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43章 花朵

正文 第343章 花朵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唐昭宗的母后说:“你看那满山遍野的花都开了,我喜欢这些花儿。”

    唐昭宗说:“母后如果喜欢,我大可以让人为你多采几朵。”

    唐昭宗的母后说:“真的吗?”

    唐昭宗李杰说:“当然是真的。”

    当唐昭宗李杰派人骑着马儿,采摘着各地的花草来到了华清池之后,才发觉唐昭宗的母后的意思是让他放宽心胸,然后接受现实。

    唐昭宗李杰一直忘不了那个场面,就是唐昭宗和自己的母后,以及舅舅想聚的场面。

    当自己的舅舅知道自己的王府入不敷出时,这个舅舅居然在床上到处打滚,说:“不可想象,不可想象。”

    秦仲海眼望卢云,知道他心意已决。秦仲海轻叹一声,低下头去,想来两人此次分离,今生再也见不到面了。他摇了摇头,不禁微有沮丧之意。

    卢云见他神情如此,反倒上前安慰,劝道:“仲海,都说人各有命,咱们又何必强求什么?我能平安回乡,那也是件大好喜事啊!”他自识得秦仲海以来,多以将军之名相称,但此时少了官职羁绊,便能直呼其名,反添了许多亲昵之感。

    卢云不再多说,朝李副官等人拱了拱手,立时便要离开。秦仲海望着他的背影,猛地唤住了他,大声:“卢兄弟,你临走前,哥哥有件事求你,不知你能答应否?”

    卢云转过身来,微微笑道:“将军待我如此,卢云何以为报?有何吩咐,只管示下。”

    秦仲海露出高兴的神色,点头道:“兄弟好爽气。无论什么事,你都能答应?”

    卢云心下一惊,想起秦仲海做事总是出人意表,不由得微微忌惮:“这秦将军老是不按牌理出牌,不知他会出什么怪题目给我。”但念及两人间的一番义气,如何还能推托?当即一咬牙,拍胸道:“将军只管说,只要卢云能办到的,定会尽力而为。”

    秦仲海面露欣慰,当下走上前去,握住卢云的双手,缓缓地道:“卢兄弟,我想请你再考一次会试。”

    卢云啊地一声,万万料不到秦仲海竟会以此相求。他颤声道:“你……你要我再考一次会试?”

    秦仲海点头道:“正是如此,为了我秦某,请你别放弃了。”

    卢云张口结舌,呆呆地看着秦仲海,霎时懂了他的心意。秦仲海不愿他就此埋没,便出下这道题目来,希望他万莫气馁,能够再试一次。

    卢云心下感动,颤声道:“秦将军,你……你为何……”

    秦仲海重重往卢云肩头一拍,道:“卢兄弟!为了你自己,也为了我老秦,别忘了你今日的承诺!”他转过身去,道:“祝你考运亨通,我在京城静候佳音。”

    卢云想起秦仲海千里迢迢地为他平反,此刻又以此相约,那是一心一意的替他打算。言念及此,已是泪流满面。他忽地走上前去,一把将秦仲海抱住,垂泪道:“将军待卢云如此,恩同再造,我有生之年,绝不忘将军大恩。”

    秦仲海笑道:“你别来抱我,咱俩可成了公鸡母鸡了!”他嘴上说笑,眼眶却也红了。

    第四章男儿汉

    秦仲海返京后,便向众人提起卢云之事,说他不愿再留京城,已然返乡去了。伍定远听了自是闷闷不乐,卢云与他交情非小,两人之间相识虽然不久,但多历艰辛患难,想不到他竟连一声道别也无,便已自行离去,说来还真叫人伤心。

    秦仲海又向柳昂天禀报,请他不必再为卢云洗刷什么冤情,此案已然自行妥当。柳昂天等人自不晓得秦仲海假扮土匪一事,一时甚为讶异,不知他是行贿还是施压,怎能三两天就解决此事?秦仲海听众人来问,却只笑而不答。

    过了几日,秦仲海托人到刑部打探消息,果然那县官吴昌已送上新的囚犯名册替换。想来卢云的案底自当更新,终于还给这名凄惨书生一身清白。

    过不数日,皇帝下命,将秦仲海调入大内当值。秦仲海向来是个大粗胚,举止言行多有犯忌,众人都为他忧虑。秦仲海笑道:“看你们怕得,老子是去升官,又不是去跳海,有什么好担忧的?”

    柳昂天多年为官,自知宫廷内险恶斗争极多,听他这般说话,似有轻视之意,当下骂道:“你还敢掉儿郎当?皇宫虽不是血肉横飞的沙场,但其中暗潮汹涌之处,绝不比前线上来得轻松!你可给我多多小心了!”秦仲海嘻嘻一笑,口中称是,心下却毫不在意。

    这日已到进宫之日,宫中援引往例,派了名小太监上府相迎,便请秦仲海进皇城报到。这小太监名唤小六,十二三岁年纪,乃是薛奴儿手下。他出宫前便听说这个虎林军统领是个火爆脾气,更与自己上司不睦,一路上便着意伺候,不敢稍有违背。

    二人走入皇城,秦仲海见四下都是庙堂建筑,宏伟之至,不由得多看几眼。他过去虽是朝廷的五品游击将军,但平日多在前线打仗,甚少回京面见皇帝,是以这皇城仅是第二回进来。若非两年前皇帝五十大寿,下令百官朝贺,恐怕至今还没机会入宫。

    那小太监见他不熟地形,便沿路解说。他指着四方皇城,道:“启禀将军,咱们北京城共分四道墙,外城、内城、皇城、宫城,可说城中有城,墙里有墙,光是宫城就有百五十里长宽,北是玄武门,东是东华门,西是西华门,南面是午门,也就是咱们禁城的正门。”

    秦仲海嗯了一声,忍住了哈欠,眯着眼道:“蛮好的。”

    那小太监没留意他的神色,只带他穿过午门,又道:“咱们现下从午门朝里去,便会见到一条大水,那是金水河,再来是金水桥,然后才是奉天门、奉天殿。这大殿也就是俗称的金峦殿,那是皇上受朝贺用的地方。”

    秦仲海听得烦躁不堪,却又不便说话,只往地下吐了口痰。小太监说得兴起,哪管他瞌睡连连,怪模怪样,当下又指向另一侧,笑道:“这奉天门的左侧呢,也是一处门,叫做左顺门,右侧呢,叫做……”

    (本章完)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