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谋天医凰 > 谋天医凰txt全集下载 > 正文 三百四十二章:义父被劫

正文 三百四十二章:义父被劫

    “我可以抱抱你吗?”云树望着身边的“小大人”道。

    小皇子刚缓下来的架子又端起,“本皇子岂是你能随便抱的?”

    “我的意思是,若小皇子需要的话,我可以抱抱你。”

    “本皇子不需要!”小皇子面带怒气,撑起酸软的腿起身。他一个皇子,云树一个红颜祸水,竟然张口就说要抱抱他!他要像父皇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皇子!揭露他对温柔的需要是不被允许的!他只是觉得云树比他的那些冷冰冰的护卫好些,才向她靠过来。现在他要走。

    云树伸手抓住他,将他抱在腿上圈住,哄道:“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向小皇子道歉。”云岭正端了碗汤饼过来。汤饼,其实就是熟肉干煮汤,泡上大饼。云树指着云岭手中的汤饼,“要不小皇子罚我喂饭给你吃吧?”

    “本皇子不饿!”小皇子用最后的“倔强”撑着要起来,肚子不合时宜的却叫了起来。

    “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冒犯了小皇子。男子汉大丈夫,要有容人之量,就不要跟我这个红颜祸水过不去了,好不好?”

    小皇子勉强不再挣扎,在云树腿上坐稳了。

    皇弟五岁,而他也只有六岁而已。他也需要母后抱抱他,哄哄他,可是胆小又身弱的弟弟更需要母后,而母后又那么累了;皇姑姑又凶着脸,谁也不理;父皇?他不敢想……云树穿着皮甲的怀抱,不如母亲怀中软和,可是云树哄着他,给他台阶下,他也就顺着台阶下去了。

    云树抱着怀中的萌软,小心的喂他吃东西,心中也柔软了下去。

    云树喂他吃完东西,疲累的小皇子就被困倦包了起来,在她怀里睡着了。

    云树抱着小皇子,看着他睡沉的小脸又出神,直到要启程了,云树将他抱还给赵琰。

    因换手臂,赵琰抱的又不熟练,小家伙皱着眉醒了过来,正想要责怪云树照顾不周,抬眼却看到父皇的下巴,赶忙眯上眼睛接着装睡,只是唇角藏不住的笑意暴露了他父皇日理万机,又常沉着脸,在他的记忆里,甚至没有父皇抱着他的记忆。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很少这般和煦如风的与人说话的父皇。

    晚间休息的时候,小家伙颠颠儿的又去找云树。云树正坐着擦枪傍晚的时候,他们遭遇小股追兵。

    小皇子眸子晶晶亮的看着云树,云树对他淡淡一笑,“小皇子有何吩咐啊?”

    “你还不错,做本皇子的贴身护卫吧?”小皇子傲娇道。

    “你父皇不是给你安排的有贴身护卫吗?”

    “他们总是板着脸,又冰又冷。”小孩子不喜欢一直面对又冰又冷的人,当然,他父皇是个例外,父皇给他的每个眼神他都万分珍惜。

    “小皇子的贴身护卫,我怕是做不了,不过,你要是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只要不过分,我是可以帮你的。”

    小皇子想了想,贴到云树耳边说了句话,云树看着这个小家伙,有些忍俊不禁,正有些笑意,小皇子被人拎起来,抱走了……正是赵!

    小皇子不满意的弹蹬着小短腿,要皇姑姑放他下去

    。赵不知道跟他说了句什么,他便安静下来,漆黑的眸子透过夜色看云树。

    一路截了不少真国追兵的马匹,一人两马,换乘而行,脚程快了许多。

    第五日,他们已经到了济阳。担心进城目标太大,便去云家城外的田庄歇息一夜。

    直到赵琰去了南方,才发现云树的田庄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阡陌井然,屋宇俨然,佃户担忧最多的是真国人打过来会毁了他们的好日子,个个儿都对真国狗恨的牙痒痒。而他赵琰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百姓,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兵士!

    云树进田庄尽量低调,然而一大群人,毕竟目标太大,从她进了田庄,便有人络绎不绝的提着东西来问是不是东家回来了?要来看她。尽管她已经好些年没来田庄了,但这些佃户都记得东家的好!

    这时,赵琰的一个谋事向他提了个建议,于是云树被招进正屋,云树出来时板着脸,将云茂叫了过来。

    “爷,有什么吩咐?”云茂作为田庄大管事锻炼多年,统筹云家惊人的田产管理,行事干练极了。

    “你着人去问问,他们中,有多少愿意从军,抗击真国人?”

    “从军?”

