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375章 魔鬼鱼

正文 第375章 魔鬼鱼

    汤章威最感激的其实不是这些独角兽,而是那些来自秦岭的老兵们,正是这些老兵们在秦岭深处,默默奉献,才保住了大唐帝国的安宁。*杂志虫*

    和那些浅薄的家伙不同,汤章威将军其实斌不认为那些秦岭深处的将士们被偷袭,是多不了起的大事,因为这些人被一些小人偷袭,只说明他们是一群歹毒的恶人正好抓住了弱点而已。

    但是,那些人在汤章威的将军府里道谢之后,他们居然只留下了一只独角兽,而其他人则消失在了光明森林之内。

    在光明森林里,有大量的光明生物,可是在大唐本土就么有一个人知道光明森林到底在哪里。

    有嗯说光明森林在沙漠里,又有人说这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还有人说这个光明森林,就在阳光灿烂的郢州城里。,‘王方长叹一声,自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望着任飞光道:‘这样输法,我亦无憾。实不相瞒,此阵是若干年前我朝南渡,胡人在江边设下的阵势。当时我大破敌阵,还以为不过尔尔。今日才知不然。若是日后再此交兵,胡人也有任兄这般人物,我方岂非决无胜理?‘

    任飞光微微笑道:‘盘上谈兵如何做得了数?若是两军对阵,如何就容他从容布置?‘

    王方似有所悟,思量着道:‘任兄的意思是......‘

    ‘所谓料敌先机,未必当真是料,人非神仙,如何能猜度人心?但若可让让人按我们的意思走,才可有胜无败。比如方才我南边虚弱,必得缓上三五手,方能补上。那时王兄若全力攻南,至少可撤出一半人马。但我故意明示空虚,王兄反道我必有陷阱,弃南北上。‘

    ‘若攻防易手,我明知此阵厉害,那便不可硬敌,和诈败退走引敌追击,或佯攻它处诱敌调度。临敌机变,莫只一端,总不容它从容布阵就是。这便如同一人虽然手执利器,但若只与他比试拳脚,则利器虽利,亦无用武之地了。‘

    崔欣笛突道:‘只是别人若明知自己手执利器,如何肯只比试拳脚?‘

    任飞光点头:‘问得有理。‘

    忽然一推桌上盘碟,盘碟尽向晏松原飞去,崔欣笛后发先至,左手伸扫落盘碟。右手方欲拔剑,任飞光已然出手。

    两人点锁顺拿,掌风呼啸,转瞬间过了十数招。忽然相视一笑,同时收势缩手。

    崔欣笛点头道:‘受教。‘

    晏松原击掌赞道:‘有老朽在侧,小崔有所顾忌,便不及拔剑。若在用兵之上,是否也是同理?‘

    任飞光神采飞扬:‘正是。胡人又何尝没有顾忌?胡人本是游牧骑兵,一向纵横草原,毋须担心粮草,兵力在精而不在多。而这十年来孤军深入,每处城池都得分兵戍守,已觉吃力。何况骑兵不但不善守城,离家日久,思乡之情益甚。而粮草也需自四处劫掠,不少百姓不甘为奴,纷纷弃地而逃,推行军事屯田,又因不善耕种而收效甚微,其补给日见不足。年前更有传言说他们后方不稳,国主常年在外征战,其弟结交明里阿国,已颇有不臣之心。抗胡之事,竟是十年来不曾有过此时这般良机。‘

    说话间自怀中取出一叠图谱。最上面一张是江北形势总图,山川隐隐,城池壁立。以不同颜色分为七区,每一区都标明另有详图。翻过一张,是岷州详图,竟有各处陈兵人数,带队将领等细节。

    王方如获至宝,双目炯炯地盯着,神色热忱之至。

    任飞光一笑,忽然将图谱推将过去。‘红粉美人,宝剑英雄。此图若在我手中,也未必有用。王兄尽管拿去。‘

    王方难掩愕然,瞠视良久,看向晏松原。

    晏松原笑道:‘今番良晤,得见任公子亮节,真乃我等大幸。‘

    轻轻击掌,一名小寰掀帘而入。

    ‘把窗户打开,叫你家姑娘弹个曲子吧。‘

    窗扇一开,酒菜香气为之一散,重新续了茶。灭了高烧的蜡烛,换上几盏花气熏灯。

    那灯一共三盏,不要它亮,取的就是隐约光暗的意思。薄银罩子掏出萝叶牵缠的花样,三盏灯上的花样却又接得上,随便一摆,光流出来,象是谁蘸着灯光画出来一架花草。动一动灯的位置,又有不同的姿态。

    这时西山上夜钟忽起,入耳悠荡。余韵将绝未绝时,一弦诤然而起。

    众人细听琴曲,只觉月光江水都真要应着那曲子流动,何况是人这点心绪。

    心中杂事一扫,唯见茶雾袅袅,风凉细细,水月一色,澄练空洁。

    如此不知多久,忽听玉珠帘子玎咚一响,鼻端香气微闻,五色尘埃就此落定,万事尽付一梦,从此再不能醒了。

    琴声停下,一个人在玉帘之中出来,满船的月光放佛就都上了她的身,听她轻轻笑道:‘青衣琴艺不精,有扰清听。‘

    我记得那一天的雨下得很大,仿佛整个混浊天空都已溶化,源源不绝地流淌,将人世浸成一片**的苍灰。

    我就在那一天来到了那个远离故乡的北方村落。

    村东第三栋房屋。院篱在大雨中歪倒,小屋轮廓一片模糊。

    有人告诉我阿翎就住在这里。

    这样大的雨,我不知道她能否听见叩响院门的声音。但即使她听见,我也不愿见她穿过泥水淋漓的院落来为我开门。

    越过歪倒的篱笆,我走到檐下,这时我看见窗纸微黄,许是屋中人点亮的油灯。

    那使我想起十八岁离家后住过的无数间客栈,永远一团漆黑的客房的窗。即便进屋以后,店伙计张罗起桌上油灯,那一点昏黄,映照着千篇一律的格局陈设,也只令人觉得客途凄清,无尽重叠。

    然而此时此际,这低矮屋檐下透出的隐约灯光,它令我忘却身后阴霾大雨,它令我觉得温暖与安定,刹那起落的感触与愁怀——幸福与否其实早在我一念之间,多年挣扎此刻看来多么无谓,刹那渺远。

    我缓缓收起雨伞,叩响房门,听见房中隐约的脚步。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