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44章 眼泪

正文 第344章 眼泪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唐昭宗李杰的舅舅,一提到钱就全身发颤,这老东西几乎是一个疯子。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必须要诶长小心。

    唐昭宗李杰以前,一看自己的舅舅就头疼,现在为了对付汤章威,他却不得不拉拢此人。

    在汤章威那里,有许多老兄弟,这些人都是汤章威的基本盘,这些人不可以辜负。

    可是,唐昭宗的舅舅想从百姓身上榨取油水,这些人是必须被牺牲掉的。

    唐昭宗的舅舅不怕死,他对手下说:“只要这帮人不交钱,就往刑部的大牢里送。”

    唐昭宗李杰也给自己的舅舅鼓气,他对自己的舅舅说:“没关系,只要你愿意弄钱,就大胆去弄,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挺你。”

    那太监见他怕了,当场冷笑道:“看你也不算笨,倒还懂得拍我马屁!要真给我揍了,保管一拳就死!”

    秦仲海假意谄媚,陪笑道:“是啊!公公这般高大,想来世间无敌手吧?”

    那太监更见得意,笑道:“没错!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我高的!你日后想在宫里混,可得多多巴结我!”

    秦仲海嘻嘻一笑,道:“公公这般雄伟身材,净身时定是多费了不少功夫吧?一共割了几刀啊?”他见那太监脸色发青,全身颤抖,便笑道:“我说错了么?莫非你是银样蜡头枪,只长了个空大个?不过轻轻一刀挥过,你老哥便就了帐?”

    那太监气得脸色惨绿,一声尖叫,便往秦仲海掴去。秦仲海轻轻一闪,那太监登时打了个空。秦仲海好整以暇,眼见一旁茶几上摆了些果子,当即拿了几个,嘴里便吃了起来。

    这果子是用来增添殿内香气之用,秦仲海却给拿来吃了,那太监看在眼里,如何不怒?霎时喝道:“好大胆!那不是给你吃的东西!”怪叫一声,又冲了过来。

    秦仲海吃得只剩个果核,笑道:“不是给我吃的?那是给你吃的啰?”说着随手一塞,将果核塞入那太监的嘴里,跟着耳光一轰,伸脚踹出,已将那太监踢飞出去。

    那太监正要摔个狗吃屎,忽然一只手伸了出来,这人手法轻盈,毫无霸气,靠着只手之力,便阻住那太监胖大的身躯。

    秦仲海见来人武功高强,急看过去,只见这人年岁甚老,神色却是和蔼可亲,正是东厂总管、京城十二监之首的刘敬。

    秦仲海在华山见过此人行事的手段,知道他眼界手段都是不凡,此时来到,定有深意。秦仲海咳了一声,拱手便道:“末将秦仲海,见过刘公公。”

    刘敬打量他几眼,微笑道:“果然是虎一样的男子,好威风,好厉害。”

    秦仲海听出他话中的嘲讽之意,当下嘿嘿干笑,道:“刘公公过来这里,可是有何吩咐?”

    刘敬微笑道:“咱家没什么事,只是专程来看看你的。”

    秦仲海哦地一声,道:“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刘敬微微一笑,道:“昔年天下有三分,曹刘孙、魏蜀吴,任谁也是不让谁。秦将军熟读史书,定当知道这些往事吧?”

    秦仲海嘿嘿干笑,当今朝廷鼎足为三,江派最大,其次则是刘柳两派,刘敬以三国为喻,用意自是借古论今。秦仲海心下了然,便低头不语。

    刘敬叹了口气,道:“当年天下情势险峻,孙刘两家相合,北魏再大,也要祸亡无日。可那曹贼若来拉拢东吴,可怜玄德再得人心,也要命丧黄泉、饮恨而终,这你说是么?”

    秦仲海哈哈一笑,道:“总管大人也姓刘,该不会是刘皇叔的后人吧?”

    刘敬微微一笑,道:“秦将军取笑了。当年曹贼势大,吴蜀两国唇亡齿寒,该当戮力共进才是。谁知群小作祟,两国中竟有些无知无识的愚蠢之徒,只因性爱逞凶,无端伤了彼此之间的和气,这才使得三国之局烟消云散,唉……真是万分可惜啊!”

    秦仲海知道他在讽刺自己行事粗暴,便只嘿嘿干笑,不言不语。

    刘敬低叹一阵,跟着张头晃脑,左右探看,道:“不知秦将军法眼锐利,有无见到这等无知之徒啊?”

    秦仲海心道:“有,就是你老子。”嘴上却道:“公公教训的是,贵我两派和气为贵,日后仲海若遇上这等无知之徒,定会将他揪出惩戒,绝不宽待。”

    刘敬哈哈一笑,道:“希望将军记得今日的话啊!”

    两人正自说话,却听见一个尖锐至极的声音传来,道:“是谁那么大胆,居然敢打大宝?”这声音难听尖酸,自是薛奴儿来了。

    秦仲海微微一奇:“大宝?”随即明白这“大宝”不是别人,正是方才那高大太监的名字。果见那大宝脸上留着秦仲海的五指印,哼哼唧唧地站了起来,大声道:“都是那姓……姓……”

    他正待要说,猛见刘敬朝他一瞪,那大宝吓了一跳,便自住口。

    薛奴儿一拐一拐地走将过来,却是被罗摩什那枪打坏了腿,此刻尚未复原。他怒目朝秦仲海一瞪,尖声道:“大宝!是谁打伤了你?跟干爹说!”当时太监无子,有时便收小太监为义子,甚且取宫女为妻,也算聊胜于无了。这大宝便是薛奴儿的干儿子。

    大宝瞪了秦仲海一眼,没好气地道:“我脚下一滑,踩到了一团臭不拉稀的狗屎,摔了个头晕脑胀,真个倒楣透顶。”他口中这般说,眼睛却直瞅着秦仲海。

    秦仲海抓了抓头,心道:“这大宝骂我是狗屎。”

    忽听薛奴儿嘿地一声,往大宝头上就是一拳,骂道:“混蛋东西!走路也不看地下!再说这文华殿归你打扫,你不去清理狗屎,怎地还怪旁人?你一会儿给我去查,找出是哪位妃子养的狗乱拉屎!咱们可要重重责打!”

    那大宝身材虽高,这一拳还是给薛奴儿打在后脑勺上,只痛到骨子里了。

    秦仲海心下暗笑,口中却道:“薛公公可别阴天打孩子,我等你好久了,咱们有些正经事要谈吧!”

    薛奴儿双眉一轩,叉起了腰,尖声道:“你才等了这一会儿,便那么不耐烦,以后怎么在宫里当差啊?”

    (本章完)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