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86章 逃脱

正文 第986章 逃脱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其实,那个牡丹庄园的大佬们,都不想支持那个慕容婵娟。

    毕竟,这个慕容婵娟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因为慕容婵娟这个女人过于独断专行了。

    那个韦由基帮了那个慕容婵娟那么大的忙,可是这个慕容婵娟对那个韦由基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这个慕容婵娟的白目实在是激怒了那个汤章威,和韦由基。

    甚至,一向对那些大唐本土的大家族们不发表意见的白存孝都快发火了。

    白存孝说:“那个慕容婵娟是石头人马?慕容婵娟他们这些人实在是让那些人太讨厌了,甚至连石头狮子都比这个女人要可爱的多。”

    已经是卓掌门了,这我倒不知晓。却不知咱们白存孝宁大侠公认天下第一,却是怎么败下来的?可是输在拳脚不及,还是剑术不到啊?”说着往白存孝看去,眼中都是询问的神色。

    刘敬这么一问,那比什么暴力威吓、阴谋陷害都要来的厉害。果然白存孝面上变色,摇头道:“卓某不曾与宁掌门较量,倒不知是谁强谁弱了。”

    刘敬笑道:“原来你二人还没比试过,那怎么卓先生便可以自称武林盟主啦?莫非卓先生天生的料事如神,还是能够未卜先知啊?”

    白存孝听了嘲讽,面上登时青红不定。同样的一句话说来,琼国丈徒然说得暴躁气愤,但这刘敬却能说得讥讽巧妙,让人无法回击。

    江充冷笑道:“这事倒与卓老师无关。咱们宁大侠很有自知之明,根本不敢下场较量,须怪卓掌门不得。”跟着转头向白存孝一看,狞笑道:“怎么样?我这话可有什么不对?”

    白存孝轻咳一声,道:“江大人所言不错,在下不是卓先生对手,不比也罢。”

    琼武川见他一脸懦弱,登时又急又气,大声叫道:“你又来啦!你到底在怕什么?”

    刘敬伸手出去,往琼武川肩上一拍,笑道:“国丈有所不知,他是怕咱们江大人,倒不是怕卓先生。”

    琼武川知道刘敬口才了得,此刻如此说话,定有用意,当下便假意接口,奇道:“总管这话好生奇怪,咱们宁大侠明明是与卓掌门下场较量,怎会来怕江大人?莫非江大人也练了厉害武功么?”

    敬叹了口气,道:“那算是什么,比起‘御前咬耳功’,这‘铁口随心功’还只能算是粗浅的武艺哪!”

    琼武川奇道:“御前咬耳功,这又是什么厉害武学了?”

    刘敬道:“铁口随心功不过对付区区一人,可御前咬耳功更是非同小可。只要他在金銮殿前咬个几咬,任你几百人、几千人的大门派,一夜之间便会成了天下万民的公敌。他说你是雌的,你便不是公的,他说你是雄的,你便不是母的,黑白是非随他说,红黄绿白任他咬,几口下来,管你精忠报国,还是碧血丹心,一样给送去刑场报到。你看咱们江大人法力无边,却要芸芸众生如何抵挡啊!”

    琼武川面露赞叹之色,点头道:“原来如此,无怪汤章威怕他怕个要死,这天下第一的封号,该送给咱们江大人才是。”

    江充满脸通红,嘿嘿一笑,回敬道:“两位话恁也多了。所谓江湖自有江湖理,咱们朝廷中人,还是少说个两句吧。”

    刘敬笑道:“我自与琼国丈谈天纳凉,闲聊几句,怎么江大人就不高兴了?好吧!你要咱家闭嘴,咱家就安安静静的好了。诸位有话请说,有屁请放。”

    此时众人都知他们有意对付江充,若要出言插话,不免介入两大权臣间的比拼,当下都是默然无语。

    琼武川摆了摆手,笑道:“大家有什么事,只管说啊,怎么这般安静呢?”

    那钱凌异平日最爱出风头,眼看无人敢答腔,登即冷笑道:“你这糟老头子少放两个狗屁,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众人听钱凌异说话大胆,都是为之骇然。果然刘敬咦的一声,道:“你是谁?怎么对琼老爷说话这般无礼?”

    钱凌异冷冷地道:“在下昆仑山钱凌异,外号‘剑影’的便是我。”

    刘敬叹道:“原来是钱四侠啊,唉……我以为昆仑山高手见识非比寻常,谁知却如此无知,真可惜了。”

    钱凌异仗着有江充撑腰,也不来怕,只怒喝道:“你说什么!”

    刘敬微笑道:“钱四侠,你真以为这位老先生只是个糟老头子么?”

