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21章 租子

正文 第1021章 租子

    白存孝说:“你们这些混蛋,你们为什么这么吊呀?你们不过是一群垃圾儿而已。”

    不过,那个白存孝再恼火,那些唐昭宗的手下,并不是太害怕他们。

    因为,那个唐昭宗的手下,他们知道那个胡多多也好,那个白存孝也好,他们知道那个汤章威也不可能杀死他们这些所有人。

    虽然,那个唐昭宗的手下,他们知道自己的都是江湖人士,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见不得光的,不过他们也知道那个大唐的南美行政大区,他们肯定不会将他们这些江湖人士全部消灭。

    毕竟,有些事情,那个汤章威,或者那个白存孝,甚至那个胡多多他们都不方便去办,他们还是可以出面帮助那个大唐的汤章威去做一些事情,正因为他们能够做这些事情,所以他们才觉得自己有存在的必要,所以他们这些人说话才这么硬。

    当然,那个胡多多起初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当那个胡多多来到了大唐的南美行政大区之后,她得到了那个汤章威的信任。

    这个时候,那个胡多多的父母也来投靠胡多多了。

    那个胡多多的母亲,是一个糊涂的女人,这个家伙不仅糊涂,而且嗜赌。

    当一个人,和那个赌博沾上边之后,她的一身就基本上毁了。

    正因为那个母亲实在太混蛋,那个胡多多才不得不从军。

    胡多多是一个女孩子,可是再她成长的过程中,没有人将她当一个女孩子看。

    他的眼睛转过来看着她,他的声音也变得轻松而冷静了。

    “那么她死了。这样一来,你倒是好办了,不是吗?““唔,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她高声,显然被刺痛了,眼泪马上就要流出来了。“你知道我多么爱她呀!““不,我不能说我知道这一点。这太出人意外,当然你还是值得称赞的,因为你一向喜爱那些坏白人,但到最后终于认识她的好处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当然以前就敬重她嘛!你却不是这样。你以前不像我这样理解她呀!你这种人是不会理解她的----她有多好----““真的吗?不见得吧。““她关心所有的人,除了她自己----噢,她最后的几句话是说的你呢。“他回头看着她,眼睛里闪着真诚的光芒。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她说什么?”

    “唔,现在先不谈吧,汤章威。”

    “告诉我。”

    他的声音较为冷静,但是他狠狠地捏住她的手腕,叫她痛极了。她不想告诉他,因为她没有找算用这种方式引到她爱他那个话题上去。可是他的手捏得实在太紧了。

    “她说----她说----'要好好待巴特勒船长----他那么爱你。'“他盯着她,一面放下她的手腕。他的眼皮耷拉下来,脸下只剩下一片黝黑了。接着他突然站起来,走到窗前,把帘子拉开来,聚精会神地向外面凝望,仿佛外面除了浓雾之外他还看见了别的什么似的。

    “她还说了别的吗?“他头也不回地问。

    “她请求我照顾小博,我说我会的,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还有呢?”“她说----唐昭宗----她请求我也照顾唐昭宗。“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轻轻地笑了。

    “得到了前妻的允许,这就很方便了,不是吗?““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转过身来,这时她虽然惶惑不安,还是为他脸上并没有嘲讽的神色而大为惊异。他脸上同样没有一点感兴趣的样子,正如人们最后看完一个无趣味的喜剧时那样。

    “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够明白了。媚兰小姐死了。你一定有了充足的理由可以提出跟我离婚,而这样做对你来说对名誉也没有多大损害。你已经没有剩下多少宗教信仰,因此教会也不会来管。那么----唐昭宗和你的那些梦想,都随着媚兰小姐的祝福而成为现实了。““离婚,“她喊道。“不!不!“她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好,便跳起来跑去抓住他的胳臂。“唔,你完全搞错了,大错特错了!

    我根本不想离婚----我----“她找不出别的话来说,便只得停住了。

    他伸手托起她的下巴,轻轻地把她的脸抬起来对着灯光,然后认真地注视着她的眼眼看了一会。她仰望着他,仿佛全身心都灌注在眼睛里,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她也真不知怎么说才好,因为她正从他脸上寻找一种相应的激情和希望与喜悦的表情。现在,他必定知道了嘛!但是她急切搜索的眼睛所找到的仍是那张常常使她捻的毫无表情的黝黑的面孔。他将手从她的下巴上放下来,然后转身走到他的椅子旁,又瘫软地坐在里面,将下巴垂到胸前,眼睛从两道黑眉下茫然若失地仰望着她。

    她跟着走到他的椅子旁,绞扭着两只手站在他面前。

    “你想错了,“她又开始说,一面思量着该说什么。“汤章威,今晚我一明白过来,便我一路跑步回家来告诉你。唔,亲爱的,我----““你累了,“他说,仍然打量着她。“你最好还是去睡吧。““可是我得告诉你呀!““何皇后,“他沉重而缓缓地说,“我不想听你----什么也不想听。““可是你还不晓得我要说什么呢。““我的宝贝儿,那不明摆在你的脸上吗?大概有什么事,什么人,让你懂得了,那位不幸的威尔克斯先生是个死海里的果子,太大了,连你也啃不动呢。这么一来,我就在你面前突然显得新鲜起来,好象有点味道了。“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讲这些是没有用的。”

    她惊诧地倒抽了一口冷气。的确,他经常很轻易地就看透了她。在此之前她是很恼火这一点的,不过这一回,经过最初的震惊以后,她反而感到大为高兴和放心了。他既然知道,既然理解,她的工作便容易多了。确实用不着谈嘛!当然,他会为她的期冷淡而感到痛心的,他对她这个突然的转变当然要怀疑。她还得亲切地讨他的欢心,热烈地爱他,才能使他相信,而且这样做也会很有乐趣呢!

