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25章 英雄总被雨打风吹去

正文 第225章 英雄总被雨打风吹去

    唐僖宗说:“以前,我总担心杨复恭,现在杨复恭栽了大跟头,我总算放心了。”

    崔楚楚摇摇头,说:“英雄总被雨打风吹去,这个杨复恭是老了。要是以前,他受伤时你没去看他,他根本不应该来主动见你的。”

    唐僖宗说:“你可怜他?”

    崔楚楚摇摇头,她说:“做皇帝和领袖的,即使假装也要装作一个充满慈悲的形象,否则你就会被部下抛弃。”

    唐僖宗说:“朕是皇帝,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崔楚楚点点头,说:“我只是一个建议,采纳不采纳,皇帝你自然有最终的选择权。”

    在大唐皇宫之中,黑奴蛮伏都和黑奴黑曼巴对大唐皇帝唐僖宗都有些不满,他们认为唐僖宗有时做得太过了。

    毕竟,唐僖宗作为一国之君,总是打自己的小算盘,那个杨复恭都像一条老狗一样卖力了,可是他还是被抛弃了。

    不过,杨复恭说:“我被唐僖宗抛弃过不只一次了,我已经习惯大唐皇帝的无情了。”

    黑奴黑曼巴说:“在我们黑非洲,一条老狗是夸奖人的意思。”

    杨复恭愣住了,他半天之后才说:“在我们大唐,一条老狗是骂人的意思。”

    黑奴满伏都作为非洲的祭司,和一些欧洲白人也有交往,他说:“在日耳曼人和维京人中间,一条老狗也是一个褒义词。”

    杨复恭无语了,他说:“我宁愿被大唐皇帝唐僖宗虐待千万遍,也不愿意被你们两个人同情。”

    在杨复恭的屋外,苏子和一边替大唐皇帝唐僖宗算卦,他一边说:“大唐皇帝虐我千万遍,我待大唐皇帝如初恋。”

    汤章威知道唐僖宗请来了杨复恭,而杨复恭带来了一些非洲高手后,他立刻亲自动手,从黑非洲请来带着黑曼巴蛇天敌人的黑人高手。

    那两名黑人高手,一个人带着蛇鹫,一个人带着蛇獴。

    此外,汤章威还从埃塞俄比亚的高原,请来了所罗门王的后裔,因为这个高人信奉圣十字教。

    这个高人依靠圣十字教的法力,和所罗门王的庇佑,可以对付蛮伏都。

    至少,这个高人自称可以应付伏都魔教。

    到了大唐长安,那些非洲的高手都盯着外面的世界猛看了,确实对他们来说,从那些原始丛林中,突然来到了世界之都,这个冲击之大,实在是少有。

    那几个非洲高手都被震惊,首先是汤章威带着这些来自非洲的傻鸟,去看了大唐长安坊市的笔墨纸砚。

    别看汤章威将军前世是个杀羊的屠夫,一个饭馆的小伙计,今世他却是掌握大唐千百万人生死的一个英豪,所以汤章威最喜欢的就是看那些笔墨纸砚。

    此外,来自东罗马帝国的铅笔和钢笔,各种东西都让非洲的傻鸟们看得目瞪口呆。

    汤章威看到名牌的笔墨纸砚,他看到徽州的松墨时,他忍不住上去画了一阵。

    本来,汤章威以为自己不是画圣,也是王羲之这样的书圣,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汤章威的画实在乏善可陈。

    好在,使用来自东罗马帝国的钢笔时,汤章威挽回了些许颜面。

    汤章威的书法写的不错,对于那些画画的不成样子,白存孝等人也有说词,那就是大巧不工。

    本来,韦庄和韦由基等人还准备捧汤章威的臭脚的。

    可是,那些非洲高手们虽然不认识大唐文字,可是美与不美,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好在,汤章威也没有那样虚荣,他没有让那些人捏着鼻子捧自己。

    在大唐长安城的坊市里,赛红拂和遂宁公主也在看一些女生穿戴的衣服。

    正好,赛红拂和遂宁公主碰上了陪伴非洲高手的韦由基。

    汤章威知道韦由基和赛红拂这对小夫妻有话要说,所以让他们先走到了一起。

    赛红拂摸着肚子,对韦由基说:“孩子有了,你打算怎么办?”

    韦由基说:“结婚呗!还能怎么办?”

    赛红拂说:“你这个家伙,就不能浪漫一点。”

    韦由基说:“我这人打小就这样。”

    赛红拂说:“你不嫌弃我吗?”

    韦由基说:“我喜欢你,如果我不喜欢,我就不会和你在一起了。”

    赛红拂说:“你不怪我说话就像铁打的一样?”

    韦由基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汉子,我喜欢你说话时的那股子豪气,做人如果没有一点豪气,那还有什么意思呀!”

    赛红拂说:“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韦由基说:“我希望你永远快乐,但是要磨去身上的棱角,不要刺痛别人。因为,你在刺痛别人的时候,最终最痛苦是你自己。”

    赛红拂说:“谢谢你,我一定会记住这句话。”

    韦由基说:“我们走吧!”

    可是,刚刚走到长安坊市的尽头,就看到李茂贞。

    李茂贞说:“赛红拂,你背叛了皇上,居然和韦由基这个人渣搞到了一起。”

    韦由基没有答话,只是放出了一只白鸽,那鸽子努力向遥远的天空飞翔而去。

    赛红拂说:“我们华山派的杀手营,都为唐僖宗付出了生命,现在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你们为什么不放过我?”

    在李茂贞的后面,杨复恭阴恻恻的走了出来,他说:“你们这些江湖人士,总是说江湖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可到头来,还不是一个儿女情长。”

    赛红拂说:“杨复恭,你是一个英雄,又是一代宗师,你不会对我这个小丫头动手吧!”

    这时,一个身穿龙袍男子忽然骑马闯了过来,赛红拂抬头一看,原来那人正是唐僖宗。

    唐僖宗说:“赛红拂,枉费我对你一片苦心,没想到你居然背叛了朕。背叛朕的人都没有资格活着,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赛红拂一笑,说:“你好大口气。”

    杨复恭说:“赛红拂,这是皇帝下的命令,你到了阴曹地府,可不要将这笔账记在我的头上。”

    白存孝得到了韦由基的飞鸽传书,他立刻带人赶了过来。

    白存孝横刀立马,他策马笑西风,大声吼道:“谁人敢伤我弟妹?”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