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89章 慕容婵娟的狡猾

正文 第989章 慕容婵娟的狡猾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那个慕容婵娟,跟着那些郁金香家族的人向外面逃去,她本来不相信今天自己可以逃命的。

    可是,那些郁金香家族的人,他们比那个慕容婵娟有经验,他们从那个玫瑰家族遭到打击的过程中,学到了未雨绸缪。

    所以,他们准备好了快马,和一些所谓的安全屋。

    在这些安全屋里,有许多用假名购买的房产。

    慕容婵娟这个家伙,她不像那个慕容媛一样,获得了那个唐昭宗的欢心,所以她就干脆和那些郁金香家族的人一起逃跑了。

    虽然,那个名单的事情,已经被牡丹家族的慕容周通过那个唐昭宗摆平了。

    可是,那个慕容周知道,那个牡丹家族和汤章威他们的谈判不过是表面文章而已。

    间谍们正了正身子,继续他们的发言:“自从大人离开后,鲁素大人就着手和郢州城的媾和,先后派遣了四批使节。前两批在边关的时候就被舍尔诺夫的部队给拦截,第三批才成功的到达郢州城,展开游说工作。不过在初期,我们的开展的十分困难。郢州城人对我们充满敌意,即便是在汤章威大人的配合下,也很难松动对方的观点,后来甚至发生郢州城要增调预备部队到回廊的事情。”

    “后来呢?”

    “在第四批,鲁素大人亲自带队,在郢州城国政议会厅说了三个时辰,很多大臣都拜服在鲁素大人的口才下,只是有切奇科夫等强硬派的阻挠,才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不过鲁素大人还是成功的将大唐海外行省的使节团留在郢州城,并在几个主要的城市设立了分支。

    现在的话,局势相对稳定,暂时还没有发生大的战争可能。不过在半个月前,鲁素大人突然离开这里,留下话说,法普老弟会解决剩下的事情。”

    “恩——”鲁素突然离开,估计在大唐海外行省也有所变故。不过看最后他的留言,想来也得到我快要到的消息,权衡利弊下就选择回大唐海外行省。这个大哥,还真是给我留下一堆难题,但是,我怎么也要对得起他的信任呀。

    “对了,有没有南边的消息?”已经数天没有情报,颇有点不舒服,我最后追问下。

    间谍们相互对望了一眼,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接着从他们口里传出让我惊诧万分的话来。

    自从第二王子萨姆丁发起那场变乱后,不到十天,拥护布拉西尔的彩虹骑士团人马就打到了离圣城不足百里的地方。

    三月二十日,萨姆丁发表了通告:“……敌方之子女金帛,全数赏赐给孤之勇士;参战期间,协助孤者,按军功可完全拥有不同大小之土地,世袭万代;对于勤王之将,得敌村者为村长,得敌郡者为郡长,世袭万代……”

    从第一眼看上去,简直就是把艾尔法西尔分零碎贩卖了。但是就因为此,大批的勤王军出现在北方,其中法拉尔家族第一时间响应了萨姆丁的通告,北方死囚团南下。

    相对萨姆丁充满诱惑的通告,第二王子布拉西尔的通告却又泛起另一波波浪:“……讨伐逆贼,人人有责,凡参加义军者,不论身份,以后皆为艾尔法西尔全权公民……”

    不论怎么样,这对于仆役民来说是个机会,想不到夏尔克求我的事情,到是另一个人先来做了。也好,毕竟仆役民也是艾尔法西尔人,与其让他们背井离乡去大唐海外行省,还不如在自己的国家寻找到自由。

    “不过自己的责任还是要担负起来呀。”轻声自言一句,车中的间谍张大了眼睛看着我,露出不解之色。

    “没事——”我挥了挥手,打消了他们的疑惑,正当我想闭上眼睛略休息下时,一名使节出现在车窗边,“大人,郢州城圣城到了……”

    听完这句话,我连忙探出头去,只看见远处隐隐有一座白色的巨大城市。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郢州城圣城,不过今次看到却有点别样的感觉,毕竟现在的我知道这座城市是在冰原上一点点的,用人命垒出来的。

    当年的郢州城人为了修筑这座城市,先后殒命了三万四千六百七十一人。

    至今在厚实的城墙下,还压着劳役者的尸体吧。

    贵族的统治也是这种情况呀,一千多年了,少数人踩在大多数身体上的制度,现在看来,还真是腐朽的厉害。

    王历一三五四年四月一三日,在我的感叹声中,我们踏进郢州城圣城,在众目睽睽下,车队进大唐海外行省驻郢州城总领事馆。

    “这个,还真是花了大价钱呀!”跳下马车的第一声感叹是对总领事馆的建筑发出的,落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花园,中央的水池边上满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艳丽花朵。

