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03章 温泉的味道

正文 第1003章 温泉的味道

    那个牡丹家族的人,部分人和那个慕容婵娟走到一切了,当然还有许多人坚持着为那个慕容婵娟效力。

    牡丹家族的这些人,他们总在想办法对付那个汤章威,可是那个汤章威在和那个慕容婵娟,唐昭宗他们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他也会感到有些头疼。

    所以,那个汤章威干脆就将那个权力完全下放给那个遂宁公主,他像看看遂宁公主是怎么对付那个可恶的慕容婵娟,和那个唐昭宗的。

    不过,在那个遂宁公主掌握权力之后,她立刻用心思对付了那个牡丹庄园附近的人,她首先想办法的是找回属于自己的权力。

    所以,这个遂宁公主就从共识入手。

    遂宁公主命令那个牡丹庄园附近的人开始打扫那个卫生,是个人就想居住在卫生环境不错的地方。

    因此,那个牡丹庄园附近的人全部被动员起来了,他们在这个方面倒没有什么反抗的。

    那个牡丹庄园附近的地方,原来是污水横流。

    现在,那些慕容周,和慕容媛他们开始发觉那个慕容婵娟开始主张那些庄户人家的庄户后代搞破坏了。

    当那些庄户后代集中在一起,对那个牡丹庄园里的那些贵族们形成了压力,那个慕容婵娟也因为那些个小庄户后代的帮助,她得到了安全的承诺,这个女人远远的离开了那个让她伤心的牡丹庄园。

    可是,由于那个慕容婵娟开始自作主张,她再一次和那个汤章威发生了冲突。

    所以,这一次,那个汤章威也开始向对付那个慕容婵娟了。

    在慕容婵娟的心目中,她手下的那些人总是在想着如何找那个汤章威算账。

    可是,那个慕容婵娟知道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对付那个汤章威,所以这个慕容婵娟只能向办法对付那个慕容媛和慕容周。

    在和那些人交手之后,她甚至发觉自己单独和这些人作战的话,自己居然都没有胜算。

    因此,那个慕容婵娟不得不再次逃跑。

    本来,那个慕容婵娟静静的等着那些人对她进行清算,可是那个慕容长剑对她说:“你如果就在这里等死那就太傻了,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即使你不还手,他们也会往死里弄你。”

    慕容婵娟觉得那个慕容长剑的话有道理,她立刻让那给慕容长剑带着自己跑掉了。

    可是,那个慕容婵娟虽然走了,却引得那个慕容周和慕容媛大发雷霆。

    结果,那给慕容周带着手下的那些人,他们开始一起对付那个慕容婵娟教坏的庄户后代们。

    因为,即使在小鬼中,也有饿的一面。

    本来,那些牡丹庄园里,有不少庄户人家的后代,都被那个慕容周和慕容媛,甚至那个慕容夏,或者慕容南给收养了。

    那个周莉莉第一次发觉自己的老公有那么多的义子的时候,她还很高兴,她认为自己的老公可以帮助她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那个周莉莉也想做一个人上人,这个周莉莉梦想成为一个牛得不行的大人物。