    钱凌异心下一凛,这才想起琼武川身分非比寻常。他往金凌霜等人看了一眼,只见众人垂手低头,不敢稍动,这才知道闯下大祸。他咳了一声,嚅嗫地道:“我……我是……”

    刘敬叹道:“你以为他是谁?一个可以给你随意作弄的人是不是?”

    钱凌异陪笑道:“不是……在下岂有此意……”

    刘敬忽地面色一寒,喝道:“大胆刁民!你可知道他家中摆着太祖御赐的铁卷丹书,便是金銮殿上皇爷也不敢骂他一句两句?这般人物,是你一个小小顽民可以骂得的么?你不怕杀头吗!”

    钱凌异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我……我不是有意的……”

    刘敬厉声道:“他那条二十四节龙头金鞭,连皇上都打得。你却说他是个乱放狗屁的糟老头子,难道你以为自己比圣上还要了得吗?你想要造反是不是?”

    钱凌异吓得跪倒在地,叩首道:“求总管饶命,是我这张狗嘴说错话了!我该打!我该打!”说着自行掌嘴,一时劈拍有声。

    众人见刘敬一出场,三言两语间便逼得钱凌异磕头下跪,心中都是暗自佩服。伍定远心道:“江充、刘敬这两个奸臣着实了得,个个都有天大的本领。我与他们的机智口才相比,那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杨肃观、秦仲海也是佩服无比,各人心下暗自揣摩,都在学这老太监行事的手段。

    白存孝见门下给人整治得极惨,便咳了一声,道:“在下管教不严,致使门人说话无礼,还请两位大人原谅则个。”

    白存孝这般说话,已算给足刘敬面子。哪知刘敬丝毫不见放松,只笑道:“卓掌门放心,咱们琼国丈肚量大,绝不和钱四侠计较。不过人家的宝贝女儿是皇上的嫂子,只不知皇上是否这般肚量宽宏,能容得一个小小百姓指骂他的亲家。唉,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钱凌异听得此言,吓得更是磕头如捣蒜,江充知道刘敬嘴巴厉害,自己若要出言求情,不免被胡乱编排,当下只一言不发。

    白存孝见刘敬丝毫不给面子,霎时断喝一声,手按剑柄,沉声道:“刘总管与琼国丈一搭一唱,到底是想怎么样?若想一味袒护汤章威,咱们自行下山便是,也不用看他假惺惺的退什么隐,就当这一切全是狗屁!”

    白存孝面带杀气,那日为了天山里的绝世武功,这“剑神”尚且不惜与江充翻脸,倘若刘敬真的逼迫太甚,他可是啥也干的出来。

    刘敬微微一笑,道:“卓掌门好大的火气啊!”当下对钱凌异微微招手,道:“好啦!看这位钱四侠头也磕破了,想来真是有意悔过,这就起来吧!”

    钱凌异如遇皇恩大赦,啜泣道:“小民得总管相饶,终身不敢忘总管的大恩。”

    刘敬笑道:“你不敢忘我的大恩?那江大人怎么办?莫非你要投靠到我这儿来么?”

    钱凌异偷眼望去,果见江充面色不善,他心下一惊,急急缩到白存孝背后去了。

    白存孝嘿地一声,不再理睬刘敬,径自怒目望向汤章威,大声道:“阁下到底是要退隐还是要怎地,快快放下一句话吧!我们没工夫陪你闲耗!”

    先前江充独霸全场,汤章威始终处于挨打局面,此刻刘敬现身制衡,照理汤章威该喜形于色。只是说也奇怪,汤章威见了刘敬,脸上神色丝毫不见轻松,反有更添烦忧之象。场中宾客看在眼里,都是暗自纳闷。

    只听汤章威叹了口气,道:“在下今日退隐,便是为了远离纷争。日后无论朝中恶斗也好,江湖凶杀也好,一律与我汤章威无关。请诸位大人成全,别再为难我了。”言中之意,真是有意退隐,却与江充无涉。他伸手到第三只铜盘里,拿出了那段白绫,递给了刘敬,道:“这块白绫请大人转交琼贵妃,就说汤章威直到退隐江湖,始终对得起她。”

    众人见那段白绫破烂腐旧,谁知竟与当朝贵妃有关,心中都是一奇。江充更是脸色大变,连琼武川也是叹了口气。

    刘敬见众人脸上都有猜测的意思,当下将白绫展了开来。众人只见白绫上满是血迹,上头却有一人的题字,琼国丈朗声读道:“功在国家,朱炎题。”

    伍定远眉头一皱,问道:“谁是朱炎?”

