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四十一章:报应

正文 三百四十一章:报应

    赵抽出身旁人的佩刀,不管不顾的向云树砍过去!让她惺惺作态!都怪她!

    云树悲痛过切,牵动她给自己留下的无法痊愈的旧伤头痛剧烈发作!原本伏在李维翰的尸身上的身子扭成了怪异的姿态,根本没意识到赵的举动,她也避不开。就连四朵云的注意力也只在她身上……

    是赵琰,一把握住赵的腕子,解下她手中的的刀,低喝道:“不要胡闹!”

    赵再不甘心,也知道此时境况特殊,又众目睽睽,她无法忤逆她的皇帝哥哥,折损他的威信,只能狠狠盯着云树。

    韩聚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看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桀桀笑道:“小东西,感受如何?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云树捂着脑袋,撑起身子,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向墙角的韩聚,面容有些变形。云岭这才发现她的异常,忙赶过去扶住她,从怀里掏药。“爷,药在这里……”

    那是唐昭泰配的,缓解她头痛的药。

    云树挥开他,在韩聚身边蹲下。“很痛快吧?”

    “当然痛快!痛快!哈哈哈!”

    云树的头痛的受不住,抬起拳头捶着脑袋。

    韩聚笑得更开心,“看来小东西的报应还真层出不穷!老天啊!让小东西死在我面前,我就死而无憾了!”

    他怎么会认不出赵琰呢?赵琰竟沦落到与云树一起躲入这地窖,赵琰眼看着云树私自囚人,什么话都没说。赵国没落了!怕是真国来了!

    他知道了,赵琰不会为他做主。他也不必在临死前揭露自己的身份,暴露他的悲惨境地。就让他成为在京城失踪的京兆尹吧!这一生的努力,毁的一塌糊涂!毁在一个小东西手里!他不甘心,却也觉得这是报应,也是抹不开的定数。

    就让他把握机会,尽情的撕扯那可恶的小东西的痛脚吧!

    “我呢?”云树努力忍住头痛道,“现在还不能死,不过,你倒是可以。”

    “小东西终于有胆子做刽子手了?你爹死的不冤啊!不枉他早就拿命为你抵罪了!”

    云树本来要捏住韩聚脖子的手,按在了他的头上,顿了顿,又重新捏住他的脖子。“现在,你去陪维翰哥哥,好不好?”

    “好啊!你先死在我面前!”

    “所谓,冤冤相报,就是我惨一回,你惨一回,这才叫报应。今日在你面前,我这已经惨了两回了,你要不要陪两回啊?然后,我们再接着比惨,直到不够惨的那个去死,如何?”

    都是不要命的!

    韩聚很喜欢这个玩法,他活的不人不鬼,拖着云树一起死,再没有更好的主意了!

    “好啊!”

    “我这会儿正头痛,要不你陪一遭?”

    云树重新按上他的头维穴。

    云树痛的有些麻木的想,为什么这就是个穴位,却能让人如此痛不堪言?韩聚痛的简直失了意识。

    云树松了手,看他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该,该我了,松开,松开我……”韩聚还被绑着。

    云树没有感情的接着道:“对我最好的维翰哥哥去了……”

    韩聚又经历一次几乎如撬开天灵盖,把脑子挖出来的痛!他整个人都被痛觉填充了,除了痛,五感皆失。云树松手后,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瘫到地上,却感觉自己获得了新生。

    韩聚从地上艰难起来。“这回,这回,该……”

    “我母亲更爱我父亲,她狠的下心,什么都不管不顾,留下我一个。”

    她第一次将对母亲的怨言描述的如此清晰。

    韩聚痛的生不如死,云树松手后,他再不敢靠过去,而是尽力的往墙角靠去。

    云树神色荒凉的接着道:“我夫君……”

    韩聚几乎想钻进墙肚里。“你,你,你够了!你是变着法儿的在我身上发泄啊!要不你给我来个痛快的!”

    云树抬抬眼皮,“你同意了?”

    “我同意个屁!”

    云树接着道:“我夫君……”

    “停!停!停!我不要听!不要听!”韩聚拼命用脑袋抵着墙,忽然反应过来,瞪着犹在床上的李维翰道:“你哪来的夫君?那不是你相好吗?”

