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嫡女殊色 > 嫡女殊色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八章 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皇后娘娘,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您说是臣妾勾结南越,那证据呢?难道晁雷招认说是您勾结南越,您就要说是臣妾勾结晁雷的吗?您如果没有勾结南越,您说不是,然后拿出证据来就行了,为什么要冤枉臣妾呢?”宝芸质问道。

    这也是众人的想法,如果不是的话,都说不是,然后证明自己的清白就是了,为何要说是卫嵘和宝芸勾结的南越。

    晏烈对卫嵘的重用是众人都看在眼里的,卫嵘根本就没有勾结南越的必要,而且如果卫嵘勾结南越,晏烈也不会这么重用卫嵘。

    这时候大家也想起了一切以前的事情,以前每每要将盛朗明召回京城的时候,南越就会在这个时候骚扰南境。

    所以武将一般最多三年就要回京述职一次,但是盛朗明足足有六年没有回京城,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而且俞佳雯的证词,还有晁雷的证词都能够对上,俞佳雯刺杀皇上是宝芸拼死相护,再说这件事当时已经问清楚了,宝芸是没有嫌疑的。

    那就是俞佳雯刺杀的皇上。俞佳雯和宝芸一向不睦,要说是宝芸在背后指使俞佳雯的,他们都不相信。

    所以他们还是更加下相信晁雷和俞佳雯证词。何况还有证据呢。

    晏烈也笑了起来,道:“皇后,宝芸说的是,如果你要说你是冤枉的,那就请你拿出证据,或者解释清楚,,不必攀咬其他人。”

    “解释清楚,这么多人指证臣妾,臣妾还能解释清楚吗?”盛琅月冷笑道,“皇上如果相信了,只管处罚臣妾就是了,臣妾绝无怨言。”

    盛琅月这简直就是在耍赖,要不是时机不合适,晏烈都想笑起来了。

    这个时候,李全带着许多的嬷嬷走了进来,道:“皇上,所有能找到的嬷嬷都已经在这里了,还有一本册子,是最近两个月出宫的嬷嬷,老奴也带来了。”

    “让这些嬷嬷都给俞佳雯认一认,看看有没有那

    个何嬷嬷。”晏烈一边对李全说,一边打开了那本册子看了起来。

    俞佳雯紧张的将全部的嬷嬷都看了一遍,但是看来看去都没有看到那个嬷嬷,她的心跌到了谷底,再看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

    看着俞佳雯的神色,宝芸一点都不吃惊,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盛琅月会留着那个何嬷嬷才有问题。

    盛琅月身为皇后,想要悄无声息的让一个嬷嬷消失并不是什么难事。

    她看了卫嵘一眼,卫嵘会意,轻轻的点了点头。宝芸放下了心,问俞佳雯道:“是不是这些人中都没有你要找的人?”

    闻言俞佳雯抬起头看着宝芸,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嬷嬷明明就是宫里的嬷嬷,怎么没有呢?怎么可能没有呢?”

    “怎么会不可能,因为有人解决了她。”宝芸道。

    这次卫嵘没有再通过晏烈的同意,而是直接让人将那个何嬷嬷带了进来,对俞佳雯道:“是不是这个人?”

    俞佳雯看了过去,心像是重新活了起来,激动道:“就是她,就是这个嬷嬷,她教导我如何在面对齐王妃的时候不要生气。”

    何嬷嬷跪在了俞佳雯的身边,一言不发。

    众人看着这个场面,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今天晚上真的是有一出大戏可以看。

    “你是何人?”晏烈问道。

    何嬷嬷低垂着头,道:“老奴原来是椒房殿的嬷嬷。”

    “原来?”晏烈听到了重点,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何嬷嬷犹豫着,仿佛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皇上问话,还不快如实答来。如果有一句虚言,,那可是欺君之罪。”卫嵘提醒道。

    闻言何嬷嬷身体一震,马上道:“老奴在给齐王殿下的庆贺宴之前就被皇后娘娘安排出宫了,皇后娘娘告诉老奴,只要完成了教导俞家二小姐事情,就给老奴一千两银子,让老奴回乡养老。”

    “但是没

    有想到,那天老奴一出宫就遇到了刺杀,要不是齐王殿下,老奴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何嬷嬷一口气就将事情说完了,宝芸看向了盛琅月,问道:“皇后娘娘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盛琅月看到何嬷嬷再次震惊了,派去的杀手明明回禀她何嬷嬷被解决了,怎么何嬷嬷会在这里呢?

    “娘娘想必是在想何嬷嬷为什么会在这里,您又为什么会接到了解决了何嬷嬷的消息。”卫嵘在一旁凉凉道。

    盛琅月冷笑一声,“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娘娘可以不知道,但是我想别人是想知道的。”卫嵘说着拍了拍手,又有人押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这就是那个派去解决何嬷嬷的杀手,很不巧,被本王擒住了。”卫嵘说道。

    这么多的证据摆在眼前,这不是盛琅月辩解就能洗脱的。

    盛琅月自己也知道,之前就知道了,所以她才一直都对晏烈那样说,既不否认又不承认。

    现在她也还是一口咬定是卫嵘和宝芸陷害她的,“臣妾已经说了,臣妾什么都没有做,臣妾都是被冤枉的。”

    “冤枉的?”晏烈冷冷笑着,“这么多的人证物证,你告诉朕你是被冤枉的,你让朕怎么相信?让大家怎么相信?”

    “是大家不能相信还是皇上不能相信?”盛琅月紧紧的盯着晏烈,道:“臣妾已经说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么多的证据臣妾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这明明就是他们蓄意陷害。”

    “既然皇后娘娘说是臣妾蓄意陷害,那请皇后娘娘说说臣妾为什么要陷害您?您对臣妾来说有什么利益冲突吗?”宝芸问道。

    盛琅月看向宝芸的眼神阴森森的,道:“你有什么目的你自己知道,本宫怎么会知道。”

    看来盛琅月是打定主意要赖到底了,卫嵘呵呵一笑,道:“那皇后娘娘还是说自己什么事都不知道,怎么事都没有做过,这些都是我们编出来的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嫡女殊色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