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38章 汤章威的烦恼

正文 第938章 汤章威的烦恼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汤章威盯着前面的那些人,他说:“那些人都是那个唐昭宗新找的手下吗?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不怕死的人,他们总想为那个该死的唐昭宗服务?”

    白存孝笑了,他说:“那些人总想着不劳而获,这些只想为非作歹,他们在江湖上混饭吃,自然想找一个粗大腿抱着。那个唐昭宗看起来,就是最粗最可怕的那个大腿,他们抱一抱这个大腿,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们最正确的一个选择。”

    汤章威说:“可是,他们给郢州城的那些富裕百姓造成了恐慌,我们要杀光他们。这些人被我们抓住,或者砍头的时候,他们也许会幡然醒悟的。”

    白存孝说:“这些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汤章威说:“这些人都如此大胆?”

    白存孝说:“那是当然,这些人从来就不怕死的。”

    汤章威说:“你这样一说,我还有点不意思对他们下手了。”

    只剩笔末还与欧子龙藕断丝连,就像是用筷子夹起一块拔丝地瓜,有丝丝缕缕的灵状细线相连。一人一笔只凭着这一点连接着,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扯断。

    凌云笔猛然被人抓住,像一条受惊的鳝鱼左右拼命摇摆,云气乱飞,费老的二指却似是一把钢钳,泛起紫青光芒,死死扣住笔灵,丝毫不曾动摇。

    诸葛一辉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费老竟动用自己的笔灵……」旁边白存孝听到,问他费老的笔灵是什么来历。诸葛一辉和汤章威都没回答,全神贯注盯着地下室里的情景。白存孝自讨没趣,只好也把视线放回屏幕。

    地下室内,费老握着笔灵冷酷地对欧子龙说:「现在你的身体已经不受你的神智控制,你的神经已经随着凌云笔被我抓了出来,你还不说吗?」

    欧子龙用沉默做了回答。

    费老道:「有骨气,那么我只好直接问笔灵了,它们是永远不会撒谎的。」仿佛为了证实自己说的话,他的拇指稍微在凌云笔管上用了一下力,欧子龙立刻发出一声惨号,如同被人触及到自己最痛的神经一般。

    「你在诸葛家内的同伙,是谁?」费老厉声问道,他的头顶隐约有白气蒸腾而出,显然也在全神贯注。

    「诸……诸葛淳……」欧子龙口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眼角开始渗血。现在的他整个神经已经被拽到了凌云笔内,实际上是笔灵在利用他的身体说话。

    「是他指使你?」

    「不是……」声音虚弱沙哑。费老不得不让自己的问题尽量简单一些,同时右手的五个指头灵巧地在凌云笔管上游动着,像是弹钢琴,又像是操作傀儡的丝线。

    笔灵毕竟只是非物质性的灵体,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对它们进行很精细的操作。

    「为什么你们要杀房斌?」

    「不知道……」

    「如果诸葛淳不是主谋,那么是谁指使的?」

    欧子龙全身的抖动骤然停滞,他的嘴唇张了几张,试图吐出几个字来。费老听不清楚,朝前走了两步。突然欧子龙双目圆睁,哇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红的血,正喷在距离他不到半米的费老脸上。

    费老猝不及防,身体疾退,右手放松,凌云笔趁机摆脱了控制,围绕着欧子龙不停鸣叫。

    这一次,是欧子龙本身的强烈意识压倒了凌云笔,强烈到甚至可以影响到已经被拽出体外的神经。可强极必反,这一举动也让他受创极深。他随即又喷出数口鲜血,只是再没有刚才那种高压水龙头的强劲势头,一次弱过一次。最后鲜血已经无力喷出,只能从嘴角潺潺流出,把整个前襟都染成一片可怖的血红。

    就连他头顶的凌云笔,光彩也已经开始暗淡,缭绕云气开始变成铅灰颜色。

    「快!叫急救医生来!」

    诸葛一辉见势不妙,立刻喝令手下人去找大夫。很快四五个白大褂冲进地下室,费老看着那群人手忙脚乱地把奄奄一息的欧子龙抬上担架,满是鲜血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情,甚至顾不得擦擦血迹,就这么一直目送着欧子龙被抬出去。

    诸葛一辉他们也随即冲进地下室,汤章威细心地拿了一条毛巾递给费老。费老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转头对诸葛一辉说:「看起来,有人在他的意识里加了一个极为霸道的禁制,一旦涉及到主使者身份的敏感话题,就会自动发作。」

    「到底是谁如此可怕……」诸葛一辉倒抽一口凉气,但想不到哪枝笔灵可以做到这一点。

    费老做出一个决断的手势:「但至少我们知道另外一个叛徒是谁了。诸葛淳这小子,平时只知道打扮,不务正业,现在居然成了窝里反!」

    诸葛一辉点点头,这个情报他们早就从白存孝那里知道了,现在不过是再确认一下。白存孝听到费老说诸葛淳「好打扮」,心里一乐,当初他惊走诸葛淳,全靠破坏他的妆——但那家伙的实力确实相当强横,诸葛家果然藏龙卧虎。

    费老长叹一声,把沾满血迹的毛巾还给汤章威:「赶紧去查一下,这几个月以来,他们两个偷偷行动了多少次。不知道暗地里他们瞒着咱们诸葛家杀了多少人,用这种有伤天和的龌龊手法收了多少笔灵!」

    「明白。」

    「最重要的,是要查出是谁在幕后指使。」

    四个人走出地下室,费老和诸葛一辉在前面不停地低声交谈,想来是在讨论如何擒拿诸葛淳的细节。白存孝和汤章威走在后面,当他们走过一个九十度拐弯时,汤章威忽然拉了一下白存孝衣角,让他缓几步。等到前面的费老和诸葛一辉转过拐角,她忽然压低了声音开口问道:「你们是亲眼见到房老师被杀对吧?」

    「嗯,对。」

    「除了欧子龙,诸葛淳也有份对不对?」

    白存孝挠挠头:「如果从法律上来说的话,他算是帮凶吧。」

    「谢谢,我知道了。」汤章威低声说,然后紧抿住了嘴唇,从她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

    手机端  м.ōm  无广告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