    环绕着花园的是高大的石质房屋,都有三层楼,外墙用金粉涂过,在阳光照耀下发出让人没法张眼的亮光。越过那层金黄,我勉强看见在平坦的屋顶上,站着数十个手持弓箭的士兵。

    这哪里是什么领事馆,根本就是在炫耀着大唐海外行省富庶的标志呀!而且,怎么看也能当一座小的堡垒来用,郢州城能允许这种建筑屋的出现,我真有点没法评论。

    “法普大人,是您呀,真是一路辛苦了!”热情从屋内迎出的是那个汤章威,比较以前所见,他身上的装备越发沉重,拇指粗的金项链,头巾上配的巨大祖母绿,还有十根手指上五光十色的钻戒,在充满了低俗的暴发户气息外,还让我产生这几年提供给他的资金是不是全移到他身上的错觉。

    敏锐察觉到我的视线,汤章威立刻换上另一副嘴脸:“大……大人,这套行头可都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我汤章威真是一点也没有想吞没……”

    “好了,我管你身上穿什么呀,我们远来劳顿,还不去安排房间。”

    “啊——是,是,我早就准备好了,给大人的绝对是上等房!”搓着手,汤章威连忙在前面引路。

    找了这个家伙当说客,现在看来至少有点好处,可以把大批的郢州城官员拉下腐朽的海洋去。在这个大陆上也难找出这么会察言观色的人呀。笑着摇了摇头,我挥手示意,仆兵们陆续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让一个个重要的人物踏上这个黄金铸造的领事馆。

    领事馆的宿房多在二楼,华丽的走廊上摆满了各时代艺术精品,从绘画到雕塑不一而足。

    我虽然是个粗人,也分不清哪个更为值钱点,不过从一旁白存孝那发光的眼睛,也知道这批东西价值非凡。

    “天,我还以为早被战乱毁掉的凡尼纲的罗素图原来在这里呀!看这个纹路,还有在最下脚的小注,绝对是真品呀!哇——还有这个呀,亚拉杰穆克的黄金战神像呀!啊——这个……”

    实在搞不懂这个白存孝,胖胖的身躯中还真包含了无尽的知识,也亏他能记住那么多的东西。

    如果论起见识的话,就算传承圣龙的记忆,在如此细小的物品上,我也大叹下风。当初能和这个家伙的会面,还真刻上点命运的痕迹,不过最好不是,毕竟啰嗦的乌鸦不是每个人能够承受了的。

    还有,在商人的外衣下,我总觉得他还有别的什么,在捷艮沃尔也好,迷途森林也好,伴随他出现的还真是一个又一个奇怪。

    “管他呢——”突然从心里泛起这个念头,反正他要害我,早就下手了,也不必一直追随到这里。怎么也好,在大陆的棋盘上,还没法找到他所代表的棋子哦,至少现在没有。

    在白存孝的大呼小叫中,一旁的汤章威猛擦额头的汗水,一双眼睛不时的扫向我,观察我的脸色。我自然察觉他的神色,温和的向他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明显露出喘口气的表情,汤章威连忙冲到那些艺术品前:“不要动这个!这是夏洁尔的遗物,价值一百个金币呀……”

    就在这两个人吵吵闹闹中,我来到了我的房间。

    “这个……”推开门的一瞬间,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大人不满意?这可是最好的房间,以前一直用来招待郢州城的宰相。”

    “不是,是太豪华了。”

    最中间是一张超大的床,上面铺着东方大陆特有的丝绸床单,四根立柱全部包了层黄金,就连床顶的盖子也用黄金涂抹了一层。而从我的脚下,一直延伸开去的,也全部是用黄金铸造的地砖,整个房间金光闪闪。

    “黄金屋呀——”雷帝斯张大了眼睛,从我身后挤出脑袋来。

    汤章威的脸上难掩得意的表情:“这个房间一共耗费了黄金一百斤,折合成金币一万枚,多少达官贵人都想在这里躺一个晚上。以前这里还不是领事会馆的时候,就已经门庭若市了呀。”

