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290章 画舫女子

正文 第290章 画舫女子

    青衣老道对汤章威说:“我不过是一个散淡的人,杂〝志〝虫v但是,皇帝陛下却是将军的心腹大患。”

    汤章威对青衣老道说:“你妖言惑众,小心我将你的脑袋给砍了。”

    青衣老道说:“你说的这个我不能分辨,但是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自然知晓。”

    等到汤章威拿着手中的砍刀,要坏了青衣老道的性命时,去发觉这人已经走了。

    汤章威问韦庄:“这个老道经常在此地胡说八道吗?”

    韦庄说:“我也看这个妖人不顺眼很久了,这个妖人居然敢自称是活神仙,真是找死。”

    汤章威对韦庄说:“此人惯用旁门左道,但是有几招真本事,你可以在江湖中找些术士,否则要取他性命不成,反而会给自己添加麻烦。”

    韦庄说:“属下知道,谢谢将军大人提醒。”

    汤章威对韦庄说:“既然那个唐僖宗来了,那你们一定要注意,这个家伙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韦庄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装神弄鬼的人,既然道门来和咱们作对,咱们大可以找佛门子弟去降服他们。道门有一真化三清,和老子化胡之说。那从天竺传过来的佛门,却独尊佛祖,这两个道门会相互斗争的。”

    汤章威说:“你这招很好,这两个道门打起笔墨官司来,已经有将近千年了。我看他们肯定会相互狗咬狗的,佛道之争,我倒要看看谁能赢。”

    韦庄说:“哪边都不能一赢,赢的是我们的将军,是我们家的主人。”

    汤章威哈哈大笑,他很高兴。

    情报司的官员和士兵们马上去找江湖术士和佛门大师去了,他们希望能借助佛门的势力,去对抗道宗。

    燕玲刚刚从木制大鸟上,下到长安城内,她被长安城的繁华,给吓呆了。

    以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光是那个坊市,就要比整个扬州城大上许多。

    整个扬州城内,有画舫女子,有小桥流水人家。在扬州城内,有商贾们在做生意。

    在十里扬州城,有着浓浓的烟火气,有着烟花十月下扬州的浪漫。

    在这长安城内,却有着万国来朝的气度。

    画舫女子对唐僖宗说:“爷,我们是随你现在就去大唐皇宫之中吗?”

    白存孝对唐僖宗说:“这些画舫女子有着一身风尘味道,如果她们都进入了皇宫之中,就没了这股子味道。这些美女的风尘味就成了无源之水,不如让她们荡舟渭河,或者寄身于青楼,等到皇上想亲近她们了,才宣召她们入宫。”

    唐僖宗想了想,说:“白存孝,你说的有道理,其实你这主意不错,可惜朕不想与民同乐,来人将她们都带进宫中,一个都不准留。”

    其实,白存孝和汤章威将唐僖宗的性格摸得透透的。

    白存孝知道不管自己提议什么,这个唐僖宗都会不准的。

    所以,他故意提出反对唐僖宗将这些画舫女子带入大唐皇宫之中。

    这样,将来的历史学家写到这一幕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办法说唐僖宗是在白存孝的引诱下,干的这事。

    那些画舫女子,对唐僖宗的这种心理自然是摸得透透的。

    她们虽然拿了唐僖宗的不少打赏,但是她们始终明白,自己不过是唐僖宗的玩物而已。

    这些人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所以她们对白存孝并不抱怨。

    唐僖宗带着这批画舫女子,和燕玲进入了宫中。

    燕玲被封为了燕妃,暂时代替了崔楚楚的地位。

    这个女子身家远比崔楚楚清白许多,所以大臣们倒也识趣,没有谁找唐僖宗的麻烦。

    倒是那画舫女子的进宫,在那些文臣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

    有几个自以为有节气的文臣,想要上书。

    不过,他们又不知道汤章威将军是什么意思。

    所以,他们都找到了宰相,也就是担任平章事职务的韦庄家里。

    韦庄对他们说:“各位都是国家的栋梁,但是你们要上书,总要和几位尚书打打招呼。”

    韦庄的话让这些文臣摸不着头脑,他们既想当忠臣,又害怕丢脑袋。

    这些人还真找到了几位尚书的府上,可是几位尚书更是狡猾,他们哼哼哈哈,让他们去找几位侍郎去办这事。

    那些负责谏言的御史大夫,也有不怕死的。

    其中一个叫做孙多宇的御史大夫说:“既然尚书和宰相都不办人事,我们就抬棺决战,我就不相信,唐僖宗会在朝廷之上,公然要了我们这些忠臣的性命。”

    另一名叫做王沐言的御史大夫说:“孙公的志向何其壮也,只要你被治罪,或者杀了脑袋,我们一定凑钱帮你立碑。”

    正在这时,汤章威将军的车马路过,掀起了一路烟尘。

    这些刚才还牛皮哄哄要谏言的人,以为这时要抓自己的,他们连忙跪在地上,口里连忙喊:“微臣知罪,将军大人再给微臣一个机会吧!”

    等到汤章威的车马过去,并没有理睬他们,这些人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孙多宇对王沐言说:“既然汤章威将军的风向还不明,咱们就暂时不要给将军打人添乱,咱们要以大局为重。”

    王沐言说:“孙兄所言极是,我们都是孤鸿之臣,死一个少一个,我们不要自寻死路。”

    孙多宇说:“天下人都以为我们是吹鼓手,他们却不明白我们的苦心。这个天下,少了谁,都不能少了我们这些骨鲠之士。”

    一个路人经过,大声说:“天天干这些假骂真帮忙的事情,或者小骂真帮忙的事情,真是无耻。”

    王沐言一把抓住他说:“你骂谁呢?你胆敢诽谤当今朝政,诽谤汤章威将军,你这是死罪。”

    那个路人也是一个滚刀肉,他说:“我骂的就是你们这群无耻之人,我对汤章威将军那可是万分敬仰。我对他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韦由基正骑着马儿路过,他对王沐言说:“你们在干什么呢?在大街上,你们这些朝廷命官和一个闲人置气。不值得。”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