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575章 面粉报复

正文 第575章 面粉报复

    像屠百木这样的小人,表面上对化妆品工厂的老板十分顺从,其实他一直想报复。

    起初,他想制造一场抢劫案件,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弄到一大笔钱,同时也让自己的心情舒坦了。

    可是,想抢劫必须要有人手,屠百木这个小人,根本没有人来支持他。

    屠百木相当孤独,他没有人可以信任,也没有朋友和他一起共享任何东西。

    在屠百木仔细计划了对老板的罪恶抢劫和绑架方案之后,他却发觉自己根本没法子凑齐人手,到了最后他只能放弃了。

    燕氏自然也听不得这样的话,本想讥讽相思的教养,可又想起她原本便是个孤女,便换了一张委屈的脸站在一旁道:“我白家这百年来,从无再嫁女,再醮妇,二奶奶自从到了我家,咱们也从来不敢给你气受,妯娌之间都敬着你,却不知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便是你不为二叔守节,可三年的夫丧总是要守的,二奶奶还是跟我们回去吧,老太爷如今因为二爷的死气得躺在了床上,难道你想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不孝吗?”

    燕氏的话有礼有节,难怪能被聘为白家的宗妇。

    相思被燕氏说得哑口无言,拿眼去求郝嬷嬷,“姑姑,我若是跟她们回去了,今生恐怕就再也出不了门了,你不知道白家的家规有多严,我,姑姑,求求你……”

    郝嬷嬷拉着相思的手道:“相思,三年夫丧咱们总是要守的,你且回去,三年后,姑姑再来接你。”

    “姑姑!”相思绝望地看着郝嬷嬷,可嘴里半点不提白家克扣她嫁妆等事,其言之真假便一目了然了。

    燕氏站出来又道:“我白家规矩是严,可从来不会亏待守节妇人。公公和婆婆早就商量过,二奶奶跟我们回去,便从旁支里挑个孩子过继到二奶奶膝下。”话里的意思就是三年后也不回放相思离开了。

    若是相思不是相思,阿雾是绝对不会容白家这样欺负人的,哪有逼人守节的道理,只可惜相思选择站在了阿雾的对立面,她又不是圣母,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楚懋皱了皱眉头,拉了阿雾就进去,他二人是微服出来的,并不想闹出动静儿来。也有那机灵的,远远看见了,忙不迭地就去报了董氏。如今是董氏管家。

    荣吉昌和崔氏也立马就知道了,也来不及换衣裳,忙忙慌慌地前来迎驾。

    “老师和岳母请起,今日是阿雾生辰,她一直挂记着你们,想回来看看。”楚懋虚扶了荣吉昌一把。

    一行人刚到正堂坐下,就听见后头有吵闹声,这里是阿雾的娘家,她就随便多了,“这是怎么了?”

    荣吉昌和崔氏面面相觑,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阿雾向董藏月看去,董氏开口道:“是老太太的屋子。”董氏也为难,但还是说了出来,“二房的四姑奶奶时常过来求老爷,老爷不允,老太太就闹。”

    这等家丑,遮都来不及遮,这倒好都捅到帝后跟前儿了。

    且说着,曹操就到了。有丫头来报,四姑奶奶过来了。

    “怎么这个时候她还过来?”阿雾拧了拧眉头,旋即也想明白了,这时候荣老爹才在家里。阿雾站起身,“爹爹陪皇上去书房坐坐吧,我去会一会荣玥。”

    荣四被引到崔氏的上房时,万万没料到阿雾居然也在座。她的这位堂妹,荣四可是好些年没见着了。

    想当年她们一个是王妃,一个是侯府嫡子的儿媳妇,也算不得差太远,但今日可就是云泥之别了。但阿雾和荣四毕竟是一同长大的,即使她身为皇后,在荣四心里也免不了想起当年的荣璇。

    当年的荣璇还给她下过跪,现在的荣璇依然无子。不过唯一的不同是,荣四再不敢将这些话讲出来,恭恭敬敬地给阿雾磕了头。

    “你也是有家有口的,还有丈夫和孩子要照顾,怎么天这么晚了还来这里,也不怕搅得老太太睡不着觉?”阿雾冷冷地看着荣四。

    “民妇,民妇只是想给夫君求个一官半职,娘娘的两个小侄儿又年幼,如今家里没有任何产出也难熬,还求娘娘心善,可怜可怜民妇吧。当年的事情都是民妇年幼无知,得罪了娘娘,还请娘娘饶过民妇。”荣四磕头道。

    “这么说,本宫若是不给你夫君官职,这就是不饶你?且不说官职是国之公器,咱们妇道人家不该过问,就说你是本宫的堂姐,幼时不能爱护妹妹,长大了还诸多奚落,会生儿子很了不起么,本宫可以教你生出来的都吞回去!”阿雾实在是厌恶荣四,居然不达目的就天天来骚扰,还教唆老太太闹。

    荣四被阿雾的话吓得往后一坐。

    “回去吧,今后没有事儿不许你再来。至于你夫君,他若自己有能力,也用不着你一个妇道人家出面。”阿雾三言两语打发了荣四,转身又去了老太太的上房。

    这老妖婆是阿雾最厌恶的人。她见到阿雾时,不仅不跪,反而冷笑道:“怎么,皇后娘娘驾临,还要让我老婆子这么大年纪往地上跪?”

    阿雾看了老太太一眼,兀自坐下。

    阿雾咬了咬嘴唇,也知道楚懋说得不错,“他怎么想我怎么管得着,可是我心里是清清白白的,这种干醋皇上倒喝得乐呵。”阿雾讽刺道。

    楚懋笑了笑,来拉阿雾的手,“这种醋我以后再不喝了。”

    阿雾狐疑地看了楚懋一眼,有些不信。

    皇帝陛下摸了摸鼻子,“你见顾廷易时,的确没什么其他的想法。”

    “你又知道了?”阿雾冷哼。

    “当时我数了你的脉搏,见到他之后没什么太大变化。”

    阿雾的眼睛都瞪圆了,皇帝陛下还真是敢说,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她简直拿他没辙。

    可是阿雾也大约能体会楚懋的心。打小他就是在冷漠中长大的,所以对自己能拥有的爱,那是要百分之百攫取和占有的,容不得有丝毫瑕疵。

    阿雾也是一直顾忌着楚懋的这种心思,才迟迟不敢提顾廷易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