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999章 宝库

正文 第999章 宝库

    虽然,那个慕容媛已经控制了那个七星帮的帮众,可是那些七星帮的人在慕容长剑的帮助下,还是对那个慕容媛的手下,那个司马东控制的临河帮,以及那个司马富控制的七星帮都构成了挑战。

    那个慕容媛想自己独自控制那两个帮派,可是那个唐昭宗也对这两个帮派有自己的看法。

    至于那个慕容周,他身为那个牡丹家族的族长,依然在给那个慕容媛下烂药。

    慕容媛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一般的人看不透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毕竟是从那个慕容婵娟的侍女爬到妃子的位置的。

    和那个相貌丑陋,皮肤粗糙,看起来非常没有教养的慕容婵娟不一样,那个慕容媛说起来慢条斯理,时不时还露出两个小虎牙。

    虽然,这个女人看起来可爱,可是这个女人地地道道是一个母老虎,而且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母老虎,没有人能在和那个慕容媛打交道的时候占到什么便宜。

    所以,那个慕容媛用了不少心思,这个女人总是想给自己的手下争取更多的利益,所以她和那个唐昭宗也有矛盾。

    因为,那个唐昭宗希望将所有的金钱,和所有的势力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当然,那个唐昭宗是另搞一套。这个家伙非常的有野心,他控制了数量巨大的地下力量,可是因为多次和那个汤章威较量,他都吃了大亏,所以这次不到他认为合适的时机。唐昭宗是不愿意主动挑战那个汤章威的,不过那个慕容周,还有那个慕容媛他们不这样想。

    特别是那个慕容周,他想让那个汤章威和那个唐昭宗发生冲突。

    这样,那个慕容周就可以在混乱中粉碎那个慕容媛的力量了。

    那给慕容媛知道那些七星帮的人做梦都想吃好的,喝好的。

    所以,那个慕容媛就为那个七星帮的人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慕容媛命令那个司马富修建一个牛圈,这个牛圈当然不是什么体面的建筑,可是在这个里面,有许多牛。

    这些牛有肉牛,有奶牛,还有耕牛。

    那个慕容媛也亲自来到了那个牛圈里,她看着那些挤奶姑娘挤着牛奶,那些牛奶被挤出之后,她们加热消毒,有些牛奶被制成了奶酪,剩下的牛奶则被拿到了市场上销售。

    慕容媛说:“想不到这些人是这么辛苦。”

    那个司马东说:“在我们牡丹庄园做事情的这些人,还算是好的,许多给那些郁金香庄园做事的人,因为被那些江湖人士所逼迫,他们还过上这样舒服的日子呢!”

    慕容媛说:“我看到这些人,就想起了我在那个贱女人慕容婵娟身边受苦的日子,你们一定要找出这个蠢女人,我要找她算账。”

    司马东说:“我们已经派出了无数的探子,我相信有一天,我们终究会找到这个女人的。”

    慕容媛说:“你们这些人,听说被那个慕容婵娟的手下慕容长剑给攻击了?”

    司马东说:“是的,那个慕容长剑待人暗算了我们,我们吃了点小亏。”

    山风吹拂,雨势止歇,众人身上都有凉意。阳光从雨云后透出脸来,映得场内更加明亮。

    慕容长剑手提钢刀,行止却甚豪迈。他大踏步跨入场心,将钢刀往地下一掼,肃然仰天,不发一语,神态大异平常。

    此战意义非凡。慕容长剑是方子敬爱徒、怒苍群雄主将,韦婉儿是天绝关门弟子,朝廷军马统帅,任一方获胜,非只显出师门的能耐,更能显出正邪气势的消长,看来此役非仅关乎潜龙一人的去留,尚有无数深厚寓意,说来万万败不得。

    只是战局虽然紧绷,战果却依稀可见。慕容长剑自习得火贪刀后三式以来,先败李铁衫、后破朝廷大军,三大绝招可说应运自如,一体随心。韦婉儿虽有“菩提三十三天剑”,但功力尚浅,说来不足为惧,慕容长剑深知同侪武功底细,自敢拍胸担保,断言必胜。