    在这个周莉莉的梦想中,她周莉莉要利用那个牡丹家族的权威,对那些周围的庄户人家进行控制。

    那个牡丹庄园的庄户后代李蒙和孙永健两人,在那个慕容婵娟的怂恿下,学会了杀人放火。

    这两个庄户后代成为了用毒高手,他们这些人能够用自己的方法去对付那个

    慕容周的手下。

    那个慕容南,根据那个周莉莉的建议,将那个牡丹家族的私学推广到了那些庄户人家的庄户后代中。

    有些庄户人家的庄户后代,他们会抓住这个机会学习知识,他们这些人想努力成为人上人。

    这些人他们知道机会来之不易,他们都想改善自己的生活,但是也有那么一帮人,他们实在是狗肉上不了正席。

    这些人他们只能够做坏事。

    这些人就是一帮杂碎,他们虽然是庄户后代,却是魔鬼的后代。

    这些人敲诈勒索,他们在那些人本善的东郭先生眼里,这些人是可爱的。

    但是,在那些被他们欺辱国的人眼里,这些人就是恶魔。

    那些人知道像那个李蒙和孙永健两人,他们破坏了牡丹庄园里私塾和学院的严肃性,这些人善于用蛊。

    他们两人依靠蛊虫,逼迫那些同龄的庄户后代为他们办事,这两个小恶魔,简直是该杀。

    可是,仍然有人说他们来给你人是可造之才,在那些人的眼里,这两个庄户后代仅仅是因为年幼,他们就应该被温柔的对待。

    在那些人的眼里,这两个庄户后代他们就是生活在那个幸福的天堂里。

    可是,在那个慕容婵娟的打造下,这两个庄户后代李蒙和孙永健已经变成了魔鬼,他们两人有自我毁灭的倾向。

    在那两个庄户后代的眼里,那个慕容婵娟就是偶像。

    结果,当那个慕容婵娟,让自己身边的用毒高手袁木根用自己的那套训练方法让这两个李蒙和孙永健成为用毒高手之后,那些生活在牡丹庄园里的人就倒霉了。

    李蒙和孙永健带着手下的那些人,让那些想学习的庄户后代,无法认真学习。

    事实上,那些庄户人家也分为三六九等。

    其中,有些庄户人家是勤劳肯做的,有些是头脑聪慧,只想做好事的。

    此外,还有一些庄户人家是只想干坏事的。

    当那些庄户人家他们用自己的手段去破坏那个牡丹庄园的安宁,在那个李蒙和孙永健的眼里,无数人都在为那个慕容婵娟效力。

    当这两个混蛋做了坏事之后,他们却逃脱了惩罚。

    因为,这两个人他们有一套应对那个慕容周的方法,同时他们会找到那些侵害的对象,那些人都是老实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这些人被那两个小恶魔收拾了,却不能想出收拾他们的方法。

    那个唐昭宗知道在牡丹家族的庄园里有这样两个小恶魔,他非常高兴。

    那个唐昭宗对慕容媛说:“那两个小混蛋,可以帮助我们做大事,你可不要小瞧他们,我觉得他们有大用。”

    那个慕容媛白了唐昭宗一眼,她说:“这两个小恶魔是那个慕容婵娟教出来的徒弟,你说那个慕容婵娟,她会教出什么好人?”

    唐昭宗说:“这两个小子是不是好人不要紧,只要他们能为我们所用,我们就要团结好他们。所以,你要给他们好处,这样他们就可以帮我们做事了。”

    那个慕容媛听了那个唐昭宗的命令,她就直接去找这两个庄户后代了。

    这两个小恶魔对那个慕容媛衣服混不吝的样子,那个慕容媛恨不能马上就收拾了他们。

    可是,那个慕容媛一想到,自己还有拉拢这两个小恶魔的任务,这个慕容媛只好将心中的不快放下。

    那个慕容媛对那个唐昭宗说:“我们一定要想出办法来,否则我们被南哥慕容婵娟就给玩弄了。”

    唐昭宗说:“我觉得以那个慕容婵娟的智商她还没有能力暗算我们,否则她就不会落荒而逃。”

    那个慕容媛说:“你不要太过于低估那个慕容婵娟的实力了,那个女人有那个慕容长剑帮忙,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容易捉拿的,我觉得这个女人的逃亡,让我们这些人就更南对付她了。”

    只能

    慕容婵娟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呀?你想想,我们要是有了对付你们的心思,那我们就必须对唐昭宗说:“像慕容婵娟那些人,她们的头脑都很简单。这些人只会想办法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所以他们觉得对付不了我们的时候,他们就只能逃跑了。要是汤章威,他就反过来对付我们了。”

    这个时候,那个慕容婵娟正在亡命天涯的道路上,她整天为自己的生存而操心。

    慕容婵娟甚至不敢用自己的真面目示人,她成天用一个假面具带在脸上。

    慕容长剑对慕容婵娟说:“其实,到了晚上,你可以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的。”

    慕容婵娟说:“不行,如果我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那我就危险了。”

    慕容长剑对那个慕容婵娟说:“你们为什么要对付那个厉害的角色你对付那么多的厉害角色,你是不是在自己找死呀?”

