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11章 种植园

正文 第1011章 种植园

    那个慕容婵娟曾经从那个慕容媛手里得到过好处,现在那个慕容婵娟要付出代价了,那个慕容媛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

    那些东法兰克雇佣兵们,他们在许多次那个唐昭宗和汤章威的对决中避开了真正的战斗。

    那些东法兰克雇佣兵和贵族们,他们开始出售那些自己所携带的啤酒,这些人他们很有办法,他们总是那么乐呵呵的,不管什么时候,这些人好像都不会发愁。

    所以,那个汤章威也非常喜欢他们。

    那个唐昭宗,看到那些应该替自己卖命的东法兰克人,他们一个个做起了生意,发了大财或者小财。那个唐昭宗十分佩服,不过他在心里却瞧不起这些人。

    其实,那就是小人物的悲哀,他们如何过日子都要千方百计的算计着,可是那个和他们对阵的人,他们都会利用这些法兰克人的吝啬。

    其实,这些法兰克人很可怜,他们生病了,甚至不敢进医院,这些可怜虫,却从来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

    这些人被那些阔佬们愚弄着嘲笑着,当那些人因为被欺负和侮辱,而大发脾气的时候,那些可怜从只能因为升级的原因而忍气吞声。

    那些嚣张的人,他们从来就不曾为那些可怜的人的遭遇而对他们同情半分。

    相反,这些人将那些东法兰克人也好,还有那些可怜的大唐本土的人也好,都当做傻子。

    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只有那个成功者才有尊严,其他人都是傻子和弱智。

    那个汤章威则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如果你平白无故的驳了别人的面子,别人一定会找回来的。

    所以,在那个汤章威的眼里,多种花儿少栽刺是他们的必备手段。

    不过,当那个汤章威开始受到了那个慕容婵娟的冲击之后,那个汤章威开始为自己的前途着想,命令手下立刻准备对付那些人。

    毕竟,那些人他们对汤章威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特别是那个慕容婵娟手下的慕容长剑,还有那个让白存孝也感到头疼的青铜巨猿。

    那个白存孝对汤章威说:“其实,我们用巨炮轰击,马上就可以消灭那个该死的青铜巨猿,可惜我们没有办法用这个武器。因为这乱炮一打,我估计整个牡丹庄园都马上稀巴烂了。”

    汤章威说:“这个问题让我再想想,只要我们集思广益,我就不相信解决不了。”

    白存孝就出去了,他们用了许多方法,调集了许多高手,就是没有办法将那个青铜巨猿给砍死。

    所以,那个白存孝为此很烦,那个白存孝知道这个问题汤章威也很忧心。

    在那个白存孝的眼里,这个青铜巨猿不死,那个慕容长剑就不会被杀死。

    那个自私自利,狠毒异常的慕容场就会继续

    那个白存孝吃着美味的食品,他和那个手下商量着如何对付那些敌人。

    么单就学不会骑马呢!”他说。接着,他的身体突然一僵,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吓了一跳似的。他小声惊叫了一声,冲回一片黑暗。当他走回来时,那个唤作“双花”的瘫在他的肩膀上,矮小,瘦骨嶙峋,打扮奇特——穿一条及膝的裤子,衬衫颜色极鲜艳,又是强烈的对比色,即使在这昏暗的光线下,都把鼬子那双敏感的眼睛晃得够呛。

    “摸上去没骨折。”唐昭宗喘着粗气道。布拉伍德冲鼬子使个眼色,走过去查看那个他们刚才觉得是头牲口的东西。

    “你们最好别管它。”巫师说,眼睛没离开失去知觉的双花,“相信我。有股力量保护着它。”

    “是咒语么?”鼬子说着蹲了下来。

    “不不不,但我想也是某种魔法。不是一般的魔法。我的意思是,这种魔法能把金子变成铜,与此同时仍不失‘金’身;它还能毁掉一个人的所有财产,让这个人一无所有,同时变得富可敌国;它能让弱小的人毫无畏惧地走在盗贼之间;它能穿越道道坚实的大门,掠取层层守护之下的珍宝。到现在,我还被它的力量囚禁着,让我不得不跟着这个疯子,保护他,不让他受到伤害。这东西的力量比你更大,布拉伍德;也比你更狡猾,鼬子。”

    “那么,这个厉害的魔法叫什么?”

