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45章 白毛秃鹫

正文 第1045章 白毛秃鹫

    在那个拜火教徒中间,有一个郢州城的拜火教徒,他的名字叫做孙兀鹫。

    不过,一般的人都叫他白毛秃鹫,这个老头十分固执,悭吝,和鼠肚鸡肠。

    在这个老头一张口的时候,他往往喷出的就是满口的毒汁。

    这个老头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的家人和颜悦色过,在这个老头靠着自己的胡说八道,获得了一点点的经济利益后,他往往忘乎所以。

    其实,这个老头狗屁不是,孙兀鹫虽然有儿子,可是他对自己的儿子怎么就瞧不上眼。当这个孙兀鹫,对自己的儿子诽谤不已的时候,那些和孙兀鹫在一起的人,他们已经看穿了这个愚蠢的家伙。

    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个孙兀鹫是一个头脑简单,没有什么本事的人。

    在孙兀鹫和那些自己的同事都搞得关系紧张的时候,这个头脑糊涂的孙兀鹫动不动就对自己的儿子胡乱发火。

    事实上,那个孙兀鹫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当这个孙兀鹫在自己的家里,和其他人一起的时候,他说不了两句话,就会暴跳如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当这个孙兀鹫,没能在自己的家里取得任何成绩的时候,这个老家伙总是在胡说八道。

    毕竟,这个孙兀鹫是这个世界的失败者,可是这个失败者在自己的家里,却总是摆出一副暴君的嘴脸。

    当这个孙兀鹫在自己的家里,吃着自己的儿子的,喝着自己的儿子的,却总是在对自己的儿子指手画脚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像一个随时爆炸的不稳定炸药那样,他完全毁掉了别人对自己的期待。

    那个孙兀鹫就是一个垃圾,这个垃圾自己做不成任何事情,却总是指责别人。

    当这个垃圾因为自己的胡言乱语,给自己的孩子招惹麻烦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愧疚。

    这个白毛秃鹫,他一辈子都没有见识过什么好东西。

    可是,这个白毛兀鹫却总是在认为自己的伟大。

    为了监视那个红叶寺,和那个碧玉寺,汤章威让旗下的人,将那个拜火教徒都组织起来。

    那个胡黄牛,就具体负责组织这个事情。

    那个胡黄牛,也因此成为了一个情报机构的负责人,他发展了不少人。

    一些对汤章威有好感的拜火教徒,他们对那个大唐的掌权者还是抱有希望的。

    那个拜火教徒孙白玉,他就代表拜火

    教徒加入了那个汤章威的情报机构。

    白毛兀鹫因为自己儿子的关系,成为了那个胡黄牛旗下的一个小兵。

    那个加入了大唐情报机构的拜火教徒,他们对那个汤章威还是很客气的、

    事实上,每次看到那个白毛兀鹫,那个汤章威就会感到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

    那个胡黄牛看到那个白毛兀鹫的时候,他也有类似的感觉。

    事实上,那个白毛兀鹫,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白毛秃鹫。

    那个胡黄牛叫来了孙白玉,他对孙白玉说:“你有白毛兀鹫这样的父亲,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孙白玉说:“我已经习惯了,再说人不可能抱怨自己的生活。”来势猛恶,单眼前见到的已有八九十,另外两面黑暗影里还不知有多少!

    最难是双方言语不通,骤出意料,端的软也不好硬也不好。软了被人看轻,稍有失闪固是凶多吉少。如其动手,又难免于伤亡,一经成仇,追踪不舍,无论逃到哪里,总有筋疲力竭之时,稍一疏忽便遭惨杀。就不动手,一有误会便难分解。心里一急,忽然想起前在花蓝家月下舞剑示威之事。猛生急智,意欲上来先将对方镇住,再与讲理。

    恰巧这一面虽是森林当顶,上面结有极厚的树幕;因是前侧两面相隔不远均有透光所在,由黑地里走向明处比较清楚,树的行列又比其他两面较稀,野人来路附近更有七八丈方圆一片空地。时机瞬息,危险万分,韦婉儿不顾再与汤章威商量,也不知野人是否通晓所说土语,口中大喝:“你们不许妄动!我非敌人,还有要紧话问!”

    说时迟那时快!话未说完,人已施展轻功,抢往树缝外面。到了边上,身子微微往上一起,纵高了两三尺,紧跟着双脚并拢,横转过来,照准右侧骈生的树干上面猛力一蹬再将手中宝剑舞起一片剑花,人也轻盈盈落向地上。汤章威见她一言不发突然纵起,不及拦阻,心里一急,惟恐受到野人包围,寡不敌众,也忙跟踪随同纵去。

    二人一先一后,相差不过丈许光景,身还不曾落地,耳听众声吼啸,心中一惊,疑是野人就要合围抢上,方觉不妙,百忙中瞥见众野人多一半吓得往后倒退,相隔较远的全将手中刀矛一同挥舞,一齐吼啸起来。后退的野人退了几步,也是如此。方觉不像动手为敌,仿佛欢啸神气,耳听远远转来清啸之声,好似哪里听过。还未听真,人已相继落地。再看众野人,忽然肃静无声,人却不进不退,立在当地。另外两面的野人也都蜂拥而来,做一圈将二人围在当中,相隔最近的也有两丈,四外大树间的空隙均被填满。

    只管花面狰狞,形态猛恶,两三百对凶睛一齐注定在自己的身上,握紧刀矛作出应敌之势,但无一人近前。

    汤章威初次身经,还在惊疑。韦婉儿从小便听父亲说过,见此形势,就是对方怀有敌意,只不当时动手便有商量,心便定了许多,忙将宝剑还匣,一面暗告汤章威留意。。

    汤章威在旁见野人越来越多,最妙是后来的人面都未见,也未往前探头张望,只立在前面一圈人的身后,由此不言不动,不消片刻,便围成一圈又紧又密的人城,除却树便是人,更不见丝毫空隙。脸上全都画得花花绿绿,凶丑怖人。因其从小生长森林之中,习于劳苦,终年与毒蛇猛兽、寒暑险阻搏斗,一个个都是筋骨健强,身轻力大,形态威猛,比同来八十壮士仿佛还要强健多力。这多的人四面包围过来,凭自己的耳目,事前竟会不知,直到近前,方始警觉到极轻微的声息,一望而知不是易与。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