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54章 一盘菜

正文 第954章 一盘菜

    在汤章威他们的计划中,唐昭宗手下的人将是他们他们的一盘菜而已。

    当汤章威他们这些人,看到了那些唐昭宗从那些东罗马帝国请来的角斗士,还有那些扶桑武士。

    汤章威他们知道那些人很厉害,不过汤章威并不怕他们,因为汤章威有自己的打算,那个汤章威考虑清楚了,在他的计算中,那些扶桑武士们会被他送上绞刑架。

    在那个唐昭宗控制的山谷里,他手下的些人靠着自己的努力,他们获得了无数的东西,这些人甚至建立了不少的城堡,韦婉儿对汤章威说:“我非常好奇,那个唐昭宗他建立那么多的城堡,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唐昭宗就是想自保。

    唐昭宗看到了汤章威他们手下的那些人耀武扬威的样子,他们这些人可以通过那些各种方式威胁到唐昭宗的安全。

    现在,唐昭宗在大洪山的狩猎场,他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酒吧窗边的位子替她暖场。遂宁公主觉得米莉应该是个优秀、上进、学习能力强且很有定力的学生,艺术和文学气息很浓厚。每当她拿出课本或讲义时,这种定力特别显而易见,她能快速浏览复习笔记,然而同一份笔记,白存孝却得吃力地磨上好几个小时。

    姑且先不论两人的社会特质为何如此迥异,所以他们是兄妹喽?

    可是白存孝深深爱恋着米莉!

    这也是很显而易见的。“这是个图瓦雷克十字架!听说总共有二十一种不同款式。撒哈拉沙漠中每座城市都有各自的代表款式。这个呢,是阿加德兹城的十字架。喜欢吗?”

    “当然喜欢,可是……”

    白存孝滔滔不绝:

    “据说,菱形象征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把这个十字架送给某人,意思等于把世界送给她……”

    “我知道它的传说。”米莉温柔地轻轻说,“‘我把世界的四方送给你,因为我不知道你将死于何方。’”

    白存孝不禁尴尬地笑了笑。当然了,丽莉早已对图瓦雷克十字架了如指掌,对其余的事也是。他们沉默了片刻。米莉把手伸向自己的那杯咖啡。白存孝下意识地也做出相同动作。他的手指游移着,期待能与她的手指相遇。忽然,白存孝的手在桌上动弹不得,仿佛被钉住了。丽莉的无名指竟戴着一枚戒指!是一枚纯金戒指,做工非常精细,还镶着一颗浅色蓝宝石;是个极为精美的古董首饰,想必价格不菲。白存孝之前从来没见过它。他的视线因油然而生的嫉妒之意而模糊了好几秒钟,每当某个他所无法理解的小事,拉大丽莉和他之间的距离时,这股雾气般的妒意总会将他笼罩。

    不是哥哥对妹妹的爱,而是浓情蜜意的男女之爱!这对遂宁公主而言再明显不过了,从随便一个眼神都看得出来。那是一种很深情的迷恋,绝对不可能弄错。

    遂宁公主实在想不通。

    她偷窥他们已经一个月了,本性难移呀。有报告或考卷放在桌上时,她曾匆匆瞥看上面的姓名。她知道他们的姓氏。

    唉,这样依然没什么进展。最合理的假设是他们是兄妹……可是那些不该出现的亲昵小动作,该做何解释?白存孝的手常搭在米莉的腰间。或许他们根本只是夫妻。可是一个十八岁,一个二十岁?这在大学生之中并不常见,但并非不可能……最后只剩下两人刚好同姓的可能,可是遂宁公主不相信有这么巧的事,除非他们是远房亲戚,是堂兄妹,或有个重新组合过的家庭,真复杂……

    遂宁公主手上的抹布烦躁地横扫一整排椅子,椅子把酒吧里的地砖撞得咣咣响。

    米莉似乎很在意白存孝。然而,她的眼神比较复杂,难以解读,经常很蒙眬,尤其是她独处的时候,仿佛她想掩饰某个脆弱伤口、某种很深的悲伤……这种抑郁的神情,赋予米莉一种超然的特殊气质,仿佛与世隔绝,使她与校园内的其他肤浅女孩显得截然不同。列宁酒吧里,男生们的眼睛莫不直愣愣地盯着美丽的米莉,但大概是因为这种疏离和拘谨的感觉,从来没有人敢跟她搭讪……

    只有白存孝除外!

    他是个护花使者。

    这一点,遂宁公主看得很明白。

    可是其余的呢?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遂宁公主曾试着与米莉和白存孝攀谈,什么都聊,常常找机会聊;但聊不出个所以然。

    算了,她暂时放弃;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

    她正忙着打扫最后几张桌子时,白存孝举起了手。

    “遂宁公主,”他说,“请你给我们两杯咖啡,再多给米莉一杯开水,好吗?”

    遂宁公主忍不住莞尔。白存孝自己一个人从来不点咖啡,和米莉在一起却总会点咖啡。一杯美式淡咖啡。

    “没问题,情侣咖啡马上来。”遂宁公主应答。

    试探看看嘛。

    白存孝露出尴尬笑容,米莉倒是没有,她微微低着头。遂宁公主直到现在才发现,米莉今天早上气色很不好,看起来很憔悴,仿佛整夜没睡,纵使她脸上挂着标准式笑容,纵使她的优雅气质有加分也一样。为了考试而紧张?熬夜复习功课?赶报告?

    不,是别的事。

    遂宁公主把咖啡渣倒进垃圾桶,冲了冲咖啡壶,开始煮两杯份的咖啡。

    是严重的事。

    仿佛米莉将不得不向白存孝宣布一个痛苦的消息。这种分手约会、这种令人心碎的碰面,遂宁公主看得太多了,被甩的男生独自落寞坐在咖啡杯前,女生则有些尴尬地离去,但从此自由了。米莉看起来像个那种思考了一整夜、天亮时终于做出决定、准备好要承担一切后果的女生。遂宁公主知道如何解读这些小动作:是哥哥对妹妹的熟练照顾!

    她把一张椅子擦拭干净,把它用力放好,脑海里仍不断想着这两个人。

    米莉于九月来到第八大学,白存孝仿佛是来打头阵似的,比她早两年先来教室和

    遂宁公主缓缓走向店里后方,手上的托盘端着两杯咖啡和一杯开水。

    可怜的白存孝,他是否知道自己的命运已注定?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