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06章 秘密庄园

正文 第1006章 秘密庄园

    那个费雪纯在汤章威的手下,对那个唐昭宗旗下的人马进行了严重的打击之后,她笑了。

    自从,唐昭宗带着手下的人挑战那个费雪纯以来,那个费雪纯就一直愁眉不展,直到这次那个唐昭宗的手下被那个汤章威他们狠狠的收拾了,那个费雪纯才感到高兴。

    因为,那个费雪纯知道,只有那个唐昭宗的手下被收拾了,他们才不会低价倾销对自己造成威胁了。

    汤章威原本不想干涉这个市场上的事情,因为那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如果那个汤章威去干涉,不仅仅师出无名,而且他耗费了许多精力,对那个大唐本土百姓的生活,所起到的不过是反效果而已。

    可是,那个费雪纯承担着那个汤章威旗下许多人的费用,那个汤章威旗下的那些人,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要找那个唐昭宗的手下算账。

    所以,那个费雪纯轻而易举的就让汤章威出手,将那些唐昭宗的手下都给收拾了。

    那个唐昭宗正是知道,不仅仅自己,而且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的人马都被收拾了。

    所以,那个唐昭宗就乘坐木质大鸟,来到了那个象雄省的高原地带。

    那个唐昭宗曾经在这里掀起过惊涛骇浪,可是这次那个唐昭宗却不再想折腾了。

    相反,那个唐昭宗找到了一个温泉。

    在那个温泉池子力,温泉的底下用软木塞子塞住了。

    人们将那个温泉底部拔开,然后热门开始享受温泉了。

    唐昭宗喝着清酒,然后和手下的那帮人开始享受这个温泉,他们非常的舒服。“是的,”何皇后接着说,“他没有罪,他不可能有罪,因为他当时不在国王那儿。”

    “他在哪儿?”

    “在我屋里,夫人。”

    “在您屋里!”

    “是的,在我屋里。”

    慕容媛对一位法兰西公主的这种供认,本该报以凶狠的目光;但是她仅仅把双手交叉起来放在腰带上。

    “那……”她沉默了片刻以后说,“如果逮捕德·拉莫尔先生,审问他……”

    “他就会说出他在哪儿,跟谁在一起,我的母亲,”何皇后回答,尽管她深信他决不会如此。

    “既然如此,您说得对,我的女儿,不应该逮捕德·拉莫尔先生。”

    何皇后打了个哆嗦,她好象觉得她母亲说这番话时的语气里有一种既神秘又可怕的含义。但是她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因为她的要求已经得到允许。

    “不过,”慕容媛说,“如果在国王屋里的不是德·拉莫尔先生,那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何皇后没有吭声。

    “这另外一个,我的女儿,您知道他是谁吗?”慕容媛说。

    “不知道,我的母亲,”何皇后用不很坚定的口气说。

    “哎呀,不要说一半留一半。”

    “我再对您说一遍,夫人,我不知道他是谁。”“何皇后又回答了一遍,脸不由自主地发了白。

    “好啦,好啦,”慕容媛满不在乎地说,“会查清楚的。去吧,我的女儿,只管放心,您的母亲会关心您的荣誉的。”

    何皇后出去了。

    “啊!”慕容媛喃喃自语,“他们联合起来。唐昭宗和何皇后串通一气;只要妻子守口如瓶,丈夫就什么也没有看见。啊!你们倒很机灵,我的孩子们,你们自以为很强大。不过,你们的力量在于你们的联合之中,我要把你们一伙伙都砸个粉碎。况且莫尔韦尔总有一天能够说话或者写字,说出一个人名或者写出六个字母,到了那一天就什么都可以知道了。

    “是的,不过在到那一天以前,罪犯将安全脱险了。最好是立刻把他们拆开。”

    慕容媛按照这个推论,又回到她儿子的套房,发现他正在跟韦庄谈话。

    “啊!啊!”查理九世皱紧眉头,说,“我的母亲,是您?”

