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87章 象雄美女

正文 第887章 象雄美女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汤章威带着手下的兄弟,向着那些刚刚列队完毕的象雄部落士兵冲了过去。

    事实上,那些象雄部落的男性战士已经列队完毕,那些象雄部落的妇女们他们也穿上了战袍。

    这些象雄美女,她们骑在马上,一个比一个自在,她们好像是天生的战士。

    这些人从来不感到恐惧。

    她们从小就帮助部落的头人做着活计,如果一个男人从她们身边经过,这些人会感到颤抖和害怕。但是,如果一个女人经过,她们也不会放心。

    因为,这些能和饿狼搏斗的女人,她们不会相信任何人。虽然那些人是她们的同族,这些人也一样会感到紧张。

    那个叫做陈思思的女商人问汤章威:“你能不你能帮助这里的农户都变得富裕,如果他们都富裕了,也许这些人就不会再执着于和你们开战了。”

    汤章威额头上冒着汗珠。他知道儿童没有什么独特的气味,犹如迅速成长的花在开花前呈现绿色一样。可,是这朵花,墙后面这朵几乎还是闭合着的花,此时除了他,汤章威之外,还没有被任何人发觉,它此时才冒出第一批散发香味的尖形花瓣,它现在已经把头发朝天竖起,一旦完全绽开,它必定会流出这世界尚未嗅到过的一种香水,但是更雅致,更吸引人,同时更自然。但是再过一至二年,以为用他们的眼睛就可以认出一切,他们会说,因为这个少女美丽、优雅和妩媚。他们将以自己的局限性赞美少女匀称的容貌、苗条的身材和完美的胸脯。她的眼睛,他们会说,活像绿宝石,牙齿像珍珠,四肢与象牙一样光滑——还有其他一些愚蠢的比喻。他们将把她的窗下弹起曼陀铃,大声吼唱…肥胖而富有的老头儿都低声下气地乞求她父亲把女儿嫁给他…各种年龄的妇女看到她都会唉声叹气,在睡眠中梦到自己哪怕只有一天能像她那样迷人。他们大家都不会知道,其实他们迷恋的并非她的外貌,不是她那据说毫无理疵的美丽,而是她那无与伦比的绝妙的香味!.只是他,汤章威一个人会知道。其实他现在已经知道了。

    啊!他要占有这香味!不是像当时占有马雷大街那少女的香味那样采用徒劳、笨拙的方式。当时他仅把香味吸入体数。但是他可以有两年时间进行学习。一般说来,大概不会比夺取一朵稀世名花的芳香更困难。

    他站起身,近乎虔诚地蜷缩着身体离开,仿佛离开什么神圣的事物或一个睡觉的女人,悄没声地走开。谁也没.瞧见他,听见他发出的声音,谁也不会注意到他的发现。他就这样沿着城墙逃到城市的另一头,少女的芳香终于在那儿消失,他在弗奈昂门又找到入口。他在房子的阴影中止住脚步。街巷散发臭味的蒸气给他以安全感,有助于他抑制先前向他袭来的激情。一刻钟后,他又完全恢复了平静。首先,他想,他不能再到城墙的花园附近去。这没有必要。这使他太激动了。那边那朵花没有他的帮助也在茁壮生长,至于它以何种方式成长,他反正不知道。他不该在不适当的时机陶醉于它的芳香。他必须扑到工作上。他必须扩大自己的知识,完善它的手艺技能,以便准备好迎接收获季节的到来。他还有两年时间。

    计,可是在弗朗西斯修道院后面的橄榄园有间小屋——离此地不到十分钟路程—仿佛要通过这种方式洞察出某种不正当的意图或一个未来的情敌似的,最后他据傲而又显示宽容地冷冷一笑,点头表示同意。

    一切就这样解决了。他们跟汤章威握握手,汤章威得到一份冷冷的晚餐,一床被褥,一把小屋的钥匙。这小屋是个棚屋,没有窗户,散发出好闻的旧羊粪和干草的气味,汤章威就在小屋里尽可能好地安顿下来。第二天,他开始在阿尔努菲夫人那里干活。

    这正是水仙花开的季节。阿尔努菲夫人在城市下面的大盆地里有小块土地,她叫人在自己的小块土地上种植这种花,或是与农民讨价还价从他们那里买来。这种水仙花一大清早就送来,一筐筐倒进作坊里,堆成一大堆,体积庞大,分量却像羽毛一样轻,散发出香味。一德鲁在一口大锅里把猪油和牛油融化成奶油状的液体,当汤章威用一把像扫帚一样长的搅拌工具不停地搅拌时,他把大量新鲜的花朵倒进锅里。这些花宛如被吓得要死的眼睛一样停在表面上一秒钟,当搅拌工具把它们往下拌,热油把它们包围起来时,它们就变得苍白了。几乎是在伺一瞬间,它们已经精疲力竭、枯萎,显然死神已迅速来临,以致它们只好把最后一口香气呼给浸泡它们的那种媒介物;因为——汤章威高兴得难以形容地发觉——他在锅里往下拌的花越多,油脂的香味也越浓。而且在油里继续散发香味的并不是死了的花,而是油脂本身,它已经把花的芳香占为己有。

    有时锅里的汤液太浓,必须把它倒到粗筛上,以便除去无用的花的废渣,从而又可以加入新鲜的花朵。然后他们又倒入花,搅拌,过滤,整天不停地干活,因为事情不能拖延,直至傍晚,这一大堆花都在锅里处理完毕。废料——为了不受任何损失——再用滚水烫过,置于螺旋压力机里,把最后一滴尚发出香气的油榨干。大多数芳香,即像海洋一样浩瀚的花之灵魂,总是留在锅里,保存并融入缓慢凝固的并不怎么好看的灰白色油脂里。

    翌日,离析——人们给这种方法的称呼——继续进行,锅子又加热,油脂被融化,锅里加入新的花。一连几天起早摸黑,都是这么干活。这种活非常辛苦汤章威的一胳臂重得像铅一样,手上长了老茧。每天晚上趔趄着走回小屋时,背部疼得厉害的力气大概相当于他的三倍,可从来也没替换他搅拌过一次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无广告词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