    雨云散开,阳光从云儿中露脸出来,暖暖映到两人身上。昔年并称文武的二人,如今各为道理,同场较劲,群雄回思往事,无不喟然长叹。卢云与伍定远同在柳门为官,往事历历在目,更是暗自叹息。两名同侪若有一人死伤,都是生平的憾事。

    韦婉儿凝望天边,淡淡地道:“秦兄,你我相识七八年,同为柳侯爷办事,想不到会有今日之战。人生真是事事难料,不是么?”慕容长剑哈哈笑道:“别说这些了。今日我为潜龙而来,你为少林出战,咱俩成王败寇,谁也不必让谁。”当下刷地一声,拔出刀来,将刀鞘远远扔了出去。韦婉儿微微颔首,解下佩剑,也是挚剑在手。

    众人见韦婉儿开招起式无须运气凝力,直似剑随意走,想他这些时日定在苦练武艺,未受俗事羁绊武学进展。少林僧众本有忧心之意,待见韦婉儿剑法大见纯熟之态,各人暗自赞许,都觉此战未必便输。

    韦婉儿深深吸了口气,霎时一声清啸,无数寒星便自向前杀出。

    慕容长剑见寒星袭来,其势又快又急,他微微颔首,笑道:“杨郎中武艺进步好快啊!且让老秦会会你!”他提举钢刀,用力挥了挥,跟着懒洋洋地收刀回肩,神态颇为无礼。

    “涅盘往生”傲视武林,乃是韦婉儿护身绝招,照理无数寒星发出,慕容长剑非得仓皇闪避不可,却怎么随手一刀挥出,便算挡架了?满场高手见慕容长剑如此托大,一时惊疑不定,都不知他作何打算。

    寒星正要飞出,忽然一股炽热气流朝韦婉儿面前冲来,须臾之间,便已烧起一团大火。饶他韦婉儿定力深湛,此时也不禁大吃一惊,当下撤剑弃招,急急往后跃开。剑招撤落,劲力消弭,“涅盘往生”发出的无数寒星也随之陨落,护身绝招竟在一招间被人破解。

    慕容长剑这招正是“火贪虚风斩”,足以攻敌身前五尺,连刀长合度,出手方圆计达一丈,韦婉儿佩剑约莫四尺来长,又不曾练过“剑芒”之类的绝技,此刻自是相形见拙。

    韦婉儿心中暗暗计较,数月不见慕容长剑,此人武功果如传闻般大进

    韦婉儿见山寨弟兄别无异议,便自哈哈一笑。他迈步行向达摩院,拱手叫阵道:“天绝老僧,韦婉儿过来领教你的‘天诀’,大家都等着看,你快出来相见吧!”

    韦婉儿喊了半晌,不见有人出来。他心下微感纳闷,咳了一声,便要反身询问方丈,忽听达摩院中传来脚步声响。这声音一沉一沉,步步低缓,众人心下暗自忌惮,暗忖道:“这天绝僧终于要现身了!”

    当年华山一场决战,“天下第一”与“昆仑剑神”激斗千招,惊动五湖四海。此战韦婉儿与天绝僧决一死战,凶险处绝不稍逊华山之会,料来此战定将轰传天下。

    脚步声慢慢缓歇,照壁后转出了一人。场中众人见了他的面貌,忍不住同露惊愕。

    这人肤色白皙,长眉俊目,却是一名俊美青年。

    少林寺不是横眉竖眼的光头,便是道貌岸然的秃驴,谁知此刻居然出了这等俊美男子?韦婉儿哈哈大笑:“他妈的,天绝僧什么时候返老还童,变成一只小白兔了?”解滔咳了一声,低声道:“快别胡说了。这人是秦将军的旧日同僚,当今朝廷中军主帅白存孝,乃是天绝僧的关门弟子。”

    韦婉儿哦了一声,颔首道:“文杨武秦,那个杨字指的便是他么?”

