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72章 打闺蜜

正文 第372章 打闺蜜

    当汤章威知道在秦岭深处,唐昭宗的子女被劫,那个肥牛屠宰场也被毁坏时,他立刻猜测到了事谁干的。№杂☆志☆虫№

    可是,汤章威无法带着砍刀去找唐昭宗去算账。

    毕竟,这个唐昭宗是皇帝,你没有办法对这样一个大人物,使用非常流氓的办法来处理问题。

    大事做到这里,已算是尽了人力。

    没有回音之前,任飞光也无甚可做,遂放了阿楠去城里闲逛。知道他人极聪明,跟在慕容澜身边多年颇有历练,又说得一口道地的莘州话,到哪里也吃不了亏去。而自己也委实不愿再枯坐客栈,看看窗外和风丽日,游山访水又是一向所好,便决定去一趟西山。

    莘州西山,阳春第一景叫作垂丝别系。

    据传此景之成尚需归功于数十年前的一位风liu太守。此公性好闲情,颇有雅致,深通花木山水的配合之道。私心里极爱垂丝海棠,却不肯下令漫山遍植,而是亲自指点花工匠人,依着山溪亭阁的分布栽种,务求经营出一种掩映天成之态。

    垂丝海棠花色极盛,一旦成片即不免失之浓艳,必得这般以竹亭素水、白石疏林调和,才能尽显其枝叶牵缠的风liu曼妙。而花气又极清朴,不沾染一点俗气。是以西山海棠在士人间的名声极佳,每年三四月间常有聚社吟咏等一干盛事。

    任飞光本不知道此时正是观海棠的时节,自己寻去了西山,看见满山游人如织的盛况,倒真有些出乎意料。但他本没有文人那些定要空山静赏的酸气,多年僻处郊野戎马倥cong,此刻得以见识这等通都大邑名胜之处的气派,倒也颇感新奇。於是随着人流一路而上,遍观了半山胜迹,兴致颇高。近午时,才将几千级台阶攀完。最后一步踏上平地,还未站定,忽觉森风如潮拍面而来,一股老郁清气直嵌胸臆,霎那间襟袖狂翻,汗灭无迹----

    一惊抬头,才知已身在绝顶。

    只见左右崖谷千仞,白云荡荡,迎面却是一片古木高林。那林子距峰铺展,极高极深极翠,仿佛竟是活的,正趁着风动叶涌,自胸怀深处寂寂地推出一间古寺来。

    寺门上匾额颇旧,字作暗金色,笔意甚是收敛,锋脚转折却缚不住剑光一般的锐意---‘云顶寺‘。

    任飞光一时为之震肃,远远站定,看数百游人香客熙熙攘攘自身边经过,说笑着入了寺门......忽觉这峰顶并不算宽阔,寺门亦非高大,却不知如何,生出一种野旷天高、无限寂灭寥廓之意。仿佛自己正俯身于槛外天眼,眼看众生被那寺门空空灭灭地收将进去,耳中听见分明还是俗世喧杂,此刻却如千万钟鼓梵唱,再也听不真切,只觉其声冷而波折,来去皆无定处......

    他骇然站了半晌,几乎不想进寺。忽然醒觉,才笑了一声,大步而去。

    云顶寺的几重正殿都是前朝时所建,砖块是取山中白石磨制而成。那些白石质蕴极佳,荧光暗铄,虽然历经岁月,却因寺僧勤加拂拭,依旧洁净如新。佛像亦与他处不同,大多是以整块白石雕成,较之金碧辉煌者更觉宝相庄严。

    任飞光一重重殿地过去,并不参拜,便走得较快,不知不觉间,已行到一层院落。

    这院落却已非殿堂,院门半开,看得见里面数排石屋,几棵玉兰。院中搭绳晾了数件僧衣,大概便是寺僧的住处。一名老僧正在院中洒扫。

    此时四下皆寂,不见一个香客游人,只听见那老僧的笤帚刷刷拂地,一下一下,隔得极远,似乎是没有一丝心急,大可用一生光景来扫这一个院子。

    任飞光略一张望已觉不妥,便也转身欲去,忽听身后一个声音道:‘‘施主且留步。‘回过头去,就见那扫地老僧已经歇下来,正拄着笤帚望着他。

    第一眼看清那老僧面容,任飞光不免惊讶世上竟有如此老迈之人,但是再看却又觉得从那老态龙钟中焕出一种奇异的劲道来。仿佛一棵干枯老树,根空枝堕,却犹有一根活枝冲天而指,叶子都是墨油油的深碧。而那老僧的一双眼,隔了这么远对上,仍令他觉得似是一跤堕入玄潭深水,隐隐可见水外青光。

    他不由心中一惕,恭然问道:‘大师有何见教?‘

    那老僧慢慢走到墙边,将笤帚靠墙放好。墙边本设了一副石桌石凳,桌上置了一支签筒。他就指了指那签筒,向任飞光道:‘行到此处,便是有缘,施主何妨进来卜一下运命?‘

    任飞光立於槛外,微微笑道:‘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命数之事,知也无用,大师何不就放在下做个糊涂痛快人?‘

    那老僧道:‘此话固然不错。但今日既有机缘,施主本是洒脱人,又何必拘泥?‘说着径自坐下,也不看他,神色间淡淡地,却象是甚有把握。

    任飞光不由一笑,迈步入院,坐在老僧对面:‘大师既如此说,在下从命便是。‘伸手欲取签筒,老僧却道:‘摇它费事,随便掣一支就好。‘

    任飞光点点头,也不祝祷,略看看,信手抽了一支。翻过来,见那签头上写着‘丁字十七‘。

    他方将签递过去,却见老僧抬头向着院门道:‘女施主既已驾临,不妨也来掣一支吧。‘

    一个女子声音清静地道:‘如此多谢大师。‘

    任飞光回头去看,原来竟是旧时相识。他招呼了一声,纪华容便迎着他一笑。

    这时天上太阳正晒破了云彩,众人都觉天光忽然明亮起来。

    ......

    纪华容过来坐下时,老僧已把任飞光的签重新插回去,拨乱了顺序,便伸手示意她掣签。纪华容也没怎样犹豫,抬手便拣了一支。倒转来一看,竟然又是丁字十七。

    任飞光拊掌笑道:‘这可真巧,我也是同一支签。‘

    二人一同看那老僧,等他拿出签文来。

    那老僧却偏无动作,沉吟半晌,才低眉说道:

    ‘老衲在此掌签八十余年,有缘人不过四十有二。丁字十七这支签,十年前有人中过一次,签语老衲倒还记得----‘

    他说至此处,忽然风过庭园,头顶玉兰树上落下一朵花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