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15章 奶酪的滋味

正文 第215章 奶酪的滋味

    随着唐僖宗在长安城内,指挥他皇宫的金吾卫们给了那些猖狂的小偷致命一击后,小偷们的好日子就结束了。±杂∨志∨虫±

    大唐律中那些法学家的胡言乱语再也没有人听从,人们纷纷按照习惯法而从事自己的工作。

    奇怪的是,按照自然法和习惯法统治的长安城,远比以前长安城里按照那些官僚的瞎指挥治安好得多。

    汤章威说:“我们的皇帝唐僖宗,终于做了一件大好事。”

    遂宁公主说:“在长安城内,大肆捕杀小偷,以前你也做过,却没有皇上做的这么彻底。”

    汤章威说:“只要百姓有好处,我就满意了。”

    按照汤章威的命令,在大唐本土各地,开始推广长安城的经验,那些小偷纷纷被抓捕和杀死。

    费雪纯从东罗马帝国运来了大量的奶酪,为了推广奶酪,她将大量的奶酪送给贵族们品尝。

    汤章威自然分到了不少,对于奶酪,汤章威还是挺喜欢的。

    老板说什么?”矮个子陌生人问。

    灵思风咽了口唾沫。“布罗德曼,”他说,“来两杯你们最好的淡啤酒!”

    “你能听懂他的话?”

    “哦,当然。”

    “快告诉他,告诉他我们欢迎他!告诉他,早餐每顿只收……嗯……一个金币。”看布罗德曼这会儿的表情,他心里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斗争。终于,一阵慷慨的冲动之下,他又补了一句:“你的饭钱免了,都在这里头。”

    “先生,”灵思风对陌生人淡淡地说,“您要是还待在这里,不出今晚,不是挨刀,就是被毒死。别,别板脸,继续笑,否则我也跟您一个下场。”

    “哦,得了吧。”陌生人往四周看了看,“这儿看上去挺不错,地道的莫波克小旅馆,我听别人提过多少次了!瞧这些巧夺天工的老房梁,还有,这儿的房价也便宜!”

    灵思风飞快地往四周扫了几眼,怕万一是河对岸魔法营地的魔咒泄漏,已经把他们变到别的地方去了。不,他们仍然在破鼓酒家里,墙壁满是烟熏的黑斑,地板是陈年灯芯草加不知其名的甲虫的混合物,沤着卖不出去的酸啤酒。他努力把眼前的景象往“巧夺天工”这个形容词上靠。

    其实按特洛博语里的说法,这个词更准确的译法应该是,“设计得宛如奥洛海半岛上吃海绵的侏儒居住的小巧的珊瑚阁一般精美奇妙”。

    他把心思从词语上拉回来。

    陌生人接着说:“我叫双花。”

    说着伸出手。旁边的三个人本能地低头看看他手心里面有没有钱。

    “幸会。”灵思风道,“我叫灵思风。嘿,我没跟您开玩笑,这地方很危险。”

    “太好了!我就想待在这种地方。”

    “啊?”

    “杯子里盛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是啤酒。多谢,布罗德曼。是的,这叫啤酒,明白?啤酒。”

    “啊!多么有代表性的饮料!一小枚金币够了吧,您说呢?我可不想惹事。”

    钱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半了。

    “咳,咳,”灵思风干咳了两声,“不,我是说,当然惹不了事。”

    “那就好。您说这里危险,那么您的意思是,勇士和冒险家们一定常来这里吧?”

    灵思风想了想,“是……吧。”他应付了一句。

    “太好了!我若能见着他们就好了。”

    巫师灵思风茅塞顿开。“啊……”他说,“您是来招雇佣兵的么?”(特洛博语是这样说的:您是想用最丰盛的奶果子饭雇战士为部落而战么?)

    “哦,不。我只是想见见勇士们。这样等我回家的时候,我就能跟别人说我见过他们了。”

    灵思风想,要是双花真的见全了破鼓酒家的常客,他就回不了家了。除非他的家正好在河的下游,这样他的尸首还能顺水漂回去。

    “您家住哪儿?”灵思风问,他注意到布罗德曼溜到后面的小隔间里去了,而休伊坐在近旁的桌边,怀疑地望着他们俩。

    “您听说过贝斯·佩拉吉城么?”

    “嗯……我学特洛博语时间不很长。我最近才……您看……”

    “哦,贝斯·佩拉吉不在特洛博。我会讲特洛博话,是因为我们那边的港口有很多特洛博水手。贝斯·佩拉吉是阿加丁帝国最大的海港。”

    “不好意思,完全没听说过。”

    双花眉毛一扬,“没听说过么?很大的港口啊,从布朗群岛启程,顺时向航行大约一个星期,就到了。您没事吧?”

    他赶紧跑到桌子那头,拍着灵思风的后背。灵思风被酒呛着了。

    那是衡重大陆!

    三条街之外,一个老人正把一枚硬币扔进一小碟酸液里,然后慢慢搅动。布罗德曼等得很不耐烦。在这样的屋子里,他觉得惴惴不安:到处摆着大桶,烧杯里的液体咕噜咕噜地冒着泡,一排排架子上摆着的东西影影绰绰,看上去像是头盖骨和某些奇异生物的标本。

    “好了没有?”他问。

    “这样的事不能图快,”老炼金术士一脸怒气,“分析总要花好长时间。啊……”他戳戳小碟,硬币躺在一汪碧绿色的液体里。他在一张羊皮纸上列开了算式。

    “太有意思了……”他最后发了话。

    “是真金吗?”

    老人撇撇嘴。“那要看你怎么说了,”他说,“如果你的意思是:这硬币和……比如和我们面值五十块的镚子儿相比,是否是同一种东西?那么,答案是否定的。”

    “我就知道!”布拉德曼吼道,转身要走。

    “我想我可能没说清楚。”炼金术士说。布罗德曼生气地又转回身来。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看,这么多年,我们使用的硬币,铸造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掺了各种各样的杂质。一般的硬币里,金的成分只占十二份里面的四份,其余的都是银、铜……”

    “又怎么了?”

    “我是说,这枚金币和我们用的不一样,因为它是纯金的!”

    布罗德曼一路小跑地离开了。炼金术士盯着天花板,盯了好半天。随后,他拿出一张非常小的羊皮纸,在杂乱的工作台上找到笔,写了一个简短的便条。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