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交换事务所 > 交换事务所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77章 迟到半个世纪的婚礼

正文 第177章 迟到半个世纪的婚礼

    两位老人的白发梳的一丝不苟,衣服扣的整整齐齐,沟壑纵横的脸上耷拉下来的眼睛慈善的看向屋内。老爷爷正了正领口,掺紧了老奶奶扶着自己胳膊的手,两人紧紧依偎着,颤巍巍地站立。

    “是的,老人家,您二位快来请坐。”那时候凌薇身子还轻,看见两位老人后急忙给周时忆打个手势,一边一个要搀扶老人坐下。

    老奶奶看起来不大乐意,往老爷爷怀里缩了缩。老爷爷爱怜地握住老奶奶的一只手,又轻轻拍了拍,和蔼地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没事,我们又不是走不动,掺着她我放心些。”老爷爷慢悠悠地挽着老奶奶,一步一步走向沙发,小心翼翼的,一同坐到了沙发上。

    老爷爷侧过头,布满老茧的手掌缓缓抬起,为老奶奶捋顺稀疏的白发。他眯起浑浊的眼睛,看着怀中依偎的脑袋,又想到了多年前那个下午。

    “子珊,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临行前,林静姝冲上去紧紧抱着出门的方子珊,隔着他黄褐色的军装,眼泪又“簌簌”落了下来。

    民国三十四年,中国远征军再次出发,为响应同盟国号召,保卫中国大后方安危,入缅作战。

    “你们方和鬼子打过从桂林撤了回来,明明说好在后方修养的,这才多久怎么又……”林静姝紧紧抱着方子珊,嘴里抱怨着,脸上的泪却止不住下落,声音越来越小,渐渐泣不成声了。

    抗日的步伐越来越紧了,前方除了长衡那一战拖了日军一些步伐后,其他军队都不断溃败着,一拨又一拨的士兵往战场填着,“一寸河山,一寸血”的号召声中,一批批刚毕业的青年学子飞蛾扑火冲上前线。

    方子珊就是那青年学子的一员。他曾尚在学堂中对林静姝许下诺言,说家中已给了回音,两家已定好亲事,等林静姝一从学堂毕业就娶了她组合自己的家来。只是尚未毕业!方子珊就上了战场,林静姝等了好久才等了他回来,如今重逢不久,又要再次离别。

    “不哭,这不是很快就回来了吗……”方子珊一点一点掰开林静姝的手,感觉到她的力气,逐渐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家里的婚服都给我们备好了。依家里的意思,我们拍照是按西洋的来,仪式还按传统的办了……很快就回来了,回来就好了……”

    方子珊一面自欺欺人地安慰林静姝,一面为她描述着婚礼的模样,声音浅浅的,描绘着虚无缥缈的未来和美好。

    林静姝的手被掰的痛极了,葱白的手指涨得通红,方子珊的话她认认真真、一字不漏的听完了,清清楚楚记在心里,然后被他用力一挣,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无力的看着他渐渐离去。

    林静姝泪水涟涟中,模糊了方子珊远去的背影。

    当时那一战凶险得很,一开始两人都没报多大希望,只能提前行了夫妻之事,有了实名,互相安慰着。只是谁都没想到,在一年以后,国内传来了远征军胜利的消息。

    “本来部队是打算回来的,但不到一年就传来国内爆发内战的消息。”老爷爷说到这里,痛苦地摇摇头,闭上浑浊的眼睛。

    “师长不愿意打自己人,又有供给给着,我们就在当地留了下来。一留就是几十年。”

    林静姝在方子珊走后一个多月后突然晕倒了,去找大夫查了,才知道自己怀了孩子。

    “子珊,子珊……”林静姝拿着报告单,坐在走廊上又哭又笑,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也不拿纸巾揩去,就那样晾着,好不狼狈。

    远征军那里的情报总是会断断续续传来,林静姝每日总是提心吊胆着,小心翼翼拿手指着一个一个从牺牲名单中辨认那个熟悉的名字,发现没有之后,才能短暂的长舒一口气,安下心来稳稳睡一觉。林静姝也经常给方子珊拍了电报,只是从来没有收到回应。

    “当时战事紧的很,我们经常一天换一个地方,有时候打得狠了是两三个。静姝的电报还没有到,我们又走了,就这么错过一年。”

    林静姝知道结果后,把消息告诉了两家人,方家母亲专程赶来,把林静姝接走照料了,同时也认真下了聘礼,带林静姝拜别了父母,算正式过了门,在族谱上添上林静姝的名字。

    那时方家人自己也是没有方子珊消息的,方母每每与林静姝携了手唠着家常话,说着过去和以后的事情。方母总是慈爱地念叨着,“等着,等着,等子珊回来了,就把仪式给你补上。”

    壁橱里的凤冠拿出摩挲几遍,银边染了黑;百迭裙的织丝脆了,金线凸出脑袋。林静姝近日为方家添了个男孩,缅甸的战争胜利了,可好多军队都没有回来,失去所有的音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

    内战的战火终于燃烧到方家待的地方了,方子珊还是没有消息。方父咬咬牙,收拾了金银细软,准备举家搬迁去美国了。林静姝固执地倔着,带着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儿,由方母陪着,留在了家乡,送走方母后,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到大。

    “静姝傻,一向都傻,”老爷爷说到这里,又睁开眼睛去寻老奶奶,再次握住了她的手,放手心里紧紧攥着。

    别人都说林静姝傻,帮扶着林静姝的乡里人也说她傻。可林静姝知道,自己不傻,自己只是在等方子珊回家。只要自己守着,就不会让他在回来时,找不到家。

    “部队当年留下后,就在缅甸安家了。我们搁一起住着,国内的消息时不时知道一点,聚在一起听着,各自感慨着。”

    新中国成立后,想要得知的国内消息越发少了,只能时不时从新闻播报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一丝家乡的讯息。一堆大老爷们围坐在一起,互相谈论着家乡父母,时不时抿把眼泪。

    他们好多都在缅甸娶妻生子了,要么没有,要么把过去忘了。可方子珊还在单着,苦苦思念着家乡的林静姝。


上一章 下一章 交换事务所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