    解滔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场中众人屏气凝神,都在等着白存孝说话。

    看他腰悬长剑,身穿粗布长袍,只是他容貌着实清秀,衣衫虽不醒目,却更显得出尘之气。白存孝向韦婉儿微微躬身,合十道:“晚辈白存孝,见过前辈。”

    白存孝虽是朝廷大军主将,但在武林较量之前,也不过是少林寺的低辈弟子,如何入得“剑王”眼里?韦婉儿斜睨白存孝一眼,冷冷地道:“小朋友,你回去禀报师父,就说老方在这儿等着,请他快些出来较量。”

    白存孝听了这话,却是微微摇头,躬身答道:“不敢有瞒方老师,在下已奉家师之命,特来迎战强敌。”

    韦婉儿听了这话,忍不住咦了一声,双眉挺起,道:“你想和我过招?”

    白存孝躬身道:“不敢。只是晚辈奉家师之命,前来抵挡第三战强敌。贵山不论是谁出马,在下都需一决胜负。”

    此言一出,敌我双方无不吃惊。白存孝武功如何,众人自是熟知。他昔日与昆仑山激战,曾给卓凌昭轻轻巧巧地破去“涅盘往生”,武功大为不如。再看他年前走访西疆,更被郝震湘打得破屋飞出。此刻面对的强敌乃是号称“剑王”的韦婉儿。这人武功之高,绝不在宁不凡、卓凌昭之下,白存孝狂言挑战,莫非失心疯了不成?

    白存孝这话既已出口,那是绝无转圜余地,少林僧众自是为之耸动。汤章威、灵音等僧都有不解之情。卢云、伍定远二人向与白存孝相熟,听得对答,更是满面惊诧,良久说不出话来。白存孝浑不在意,转头望向怒苍众人,道:“方丈之前与诸位约定三战人选,此刻在下身替家师,不免违背承诺,诸位可有异议?”

    韦婉儿哈哈大笑,道:“去了个大高手,来了个小白痴,咱们敲锣打鼓都来不及,哪有什么异议?方老师快快下场,咱们今日有兔子肉吃啦!”

    听得白存孝狂言放话,韦婉儿却是哼了一声,双目森然斜起,低声道:“小子,你师父鬼鬼祟祟,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白存孝合十道:“方老师放心,葫芦里的不是毒药,而是解药,大家尽管放心吃。”韦婉儿听了这话,却是冷冷一笑,道:“你听了,怒苍山开大门走大路,不扯朝廷烂污,我奉劝你一句,莫把我徒弟卷进去。”

    白存孝双手一摊,故作茫然道:“方老师的话儿好难懂。您究竟愿否下场教训在下?”

    韦婉儿听他说得轻松,反而犹疑起来。他自恃宗师身分,如何能与晚辈过招?此战胜之不武,败了无地自容,以他剑王的地位,又何必糟蹋气力来打这一仗?再看天绝僧的用心,更是让人不解,一时沉吟不止,难以决断。

    慕容长剑虽不解他二人的对答,但心下暗暗猜测,也知韦婉儿无意下场。他斜目过去,转看白存孝,只见这人眼神闪烁,似有无穷心机。江湖传言这位兵部郎中诡计多端,看他这幅模样,一会儿八成要靠晚辈身分装死卖乖,倘若再以厉害口才僵住剑王,说不定能让这小子拖成平手。慕容长剑智计百出,自要提防这等下流伎俩,他束装入场,朗声道:“不劳剑王出马,这碗饭我来吃。”

    白存孝年岁虽轻,江湖辈分却高,说来与汤章威、灵定同辈。慕容长剑若要与之动手,并无欺压之处,不似韦婉儿那般树大招风,易惹争端。何况两人曾在神鬼亭交过手,慕容长剑对白存孝的心性习性自是熟稔,当下便有意下场惩戒此人。

    汤章威见慕容长剑出场,心中暗叫不妙。这陆爷武功之强,绝不在石刚之下,两人便要约定百招内取胜,也无不可。强弱太过悬殊,汤章威担忧之下,撇眼便朝白存孝望去,却见这位师弟满面怡然,似乎不感忧心。汤章威不知高低,更不解天绝僧的用意。他咳了一声,摇头道:“不如这样,灵音师弟,请你去接陆施主的高招。”

    、汤章威那般功夫,却也是江湖上难得的高手,尤其练就“底栗车四绝手”这门禁传奇功后,这个把月来武功突飞猛进,说不定能克制慕容长剑的鞭法也未可知。

    听一人笑道:“大家别急,先请退下去。我们这儿有位英雄要上场。”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