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04章 慕容媛的遭遇

正文 第1004章 慕容媛的遭遇

    在那个牡丹庄园的外面,有一些曾经为那个慕容婵娟效力的人,他们这些人现在集中在了一起,这些人现在想为那个汤章威效力。

    所以,这些人就团结到了一起。

    那个慕容婵娟的手下慕容长剑发觉了那些人的企图,他向和那些人斗上一阵,可是那个慕容长剑非常遗憾的发掘,那些人数量太多,他们的那些手段也是实在是太厉害了。

    所以,那个慕容长剑是没有办法和那个慕容婵娟的敌人作战的。

    那个慕容长剑的武功虽然高,可是那些人一起出手,让那个慕容长剑根本没有什么还手之力,那个慕容长剑只能够退下,然后带伤逃跑。

    那个慕容长剑说:“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武功很高,没想到我自己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其实我和那些人斗,根本不是对手。”

    慕容婵娟说:“我们现在好歹有那个唐昭宗帮我们出头,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我们这些人不用担心,其实我们的武功虽然高。可是,那些底层的高手一起出手,我们也就危险了。”

    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他带着莲花郡主,和自己的一帮手下,在那个郁金香家族的地盘上住下了。

    那些郁金香家族的人,起初他们诚心想为唐昭宗效力。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些郁金香人发觉他们不能够从唐昭宗那里找回自己受到的损失。

    所以,这些人就放弃了为那个唐昭宗效力的打算,因为他们知道为那个唐昭宗卖命越狠。

    那个郁金香家族自己受到的损失就越大,所以他们这些人立刻醒悟过来,他们想寻找新的靠山,结果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立刻入了那个郁金香家族的法眼。

    整个东罗马帝国的商人,他们都知道要效忠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可是那些大唐本土的人却只将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当作一个普通的外国亲王而已。

    毕竟,不是每个外国亲王,和土着头领,都有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那么威风凛凛,同时还能够得到唐昭宗和汤章威的双重信任。

    其实,那个汤章威用了很大的精力,就是为了让自己的手下能够控制大唐本土,和大唐的海外行省。

    可是,在大唐本土,始终有那个唐昭宗不断的和他角力。

    在东罗马帝国,那个汤章威也曾经多次和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角力。

    好在,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他不像那个唐昭宗,这个利奥六世是一个聪明人。

    利奥六世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对命运表示了屈服。

    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对那个汤章威表示了服从。

    虽然当唐昭宗和汤章威动手的时候,利奥六世为赚钱,曾经偷偷卖给过那个唐昭宗武器,还提供了那些技术人员。

    可是,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他毕竟没有和唐昭宗一起动手。

    所以,这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才笑到了最后。

    那个唐昭宗则在和汤章威的较量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汤章威对韦婉儿说:“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突然出现,这个家伙是在坐观成败,还是别有所图呀!”

    韦婉儿说:“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很可能只是来收账的。”

    美丽且丰满,正焦急不安地揉着鹿皮刺花手套。他头戴一顶珠灰色的毡帽,边沿卷曲,带有蓝色好看的羽毛饰,遮盖着金光闪闪的长发。这长发巧妙地将脸环绕成椭圆形,面皮白皙,口唇猩红,双眉墨黑。应该说,这所有的风韵可以使这个年轻人成为最迷人的骑士,只是眼下他因焦急地等待消息,情绪不佳,所以逊色不少,因为他正眼睁睁地盯住那条已被暮色淹没的道路。

    他焦躁不安,用手套击打着左手。店主刚拔完山鹑羽毛,便听到了敲打声,他抬起头来,取下软帽问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您什么时候吃晚饭,我的大人?”