    “你很会花钱呀!”我感叹了声,难怪才一年多时间,在郢州城的资金消耗就超过十万,若不是确实有很大的成绩,按着巴笛的意识,早就该卡掉这个“无底的消耗之洞”。

    “大……大人,这个也是最省钱的办法,而且很大一部分,也是我在这里赚到的钱呀。”

    汗水如雨流下,我也清楚,汤章威靠着大唐海外行省提供的资金,收买这里的官员后,顺便还做点生意,关卡打通后的生意然就是一本万利,这一年多,委实也捞了不少。

    “不用紧张,我需要的就是你会花钱的本事,如果给你一百万,你能收买多少官员。”

    “一……百……万……”张大了嘴巴,汤章威露出有点呆涩的表情,好半响后,他才回答道:“我可以把整个郢州城的官僚都拖下水。”

    “很好,我就给你一百万。”

    “咕咚”汤章威趴在了我的面前,一把抱住我的大腿:“大……大人,你是我的再生父母,汤章威这辈子都当大人忠实的犬呀!”

    “知道了,不过在这个之前,给我再换个房间吧,我受不了这里太多腐朽的味道。”

    “啊——知……知道了。”

    和郢州城的棋局就从这里开始吧,一百万金币……就当是买下必要的棋子所开销的费用好了,迟早会从其他地方要回来的。从嘴角滑露出一丝笑色,我跟随在汤章威身后,大步向我住的房间而去……

    金钱的作用在很多时候比武力更为巨大,至少在郢州城的见闻让我认识到这一点,此后的三天,汤章威四处拜访圣城的大员阁老,金币如流水般的哗拉拉而出,拉开窗帘,我可以看见在花园里来来往往的全是些显赫的人物。

    “大唐海外行省在金钱的光耀下,已经和盗贼没有丝毫关系了。”笑着拉下了窗帘,我转过身去。

    在我面前站了几个人,一个个身着华服,光是看他们身上悬挂的金链子,都知道这些是商人了,大唐驻郢州城商会的负责人大都站在这里。而在他们脚下,堆着十三只红木箱子。

    “按照您的意思,我们已经将十万的金币兑换成黄金,一共装了十大箱,还有十万则换成了珠宝,装了三箱,全部在这里了。”

    “辛苦了。”我点了点头。

    “不过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金币兑换成这种并不流通的东西呢?现成的金币不是更好使用吗?”其中一人露出了不解。

    我看了他一眼后,上前拍了拍垒起的箱子,笑着说:“金币看多了,看看它的其他状态总会有别样的冲击感吧,这些东西,可以让很多人疯狂呀。”

    商人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对了,拉法斯家的这次做了一笔大买卖呀。”并没有理会商人的困惑,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是的,包括陶瓷、丝绸在内,总价值约四十万,是这十年来,最大宗的交易,拉法斯的船队几乎全部动用。”一谈起生意,大唐商人的脸忍不住就要抹上一层油亮,语气中透满了自豪。

    拉法斯船队号称大唐最大的船队,拥有船只近百艘,最多可以运输数万吨的货物,如果能有这么一只船队来运输艾尔法西尔仆役民的话,用不了几个月,就可以完成一次大的迁徙了。

    “恩——那最快能在几天里把货物全部卖掉?”

    “这个吗,至少也需要十天,毕竟这宗买卖太过巨大,没有那么大的买家,光是由散户来消化的话……”

    “也就是说,现在还没有出售喽。”

    “是的,不过郢州城的贵族对于这种东西分外偏爱,全部售出也是迟早的事情。现在的话,也仅仅是在期待着更好的价位。”

    “如果这些东西卖到捷艮沃尔的话,可以卖更高吗?”

    “捷艮沃尔人从来就不喜欢使用金币,都是些闭塞的乡下人,他们看见东方的陶瓷、丝绸,眼睛都花了,所以拿这些东西置换对他们来说无用的龙角,我们就赚到很大的便宜。而龙角一旦转卖到东方大陆去,那就是不得了的利润,只可惜,最近的战争状态已经把这条商路给封死了。”

    总算了解下商人的手段,不过和我猜测的也差不多,当时脱口而出的黄金大道现在看来确实是铺满了黄金。也难怪商人们肯出大价钱来买通这条道路,我可不能背弃了在大唐那一双双睁大的眼睛吧。

    “这个就是买路钱呀。”用脚踩了踩箱子,我自言了一句,突然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绝好的主意来,“还需要劳烦你们几件事,第一请转告拉法斯家,我只要那批货物,就按六十万的价格全数转到我这里;第二的话,估摸着你们这里还剩下四万左右的金币吧,全部给拉法斯家,让他们留在郢州城几个月,但是不要接任何的货物;第三……暂时就这样吧。”