    “另着人去城中大量购买兵器和行军用的干粮、马匹,田庄的银钱不足了就去城中找云帆提,一会儿来我屋里拿我的手书。此事宜快!你现在就开始着手,明日我要知道一个结果。”

    “爷?那屋中之人?”云茂心中有些猜测。

    “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胡乱猜测。”

    云茂领命去了。

    云茂走后,云树刚想歇息一下喘口气,云岭快步进来了,说李耕宇要见她,说是有要紧的事!李耕宇就是当年村子里的李大,名字是他让云树给改的。

    “让他进来吧。”

    云岭有些为难。

    这田庄眼下等于说是被赵琰的人接管了,除了他们这一路跟着护送的人,其他人都不许随便进出。

    云树只好帮忙喝了口茶,随云岭出了门。

    长大了的李大依然浓眉大眼,也算是肤色健康,模样英俊,此刻却急得有些要哭了。

    “大哥哥着急见我,出了什么事吗?”云树依然用小时候的称呼。

    “严先生,严先生被掳走了!”李耕宇急慌道。

    “谁?你说谁?”云树觉得像是心被什么利爪给抓了个大口子。

    “严先生,您义父……”

    “怎么会?被谁掳走了?在哪里掳走了?城里吗?什么时候?我们快去追!”云树慌乱了阵脚。

    云岭拦住她,向李耕宇道:“快把话说清楚!再这么断断续续急坏了云爷!”

    李大,不,李耕宇回村里看他老爹老娘,前天夜里村中来了一拨人,将严世真给劫走了,听言语像是真国人。

    辛先生气急,带上练习场里的几十个半大小子就连夜就追了上去。昨天白日里,村人就看到到处都是厮杀的血迹与尸骸,有高鼻深目的真国人的,更多的是那几十个武艺不够精熟的半

    大小子。血迹一路向北,只是其余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村中云宅一片狼藉,他循着血迹去找人,最后路上的血迹都没了,人也找不到。田美苗在处理那些半大孩子的尸首,他赶忙回城报信。路过田庄见村民喜气洋洋的说云爷回来了,他们就有了主心骨,他便急急忙忙赶到田庄来。

    云树待他有恩义,他是真的为严先生、辛先生担忧!

    云树听到这些话,站都站不住,云岭扶她在门前石阶上坐下来。

    她双手按住脑子拼命想。真国,会是谁来劫义父?为什么目标明确的是劫义父?

    “你说师父气急了,才带那些半大小子追上去?”

    “我去云宅看过,听应娘她们说,那些真国人像是想给辛先生和严先生用迷香,被辛先生发现了。”

    “他们有多少人?”

    “听离开时的马蹄声,大约有五六十。来的无声无息,走的却很急。”

    从来人的数量,出手的手法,这些真国人像是很了解白树村中的云宅和守卫。难道是他吩咐人来的?可是为什么要劫走义父?是为了让她去找他?不不不,他当初走的义无反顾,她在他心里没那分量!况且如今大局未定,他不会有心做这些事的……

    云树看看李耕宇,他倒是个可用的,重要的信息一个没漏。

    云树让云岭带他去吃点东西,自己转身进了院子。脚步沉重的盯着鞋尖边琢磨,边往后院的正屋走,就连面前出现个小萝卜头她都没注意。

    小萝卜头带着不满瞪着她,觉得她是装出来的,故意不理他,大约是因前天他用怀疑的目光看她,而生他的气。

    皇姑姑说云树惦记他父皇,要与他母后争宠,可是他悄悄的观察了云树两天。遇敌的时候,她一力冲杀,休息的时候她就按着她那杆枪出神,根本没去注意他父皇,和后宫里那些要争宠的妃子眼珠子全黏在他父皇身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也不挪位置,出神思索的云树将他撞的就要一个屁股蹲儿跌到地上,又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只是看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松开他的小胳膊,又接着往前走。

    小皇子生气了!奶声奶气的喝道:“给本皇子站住!”

    云树立住脚,看了看他,关心道:“伤到你了吗?”

    小皇子为自己的怒气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有。”

    云树又要走,小家伙禁不住追上去抓住她的手。云树看着她手中小小的手,想起小时候义父就是这样牵着她的,禁不住眼眶发热,蹲下身子向小皇子道:“有什么事吗?”

    “你生我的气了吗?”小皇子不再摆架子。

    “没有。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小皇子咬咬嘴唇,“那你魂不守舍,是怎么了?”

    “我……没什么,我要去向你父皇汇报一些事情……”

    “可以带我去吗?”小皇子两眼放光,他喜欢大人们一本正经的议事的样子,尤其是他父皇在的时候,而云树……他莫名的觉得,有云树在,他父皇不会把他赶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谋天医凰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