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交换事务所 > 交换事务所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23章 送君一程

正文 第223章 送君一程

    “不要,洛洛,不许走,我不让你走,也不要你走。”

    陆言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一开口却发现声音已经变得颤抖,带着哭腔,哀哀地喊了一句,眼睛里带着恳求与白洛彦对视,两只手上的力度加大,生怕他离开走了去。

    “没有你之后,我过得很不好。”陆言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哀怨。

    “你当年站在窗口,对我说让我带着你的愿望活下去,你说让我好好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没了你,我真的好不起来。”

    陆言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噗哒噗哒不断落了下来,砸在地面上,却连一个痕迹也没有留下。

    陆言性子倔,当年白洛彦在父母都离开时捡回了她,她心里就认定他了,又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陪伴,本来关系就不一般,虽然说是个玩笑,可其实都是当了真的。

    “你说的永远都那么轻巧,可你从来都不考虑我能不能做到。”陆言在外面装得久了,在白洛彦面前难得耍起了小孩子脾气,完好的胳膊直接遮住眼睛,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这么多年,陆言没有白洛彦真的过得很累,整日担惊受怕,到了现在自己还没有学会自己给自己安全感,又经历了那么些事情,心上落了疤,性格早就发生了大的变化。

    陆言的父母一直是爱陆言的,只是陆言受了伤,总怕给他们添麻烦,有什么也不敢和他们说,对朋友又怕他们担心,全身心的依赖与软弱,都展示给了白洛彦一人看,不管什么时候,白洛彦始终都是陆言心里最柔软的一个地方。

    “当年第一次见你,你就对我伸出了双手要抱。”早知道这样,当时就不应该抱起你来,更不应该为你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白洛彦话只说了前半截,剩余的默默吞咽下去,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姑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想起当年,那个胖乎乎的小团子亲一口流下的口水。

    白洛彦与陆言家父辈起,就是至交好友了,两家大人为了方便,连房子都买在了一起,做了对门邻居。

    “你陆阿姨生了,生了个小妹妹呢!”那日白洛彦才放学回来,就被欣喜的母亲拉着,去了医院。

    白洛彦随母亲赶到时,陆言还在哭闹人呢,两只小手紧紧握着,蜷缩在胸前,粉嘟嘟一团,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白洛彦掏掏耳朵,刚想躲避,却发现小团子睁开了眼睛,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他,滴流滴流打转。

    “咯咯咯,”小团子注意他后,停止了哭闹,口水不停的从嘴巴里流出,咂咂嘴,伸出一双小短胳膊,咿咿呀呀示意着他抱。

    “难得见你妹妹这么亲近人呢,你就抱抱她吧。”白洛彦看到小团子的动作后,心念一动,可怜巴巴转头注视着两家大人,陆言母亲靠在病床上,注意到自己女儿的表情,笑着撺掇起了白洛彦。

    白洛彦小心翼翼接过陆言,学着大人的姿势,笨拙的抱起陆言,陆言被他抱入怀中后就开始发笑,在白洛彦低下头时,趁机吧唧他侧脸一口,口水糊了他一脸,白洛彦窘迫起来,不知所措地看向两家大人,两家大人直接笑成了一团。

    “哎呀,洛彦,你妹妹还没有名字呢,快给你妹妹取个名字,当做聘礼,等长大了,娶回家给我当媳妇儿!”白洛彦的母亲快言快语,又对陆言喜欢的很,抓住时机就鼓动白洛彦。

    “言,言语的言,陆言。”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却被白洛彦当了真。

    他认真思索了一下,努力翻找脑海中的词汇,无奈小学起步学的有限,好多都不懂,翻来覆去,还是觉得自己名字最后一个字好听,就提取出来,私心为陆言找了个最好写的字。

    白洛彦父母都以为这是说笑来着,没想到陆言父母当了真,真在户口本上写下“陆言”这两个字当了名字,白洛彦也肩负起一种责任感,一小就把陆言和别人区别开了。

    陆言微微知事些,家里大人和白洛彦就开始和她提起娃娃亲的事情来,只是家里大人是玩笑的,白洛彦是认真的,陆言听进去后,和白洛彦一道,也当了真了。

    “当年,你第一次抱我时,就被我赖上了。”陆言浅浅笑着,脸上残留着泪痕,鼻子下面还悬挂着鼻涕泡,她不管不顾埋在白洛彦怀里,把眼泪鼻涕蹭了白洛彦一脸。

    “可后来你离开时,又把我抛下了。”陆言胡乱在白洛彦身上拱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不停地蹭着,时不时伸出手还把滑落脸庞的发丝挂在耳后,生怕蹭脏了自己的头发。

    “阿言。”白洛彦无奈的看着她得举动,下意识想抱紧她,手伸出后却僵硬的停在半空中,他深深唤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白洛彦迎接陆言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陆言送别白洛彦离开了这个世界中。

    “我走后,你遇到过很多男子。”

    “你走后,我遇到了很多男子。他们像你或不像你,可怎么样都不是你。”

    “阿言,我真的走了,以后,遇到个让你安心的人,就成家了吧。”白洛彦缓缓说了说了一句,闭上眼睛,一行清泪从眼中滚落,他抬起陆言的下巴,捧着她的脸颊,在她唇上印上深深一吻,舌头灵巧的撬开她的牙关,贪婪吮吸着对方的滋味。

    陆言的手是白洛彦从小牵到大的,只不过小时候是牵丫头,长大后是牵恋人的手,小时候是大手牵小手,长大后是十指交相扣。

    “若真的有可能,记得等着我,对我好一点。”陆言的话语被白洛彦搅乱在口中,她惩戒性的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舌尖,感受到血腥味在口中蔓延。

    连就连,你我相依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孟婆庄里等三年。

    “若有可能,下一世,你等我吧。”白洛彦恋恋不舍离开了陆言的嘴唇,眼中晶莹闪动,他笑着,对她许诺了一句。

    “阿言,记得我当初第一个教你的,是什么吗?”

    陆言拼命用力点着头,麻木地举起手挥挥,对白洛彦说了声:“再见。”

    “再见,再见。”小小的白洛彦觉得好玩,不停晃着小粉团子的手,在她耳边念叨着再见,小粉团子笑着,也像模像样挥起了小短手。

    再见,再见。

    白洛彦的身影逐渐消失了,陆言觉得眼皮有些涨疼,睁开眼睛,阳光正爬进医院的病房。


上一章 下一章 交换事务所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