    “不是他。”云树像抚小动物一样抚着韩聚蓬乱脏污的头发,每一下韩聚都禁不住颤抖,因为云树的每个动作都像是在他头颅内埋下一根针。

    “我夫君不喜欢我折腾你,因为他,我才留你一命至今,可是他不在了。”云树说着又要抬手。

    “你欺负我!”韩聚拧着脖子避开,他几乎要哭了,痛觉是那么难以承受了!云树将手按在他的头顶时,他都想把自己的脑子挖出来,丢到地上踩。

    韩聚可怜的语气让云树的眼泪忽然又泛滥成灾,她想起了宋均。被她留在京城的宋均,他此刻如何了?会不会为了找她,又做出什么不管不顾的事?不能再耽搁了。

    没等韩聚缓过来再踩她痛脚,云树抹去眼泪,向他道:“还是不想死吗?”

    “我要看你死在我前面!”韩聚畏惧云树再按他的头,仍然咬着牙道。

    云树冲云岭抬手,“药。”

    云岭忙将药递给她,可她脑袋痛的简直要晕厥,抓了两抓,没抓住。云岭便将药倒入掌心,喂她吃了。

    周遭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去。云树抱着脑袋蹲了一炷香的时间,颤悠悠的起了身。

    为躺在床上的李维翰理理仪容,她终于回头向赵琰道:“我出去看看,若是无事,我们这就启程,免得夜长梦多。圣上若是不放心我,可着人与我同去。”

    云树道出了他的担忧,赵琰便让人跟她出了地窖。

    李维翰回光返照听出的那队人马并没有停留,上面的院子和院子里的人依旧好好的。云树便让赵琰等人出了地窖,收拾东西,再度出发。

    夜依旧黑着,杨千拎着大包的药,着急麻慌的赶了回来。“爷,药!”

    “用不上了。”云树的声音里有一种死寂。

    杨千抱着药,看院中人的忙碌,“爷是要走了吗?”

    “嗯。”

    “爷?我跟您去吧?”杨千凑到云树跟前。

    小主人就带了四个人,而这一大群人,看起来还有什么重要使命……云树给了他几年安稳日子,他发现这日子太安逸,骨头都松了,他反而有些想念以前的他了。

    云树声音颤抖道:“维翰哥哥还在地窖中,你替我,好好安葬他。等我回来再看他。韩聚他还不想死,你留在这里,看着他吧。”

    “爷,”杨千压低声音道,“说句不该说的,韩聚他没什么价值了。如今您带回来的人像是都有来头,这消息若是传出去,那不是小事啊!”

    云树又觉头痛,皱着眉道:“你先看着吧。若事情有变,你处置干净了就是。”

    “是,爷。”杨千领命。

    带足干粮和水,赵琰再度出发,一路南下。

    云树再不跑去找赵琰推销建议了,云树知道他总归是舍不得带着他的妻儿送死的。虽然南下的路线她不知道已经替赵琰考虑了多少遍了,可若一再劝他按自己的意见走,就显得别有用心了。多智近妖!她的好心,常被人误解为别有用心。脑袋痛过,倒让她想起了这些。

    一路,赵琰要停则停,要走则走。休息时,云树抱着自己的枪发呆,云岭他们拿东西给她,她就吃些,不拿给他,她就忘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云树不跑过去跟他絮叨自己的想法了,赵琰觉得有些空,像是有些建议被忽略了,于是他想起了云树之前的话。

    赵琰抬眼看云树,却见自己的大儿子竟然站在云树面前,挺着小皇子的威仪端看着她。

    云树回过神,看她面前的小家伙。“小皇子找我有事吗?”

    “你究竟是谁?”小皇子学着他老爹的“威严”道。

    “我是云树。”

    “云树是谁?”

    “云树是我。”

    “大胆!你竟然跟本皇子绕圈子!”小皇子燃起“薄怒”。

    “小皇子为什么要问我是谁?”

    “书中有云,‘红颜祸水’,我觉得像是在说你。”小皇子一本正经道。

    “小孩子知道什么是红颜祸水?”云树严肃道。

    “简单的说就是,‘漂亮的女子是非多’!”

    小皇子还分析的头头是道,这孩子也太早慧了!云树禁不住看了他老爹一眼,正对上赵琰的目光。云树以询问的目光看他,赵琰转了目光看向远处。

    “一路奔波,小皇子不累吗?一会儿我们还要赶路呢,您要不要休息一下?”

    小皇子对云树岔开话题不满意,可是他小孩子,一路颠簸,确实是累的。母后怀里有弟弟,父皇……那帮禁卫军又太冷,于是他想给自己找点存在感,可听云树这么一说,他意识到自己的小身板有多累。

    云树向他伸出手,小皇子“勉强”接受云树扶他一把。云树抚他在自己身边坐了,让云岭弄些东西给小皇子。

    云树帮小皇子理理鬓发,看着这个原本萌软的小皇子,摆着原本不属于他的“强势”,有点像小时候拼命装坚强的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