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抗日之暴力军团 > 抗日之暴力军团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365章 埋伏

正文 第2365章 埋伏

    着急的不仅仅是杨飞,正如他所说,井藤一郎现在也比较着急,在东边布置的防御堡垒,一时半会儿八路军肯定是过不来的,空投一周一到两次,他们的温饱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他们拖出去训练的新兵连却被一夜封喉而灭这就就让他觉得八路军已经渗透进来了!

    可是,他们是如何渗透进来!他们新兵连虽然演习距离总部较远,但是,又有谁能够进的来呢?

    他没有多想,而是赶紧的下令,“通知下去,做最后的准备,我们西渡黄河就在明天了!”

    “哈衣!”

    命令是下去了,可是,这归根到底,能不能够渡过去黄河,井藤也不得而知,可是,西安是西北重镇,要是拿下西安,对于整个中国战场来说,那可是非常的不一样的。

    而就在今天,他突然接到了远在天津的电报。电报说,让他无比在十日之内渡过黄河!

    这是一条死令,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蜷缩在这里,已经太久了,其实,他不是没有想过,想要在西安立足,就必须把眼前的八路军给解决掉,但是,他们的兵力也是不多,能够派上用场的,仅仅一万多人!

    而要这一万多人做出点事儿,井藤有信心!日本帝国的军人也有信心!

    不过,眼前最主要的,他非常想明白,他的新兵连是怎么被人灭的,而且一个活口也没有,虽然很明显,是被人偷袭,可是,一枪一炮都没有放就被人杀了!并且,最后留给他们的只是爆炸声!

    武器弹药和那些食物都被拿走,很明显,这就是八路军的做派。

    他独自陷入沉思。

    “八路军都进来了,这可真的有些不可思议!”井藤一郎看着沙盘,“西边进不来,他们从北边的山区进来?很明显有写不可能,可是,要是不可能,他们又是怎么出去的?”井藤想得没有错,“好,那我就封锁山口!”

    ……

    杨飞的脑海中,已经大体构想出来该怎么进攻了。

    东边就让沈万喜去炸飞机场,给井藤一郎造成心理压力!在西边,让胡大海监制船只,渡河绕后,攻击井藤一郎,而他,就要负责从北边山区进去,这也是,他们灭了鬼子的新兵连过来的路!

    想到这儿,他立马命令一个陌生的营长,“现在,速去北边山口,占领重要位置!”

    “是!”那营长喊道。

    两个营长迅速的奔跑着就走了。

    一路上,刘章就怨声载道,“你说,这杨飞到底是什么人呢?”

    刘勋说道,“听说过,这杨飞啊,是一个大老粗,打字不是一个,但是打仗有一套,这满口的粗话,我都不屑于和他说话!”

    刘章和刘勋两个人是从西北过来的,算是两个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两个人打仗是没的说,可是都是心高气傲的主。

    “管求他呢,跟着杨飞,我算是倒霉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你想想看,让咱们负责攻山头,有什么用?不想着用大炮把东边的鬼子的碉堡给炸掉,攻占山头,难道,要从这边过去?”刘勋很生气。

    “就是,这旅长这么看重他,真不知道怎么想得,不过,既然让咱们来这儿,咱们就来这儿,管求他杨飞要怎么做!”刘章倒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哎,行,咱们哥俩有这个苦差事也真的是他娘的倒霉!走吧!”说着,两个人带着他们的部队,就朝着山头去了。

    到了山口,刘章指着前面的山,“你看看,这里地形复杂,咱们怎么过去?”

    “西红了刘勋兄弟,咱们哥俩不要说那么多,走吧!先去占了一个山头再说!”说着,刘章就率先往前走去。

    山口果然是狭窄,上次杨飞他们开车过来,并没有怎么觉得,这次刘勋他们亲自过来,竟然感觉到,这儿,竟然,是这样的阴森森的!

    过了山口,这道路却已经很宽阔了,就连吹过来的风,都让刘章觉得,这儿不简单!

    “刘章,你看见了没,前面的那个山头,正好!”刘勋说道。

    看过去,果然,前面的那个山头虽然有些低矮,但是,好在视线开阔,正好是对着正南方。

    这正南方也正好是鬼子的方向。

    “真是好地方,赶紧的,在那个山头抓紧时间修筑工事!”刘章说完,就带着人迅速的朝着那山头跑去。

    眼看着山头就要被占领,突然,山头上站起来一队日本兵,枪口黑压压的对着刘章的人。

    “啊!”刘章大吼了一声,“赶紧卧倒!卧倒!”

