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45章 少年一剑行天涯

正文 第845章 少年一剑行天涯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林黄文成为了白存孝的徒弟,可是就算是白存孝的土地,想要在郢州城的这片土地上混饭吃,仍然还是不容易的。

    好在那个少年林黄文的悟性很高,一个人有了悟性,自然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所以林黄文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少年的财产也在不断的增长,林黄文从白存孝那里学到了枪法。

    他从汤章威那里学到了刀法,有了这样两个好师傅,他守住一个菜场,和一个建筑工地,就绰绰有余了,少年的财产在不断增加,同时他也知道恨自己的人越来越多了,他自己练习了剑法,只是他没有机会试试自己的剑。

    因为,平时他总是用弓弩和火枪来解决战斗,很多时候,他都子在用猛火油柜。

    然而这时,已有三柄枪攻至他的前胸,一把剑刺向他的腹部,还有两柄刀要洞穿他的两肋。他却全无知觉,仿佛已全忘了他身之所在,忘了他的剑法、安危,甚至生死。

    刹那之间,我听见阿湄惊呼。

    我看见关荻的铁链替他扫去了攻往两肋的刀。

    阿湄拔出短匕荡开了刺他腹部的剑。

    我疾扑向前,从左至右撩去一剑,替他拨开了两杆长枪。

    我救他,因为我知道阿湄想要这样。

    然而最后一杆短枪仍狠狠搠入他的右胸,搠得他向后一仰,趔趄后退。

    他似忽然醒悟,漠然递出一剑,刺中那使枪者的手腕。然后他左手握住枪杆,用力拔出,鲜血霎时染红了白袍。

    阿湄满面惊恐,眼望着他。

    我觉得认识阿湄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像梦,华美绚烂,倏忽而逝,缤纷印象却又全不清晰。好像只有娶她,才可以留在梦里,永不醒来。

    所有的人忙了一个月的成果实在甚为可观。一切安排甚至比大哥当年成婚还要盛大。

    我从早至晚被人拨弄,心神不宁,终于等到了晚间。我穿着大红的吉服,在人群拥堵的喜堂,等着我的新娘。

    然后她出现,金线华彩的大红衣裙,披着百鸟朝凤的盖头。

    一切声音都在刹那远去,我如置身悠悠空尘,周遭一切恍然如梦,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在那里,咫尺之外,触手可及。她是我的,我的新娘。

    然而,大厅的门就在此刻被人狠狠踢开。

    一名黑衣男忽然间我只想要永远地隐瞒一切,我不要让我的悲哀和烦恼也成为她的,至少不要在此刻。

    子破门而入,身后跟着另一个男子,身着月白袍。

    他们的气质迥然相异却相得益彰。一个是夜色,一个如月光。

    那先前的一个连愤怒痛苦都冻成了冷峻,黑眸里锁住了所有的光明,是燃烧的冰,或者凝结的火。

    后面的男子却是温雅的,忧伤的,连转侧的目光都微微含愁,却连愁绪都是温暖的,怡和的,放着微光。

    我认得前面的那人。

    七年以前,他出现过,然后便是那场红莲峰上的大火。当我想起他的名字时,他已飞扑而来。

    我拔出剑,挡在阿湄身前。

    但是大哥比我更快,他们在空中相遇,迅速过招,一起落下地来。

    “关荻!”大哥的声音已不复平静。他苍白的脸映起异样的红晕,眸中神情与关荻无比相似。

    关荻冷冷道:“是我。”

    大哥再不说话,剑影乍起,出手便是杀招。而关荻的武器仍是一条铁链。链风剑影,两人战在一起,一时难分上下。

    大哥名列当今三大顶尖剑手之一,我有生以来未见他败过。关荻却可与他战成平手,实在不能不令我心惊。

    大厅里乱成一团。人们纷纷抄起兵器上前围攻。那个月白袍的男子剑意从容,替关荻掠阵,衣袂飘然间逼退了所有的其他人。他的剑法飘逸轻灵有如其人,似三月惠风吹衣拂面,比起大哥甚至有隐隐胜出之势,我却从没有听说江湖有这样一个人。

    厅上数十人竟一时奈何不了这两人。可惜池总管日前带领所部精英赶往滁州处置紧急事宜,不然事态也还不致如此。

    我知道阿湄除却轻功,其他功夫只是平常。我护着她站在厅角,想要加入战团,却又放不下心。

    她忽然扯扯我的衣袖:“揭了我的盖头你便去,我会和荣嬷嬷回房等你。”

    我感激又撼动,轻轻揭下她的盖头。

    我第一次在如此明亮的灯火下看她,她的容颜让我足以记取一生。

    “你自己小心。”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终是不放心我在这里激战。

    “你放心。”我深深看她一眼,拔剑而上,掠过人群,接过了白袍男子的剑招。

    白袍男子应付我和那许多人依旧从容,始终不肯痛下杀招。有时身形转侧间,还会看看关荻与大哥交战的情形。他似乎与我们并无深仇,此来只为了关荻。

    我无力顾他,但见他神情渐渐凝重,便知道大约大哥已占了上风。

    果然,他忽然眉梢一抬,信手一剑,逼退众人。跟着旋身而起,在空中一剑下击,荡开大哥正疾刺关荻的长剑。

    “走吧!”他轻轻一叹,抓住关荻的臂膀,纵身而起,直向大门掠去。

    大哥没有立刻追击,反而站住回头,向我望来:“你还好吧?”

    我点点头。

    “那就一起来,”大哥笑容冷烈,“今晚他们插翅难逃。”

    门外火把熊熊,数百人结成阵法,将关荻和那男子团团围住。大哥袖手旁观,意态从容。我这才知道他早已有所准备。

    我放下心来,忽见阿湄正站在人丛之外。想必她一出来,就知道已有埋伏,不必回房。

    我朝她走过去,她却不闻不见,呆呆望着众人围困下左冲右突的两人。

    我渐渐觉得不对,叫她两声,也全无回应。

    心头通通乱跳,我一掩而过想要赶到她身边,离她尚有几步,她却飞身径起,恰恰在空中与我擦肩错过。我不及转折,伸手去拉,却只触到了她几茎发丝。

    待我落地,她竟已冲进大阵。

    她冲入的地方阵法一乱,圈内两人立刻发觉。

    那月白袍的男子冲在前面,指挥倜傥,如入无人之境。关荻紧随其后,铁链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