    唐昭宗耸耸肩膀,“按我们的话翻译过来,它叫‘荆棘①’。有酒喝么?”

    “要知道,我也不是一点儿魔法都不懂,”鼬子说,“去年我就曾……当然也多亏我的朋友,夺下强大的大法师伊米特利的魔杖和月亮石腰带,后来还要了他的命。我才不害怕你说的那个什么‘荆棘’。不过,”他接着说,“你这一说,我倒是很感兴趣。能不能多说来听听?”

    布拉伍德看着路上那一团东西。现在距离近了,在黎明的微光中看得更清楚了。这东西看上去简直像个……

    “长了腿儿的箱子?”他说。

    “我会告诉你们的,”唐昭宗说,“只要给点酒喝,好吧?”

    远处山谷里传来一阵轰鸣,随即嘶嘶作响。有些比别人多了点见识的人下令关闭了安科河流出双城的闸门。河水流不出去,开始回涌,逼上了岸,涌向烈火肆虐的街道。很快,火海变成汪洋,陆地上的一切此时仿佛一座座岛屿,河水渐涨,岛屿渐渐缩小。烟雾缭绕的城市上空,酷热的水雾升腾,遮住了繁星。鼬子觉着蒸汽的形状从远处看仿佛一朵乌黑的蘑菇。

    高傲的安科和污浊的莫波克组成了双城,如果说双城是实体,其他任何时间空间里的城市都只相当于它的影子。这座双城,饱经侵袭,历尽沧桑,却总能东山再起。这一次,大火之后的大水吞噬了未燃尽的一切,又为幸存者带来了特别严重的传染病。但即便是这样,双城也没有倒下。只能说,这场灾难是双城的悠长故事中一个熊熊燃烧的休止符——是个焦炭一般的逗点,是个火精灵化成的分号。

    灾难之前的几日,随着潮汐,一艘船顺着安科河驶进码头、船坞交错的莫波克港。船上载着粉红色的珍珠、奶果、浮石和投递给安科王公的公务信函,还带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引起了瞎休伊的注意。瞎休伊是在珍珠坞值乞讨早班的乞丐之一。他用胳膊肘捅捅瘸子瓦的肋条骨,不动声色地往那边指了指。

    随船来的人正站在码头边上,看着海员们用力把一只包着铜皮的大箱子搬下跳板。他身边站着另一个人,看样子是船长。瞎休伊这个人,即使五十步之外有一小堆质地不怎么纯的金子,他的神经都会为之颤动。这批海员身上有某种东西,让瞎休伊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兴奋起来,向大脑发出最强烈的信号:一笔横财,近在眼前!

    果然,箱子卸在卵石滩上以后,随船来的陌生人摸出钱袋,钱币闪光——很多钱币,而且是金币。瞎休伊的身体就像探测到水源的榛子树枝一般震动不已②。他又捅了捅瘸子瓦,打发他赶紧抄附近的小道进市中心去。

    船长回头往船上走,陌生人一个人留在码头边,一脸茫然,似乎不知如何是好。瞎休伊一把抓起他的乞讨钵,一路跑过街道,一脸讨好的媚态。

    陌生人一看到他,赶紧伸手抓住钱袋。

    “您好啊,大人!”瞎休伊问候道,一抬头,只见面前这个人竟长着四只眼睛。他掉头就跑。

    “?”这个人一把抓住瞎休伊的胳膊。休伊知道站在缆绳边上的水手们都在笑话自己,同时,他敏感的神经觉察到金钱的存在——感觉强烈极了。

    他不动了。这个陌生人放开他,翻开揣在腰带上的一本黑色封皮的小册子,然后处嗅了嗅,爬进对面墙根的一个小洞,消失了。

    与此同时,住在街区另一头的一个从没算准过命的算命师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水晶球,低声叫了出来。随后的一小时之内,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各式各样的魔法装备、大部分衣物和几乎所有不方便骑马带走的东西,买了她能买得起的最快的马。后来,她住的房子坍塌在烈火中,与此同时,她却在莫波克山里死于一场很诡异的山崩。这件事证明,死神也是爱开玩笑的。

