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01章 宜饮伏茶听蝉鸣

正文 第201章 宜饮伏茶听蝉鸣

    汤章威说:“我在这华山脚下,遥控整个大唐,不是比以前赤膊上阵要好上许多吗?”

    韦庄说:“属下愚钝,没能早日明白汤章威大人的用意。Ψ杂&志&虫Ψ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朱温回到自己的藩镇后,一直在搞事。

    汤章威说:“朱温是一个枭雄,这个混蛋从来想并吞天下,但是他又没有那么强的实力,这个混蛋真是一根搅屎棍。”

    韦庄说:“那将军准备什么时候收拾他?”

    汤章威说:“我想让天下百姓先修养修养生息,我要以为一人奉天下,而不想以天下奉一人。”

    这时,在后面煮茶的鱼飞燕走了出来。

    韦庄笑了,说:“恭喜。”

    鱼飞燕红着脸,说:“恭喜什么?”

    韦庄说:“如今的大唐,人人都知道汤章威将军在哪里,权力和金钱就到哪里,你装什么糊涂呀!”

    汤章威说:“我如今在这大唐的天下,掌握权力的日子并不算久,可是,底下人与唐僖宗勾结,我居然不能察,而那个朱温,以及各个藩镇军阀的想法我也不知道,这些都是因为我太高高在上呀!我在这华山脚下开个狗肉馆,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这不是好事吗?”

    韦庄说:“你真厉害,通过这小小的狗肉馆,你居然将天下英雄与百姓都控制在了手中。”

    汤章威笑着说:“这些都只是我的想法而已,要想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需要各位一起努力。”

    韦庄说:“将军定能成为一个明主,将军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都是上古的尧舜禹汤才能做的事情。”

    汤章威给韦庄带的人,都奉了茶。大家都说:“这茶水的味道真好,好似上苍给的甘露一样甜。”

    汤章威说:“大家都要说真话,也别都捡过年的话来说。”

    韦庄说:“大家不都是为了让你高兴吗?”

    汤章威说:“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我高兴,大家喝些伏茶听蝉鸣正好。”

    韦庄说:“将军在此修身养性,是一件很快活的事情。”

    汤章威说:“听说朱温在组织轻骑兵,不知道这些家伙准备的怎么样了?”

    在朱温的营地里,轻骑兵正在组建当中,因为在战争中吃了不能迅速移动的亏。

    朱温觉得自己的骑兵不够多,现有的骑兵移动也不够迅速,所以他决定正式组建轻骑兵。

    在他的眼里,轻骑兵将帮助他迅速应对那些汤章威的部队,至于其他的军队,他一向不放在眼里,所以他也没准备去对付他们。

    不过,军马对于朱温来说,是大问题。

    朱温对部下说:“谁能帮我搞到足够的军马,我就将大大的奖赏他们。”

    正在朱温为军马烦心的时候,东罗马帝国的一个秘密使团来到了他的大营。

    这些东罗马帝国的人十分阔气,他们先给朱温的左右和朱温本人送了大礼。

    来自东罗马帝国的香水,橄榄油和亚麻布,他们都大量的赠送给了朱温的部属,因此这些人对他们的好话很多。

    朱温自然不会那样糊涂,可是现在朱温只能多交一些朋友,所以他就只能打哈哈。

    一直跑到后楼,才听到前楼传来杀猪似的叫声:”啊!竟然敢打人……“前楼隐约地喧哗起来,那客人吵嚷起来,不过自会有人去安抚。后楼则安静得多,虽然与前楼有廊桥相连,不过这里是招待贵客的地方,隐隐只闻歌弦之声,偶尔一句半句,从窗中透出来。外头雨声清软细密,仿佛伴着屋子里的乐声般,一片沙沙轻响。院子里安静极了,里头原本种着疏疏的花木,只是此时还没发芽,望去只是黑乎乎一片树枝。我拉着李承鄞跑过廊桥,心里觉得奇妙极了。两人的裙裾拖拂过木地板,窸窸窣窣,只听得环佩之声,叮叮咚咚。远处点着灯笼,一盏一盏的朦胧红光,像是很远,又像是很近。好像跟我拉着手的,倒是个陌生人似的,我想起来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牵李承鄞的手,耳朵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发热。他的手很软,又很暖,握着我的指头。我只不敢回头瞧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幸好这廊桥极短,不一会儿我就拉着李承鄞进了一间屋子。

    这屋子里布置得十分精致,红烛高烧,馨香满室,地下铺了红氍毹,踩上去软绵绵的,像踩在雪上一般。我知道这里是月娘招待贵客的地方,所以屏气凝神,悄悄往前走了两步。隔着屏风望了一眼,隐约瞧见一位贵客居中而坐,月娘陪在一旁,正拨弄着琵琶,唱《永遇乐》。可恨屏风后半垂的帐幔,将那位贵客的身形遮住了大半,看不真切。

    恰巧在此时听到一阵脚步声,吓了我一大跳,还以为是刚才那个醉鬼追过来了,却原来是悠娘并几位舞伎。悠娘乍然看到我和李承鄞,骇了一跳似的,我连忙扯住她衣袖,压低了嗓子道:”悠娘,是我!“悠娘掩着嘴倒退了半步,好半晌才笑道:”梁公子怎么扮成这副模样,叫奴家差点没认出来。“然后瞧了瞧我身后的李承鄞,道,”这又是哪位姐姐,瞧着面生得紧。“我笑嘻嘻地道:”听说月娘的贵客来了,我来瞧个热闹。“悠娘抿嘴一笑,说道:”原来如此。“我悄悄在耳畔说了几句话,本来悠娘面有难色,但我说道:”反正我只是瞧一瞧就走,保证不出什么乱子。“在这鸣玉坊里,除了月娘,就是悠娘同我最好,她脾气温和,禁不住我软磨硬泡,终于点头答应了。于是我欢欢喜喜问李承鄞:”你会不会跳舞?“李承鄞肯定快要吐血了,可是还是不动声色地问我:”跳什么舞?“”踏歌。“我只等着他说不会,这样我就终于可以甩下他,独自去一睹贵客的尊容了,没想到他嘎嘣扔过来俩字:”我会!“我傻啊!我真傻啊!他是太子,每年三月宫中祓禊,都要由太子踏歌而舞的,我真是太傻了。

    我犹不死心:”这是女子的踏歌。“”看了不知道几百次,不过大同小异而已。“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来吧。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