    不等命令下达,山头上的机枪如同雷阵雨一般,“哒哒哒……”

    子弹扫射在他们前方的地上,冒气阵阵烟土。

    刘章赶紧吼道,“全部给我听着,找掩体,找掩体!”

    战士们纷纷开始躲藏,可是,这一时半会儿能有多少掩体可以藏下这么多的人?

    刘勋在后面,他没有过去,但是眼前的情形,他也彻底惊呆了,“杨飞想要害死我!他一定想要害死我!”

    但是,看到刘章痛苦的表情,他摇着头,“不行,不能让刘章这么痛苦,也绝对不可能让日本人这样凶!”

    他赶紧下令,“大家赶紧找地方藏起来,朝着前方的山头,就给我开枪,一定要保证刘营长他妈呢安全撤退回来!”

    依然机枪架着,“哒哒哒……地方回怼回去,鬼子藏了一下,便立马知道,这是哪儿来的枪声,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一把枪,“嘭……”

    机枪手便倒在了血泊中。

    刘勋皱起眉头,他大声喊道,“刘章兄弟,我在这儿等你,我给你掩护,能撤退回来,就撤退回来!”

    “刘勋,你赶紧的去报告给团长,说是我们遭到了鬼子的埋伏!”刘章喊道,“我这里还能够藏一时半会儿!”

    刘勋立马扭头看着身边的一个战士,“赶紧回去告诉杨飞,就说我们遭遇了鬼子的埋伏!”

    “是!”说着,战士就奔跑着走了。

    即便是这样的事儿告诉了杨飞,杨飞不在现场,也根本给不了他们指示,“遭遇了鬼子的埋伏?”杨飞暴跳如雷!

    “怎么会遭遇鬼子的埋伏?他们两个营长全部是吃屎的吗?不知道先去侦查一番?”杨飞大声骂道。

    “既然这两个狗日的,可以被鬼子埋伏,那就一定能够想办法出来!去,告诉他们,自己想办法,我没空搭理这两个白痴!”

    杨飞怒骂道。

    那战士也是惊呆了,赶紧说道,“是!”

    头也不回的就跑走了。

    这事儿不是一个好事儿,即便战士跑走了,杨飞心里头还是纳闷,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点点的水平怎么都显不出来?鬼子不可能在北边部署重兵,怎么就能够埋伏的了他们?这也是杨飞为什么不想去管的原因。

    当得知杨飞的态度的时候,刘勋暴跳如雷,“杨飞真的这样说?”

    “是啊,他真的这样说!”战士如实说道。

    “狗东西,我要是能够出的去,我一定去找旅长评理!”刘勋喊道。

    刘章已经坚持了近两个小时,体力不说,单说伤亡情况就让他们已经很头疼了。

    但是,他们又不能随意的撤出,只能够在掩体后面一枪一弹的打。

    “找迫击炮过来!”刘勋喊道。

    战士抬着迫击炮过来,刘勋亲自驾着迫击炮竖起一根大拇指,“来,投弹!”

    一个战士,把炮弹送进去炮筒,“轰“的一声。

    在山头炸起来一朵蘑菇云。

    但是,紧接着,山头的炮火似乎更加的激烈了。

    “狗日的,这鬼子到底有多少子弹没有打完?”刘勋问道。

    “刘勋,怎么样了?朝着山头就用迫击炮,我和兄弟们赶紧现车出去再说!”刘章喊道。

    “好的,等着!”刘勋说完,又用手指头比划着,“你们准备好!我数三个数,你们赶紧撤退!”“好的!”刘章喊道。

    “同志们,听见了没有?刘营长数完三个数,咱们先撤出去!”刘章喊道。

    “是!”

    战况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一次大规模的战斗。

    “三”

    “二”

    “一!”

    喊完三个数,战士的炮弹送进掷弹筒,然后就赶紧的卧倒。

    “轰……”

    一声爆炸,刘章和他带过去的人就迅速的撤离。

    但是即便如此命令,还是让日本鬼子的子弹给逮住了。

    “哒哒哒……”

    四五个战士应声倒地。

    刘章从鬼门关捡回来一条命,他喘着大气,“狗日的,险些交代在那里!”

    “怎么办?”刘勋问道。

    “能怎办,继续想办法把这个山头给夺回来!”刘章说道。

    “这鬼子在山头修了什么工事?怎么迫击炮就打不下来?”刘勋开始有写着急了。

    “总有鬼子疏忽的时候!”刘章说道,“对了,和团长说了没有?咱们现在这个情况,到底应该怎么做?”