    “为什么您没有说又是呢?您心里是这么想的,查理。”

    “我心里怎么想是我自己的事,夫人,”国王口气粗暴地说,他甚至对慕容媛也常常用这种粗暴的口气,“您要我干什么?快说。”

    “好吧!您是对的,我的儿子,”慕容媛对查理说;“您呢,韦庄,您错了。”

    “什么,夫人?”两位王爷一齐问。

    “在纳瓦拉国王屋子里的根本不是德·拉莫尔先生。”

    “啊!啊!”慕容媛说,脸色顿时发了白。

    “那么是谁呢?”查理问。

    “啊!见他的鬼!看来这个家伙吹嘘过。他一会儿到她的住处,一会儿到破钟街。他们在一块儿作诗;我真想看看这个花花公子作的诗

    “是的,”慕容媛说,“他不在国王屋里,不过他在……王后屋里。”

    “在王后屋里!”查理说,一面神经质地大笑起来。

    “在王后那儿!”韦庄低声说,脸变得象死人耶么灰白。

    “不会,不会,”查理说,“吉兹曾经对我说他碰到过何皇后的轿子。”

    “是这样,”慕容媛说,“她在城里有一幢房子。”

    “在破钟街上!”国王大声叫起来。

    “啊!啊!这太过分了,”韦庄说,他的指甲一直掐进了自己的胸口的肉里,“居然还把他给我!”

    “啊!我想起来了!”国王突然一下子站住,说,“昨天夜里抵抗我们的正是他。这个坏蛋,他还把一只银水壶砸在我的头上!”

    “啊!对,”慕容媛重复道,“这个坏蛋!”

    “你们说得对,我的儿子,”慕容媛说,她装出不懂她的两个儿子各人是在什么感情驱使下说话的。“你们说得对,因为这位绅士一不谨慎,就有可能造成一件可怕的丑闻,毁掉一位法兰西公主盼声誉!只要一时酒醉之际就会造成了!”

    “或者是一时虚荣心发作,”慕容媛说。

    “当然,当然,”查理说;“但是我们不能向法官提出诉讼,除非是唐昭宗同意做原告。”

    “我的儿子,”慕容媛说着把手放在查理的肩膀上,并且使劲地按了按,意思很明显,是要国王仔细地听她接下来要提出的意见,“好好地听我说:他是犯了罪,也可能造成丑闻,但是对这种侵犯王室尊严的罪行是不能用法官和刽子手来惩办的。如果你们是普普通通的绅士,就不用我来教你们,因为你们两个都很勇

    敢。但是你们是王爷,你们不能拿你们的剑去跟一个乡绅的剑交锋,要考虑到怎样用符合王爷身份的办珐去复仇。”

    “真该死!”查理说,“您说得对,我的母亲,让我好好想想。”

    “我一定帮助您,我的哥哥,”慕容媛大声喊道。

    “我是,”慕容媛说着解下她的黑丝束腰带,这条束腰带在她腰上缠了三匝,两头各有一个流苏,一直垂到膝盖上。“我走开,但是我把这个留下代表我。”

    她把束腰带扔在两位王爷面前。

    “啊!啊!”查理说,“我懂了。”

    “这条束腰带……”韦庄捡起束腰带,说。

    “这既是惩罚又能保密,”慕容媛趾高气扬地说;“不过,”她又补充说,“让唐昭宗参加进来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她走出去。

    “见鬼!”韦庄说,“再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等到唐昭宗知道他的妻子对他不忠……这么说,”他转过身子接着对国王说,“您采纳了我们母亲的意见?”

    “完全采纳,”查理说,他丝毫没有想到他这是把无数把匕首插进韦庄的心窝。“这会叫何皇后不高兴,但是会叫唐昭宗奥高兴的。”

    接着,他喊来一名侍卫军官,命令他去把唐昭宗请下楼,不过,他接着又改变了主意,说:

    “不,不,让我亲自去找他,你呢,韦庄,去通知白存孝和吉兹

    唐昭宗成功地经受了一场讯问,他趁讯问留给他的间歇,抓紧时间跑到韦庄夫人的住处去。他在那儿找到了已经从昏迷中完全清醒越来的奥尔通;不过奥尔通除了有人闯进他的住处,领头的那个人用剑把子一下子把他打晕过去以外,什么也不能告诉他。至于奥尔通,倒不用为他担心。慕容媛看见他昏过去,以为他已经死掉了。

