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交换事务所 > 交换事务所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16章 中途变故

正文 第216章 中途变故

    陆言长大后,见过陆言的人们都说她气质温婉的。看起来是个端庄大气的姑娘,忍不住让人亲近,却总是在泛泛交谈或亲近一段时间后,与陆言保持着一定距离,无论是谁,都没有超出这个界,破了这个例外的。

    陆言的温柔是随了白洛彦的,只是温柔放在陆言身上是温婉,放在白洛彦身上就成了温润。陆言小时候就喜欢白洛彦的气质,可总是形容不出来,直到大一点,开始看了言情小说,才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

    “洛洛,”陆言为了显示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总爱唤白洛彦“洛洛”的,而且霸道的宣布过,在她之前,没有人唤他洛洛,在她之后,也不许有人唤他洛洛。

    “嗯。”白洛彦淡淡应了一声,偏过头看她圆嘟嘟的小脸,陆言的脸盘骨架生的大了些,营养又好,在别的小姑娘都瘦成板的时候,陆言还扛着满是婴儿肥的圆脸,面色又红润,活脱脱一个小苹果。

    “洛洛,你知道吗,你特别适合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陆言见白洛彦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过来,故作深沉的缓缓说出自己在小说中摘录下来的句子,说完后眼睛亮亮的,抬头望着白洛彦,就等他的夸奖了。

    白洛彦瞧瞧陆言身后,总觉得她少了一条在摇晃的尾巴吧。

    “这双眼睛和这一对眉毛,生在你脸上,真是可惜了。”白洛彦跟没听见陆言的话一样,一双眼睛仔细注视着陆言的眉眼,手指腹在少女面庞上摸索,温温软软的,引得陆言一阵搔痒,在陆言承受不住,羞红了脸庞的时候,冷不丁吐出一句打击人的话来,一下子让陆言变了脸,圆脸哭丧起来。

    白洛彦的眼睛里始终映刻的都是陆言的眉眼的。陆言的眉眼生的极美,随了母亲江南人的特征,眉如远山,瞳如黑墨的,又是隐隐约约的双眼皮,使得整张脸庞多了几分画中仕女的意味。

    “你……过分了啊。”陆言的小脸的颜色又红了一些,不过这次不是害羞,是被气的。

    陆言知道,白洛彦一向不爱接自己的话,又喜欢变着法逗她打击她,美名其曰“提高你的抗挫折能力,方便你以后在社会上生存”。白洛彦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淡,又配合着他清俊的面庞,有种说不出来的欠揍意味。

    其实白洛彦一直宝贝着陆言的,以前从来不逗她,也难得与她玩笑几回。

    只是后来长大些,还没等到陆言小学毕业,父母就离了婚,她偏执着不管随谁都要留在这老房子里,白洛彦心疼她,主动把陆言接过来,尽可能的带在身边,又时常见她闷闷不乐,才开始对她要求严格和逗她的。

    “阿言,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你哭着跑到我家的时候,那样子,真丑。”

    陆言被白洛彦逗几句,情绪提上去一会,一会儿后就落下来了,丧气的双手环住膝盖,蹲在角落里,也不管地上凉不凉,只想尽可能的把自己缩成一团。

    白洛彦素来是被誉为“暖男”的,一向会安慰人,只有面对陆言时,才会束手无策,又不想放着她不管,只能想尽办法挑起她的情绪,比如惹她生气。

    “你当时鼻涕糊了整整一脸的,你老说别人流鼻涕不擦恶心可你不知道,你那天看起来更恶心,糊一脸就算了,鼻涕里‘用料’十足……”白洛彦蹲在她面前,用力拉开陆言的一只手,强迫她看到自己,夸张的比划形容着,语气里带着嫌弃,嘴角挂着微笑,眼睛里藏着担心和关切。

    “你真的就像自己平时说的,是一只正宗的小狐狸,只不过你和别的狐狸最大的不一样的就是,模样像个落魄户,可怜兮兮的,被人拔光了狐狸毛的那种。”白洛彦用嫌弃的表情来配合自己的毒舌,手还是忍不住伸出,犹豫的揉了揉陆言的脑袋。

    陆言的父母性格一直就不怎么合得来的,感情也不太牢固,只是从陆言上学的时候起,矛盾被放大加深了,两人争吵闹别扭什么的,是十有八九的事情。

    陆言的父亲比陆言母亲还要小几岁的,年轻气盛,责任感很强,只是不爱顾家,一心一意想要在外面打拼出一片天地来。陆言母亲也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女强人性格,抓住机会就往上升,刚不巧时间就赶在了陆言上小学的时候。

    陆言母亲是不想让老人带孩子的,自己家老人腿脚不好带不了,丈夫那边又不太重视女孩,只是自己工作确实忙了起来,迫于无奈,只能让陆言一个人待在家里,有时一待就是一整天,凌晨半夜了,才能够回家。

    陆言父亲是心疼女儿的,偶尔回到家,看到女儿坐在客厅地板上,津津有味的吃着焦掉的饭菜,或白洛彦从门缝里投进来的零食,对妻子的所作所为更加不满。

    那晚吵架的起因好像就是因为母亲又回家晚了,陆言不大记得了,只记得父母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抱着破旧的洋娃娃站在中间,哭着喊着求他们不要吵了。

    陆言手边没有纸,小手不停胡乱抹着脸,什么鼻涕眼泪都不顾了,只希望自己能引起父母的注意。

    可父母都对中间的陆言置若罔闻,最后母亲推了把陆言,陆言小小的身子栽倒在地,她透过红肿的眼睛,模糊看见母亲换了鞋,夺门而去了,父亲紧跟着追了出去,门也不带关,大开的房门,整间屋子里只剩下了陆言一人。

    事情的后续发展陆言就不知道了,父亲可能追上了母亲,也可能没追上,反正没过一年她就没有家了,他们纠缠着离了婚,逼陆言做出跟谁的选择。

    “我只想待在这里,”陆言怯怯的看着面前威逼利诱自己的双亲,头一次觉得父母的面孔无比狰狞,她搂紧了怀里的娃娃,缩起了脑袋,“我的小伙伴和同学都在这里,我不要离开这里。”

    陆言其实是逃避选择的,之前就反复被他们其中一人叫过去问了好多次,各种方法也使了,只是抵挡不住陆言的抗拒和一言不发。

    陆言祈求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白洛彦的。当时父母都跑了出去后,只有白洛彦肯打开门,陪伴着她。


上一章 下一章 交换事务所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