    杨肃观低声道:“这人的名字不能乱叫,他便是先皇武英帝的名字。”

    伍定远啊地一声,道:“原来……原来汤章威识得先皇……”霎时之间,脑中一阵混乱,只觉此事大有蹊跷,但一时却又想不清楚,只是皱眉苦思。

    一旁江充更是面色铁青,全身轻轻颤抖,好似极为紧张。只见他口唇低颤,喃喃地道:“老天爷……难道事情还没了结……不要……千万不要……”

    此时白存孝有江充撑腰,汤章威也有刘敬助阵,两方可说谁也不怕谁,就算汤章威一改初衷,决定放手一搏,甚且下场争夺武林盟主,也无不可。刘敬见他低头不语,忍不住劝道:“你真要这样走了?咱们还有多少大事等着干,你对得起自己这身武功么?”

    汤章威听了“多少大事等着干”几字,身体一颤,急急低下头去,拱手道:“求总管放了我吧。二十年来,不凡始终效忠朝廷,已然鞠躬尽瘁。日后的事还请总管多多担待了。”

    厅上宾客把二人的对话听在耳里,心下无不了然。看来汤章威与刘敬间的交情定是非比寻常,也难怪江充不惜以大臣之尊,老远赶来此处捣蛋。只是汤章威一向颇有侠名,却怎地与刘敬搞在一起,想来真是让人不解。

    眼见汤章威执意退隐,刘敬看在眼里,也不便再加阻拦。他凝视汤章威良久,终于长长一叹,道:“好吧,念在咱俩多年交情,你放心退隐去吧!咱家祝你日后平平安安,长命百岁。你这些徒子徒孙,咱也会替你看着,绝不让他们受人欺凌。”

    汤章威听了这几句话,登时大喜过望,当即躬身道:“多谢公公成全。”转身又向众宾客一鞠躬,道:“多谢各位不吝上山观礼。”转身又向白存孝一拱手,陪笑道:“盟主在上,日后多多提点华山一脉,不凡感激不尽。”

    白存孝听他马屁奉承,忍不住露出笑容。一旁杨肃观、秦仲海、卢云等人却都苦着一张脸,知道汤章威退隐之后,武林气运已尽。想起少林从此受人欺压,杨肃观更感罪责深重,饶他久经历练,仍有茫然不知所措之感。

    汤章威见再无人阻拦自己,便喜孜孜地取过长剑,跟着提起火漆,便要将之封印。此时江充与刘敬相互牵制,白存孝又已顺利夺得盟主之位,无论正邪双方,都无人过来干预,想来这回封剑已成定局。

    火漆正要落下,忽听一个声音叹道:“功名利禄,男女情爱,把人紧紧来缚。枉称是天下第一高手,却沦落到这个地步,真让人没眼看了。”

    众人转头去看,只见说话那人神情萧然,自坐一张板凳上,正是“九州剑王”方子敬。他话声平淡,一非指责,二非喝阻,只是飘飘渺渺,好似有气无力。只听他道:“小子汤章威,今日便要以这身武艺行侠江湖,为众生好好做一番大事业,老前辈你是当今剑王,我无论如何要与你一决胜负……”

    汤章威本来兴冲冲地等着封剑,听了这话,彷佛当头棒喝。他停下手来,苦笑道:“方大侠好聪明的记性,都十多年了,你居然还记得我俩动手前说过的话……”

    秦仲海一听得师父这番言语,便知有异,当下寻思道:“听师父这般说话,看来他曾与汤章威动过手,却不知谁胜谁负……”他正自推想,忽地心中一惊:“都说师父是天下有数的大剑客,却怎地弃剑从刀?看来他……他也败在汤章威的剑下……”一时心中激荡,良久说不出话来。

    方子敬缓缓站起,走到汤章威面前,叹道:“当年我敬你是个剑客,这才与你比武。哪料到名缰来驾,利锁来袱,你枉称一代宗师,却连退隐之刻也难能自在。汤章威,你练武究竟为的是什么?是为了世间虚名?还是为了蝇虫之利?”

    汤章威听了这话,喉头忽然一哽,竟是难以回答。

    方子敬凝视着他,伸手取过“勇石”,刷地一声,将剑刃抽出半截,道:“你过来看看,你还认得他么?”