    “这个……”商人们显然没法了解我的意思,这种在商业上完全是在赔本做的生意,在政治上却有其他的用意。不过我没有耐心解释给他们听,只是轻声道:“这个算是我在为你们的一百万做的事情,不用问原因了。”

    商人们连忙躬了躬身,退了出去,在估摸着他们已经走远的时候,我对着门外大声喊道:

    “汤章威,快去把汤章威给我叫来!”一头大汗的汤章威在我发出这个喊声后一刻钟内冲进了我的房间,一边喘着气,一边道:“大人,这么急找我做什么。”

    “马上给我组织一个大的宴会,我要请郢州城圣城最有头脸的人物,还有,给我雇足够的人,把一个消息传到郢州城各地去,就说,如果有志愿发财的人,就来投资……你说,叫什么名字,能让人看了就想掏钱呢?”

    “啊,关于什么?”

    “就是把东西运到捷艮沃尔,然后换成龙角,再运到东方去,最后把钱退给他们的那种。”

    “大人,这么有风险的事情,只有商人才会去干吧。”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只要想个够响亮的名字就可以了。”

    “这个吗?不如就叫与兰帝诺维亚、塔兰维诺商会共同发财之旅吧。”

    “太长了……”

    “那叫钱生钱……”

    “不行……”

    “……到底算什么好呢,这个钱是拿来投资用的,还是基础……基础的资金,然后可以发财……怎么想都比我以前骗人的话还来得没道理……”

    “基础资金……基金,投资基金……好就用这个。汤章威,反正吹牛说大话一向来是你的专长,怎么离谱怎么去说吧,我需要的是整个郢州城的民意。让回廊开通,以及和我们兰帝诺维亚达成和解的民意。”

    “大人,你还真是……”汤章威吞下了下面的话,连忙退了出去。

    我走到窗台前,一把推开了窗户,让外面的春风吹拂在我的脸上,看样子,一百万是能把整个郢州城都收买的价钱呀。

    在脑海里重新整理了下我所思考的事情,用大额的回报为诱饵,让那些大贵族把以后所有的增值可能率先买下。然后由他们去说服王室开通回廊,只要有一次,只要给他们尝到甜头,郢州城和我们的敌意就会降到一个可以忍受的水平,到时候……

    “我还真是个奸恶的人呀。”忍不住自骂了一声,我对着太阳笑了笑。

    汤章威安排的盛大宴会是在四天以后,花费了大约一千枚金币。为了省钱,使节和仆兵们都脱下了制服,套上了服务生的衣服,就连四人众和法尔切妮也换上女佣的行头,充当迎宾。

    总领事馆里已经摆出了数十桌酒席,四周的灯火把整个中央花园照的有如白天一般。到处是忙碌的身影,在汤章威的吆喝声中,做最后的摆设。

    “豪华的宴席,这一顿就能让村子里的人吃上好几天了吧。”摸着下巴,站在一旁看着的我发出了如此的感叹。再怎么说,从闪族村子里出来的我,对于这种浪费还是看不惯,虽然这是必须花的钱。

    “主人,是时候去换衣服了。”站在我身后的白存孝突然提醒我一句,将我从思考中扯了出来。

    回头向白存孝笑了笑后,冲着场子里,我喊了一声:“汤章威,过来一下。”

    “什么事,大人。”连忙小跑着冲过来,汤章威擦了一下汗水后问道。

    “今天到底有哪些人会来?”

    “已经回复要来的有郢州城的宰相、总理大臣以及几个内阁大员,其他的话,大都是带着爵位的贵族,可以说是显要云集了。”

    “怎么没有军方的人?”露出疑惑,我追问了一句。

    在汤章威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满,用愤愤不平的声音回答道:“军方的大部分是强硬派,巴不得把我们给剿灭了,哪里会来。”

    “这样呀。”摸了摸下巴,我也不再去想,反正有的是机会把军方也拖下水去,现在到不用为这个去浪费脑筋,“对了,你安排一下,把几个有份量的人物单独分开来,有些事情,在杂乱的环境中没法商量。”

    “这个……我马上去办……”露出诧异后,汤章威识趣的点了点头。

    “有劳了。”

    “主人……”一旁的白存孝又催促了一声。

    ()

    更新最快(的新八一中文网  (м.ō)m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