    慕容婵娟说:“其实,我只是不由自主的就得罪那些人了。好在这些大人物都很忙。他们不会将主要精力用在我们的身上,那些人他们肯定有自己的办法,这些人虽然会想办法收拾我们。可是这些人并不一定会一直盯着我们。”

    其实,那个唐昭宗也好,那个汤章威也好,那个慕容周也好,在那些人的心目中,那个慕容婵娟确实是一个可恶的家伙。

    好在这些人总在忙碌着,他们这些人为了许多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将那个捉拿慕容婵娟,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那个慕容婵娟有是趁了这个机会,而逃脱了。

    当然,很久之后,那个慕容婵娟来到了草原上,当那个慕容婵娟在受苦的时候,她才明白哪怕是逃亡,自己也是幸福的。

    顺着他的手,我再次望了一下山冈下的平原,几个月前的侵袭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当时驻守在这里的部队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全军覆没,再深入下去,就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地带,并不适合骑兵的展开。

    “如果是我的话,在没办法预见可能的未来,还不如调集部队,来一次总决战,依靠着平原的优势,尽可能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到时候,不要说一个月,就是给我们一年、十年的时间,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劳动力把路开到捷艮沃尔的脚下。”

    突然间,我领会到唐昭宗打的鬼主意,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持久战只有和不利搭上关系,敌人可能也察觉到这一点,所以才会做出如此的安排。但是如果我们借着砍伐林海的大规模活动,来表明我们有打长期战准备的话,对方的应对也会相应的做出改变。毕竟,任由我们把道路修到捷艮沃尔的城下,然后依靠大型的攻城器械,只有骑兵的对方就不得不面对人数上的绝对劣势。与其这样,还不如依靠龙骑兵的强冲击力,和我们来个总决战。

    这样的话,先不论我们能否赢得这场战争,但是在时间上,把一个漫漫无期的战斗压缩到了可以预见的将来,对于现在的兰帝诺维亚来说,可以算的上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不得不感叹了一句:“你还真是奸诈狡猾的家伙……”

    “盗贼出身的军师能不狡猾吗。”唐昭宗一脸的坏笑。

    有这么一个军师,也不知道是流浪兵团的幸运,还是霉运,不过在唐昭宗的笑脸中,我还是看出了一点问题:“不过我们做出防范的话,敌人会不会因为攻击的代价太高,而放弃了这种打算,这样的话,对我们来说,还是不利。”

    “是呀,龙骑兵呢,在山上没什么威力,自然不会冲上来和我们决战,不过把战场放在山下,保不定对方就有了冲动,到时候就有机会和他们来个了断了。”唐昭宗摸着胡子,一副这个有什么难的表情。

    “山下……”我自言了一句,把战场放到对敌人有利的地方去,做这种事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自己拥有绝对的优势,根本是藐视对方;另一种就是笨蛋了。

    看出我眼中的疑惑,唐昭宗继续道:“其实呢,地势的有利也是相对的,只要想办法把龙骑兵的冲击迟缓下来,就什么都好办。不管怎么说,这个仗总要先打起来。”

    我的脑子里渐渐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在平原上延缓龙骑兵的冲击,如果是以前,或许是困难了点,不过现在的话……

    “看样子,要好好利用那些火枪呀,把战场放在平原,就这样办,怎么也要把这场仗给打起来,毕竟这个关系着命运的战斗呀。”

    “作为指挥官,有勇气来采纳我的建议,法普,你估计是第一人呀!”唐昭宗发出了一声感叹。

    白存孝抬起了头,脸上的焦虑明显消退几分,在张开双臂热情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