    “别说了,那狗日的,竟然下了死命令,让我必须夺下这个山头,还把咱们遇到埋伏归根到咱们的责任!”刘勋略带鄙夷的说道。

    “是啊,是我疏忽了,应该从侧翼让人好好侦查的!”刘章倒是好脾气。

    “现在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他!刘章兄弟,咱们两个人现在是同一根战线的蚂蚱,荣辱与共,这个小山头,咱们两个人必须搞下来了,等到搞下来的时候,咱们去找旅长评理,你去吗?”

    刘章倒是知道刘勋的脾气,他对杨飞的成见从杨飞来了之后就有了,刘章也看不惯杨飞,不过,毕竟人家是团长,人家的命令你得执行,不是吗?

    “刘营长,我觉得,山头上的日本人人数应该不多!”刘章转移了一下话题。

    “不多?为什么?”刘勋问道。

    “要是多的话,我们被埋伏了的时候,他们早就下山来包围我们了,可是,并没有!而且,山头上的枪声稀稀拉拉,都是机枪的声音,你打了那两炮之后,声音就跟家的微弱了!”刘勋有着敏感的耳朵,任何隐秘的声音,都逃不出他的耳朵。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再打他几炮!”说着,刘勋就让人赶紧的把迫击炮放在那儿,竖着一根手指头又比划了一下,“送弹!”

    “轰……”又是一声。

    这一声,又把山头的树木给炸断了。

    刘章拔出枪,“兄弟们,跟我上!”

    说着,刘章冲在最前头,朝着山头就跑了过去!

    刘勋则让人用枪对着山头,只要有人敢露头,就狠狠的给我打!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日本鬼子在出现了。

    而等到刘章上了山头,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怎么样?”刘勋在山下问道。

    “没有鬼子了!”刘章说道。

    等到刘勋也上去的时候,他张大了嘴巴,“这……”

    果然如同刘章所想,果然没有几个日本人,而这五六个日本人,已经全部阵亡在了山头。

    即便如此,一个已经没有了下半身的鬼子,依然紧紧的握着机枪的扳机。

    “狗日的,这几个人,竟然……”刘章生气的说道。

    “我们被五个日本人,打伤,打残了这么多,这回去,怎么和团长交代?”刘章很生气,但是也很无奈!

    两个营的兵力,竟然被五个日本人打上了七八十人!死亡人数高达二十多个!

    “打扫战场!”刘勋喊了一句。

    刘章倒是苦笑一声,“等着挨批吧!”

    这并不是开玩笑,而是刘章的预感!

    “管他呢!过来的时候,谁知道上面只有五个日本人!”刘勋说道。

    “哎!”

    打扫了战场,他们重新占了这个山头。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山头远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唯一一座山头了。

    “行了,告诉团长,就说我们已经占领了一个山头,随时待命!”刘章说道。

    通讯员点头说是,然后就走了。

    刘章坐在地上,刘勋也坐下,“看来,咱们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不管如何,咱们先这样吧,到时候再说,我还不信,杨飞能把我们怎么样!”刘勋不满的说道。

    再说其他的,在西边,胡大海带着人,已经到了河津地区,在河津,他看见渡口,然后就说道,“能砍树的就砍树,能借用老百姓的就借用老百姓的!能给我多造一点,就多造一点!”

    任务虽然分配下去了,可是,这进展可是缓慢的很。周边的百姓虽然知道这是八路军,可是,有船的百姓不肯借给他们,船,可是他们谋生的工具,可是他们用来吃饭的家伙。

    看到进展缓慢,胡大海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要是真的弄不到船,杨飞知道了在了李继光那里告状,他们可是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杨飞可是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儿,胡大海知道,船可以造,但是,他必须摸清楚状况才行。

    造出来一条船,胡大海便赶紧的和警卫员上了船,“你开船,咱们往南走,看看鬼子到底在什么地方!”

    警卫员摇着船桨,慢慢的往南走去。黄河的水不算湍急,湍急的那一段也不在这里,这里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也是中国的母亲河,对于这条河,虽然如同天堑,但是,也并不是不可跨越的那种。

    在黄河上,他们偶尔看见几条渔船,黄河的喝水,让胡大海不敢掉以轻心。

    大概游了两个小时,胡大海赶紧说到,“靠边停吧!”

    船停了,他们上了岸,胡大海和警卫员两个人小心的走着,看见给村子,他们便赶紧的过去,这个时候,正是饭点,胡大海和警卫员到了一户人家。当那户人家看见是一个当兵的,立马警觉起来。

    “你们要干啥?”

