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895章 府上

正文 第895章 府上

    汤章威花费了巨大的代价终于彻底击败了唐昭宗招募的那些士兵,那些从吐蕃省和汤章威一起奋战过的人,不知道为何,有大批的人几乎疯了。

    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愿意和那个汤章威作对。

    这些人投靠了唐昭宗,成为了可耻的背叛者。

    当然,也有一些人拒绝为唐昭宗效力,他们这些人用了许多的心思,就是为了让汤章威他们和自己的在一起。

    现在,这些人并没有吃亏,相反他们都享福了。

    这些人,从汤章威的手里拿到了巨额的补偿。

    。虽然加代的粗腰宽肩以及臃肿的四肢,在这山村野乡里,是出了名的丑女,启辅却不以为意。大概,这与那晚她穿的衣服有关吧!木棉制的和服里,透出绯红色的衣领,增添几许女人味。尤其是有些肮脏的红领子,看在启辅眼中,竟然显得格外妖艳动人。

    “启辅先生。”加代突然开口,人却羞涩地偎在灯火后头。不知什么时候,她的手上多出一张旧纸片。

    “您还记得这个吗?”

    “那是什么?”

    “一首诗嘛!”

    “咦?”启辅将纸片摊开一看,原来是两、三年前,自己在这个私塾所写下的诗句。这首诗原是为了练习平仄押韵而作,连浦自己都忘了曾作过这么一首诗??

    雾髻云发画里看,篱前空满菊花园。

    反魂香灭思肃然,独抱明月卧栏干。

    大意是描述男子思念心仪的佳人,偏偏是单相思,所以才“独抱明月卧栏干”。读到这儿,启辅恍然大悟,难不成加代会错意,表错情了。

    当他拾头时,加代那张羞红的脸,正巧就在自己身旁。

    浦一阵狼狈,赶忙解释道:“这不过是以前信手拈来的一些习作罢了,赤龙庵先生也曾过目的。”

    说着,急欲撕毁纸片。

    “不要!启辅先生!”

    “什么?”

    “请不要撕毁它。”加代充满娇嗔的语气央求着,身体己经靠了过来。

    ??好大胆的姑娘家??

    心头一惊,浦立刻侧身闪过。加代丝毫不放弃,为了夺回浦手里的纸片,整个人往浦身上扑了过去。浦脚下一个踉跄,和加代两人同时绊倒,启辅的膝盖正好掩没在加代的裙摆里,突然,一股温暖像电击般流窜浦的全身。

    加代发出喃喃自语的声音,浦并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只是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加代的腰枝,紧紧地……之后,他也不记得怎么一回事了。

    过了一阵子,启辅从床上坐起时,不由陷入困惑的泥沼中。

    ??做了不可告人的事??

    这是私通啊!更何况,此刻躺在自己身旁的女人加代,再过不久,便要嫁与人妇。听赤龙庵先生说,对象是风早的乡士,一位名叫右京的人。

    屋顶有些漏雨。

    从十津川屋邸的屋檐上,落下一滴雨水,正好打湿加代的来信,亏心事真是做不得。

    只不过一度春风,竟然就珠胎暗结,却又不能撒手不管。浦几经挣扎,终于决定私下将他们母子俩接来京都同住。这种鸟啊!

    剖其腹,胆子一丁点儿大;

    说话像吟诗。

    若只听其声,不乏勇猛刚健之音,

    遇事则溜之大吉。

    不过,山本旗郎却不尽然是歌谣中所传述的男人。

    “先喝酒再说。”山本将带来的酒瓶往桌上一放,和浦两人喝起酒来。酒过三巡后,山本开始感到醉意醺然,于是,扯开喉咙唱起藤田东湖的几篇诗作。

    在旁坐了半天的启浦,看山本老是扯不到正题,不免有些兴味索然。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开门见山的问道:“山本君,关于你托人带信给我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嗯……”,山本诗兴正浓,不料中途被打断,显得有些不快。

    “何必这么急着知道!在这之前,我还要为你引见几位大人。”

    “究竟是什么事呢?”

    “杀人!”山本旗郎说着,手势跟着一劈。

    “对象是新选组吗?”

    “不!比新选组更重要的人物。只有杀了他,才能完成我们的大事。不过,若让对方发现是萨、长、土任何一藩的人所为,情况会更糟,因此,只好委托不属于藩的你来执行这项任务。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

    “当然!”启辅继续说道:“我们十津川乡士,正是为了配合大家的任务,才不惜老远跋山涉水来到京都呀!”

    “太好了!”山本又继续吟了一首诗,启辅也跟着一起唱和。他所吟唱的是以故乡为背景,关于吉野朝勤王的悲情史诗。一想到故乡的山河风光,他不禁联想到加代的事,那一瞬间,阴影罩上他的脸,启辅停止了吟诗。

    山本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告辞。

    过了几天,临近黄昏时,山本来到浦下榻的住处。

    “请立刻跟我来。”说完,匆匆打点后,携着浦便走出屋外。

    “要上哪儿?”

    “你什么都别问,只要静静地跟着我就好了。”

    沿着锦小路西边一路走去,经过室町、衣棚、新町,来到釜座附近时,夕阳已经西下。他们来到锦小路醒井的街道上,从北边数来第三间屋子,门上悬挂的布帘写着“御果子司松屋陆奥”。

    在竹墙上的格子窗里,启辅隐约感到,有人正从里面向外窥视。通过黝暗的厨房,里头是一道狭长的庭院,那尽头则是一间贮藏杂物用的库房。

    “就是这里。”

    山本打开库房的门,赫然映入眼底的是五、六盏灯火通明的烛台,约有七、八名武士,已围坐着喝酒。

    启辅侧身在入口处坐下。

    “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人。”山本向最下座的男人低声介绍着。

    “那个人”听在启辅耳里,多少有些刺耳。

    “我是十津川乡士浦启辅。”浦大声的自我介绍。

    在座的人都点头致意,却没有人报上自己的姓名。

    而坐在上座的三人,个个都是锦衣华服的打扮。其中一名眼光锐利的人,爽快地说道:“浦君,这次要偏劳你了。”

    说着,将酒杯递到启辅面前。启辅接过杯子。

    “伤势如何呢?”

    “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男人操着长州口音微笑地说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