    “你知道,我不独自用餐,我在等一个人,”他说。“你见到有人来,就可以准备晚餐了。”

    “啊!先生,”唐昭宗说,“不是责怪你的朋友,不过他也有点太随便了,来也罢,不来也罢,让人家等待总不是个好习惯。”

    “他往常不是这样的,我对他的迟到感到惊奇。”

    “我更惊奇,我,先生,我感到悲伤,我烤的肉快焦了。”

    心情,走进卧室里,穿长统靴子的脚踢得地板嗵嗵响,然后,突然似乎听到了远处的马蹄声,他又赶忙跑到窗口。

    “他终于来了!”他叫道,“感谢上帝!”

    实际上,由于青年人心中有大事,所以对丛林中夜莺的美妙歌声全然没有在意。他只见丛林那边冒出一个骑士的头影,但是,让他极为惊奇的是,那个骑士走向另一条路,他算是白等了。那人向右拐,走进丛林中,很快他的毡帽隐没了,这说明,他从马上下到了地上。过了一会儿,立在窗口的观察者透过稀疏枝梢,又细心瞥见一件灰色大衣,最后一缕阳光照在一支短筒火枪的枪管上。

    立在窗口的青年人沉思起来。显而易见,隐藏在树林中的骑士并不是他要等待的人,从他那表情多变的脸上看出,某种好奇取代了焦急的表情。

    不久,在路的拐弯处又出现了一个人。立在窗口的年轻人隐下身子,不让被人发现。

    那人也穿着灰色外套,同样的骑马方式,同样挎着闪亮的短筒火枪。第二个出现的人对首先出现的人讲了几句话,因为离观察者的距离太远,所以他没有听见。那人无疑是对同伙报告情况,然后他消失在与树林平行的那面斜坡后,当然他下了马,躲在一块大岩石后等待着。

    观察的年轻人从所站的高度,可以看到高出岩石的戴毡帽的头。帽子旁边有一点闪闪发光的东西,那是火枪枪管的顶端。

    那位观察的贵族青年看到以上的情景,产生某种莫名的恐惧感,身子越发缩得小了

    青年人想着又往后退了两步。

    实际上,这时在路的最高点上又出现了两个骑士。不过这次出现的两个人中,只有一个穿灰色外套,另一个骑在一匹黑马上,披着宽大的外衣,戴着有饰带的毡帽,帽上插着一根白色羽毛。晚风吹起他的大衣,可见到斜挂在齐膝紧身外衣上的一个富丽饰物在闪光。

    为了让这一幕清楚呈现出来,白日好象有意延长似的,因为太阳的最后光束,挣脱了一块有时像墨画一般遮着地平线的乌云,突然以万道光芒照亮了座落在离河岸百步之遥的一座漂亮房屋的玻璃窗。这房子隐藏在一片厚厚的乔林之后,若没有这摆脱乌云的光线,那个观察的年轻人是不会看到的。这骤然增强的光线使立在窗口的观察者首先看到,那些躲在林中的探子时而将目光转向村口,时而将目光转向那安着闪光玻璃窗的小房子,接着,他又看到那些穿灰色外套的人好象对帽上插白色羽毛的人极为尊敬,对他讲话时都脱掉帽子。他最后还看到,有一扇闪亮的窗子打开了,一个女人出现在阳台上,探身望了一下,好象她在等什么人,似乎担心被人看见,又赶紧走进房里。

    在她走进去的同时,太阳也快落山了。随着太阳的隐没,房屋的底层也越来越淹没在昏暗之中了,光亮渐渐舍弃了窗口,上升到石板房顶之上,象转动风标那样的光束金箭般飞动一阵之后,终于完全消失了。

    对于所有头脑聪明者来说,已能看出相当的迹象,并使其能够确信什么,或者至少确定某些可能性。

    也许这些人在监视着那座孤独的小房屋,因为一个女人曾在阳台上出现过片刻;也许这个女人和这些男人在等同一个人,或者用意却完全不同也许那个被等待的人会从村里出来,因此要经过位于从村庄到树林那条路正中间的旅店,而树林又位于从旅店到那座孤独的小房屋的半路上;也许那位帽子上插白色羽毛的骑士是那几个身穿灰外套骑马人的头目;也许他骑在马上所表现的热情,是为了能看得更远,这个头目疑心颇大,肯定为了他自身的利益。