    “老乡,不要着急,我们是八路军!”胡大海说道。

    “八路军?军爷,你们要做什么?”村民赶紧问道。

    “我想问问你,从这儿,到南边的盐湖,还有多远?”胡大海问道。

    “远倒是不远,但是,要是走路的话,怎么也得走两个多小时!”老乡说道。

    “是?”说完,胡大海看见了老乡锅里蒸的饭,“嘿嘿!”

    这一声淫荡的笑,让老乡开始害怕,他慢慢后退,“你到底要做什么?”

    “老乡,能给我一口吃的吗?”胡大海问道。

    “还有馒头,你吃吗?”老乡说道。

    “吃,为什么不吃呢?”胡大海和进了自己家一样,打开锅盖,直接拿了两个馒头,给了警卫员一个,两个人就坐在门墩上开始吃着。

    “老乡啊,这馒头好吃!”胡大海说道。

    “好吃,还有,还有!”

    对于村民来说,只要是不伤及性命的事儿,你随便。

    吃过饭,胡大海便和警卫员告别了村民就走了。

    船只虽然不知道弄了几条,可是,杨飞的决策绝对是对的,他们走了很远,都没有在黄河边上看见几个柜子的据点,这足以说明,鬼子现在收缩的地方,绝对只在西南一隅。

    胡大海也算是有心人,走了一路,就在心里头画了一下这里的地形图了,能够记在心里的,绝对不会麻烦别人。

    查看了地形,胡大海和警卫员距离南边的盐湖就越来越近。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

    “团长,咱们可不能再往前走了,再往前头,就遇到鬼子了!”警卫员提醒道。

    “还好,这次,没有白来,咱们走!”胡大海说道。

    |“团长,咱们往哪儿走?”警卫员问道。

    “从这儿出发,沿着黄河边上走!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遇见船,咱们就逆流而上!”胡大海说道。

    “是!”

    两个人沿着黄河边,在黄河边上,他们听惯了号子声,纤夫在贫苦的环境中还依然谈笑着。

    “团长,你看,你是不是日本人的船?”警卫员指着不远处的一艘船。

    那艘船,可是一艘铁船,胡大海皱起眉头,“狗日的,要是咱们也有这艘船可就好了!”

    “有了咱们也不会开也!”警卫员仔细盯着日本铁船。

    这个时候,那艘日本的铁船,却悄悄的靠近了。

    胡大海心里头不免有一些激动,“这狗日的不会来给咱们送船来了吧?”

    “啊?”警卫员不敢相信。

    “不管如何,先看看这日本船到底哟做什么!”说着,胡大海和警卫员躲起来、。

    船慢慢的靠在岸边,几个纤夫慢慢的站起来。

    穿停下,出来一个日本人,用不太地道的中国话说道,“来吧贱民,不是拖船的吗?给我拖到盐湖!”

    大铁船,怎么可能凭着几个瘦弱的前夫能够拖得动?这明显的是为难人。

    “太君,这可拖不动呀!”

    “拖不动?拖不动还要你们做什么?”日本人喊了一句。

    “太君,真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看看,我们几个身子骨也不可能干的了这个事儿呀!”

    “干不了,那就只有死了!”日本人说着,就拿出来一把手枪。

    一看见枪,几个纤夫就赶紧的说道,“太君,我们试试!我们试试!”

    在船的桅杆上绑好了绳子,几个纤夫咽了几口唾沫,“这他娘的……”

    “好了,别说了,咱们试试!今天倒霉了,遇见了日本人,这平常也不见这个日本人呀!”

    “是啊,今天怎么这么邪门儿!”

    听了这话,胡大海心里头也有了底,要是真的这个地方日本人平常不怎么来,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得手这艘船。

    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船上到底有多少日本人!

    为了解决这个麻烦,胡大海赶紧的把耳朵竖起来听着。

    运气很好,胡大海听见了日本人的声音。

    “哈哈,你们这些中国猪,干着不是人干的事儿,即便这条船上只有我一个人,那又如何,还不是把你们这些人奴役了?”日本人说道。

    这句话,让胡大海一下就振奋起来。

    “好一个狗日的,一个人竟然敢这么嚣张!”胡大海说道。

    “团长,你的意思是?”警卫员也比较紧张起来。

    “还能干什么?来,把这艘船给我劫了!”胡大海笑了笑。




上一章 下一章 抗日之暴力军团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