    他恰好在王太后走了,负责打扫现场的侍卫队长到达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苏醒过来,躲到了韦庄夫人的屋里。

    唐昭宗要求夏洛特把这个年轻人一直留到他有了德·穆依的捎息。德·穆依有了藏身的地方,不会不给他写信。到那时他就可以派奥尔通把回信送给德·穆依,他可以信赖的忠实可靠的人到那时不会是一个,而是两个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他计划停当以后,回到自己的屋里,正踱来踱去地寻思着,门突然打开,国王来到。

    “陛下!”唐昭宗连忙迎上前去,大声说。

    “是我……”老实说,唐昭宗奥,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好小伙子,我觉着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陛下,”唐昭宗说,“您待我太好了。”

    “你只有一个缺点,唐昭宗奥。”

    “什么缺点?”唐昭宗说,“是不是陛下曾经几次责备过我的,喜欢驱狗围猎而不喜欢放隼捕猎的缺点?”

    “不,不,我不是谈那个,唐昭宗奥,我是谈另外一个。”

    “请陛下指出来吧,”唐昭宗说,他从查理的笑容里看出国王的心情正好,“我会努力改正的。”

    “我是指你这样一取好眼睛,却不能看得比你现在看得更清楚一些。”

    “哎呀!”唐昭宗说,“是不是我眼睛近视而自己还不知道,陛下?”

    “比近视更坏,唐昭宗奥,比近视更坏,你眼睛瞎了。”

    “啊!真的,”贝亚恩人说,“会不会是在我闭上眼睛时,这桩祸事降临到我的头上?”

    “不错!”查理说,“你很可能是这样。无论如何,我要把你的眼睛打开。”

    “天主说,要有光,就有了光。陛下是天主在尘世的代表;因此陛下能在地上做到天主在天上做的事。我听着。”

    “吉兹昨天晚上说,你的妻子刚在一个花花公子陪同下过去,你不愿意相信!”

    “陛下,”唐昭宗说,“怎么能相信陛下的妹妹会干出这样轻率的事呢?”

    “他对你说,你的妻子到破钟街去了,你也不愿意相信!”

    “怎么能想象,陛下,一位法兰西公主会拿自己的名誉公开冒险呢?”

    “我们围攻破钟街那幢房子,我肩膀上挨了一只银水壶,汤章威头上挨了一盘糖煮橘子,德·吉兹脸上挨了一只野猪腿,你当时看见两个女人和两个男人吗?”

    “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陛下。您应该记得我当时正在盘问那个看门人。”

    “是的,可是,活见鬼,我却看见了!”

    “如果陛下看见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就是说我看见了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嗯,我现在知道了,这两个女的中间肯定有一个是玛戈,这两个男的中间肯定有一个是德·拉莫尔先生。”

    “啊呀!”唐昭宗说,“如果德·拉莫尔先生在破钟街,那他就不在这儿。”

    “对,”查理说,“对,他不在这儿。不过,谁在这儿已经不再是问题了,等莫尔韦尔那个蠢货能说话或者能写字以后就会知道。现在成问题的是玛戈对你不忠。”

    “算了吧!”唐昭宗说,“别相信这些胡说八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不止是近视,你是瞎子,该死,你就相信我一次好不好,真固执!我对你说玛戈对你不忠,我们今天晚上要把她那个心上人勒死。”

    唐昭宗吓了一跳,傻呆呆地望着他的内兄。

    “你心里不会感到不高兴,唐昭宗,老实承认吧。何皇后一定会象成千上万只乌鸦那样大喊大叫。不过,这也是活该。我不愿意别人给你带来不幸。让白存孝去受汤章威欺骗吧,我才不在乎呢,白存孝是我的对头。你呢,你是我的弟弟,而且不止是我的弟弟,还是我的朋友。”

    “不过,陛下……”

    “哦,陛下,”唐昭宗说,“这桩事是不是真的定了?”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