    那只会认路的老鼠消失在城市地下那迷宫一般的地道里面,在准确觅路的古老本性的引导下一路狂奔。与此同时,安科-莫波克的王公拿起清早由信天翁送来的一摞信件。他神色忧虑地再一次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封,叫来了他的首席侦探。

    与此同时,在破鼓酒家,双花侃侃而谈,唐昭宗听得张口结舌。

    “于是我就决定自己来看看。”矮个子说道,“我八年的积蓄啊,但每半个利努都值得。

    我的意思是……我终于来到这里了,来到安科-莫波克,这个以歌谣和传奇闻名的地方……街道上留着他们的足迹:白刃海瑞克、野蛮人赫伦、中轴来客布拉伍德,还有鼬子……您知道吗,所有这一切,我过去只敢想想。”

    唐昭宗听着,仿佛着了魔,一脸恐惧。

    “我再也无法忍受以前在贝斯·佩拉吉的生活了。”双花快活地打开话匣子,“一天到晚坐在写字台旁,把一串一串数字加起来,就为了最后拿点加班费……哪有半点罗曼蒂克的意思呢?我就自己寻思,双花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不能只听别人讲故事,你可以‘身临其境’,从今以后,再也不必跑去船坞听水手们讲故事了。于是我就自己编了一部常用语录,订了一段航线,赶最近的一艘船到了布朗群岛。”

    “也没个保镖?”唐昭宗低声问。

    “没有。要保镖做什么?我身上有什么值得抢的?”

    唐昭宗咳嗽一声,“您有……咳……金子啊。”

    “只有两千利努,不够活一两个月的,我是说在我家那边。

    我想,钱在这边也许经花些。”

    “利努就是那种大金币么?”唐昭宗问。

    “是的。”双花从他那双怪模怪样、用来看东西的镜片上端担心地望着巫师,“您觉得两千够么?”

    “呃……”唐昭宗哑着嗓子说,“我是说,是的……足够了。”

    “那就好。”

    “嗯……是不是阿加丁帝国人人都像您这么富有?”

    “我?富有?别吓唬我了,您咋能这么想?我只是个穷职员!您是不是觉得我刚才给店老板的钱太多了?”双花问。

    “呃……刚才要是少给点儿,估计他也不会反对。”唐昭宗承认。

    “唉,下回我得放聪明点儿了。我知道还有好多规矩我得慢慢学。我突然想到……唐昭宗,若我雇您为……嗯……我也不知这个词合不合适,雇您为‘向导’,您看您愿意吗?给您一个利努一天,我想这价钱我还出得起。”

    唐昭宗想张口应声,但话仿佛堵在嗓子里,不愿吐进这个似乎发了疯的世界里。双花红了脸。

    “我肯定是冒犯您了。”他说,“对您这样的专业人士提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太无礼了。您肯定还有很多事要忙——高深魔法,肯定是……”

    “不,”唐昭宗虚弱地说,“我目前也没什么事。一个利努,您说的?一天一个?每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在目前情况下,我也许应该给您涨到每天一个半利努。当然,日常生活费用咱们再单算。”

    巫师顿时恢复元气。“那就这么着,”他说,“好极了。”

    双花把手伸进钱袋,掏出个圆圆大大的金家伙,盯着看了一会儿,又收进去了。唐昭宗没能抓住机会好好瞧瞧它。

    “我想……”这位观光客说,“我想先稍稍休息一下。一路过来,可不近呢。您可不可以中午的时候再来找我,我们可以在城里转转。”

    “没问题。”

    “那现在,麻烦您跟老板说一声,带我去我的房间吧。”

    唐昭宗照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