    当年轻贵人将一系列的想法理出个头绪时,他住室的门开了,唐昭宗店主走进来。

    “我亲爱的店主,”年轻贵人没让店主陈述进来找他的理由,因为原因他已经猜到了,而是赶忙说,“到这边来,请告诉我,是不是我的提出太唐突了。我们能瞥见的,在那片杨树和槭树林中,象个小白点的那座小房屋,是属于谁的?”

    店主目随着他所指的方向,摸了摸前额说:

    “说实在的,那房子有时属于这个人,有时又属于那个人,”他试图带着嘲笑的神色,“你也可以住进去,如果你想寻找孤独的话。也许你想把自己隐藏在那里,也许你只想把另外某个人隐藏在那里。”

    年轻贵人的脸色变红了。

    “可是现在,谁住在这座房子里呢?”他问。

    “一位年轻夫人,被看作是一个寡妇。她的第一位丈夫,也许还有第二位丈夫的幽灵都来看她。只是有一件事需要指出:两个幽灵之间好象达成了协议,从来不同时到来。”

    年轻贵人笑着问道:

    “从什么时候起,这个美丽的寡妇住在这个十分有利于幽灵出现的孤独房屋中的?”

    “从两个月前。此外,她特别留意避开他人。我敢说,在这两个月之中,没一个人敢吹嘘见过她,因为她很少出来,即使出来,也是戴着面纱。一个极迷人的小使女每天上午到我的店内来订餐,我们派人送去,她在前厅把订的饭菜收下,付钱颇大方,而且连忙把门关上,让我的小伙计吃闭门羹。比如说,今天晚上就有丰盛饭菜,你看到我拔鹌鹑和山鹑羽毛,我就是为她准备的。”

    “她为谁安排这晚宴呢?”

    “大概是为我对你说的那两个幽灵之一吧?”

    “你曾看到过这两个幽灵?”

    “是的,只限于晚上,在太阳落山之后,或者天没明之前。”

    “我相信你会发现他们,我亲爱的唐昭宗先生,因为从你讲的第一句话起,我就看出你是个留心的观察家。那么,你在所谓两个幽灵的表达方式中,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呢?”

    “现在是7点半,”年轻贵人从背心小口袋里掏出一只很漂亮的怀表看了看,实际上他已经看过多次了,“你没有可浪费的时间了。”

    “哦!快准备好了,请放心;不过我上来是问你的开饭时间,我要对你说,我刚把你的晚饭重新做好。既然你的朋友这么久迟迟不到,那么他一小时后能来吧。”

    “听我说,我亲爱的店主,”年轻骑士说。他似乎对按时开饭这种大事当作无关紧要的小事,“请别为我们的晚饭操心,即使我等的人来了,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有话要说。若晚饭没准备好,我们可以先谈话,如果晚饭好了,那么,我们就先吃饭,后谈话。”

    唐昭宗师傅听完这话,深深行了一个屈膝礼,年轻贵人略微点了点头,算是还礼。店主走了出去。

    年轻贵人又好奇地立在窗口,心中暗想:现在,我一切都明白了。那位夫人等待某个来自慕容周的人,而那些守在坡地上的人,试图要将找那位女人的人在未叩门之前先把他擒住,有话要先对他说。

    就在这时,好象为了印证我们这位有洞察力的观察者的预料,左方响起了嘚嘚的马蹄声。年轻贵人的目光闪电似的一转探向那道斜坡,窥视着那些埋伏的人。尽管夜色开始使周围变得模糊不清了,但他似乎觉得一些人离开了树枝,另一些人直起身子,从岩石上眺望使他耳震心颤。于是,他迅速转向慕容周方向,试图要看这要命的声音威胁着的那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