。

    室利不再缠着她,任千智上前行礼,“云爷!”云树看看他,点了点头又要走,黎歌开口道:“我是为你好。”

    云树点头,“谢了。”头也不回的下楼去。

    黎歌看着云树的背影和云树身边那个人。那人的神色很不愉快,那表情隔了这么多年,他依然十分熟悉。那就是她的那个未婚夫婿,那个海盗吧!他忽然自嘲的笑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脑中灵光一闪,想明白了云树的心思!难

    得女子中有云树这般好美色的,她找的人,个个儿都是那么好看的!

    那人对他的不快神色,一如当年,他摆给云树的那些脸色。云树回去会怎么哄那个人呢?他忽然非常怀念那些年,云树追着他,哄着他的场景。想的心都有些痛了。那般捧着一颗心,温柔待他的人,再也没有了,家里娶回来的那个千金小姐。。。

    他摇摇头,不想再想李维宁,他立在窗前,盯着云树的马车,继续做白日梦——如果当年娶进门的是云树。。。

    这个梦,这些年他做了一遍又一遍。有时候说梦话,大半夜被李维宁揪起来,与他闹得昏天暗地,甚至有时候将他抓的破了相。他便请假,窝在书房,直到伤好了再去办公。

    李文声公务繁忙,为了改革,为了赵国,呕心沥血。他是真的累的不止一次吐了血!李维宁因为婚事不顺,也委屈的不行,她回家向他告状。他也头痛的不行!

    这婚事是她自己抢来的,强扭的瓜不甜。她自己种的因,这果子,除了她自己,谁也没办法帮她变甜了!她若愿意解除婚约再嫁,凭他宰辅的地位,不难再给她找一个称心的,可是女儿竟然还不愿意,说太丢脸。果然他李家人,除了那个傻儿子,都是爱脸面的!

    他是真的不想再管女儿的事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因为女儿的任性妄为抢了云树的婚事,儿子便吊在云树那棵树上,死都不愿意下来!他可只有那一个儿子!李家唯一的指望!都是冤孽啊!真的是,是债就得还啊!

    薛蘅一去几年没消息,他甚至妥协了,儿子想娶那云家女,便让他娶吧。。。可是云家女回来了,避他如蛇蝎,百万财物都不要,就想到圣上那里讨个保命符。

    还真让她讨到了,圣上竟然还帮她说话了!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女子这般能耐,他只因她抛头露面,地位低下便抹杀她,自己的心胸、眼界确实是受门第所限啊!但是,还是那句话,红颜祸水。云家女的美貌,如今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难保圣上不是动了什么别的心,这样的女子,抛头露面后,那就是不得安生。

    只是,也不知道那云家女与他儿子怎么说的,儿子回来后,竟然不闹了,愿意听他的话,愿意好好娶妻生子了,让他娶谁就娶谁,一点异议都没有。

    只是他不愿意再做华而不实的御前侍卫,他想一分分自己挣军功。真不知道他李家,百年书香世家,怎么出了个一心从武的儿子?但,一点一点来吧,他总不能再去找云树谈话,让云树劝他那儿子弃武从文,承他衣钵?儿子刚要与那云家女划清楚界限,他就不要再去添事了。

    再说云树面无表情的上了马车,闭着眼睛坐着,等宋均上来跟她闹。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宋军上车,马车也没动,她吐了口气,接着等。

    又过了一会儿,宋均才上马车,云树嗅到空气里香甜的气息,睁开了眼睛。宋均放下一摞点心盒子,抬头看她,面皮动也不动,笑的很是怪异。

    (本章完)

    谋天医凰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