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41章 董子坤潜逃

正文 第1041章 董子坤潜逃

    汤章威笑了笑说:“我确实应该让那个白存孝带着自己的手下出发了,要不然那些百姓们就要吃大亏了。”

    胡多多说:“那个董子坤还真是猖狂,他现在是想造反吗?”

    韦婉儿这时候也赶到了,她说:“真有趣,这个战争的场面让我感到真是熟悉。”

    汤章威说:“这还不是战争,那些大唐郢州城的百姓,他们经受了这个小小冲击,他们一定会重新冷静下来的。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个董子坤趁乱逃脱的。”

    白存孝说:“我们用板甲骑兵冲一冲吧!”

    在那个郢州城,有无数的人正在等着看好戏。

    那个董子坤的赌场已经被人砸了,那些筹码都被扔的满地都是。

    那些赌场里的欠条,全部被那个董子坤一把火给烧了。

    在那个赌场里,许多人都在这里被坑害过。

    在郢州城里,只要你手头有几个钱,那些董子坤的手下,他们总要用甜言蜜语,用各种手段,让那些人上钩。

    现在,那个汤章威通过情报部门,知道这些人的胡作非为已经很久了。

    那个胡黄牛,他们看到那个白存孝的板甲骑兵,用长矛杀死了黑熊,他们的豪气也被提了上来。

    那些英雄好汉,他们杀死了猛虎,射死了豹子,然后将那个董子坤的赌场砸了个稀巴烂。

    汤章威看到自己的手下,做事情干净利索,他大喜,说:“这些少年郎果然豪气,看来以后我大唐有望了。”

    董子坤看到大势已去,他和詹曼曼从地道爬出,然后偷偷潜逃了。

    那些董子坤的那些家眷,他们中间头脑灵活的,就带着细软,偷偷从下水道溜走了。因为,那个董子坤没有告诉他们地道的事情,所以这些人不会自动啊从地道跑。

    这些人,他们从下水道刚刚爬出,却看见那个董子坤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家人已经被郢州城的愤怒全部砸死了。

    那个董子坤在郢州城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几乎当场昏倒。

    生来力大体健,纵跃如飞,差一点的猛兽均非其敌,詹曼曼又是文武双全,常时教导,劫灰中寻出的兵刃暗器又多,还有两支无意中寻到的火枪和一袋火药,林中兽蛇均难侵害,这才保得无事。

    詹曼曼年老越发思兄心切,又因爱子年长,将来难于寻觅妻室,照自己的估计,平日兄妹情厚,乃兄为避异族侵害,必借行医隐迹野人山内外山墟之中,就他误认妹子己死,不再设法搜寻,按理自己也能寻到,可是前些年接连几次远出查访不是所去山寨以前不曾到过,便是对方人多凶野,只能暗中窥探,无法近前,守了多日不见踪影,还几乎被蛮人发现,送了性命,只得逃将回来。似这样母子二人常守林中终非了局。丈夫死前遗嘱,又有无论如何不许出山的话。

    正在日夜愁思,井将心事常和爱子商计,董子坤忽有奇遇。先救了一个少女,年只十四,乃是相隔当地数百里的白夷之女,父母双亡,被山中土人掳去为奴,受苦不过,乘人睡熟,挣断身上锁链,日夜乱窜,逃到当地业已饥渴交加精疲力尽。附近毒蛇猛兽又多,成群出没,先已遇到两次奇险,幸得逃生,再往前走,业已不能支持,昏倒在地。

    旁边一只野猪正奔过来,总算董子坤来得凑巧,将野猪杀死。喂了一些饮食,虽然缓了口气,还是无力行动。同时林中还有不少毒蛇猛兽相继惊动,分两三面扑来。董子坤见势不佳,仗着力大身轻,机警绝伦,忙将少女抱起,逃了回来。

    这一带虽然林木较稀,透光之处甚多,并有溪流温泉,,比以前祖上所居山谷还要幽险,休说山外来此采荒的人,便是林中潜伏的各种野人,也从无一人走到。母子二人住的山洞,又是离地三四丈的一片峭壁,便董子坤也用草索攀援上下,多猛恶的蛇兽也无法侵害,照样种着十来亩山粮。詹曼曼又善耕织,加上打猎所得,非但吃穿不尽,因是林中险阻太多,共只两人,虽积有大量兽皮、兽骨、珍贵药材,无法运往山外交易,俱都堆在那里。詹曼曼每日都为爱子人已成长,无处娶妻,兄长不知存亡,娘婆二家只此一点骨血,想起发急,平日多病,一半也由于此。

