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31章 芒刺之威

正文 第931章 芒刺之威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对于唐昭宗来说,那个汤章威的威望越高,他就越需要除去汤章威。

    毕竟,汤章威是一个妨碍他唐昭宗满足各种欲望的障碍。

    那些在唐昭宗周围混饭吃的芒刺团队的成员,他们现在却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

    在这些人中间,他们一派认为他们一套帮助那个唐昭宗马上除掉汤章威,这样他们就能够得到权力了。

    还有一派他们则认为,汤章威树大根深,他们要是和汤章威他们斗很可能马上送掉自己的性命。所以,这一派人他们就不同意和汤章威这些人斗。

    这些人主张和汤章威他们和解,然后团们在唐昭宗身边骗点钱花,骗点好吃的得了。

    这些人占绝大多数,但是唐昭宗他虽然每天和美女们在一起,可是他倾向于除去汤章威的。

    韦婉儿的手下,有混进那个唐昭宗手下刺客团这时我们是在已经空无一人的餐馆里,所有的餐桌都已经收拾干净。午后热辣辣的太阳像火一般烤灼窗外的街道。

    他极其忧郁,是那种无可救药的忧郁。他并不想改变这种忧郁的心情。愤怒令他突然丧失了信心。他身上我所熟悉的那种恶毒的快意也不复存在。胡子的阴影使得他的整个脸都显得更黑了。

    一切都徒劳无益,即使餐桌旁姑娘们都关心地簇拥着他,总是为他准备好酒水,专为他做的蛤肉汤也被冷落在一边,为他摆放的屏风也失去了意义。萨拉和康迪达的母亲一扫往日的那副寡妇脸,离开收款机来到他身边,想听听他的意见。

    他在忍受着,勉强现出一点微笑表示感谢。萨拉在他身边也变得少言寡语,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其实就是一件事,先生。您是留在那波利,还是和我一起回都灵?”

    “噢,胖子,你的问题可真多。你就不能老实呆会儿?”他沮丧地顶了我一句。

    这是一次聚会,本意是想让他高兴的。

    这原是中尉的意思,现在大家都在为此忙碌,都在想方设法搞得更为完美。实际上也确实是像大家所希望的那样完美,从火腿到甜点,从鱼冻到香槟浇海鲜,样样都不错。

    “酒打开后,倒到细颈瓶里,这样更有喜庆气氛。”中尉指挥着。

    “温琴佐,你真是个白痴。”这是他对他的评价。“香槟从来就不用细颈瓶装。愚昧无知。”

    “这种小过失无需计较。我不再说什么了。”另一位试图自卫,含混地应付说。

    姑娘们都笑了起来。

    “萨拉,你怎么不说话?”

    “萨拉不说话。你们就没看见她不感兴趣吗?她在思考,我的妈呀,她思考的可太多了。”

    “可怜的萨拉,全身心都在思考。”

    她低眉顺眼地承受着女友们的讪笑和调侃,两只手藏在桌布底下。

    过了一会儿她不太高兴地说:“现在,最好大家各自去做自己的事,都离开这儿。否则,我们今晚在这儿聚会有什么意思?”

    “你不舒服吗,宝贝?”他问道。这句话让姑娘们突然安静下来。

    “我好极了。为什么不好?不用你操心。”姑娘脸红了,感到惊异。

    一只黄色的蝴蝶在餐桌上飞飞停停,小小的翅膀狂乱颤动。伊内斯、米凯丽娜和康迪达都举起了手,都想趁乱抓住它。

    “都是傻瓜。”萨拉抱怨着,不过很快就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是一只蝴蝶。”我在他耳边解释说。

    萨拉很快转眼看了我一会儿。

    黄蝴蝶从伊内斯手边逃脱,恰恰落在他面前,收拢了轻薄的翅膀停在桌布上。萨拉没怎么费力,伸手就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了它。

    “看见没有?”她笑了。

    “放到这下面,这下面。”康迪达喊着。

    她将一个玻璃酒杯倒扣过来,将蝴蝶扣在里面。蝴蝶在打转,低垂的翅膀张开,头上的两根触须不停地颤动。

    “唉,真可怜。”

    “多漂亮的黄颜色啊。快看那些黑斑点,像天鹅绒一样。”

    “它们真的只能活几天吗?”

    姑娘们抵着胳膊挤作一堆在看,热汗淋淋。这时蝴蝶已经停下不转了,只是翅膀还在微微颤动。

    “我的孩子们,你们干什么?在建一个庇护所?你们只会干这种事?真会安慰人啊。”女主人的抱怨在房间的那端响起。

    “夫人,随她们玩去吧。”中尉回应道。

    “我喜欢黑的。”萨拉说。

    “黑的?翅膀上有人面天蛾的那种?那算什么啊。”伊内斯反驳说。

    “你今天可够丧气的。”

    “萨拉,她今天和你过不去?”

    “我喜欢黑的,和你们有什么相干。”她回击道。

    他的右手缓缓伸出去,慢慢摸到了桌上的杯子。

    “你是说喜欢黑的?肯定吗?”他低声问她,力图微笑一下。

    “是啊。怎么了?”

    戴着手套的左手猛然将玻璃杯砸碎,发出吓人的声响。

    “喏,现在是黑的了。”他说,玻璃碎片上的手并未拿开。

    “这是怎么了。怎么搞的嘛。”中尉不安地说,“不是说今天聚会大家高兴吗?”

    “你有两项任务,胖子。我那件白上衣送到洗衣店去,洗一洗,熨一熨,但要快。再买几瓶香槟。我不相信别人。他们会用小苏打来糊弄。”他说。

    “好的,先生。”

    “买10瓶香槟酒。这也不算太多。要费雪纯牌的。”

    “费雪纯牌的。好的,先生。”

    “你消消停停地办吧。今天不出去了。”

    “那个萨拉她……”我试探道。

    “什么?”他话里有话,我觉得。体的。“我不是女人。但愿如此。噢,也许不是吧。我哪儿知道啊?”她又烦躁起来。“女人不女人的,那又意味着什么?大家都说我爱上他了。都这么说,甚至我妈妈,那个可怜的人也这么说。大家还在背地里嘲笑我。不过都是在背地里。但是,那不是他们所想的那种让人头脑不清、让人变蠢、让人忍受折磨的爱情。那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我的选择。就像街上的一条狗随便就跟着一个人走一样,只是跟着他。只是满怀希望,只是有所期待,并不需要解释。”

    (本章完)

    手机端  м.ōm  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