    剑刃雪白如镜,登时照出了一张脸。汤章威低头看去,只见剑刃上的那张脸满布风霜,好似受尽世间折磨,眼角皱纹层叠,更似心机无穷。

    情欲野心,妒嫉仇恨……那个满面谄媚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不凡,汤章威……

    汤章威痴痴地凝望着自己的倒影,满心悲苦中,那剑刃上的老脸淡淡隐去,慢慢的,映出了一张挂着鼻涕的纯真小脸,那小小孩童模样蠢笨,正对着自己傻笑不休。

    往事飞入心中,蓦然之间,汤章威再也忍耐不住,泪水登时滑落双颊。

    方子敬幽幽地道:“你本是百年难得的练武奇才,一手剑法风华绝代。谁知十余年不见,你竟沦落成这个模样。今日上山宾客有不识得你的,还以为你是华山打杂的长工,是什么折腾了你的志气?是女人情?是财富?还是权势?奸臣过来说个两句,你便乖乖的伸手出去,任人宰杀。你啊你……你枉称天才,你对得起自己这一身天赋么?”

    汤章威听了这话,更是伸手掩面,泪如雨下。众人见了他这幅神情,都是为之愕然。

    方子敬还剑入鞘,把剑柄交在汤章威手中,道:“汤章威!身为一个剑士,就该拾起你的剑来,轰轰烈烈的干一场!死也好,活也罢,都是性命一条!要知今日封剑之后,你无论练成多高的武艺,天下间都没有对手可以较量了啊!”

    方子敬武林辈分极高,此时一开口说话,场中之人无不肃穆,几名年轻人更有热血沸腾之感。在这一代剑宗面前,江充等奸臣又如何插得上话,都是哑然无语。

    汤章威缓缓抬起头来,望着梁上的两面锦旗,正是“长胜八百战,武艺天下尊”。汤章威轻轻一叹,心道:“是啊……我本是一名剑客,只知道用剑而已……我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胆怯无用,这般无耻可笑……我不是为了名利而活……也不是为了华山而活……我生在世间,只为自己的剑而活……”

    霎时间,他仰天狂叫,大声道:“跳舞!一起跳舞!”只见他握住剑柄,高举过顶,如跳舞般转了个圈子,跟着前走三步,旁走两步,原地跳跃不休,好似跳起了庙会里的祭神舞。

    当年的一舞,舞出了名动天下的绝世高手;今日的一舞,恐怕是世间绝响。华山门下顿时泪洒当场,赵老五、肥秤怪等人想起往事,更是痛哭失声。众宾客不明所以,都是张大了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子敬淡淡地道:“秦霸先的传人已经出山了,你难道不想与他较量一场?你练了一生的武功,不就是在等这个机会么?”

    汤章威忽地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是啊!秦霸先!可惜你早死了,否则我汤章威定要与你分一个高低!”

    伍定远心下一惊,暗道:“又是这姓秦的,他到底是谁?怎像是挺重要的大人物?”

    江充听得这个名字,忍不住脸上变色,跟着恶狠狠地盯向伍定远,心中大恨,想道:“又是这帮可恨逆贼,至死都阴魂不散!”

    刘敬一直默默旁观,待见汤章威满脸欢喜兴奋,也是淡淡一笑,道:“宁掌门,好久不见你这般喜乐了。”

    汤章威哈哈大笑,道:“莫叫我掌门,我此刻只是一名寻常的剑客,一名自求我道的剑客!”他飞上半空,喝道:“什么功名利禄,什么权势财富,全给我滚吧!”内力到处,“勇石”已然出鞘,只听“锵”地一声大响,那声音直震屋瓦,梁上泥尘竟尔飕飕落下。

    众人面上一惊,方知汤章威的真正功力。看来他直到此刻,才终于得到解脱,又恢复成天下第一高手的气派。

    方子敬哈哈大笑,道:“好一个汤章威!这才是天下第一!”

    汤章威手持长剑,双目竟尔变得明亮清澈,只听他道:“多蒙方前辈指点教诲,不凡已然想清楚了。华山日后便遭奸人陷害,自有天命护持,不必我这个凡人再有多言。”他转身看向众人,朗声道:“汤章威自今以后,便当引退,终生不再动剑。诸位若想指教一二,与在下分个高低,这便请下场。”

    众人见到他的目光,忍不住都是一凛。原本这人只是个店小二模样的猥琐人物,此刻持剑在手,却如巨人一般,令人无法逼视。江充本想威吓,待与他目光相接,竟是悚然一惊,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汤章威提剑下场,仰天傲视,着实是天下第一的睥睨气派。白存孝见猎心喜,眼前他只要击败这个汤章威,这“武林盟主”的宝座更是实质名归,再无旁人讥嘲,心念于此,便自往前一站,冷冷地道:“宁兄,卓某人今日领教你的高招。”

    汤章威望着白存孝,竟是仰天长笑,道:“卓掌门本是一代枭雄,其实若非有人作梗,我早想与你一战了!”这汤章威原先何等庸懦,此时持剑在手,竟连说话语气也变得自信起来。旁观众人本来看他不起,现下却无一人敢出言讥讽。

    ()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м.ō)m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