    及将少女救回,本就动念,又见夷女早熟,人甚灵巧,又善力作,因感救命之恩,对于董子坤十分情厚,爱子也颇爱她。过了一年,问明双方心意,使其结为夫妇。

    詹曼曼的病,一身的病,再三劝告,稍微费点劳力的事都被劝住,不令下手。詹曼曼心里一宽,病本逐渐养好许多,后又发现两种有补益的药草,采服之后,越发一天比一天强健起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左近林中,近来不知由何处迁来不少大象。董子坤生长山中,曾听父母之教,深知兽性,这类野象力大无比,猛恶非常,心却灵巧,除却遇到走单的疯象,寻常不去惹它轻不害人。先是避道而行,不去犯它。后听母亲说那象牙珍贵有用,可制不少器具。

    又知大象脱牙时大部走往隐僻之处,掘地掩埋。看出内中两只快到脱牙时期,意欲掩在那象背后,等它埋好走开,下手偷取。刚刚掩往象群聚集之处,便听群象悲啸,形态有异。掩往附近树上一看,好几十只大象聚在一起,隐闻林中骚动,另有数十只大象低头跑来,到了当地树下俱都不动,有的目中还在流泪。忽然声息全无,仿佛有什事情发生,带出恐怖神情,为首几只大象并由象群中缓步走往左侧一株浓荫密布、又高又大的巨树之下,跪伏在地,内中两只大白象并还似在发抖。

    董子坤因爱妻肚皮越大,乃母恐动胎气,不令同出打猎,又因此举危险非常,偷象牙时如被野象发现,反身来攻,追逐不舍,从此成仇,遇上便须一拼。日前乃母再三告诫,出时只说出去打山鸡野鹿,故意还把猎枪带上,肩上挂着弓箭,腰间插有刀和梭镖,胆子又大,见此情势虽然奇怪,并未在意。看了一会,见那象群都是垂头丧气挤在一起,与平日满林乱窜、自在游行迥不相同,前面几只大象又是跪伏在地,一动不动,仿佛有什管头。心方奇怪,猛觉大象跪伏的大树上,枝叶无风自动,接连两次,阳光恰巧斜照树上。定睛一看,树枝里面毛茸茸地伏着两团黄影,先前林中骚动之声又起。刚听出不是后来象群走动声息,也未见有一象再来,照着平日经历,料知方才听错,象群来路那面必有猛恶之物,心中一惊,忙将火枪端在手里,响声忽止。

    又隔了一会,日色已早偏西,黄昏渐近,心正不耐,忽听两声丁零零的清啸,甚是震耳,由侧面树上发出,生平从未听过。跟着便见树上纵落两条黄影,看去形似猩猩,身子不大,通体金黄,脑披长发,目光如电,身后竖着一根铁钩也似的长尾,尾梢上还生着一丛长毛,钢针也似,动作快到极点。当头一只高还不满三尺,刚朝旁边大象头上纵落。那象宛如待死的羔丰,并无丝毫抗拒之意。形如猩猩的怪兽刚把那比身还长、刚劲如铁的臂膀抬起,猛伸利爪待要抓下,又是丁零零一声极清越的急啸,第二条黄影本由树上跟踪飞落,待朝另一只大自象头上纵扑过去,忽和飞乌一般凌空斜飞,箭也似急改朝自己对面草树丛中扑去。前一只怪兽的利爪业已抓向大象头上,那么坚韧的象皮竟被抓穿,鲜血四流。那象坐听仇敌残杀,痛得周身乱抖,丝毫不动。