    “亲爱的,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她说,一面把两只手搁在他那椅子的扶手上,储身凑近他。“我以前真是大错特错了,真是个大傻瓜----““何皇后,别这样了。用不着对我这样低声下气。我受不了。

    最好给我们留下一点尊严,一点默默的思索,作为我们这几年结婚生活的纪念。免了我们这最后一幕吧。“她猛地挺起身来,免了我们这最后一幕?他这“最后一幕“是什么意思?最后?这是他们的第一幕,是她们的开端呢。

    “但是我要告诉你,“她赶忙追着说,好像生怕他手捂住她的嘴不让她说下去似的。“唔,汤章威,我多么爱你,亲爱的!

    我本来应该多年以来一直爱你的,可我是这样一个傻瓜,以前不晓得这一点。汤章威,你必须相信我呀!“他望着站在面前的她,过了好一会儿,一直把她的心看透了。她发现他的眼神里有了相信的意思,但似乎没有多少兴趣。呼,他是不是偏偏这一次对她不怀好心了呢?难道要折磨她,用她自己的罪孽报复她吗?

    “唔,我相信你,“他终于这样说。“但是唐昭宗么办?”“唐昭宗!“她说,同时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我----我并不相信这么多年来我对他有过什么兴趣。那是----唔,那是我从小沾染上的一种癖性。汤章威,要是我明白了他实际上是这样的人,我就连想都不会想到要对他感兴趣了。他是这么一个毫无作为的精神苍白的人,尽管他经常喋喋不休地谈什么真理、名誉和----”“不,“汤章威说。“如果你真要看清他实际上是怎样一个人,你就得老老实实去看。他是个上等人,只不过被他所不能适应的这个世界蒙骗了,可是他还按照过去那个世界的规律在白费力平地挣扎呢。““唔,汤章威,我们不要谈他了吧!现在他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难道不愿意知道----我是说,我现在----“他那疲倦的眼睛跟她的接触了一下,这使她像个初恋的姑娘似的感到很难为情,便没有往下说了。如果他让她感到轻松一些,那该多好啊!他如果能伸出双臂,让她能感激地倒进他的怀里,该多好啊!如果她的嘴唇能贴在他的嘴唇上,就用不着恁她这些含含糊糊的话去打动他了。但是她看看他时才明白,他并不是在故意回避,他好像精力和感情都已枯竭,仿佛她所说的话对他已毫无意义了。

    “愿意?“他说。“要是从前我听到你说这些话,我是会虔诚地感谢上帝的。可事到如今,这已无关紧要了。““无关紧要吗?你这是说的什么?当然,这是很要紧的嘛!

    汤章威,你是关心我的,不是吗?你一定关心。媚兰说过你是关心的呢。““嗯,就她所知道的来说,她是对的。不过,何皇后,你想过没有,哪怕一种最坚贞不渝的爱也会消磨掉的。“她看着他,小嘴张得圆圆的,无言以对。

    你固执得像只牛头犬,抓住你认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放。……我的爱就这样被消磨殆尽了。”

    “可爱情是消磨不掉的呀!”

    “你对唐昭宗的爱才是这样。”

    “可是我从没真正爱过唐昭宗呢!”

    “那么,你真是扮演得太像了----一直到今天晚上为止。

    何皇后,我并不是责怪你,控告你,谴责你。现在已经用不着那样做了。所以请不要在我面前为自己辩护和表白。如果你能静听我讲几分钟,不来打断,我愿意就我的意思作些解释。

    不过,天知道,我看已经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嘛。“她坐下来,刺目的灯光照在她那苍白困惑的脸上。她凝视着那双她非常熟悉但又很不理解的眼睛,静听他用平静的声调说些她起初听不懂的话。他用这种态度对她说话还是头一次,就像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就像旁的人谈话一样,以往那种尖刻、嘲弄和令人费解的话都没有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是怀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在爱你的,爱了那么多年才最后得到你。战争期间我曾准备离开,忘掉你,但是我做不到,只好经常回来。我想我很可就把他杀了。我爱你,但是我又不能让你知道。何皇后,你对那些爱你的人总是很残酷的。你接受他们的爱,把它作为鞭子举在他们头上。“然而所有这些话中。对她有意义的只有他爱她这一点。她从他的口气中隐约闻到了一点热情的反响,便又觉得喜悦和兴奋了。她平声静气地坐在那里倾听着,等待着。

    “我跟你结婚时知道你并不爱我。我了解唐昭宗的事,这一点你也明白。不过我那时很傻,满以为还能叫你爱我呢。你就笑吧,如果高兴的话,可那时我真想照顾你,宠爱你,凡你想要的东西都给你。我要跟你结婚,保护你,让你凭自己的高兴随心所欲处理一切事物----就像我对邦妮那样。定冒这个风险。我想唐昭宗会从你心中渐渐消失的。可是,“他耸了耸肩膀,“我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毫无结果,而我还是很爱你,何皇后,只要你给我机会,我就会像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时能尽量做的那样,亲切而温柔地爱你。但是我不能让你知道,因为你知道了便会认为我软弱可欺,用我的爱来对付我。而且,唐昭宗一直在那里。这逼得我快要发疯了。我不能每天晚上跟你面对面坐着吃饭,因为知道你心里希望坐在我这个座位上的是唐昭宗。而你却从来不怎么会安慰人呢。亲爱的。““唔,汤章威。……“何皇后一听到白存孝的名字便恼怒了,忍不住想插嘴,但汤章威摆摆手制止了她,自己继续说下去。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