    董子坤见那老象快要脱牙,早就看中,由不得生出同情,再见怪兽那么凶恶,越发激动义愤。自恃身带刀箭均经毒草炼过,多么厉害的蛇蟒猛兽,刺中必死,怪兽只得两个,人又性暴胆大,正准备先给怪兽一个下马威,将其镇住,再放毒箭毒镖,免得这东西动作太快,吃它的亏,这样猛恶的大象俱都怕它,想必厉害,便是一枪打它不中,也可吓它一跳。谁知枪还不曾发出,眼前黄影连闪中,先那一只也长啸而起,同朝对面飞扑过去。目光到处,刚看出草树骚动中,飞也似驰来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生得又高又大,獠牙狰狞,目射碧光,又像大人熊又像恶鬼,忽又听远远传来一声清啸,像是人在叫喊。

    这两小一大三个从未见过的怪兽,来去之势都急,眼看撞在一起。

    董子坤那枝火枪,本是采荒的人死后所留,十分灵巧,一扳就燃,并有两个弹筒,为了枪中火药不知制法,平日十分宝贵,只管装在里面,专备万一防身之用,轻易不肯发出。这时因见后来那个似人非人、似怪非怪、比人高大得多的怪兽,比先见形似猩猩之物分外显得狞恶凶猛,手中火枪又早准备停当,同时瞥见后来怪兽凶睛怒凸,约有鹅蛋大小,正对自己这面,踪迹似被看破,以为后来这个厉害得多,心慌情急,动作又极机警神速,更不怠慢,把枪筒往对面一偏,立时发将出去。那火枪原是外洋特制,火力甚强,声息又大,叭叭两声大震,接连两股火烟迅雷也似电射而出。

    来的那个人形怪兽,乃是林中特产快要绝踪的食人巨猩,力大无穷,先那两个,便是双珠姊妹等初入森林、半夜被犀群包围时所见屠杀凶犀的异兽山狨。董子坤生长山中,无人指点,初次见到,自不知它来历。无意之中这一枪,恰巧打中在巨猩的身上。那东西初次受此重创,因未伤到要害,暂时不曾倒地,反更激怒,凶威暴发,震天价一声怒吼,待要纵起,当头一只山狨恰巧赶到,一下扑向巨猩的头上。说也奇怪,双方大小相差那多,照理决非对手,山狨偏是灵巧非常,别有打法。中途虽听枪响火发吓了一跳,身已凌空,去势又急,无法收住,口中丁零零急啸,身仍往前扑去。巨猩前胸近肩之处中了一枪,半边头脸也被火药烧伤,痛极神昏,正在厉声怒吼,张牙舞爪,想要朝前扑去,不知怎的一下抓空。山狨也未正面和它拼斗,竟由肩头上飞过。耳听巨猩怒吼连声,跟着便手舞足蹈,乱纵乱跳,互相扭结往来路飞驰而去。

    原来山狨灵巧无比,随同前扑之处,避开仇敌巨掌,身子往旁一偏,一面由巨猩肩头飞过,那条长尾却就势环绕过来,把巨猩的头颈套了两转,铁箍也似紧紧束住。过时顺手一抓,又将巨猩的凶睛抓了一下,看意思似已抓瞎。这一来,比先中火枪的伤还要疼痛,巨猩怎禁得住!山狨的尾坚硬如铁,比它本身长出一半,不怕受伤,上面缠紧仇敌咽喉,身却倒垂下去,用那一只利爪满处乱抓。巨猩便是铁打也是难当,仗着力大性长,凶野无比,一路厉声吼啸,震得山鸣谷应,星丸跳掷,飞驰在前面草树丛中,略微隐现便无踪影。

    这里董子坤知这两样东西无一好惹,前面怪物逃路又有啸声传来,声清而长,半晌不绝,从未听过,也不知是人是怪,一时心慌太甚,见另一只小怪兽起势较后,没有扑中那只大的,刚落地上,似被火枪惊动,业已回过头来。想起这东西的猛恶和动作之快,慌不迭装上子药又是一枪,一面将身边梭镖发将出去。哪知这东西灵警非常,一枪不曾打中,竟被避开,一溜火光擦身而过,枪声才停,梭镖随手发出,还未打到,已吓得朝那啸声来路星驰而去,隐闻前面树折木断,骚动之声一路响将过去。大的一只怪兽本来连声怒吼,不曾停歇,忽然一声惨嗥,底下便不再有声息。下面象群,连那跪在地上的,全都争先往树下围将过来,一同昂首伸鼻望着自己。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