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59章 费雪纯的新生意

正文 第1059章 费雪纯的新生意

    无数的人,他们都从那个大唐的海外行省想移民到大唐本土。

    汤章威一觉醒来,那些想进入那个大唐本土的人,特别是想到大唐郢州城来的人,他们的数量就开始多的吓人了。以前,那个汤章威从来没有觉得这个郢州城的户籍是一个十分宝贵的资源,可是现在,这个郢州城的户籍变得十分宝贵了。

    那个大唐本土的郢州城,有无数面目可憎的人,他们这些人以前出现在那个郢州城的街道上,人们甚至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但是现在这些人却牛的不得了,他们比那个辛苦工作的人还要牛。这些人站在那些愿意为大唐本土的郢州城添砖加瓦的人面前,他们一个个牛得不得了。

    当郢州城,因为那些从大唐海外行省过来的人大量移民,而变得爆满的时候,那个汤章威感到了一丝丝不习惯。

    毕竟,在汤章威的心灵深处,他还是希望自己的能够将那个郢州城搞得体体面面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由那些无德无能的人,对那些有吃阿华的人进行排斥。

    其实,那些停留在大唐郢州城的土著,固然有一些人他们是很有才能的人,但是也有一些傻子,这些人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本事,这些人仅仅因为自己是郢州城的人,就对外面的人进行了排斥,和恶毒的揣测。

    这些人他们从来就没有将那个大唐的郢州城的前途放在眼里,其实大唐的郢州城需要外面的血液。

    在那个大唐的郢州城的将军府花园里,汤章威看到了一只灰喜鹊,只是这里的蚊子也确实多的吓人。

    那个汤章威被蚊子叮咬之后,他就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纱窗之内,他安全多了。毕竟,在这里,那些仆人们经常烧着那些艾草,他们用艾草驱赶走了那些蚊虫。

    在那里,那个汤章威就感到了一阵郁闷和恶心,因为汤章威虽然喜欢艾草的香气,可是那些蚊子,还有那些郢州城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好和汤章威当初起事时的设想相反,所以那个汤章威感到了不耐烦,和痛苦。

    费雪纯喜欢这样的局面,毕竟当那额郢州城里流入了大量的人口之后,费雪纯就赚到了更多的钱。

    费雪纯的旅社里,住满了那些刚刚搬来的房客。

    什么特别的姿势,连手都背在身后,好象只是在观看着一只没有丝毫危险的小鸡一样看着白存孝。

    但是白存孝却感觉到面对的是一只远古秘境中的洪荒巨兽。那随和的姿势下潜伏着的气势像刀剑般锐利危险,仿佛随时都可以露出巨大疯狂的真正面貌,把面前的一切敌人撕得稀烂粉碎再一口吞下去。

    从刚才对方那样的动作来看自己并没什么胜算。覆盖在他身上的那层白色的光膜并不是魔法,而是另外一种更单纯,更直接,更狂猛,所以更有效,更无坚不摧的力量。即使自己身上有着那件长袍,但只要被正面击中身体一次依然足以致命。而这种力量和肉体合而为一,使他每一个动作都超出了人体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白存孝慢慢地以一个起跑的动作半蹲下,右脚稍微往外支出,左手按着地面,右手握住了背后的刀柄。他全身的每一处肌肉都在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积蓄着力量,然后绷紧,只要一个触发就会爆炸出去。他眼睛看着地面,全部的精神和注意力都用似看非看的余光放在了前面的对手身上。

    一击。所有的机会都只在一击上。

    确实体验到了死亡的威胁,白存孝心底最深处的那股原始的斗志和杀意开始弥漫起来,似乎那里一直有只野兽在沉睡,一旦受到了触动就会被唤醒,然后开始在体内狂野地驰骋。冥想的清晰感依然笼罩着思维,结合这唤醒的原始欲望变作一股冰凉尖锐但依然燃烧着的斗志。

    看着面前像只豹子般伏下身去的对手,胡黄牛原本像雕塑般不动分毫的表情居然也有了一点波动。他薄薄的嘴唇向旁边延伸了一点,然后往上稍微一弯曲,这一点点笑意让他看起来有了活力。他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有白光透出。

    两人都没有丝毫的动弹。室内的空气仿佛也凝固了,浸出暴风雨前海面空气的湿漉漉的沉闷。门边站着的霍子伯城主慢慢地退出了石屋。他不想插手,也相信自己用不着插手。

    室内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互相以奇怪的节奏追赶重合着。

    当白存孝吸气的顶峰追赶上了胡黄牛呼气的低谷时,他猛然暴起,积蓄多时的全部力量从这个跃起的动作中一下爆发出来,豹子般朝前窜了出去,足部腰部肌肉的力量一路叠加到手腕,背上的刀化作一条乌黑的电光雷霆万钧地朝前面站立着的胡黄牛砍劈而去。

    胡黄牛眼里的火焰一下变小了,无力了,像是一下丧失了充足的燃料。

    他看得出这一刀的力量和速度都很好,但是也感觉到很枯燥无味。

    出刀者的力量和身体动作是无可挑剔的,但是根本没有丝毫的精神和斗志在里面,只是在单纯地使用力气而已。这不是生死搏斗中的那种凝聚了生命和灵魂的攻击,不过是一个和砍劈木头没两样的动作而已。

    胡黄牛感到很失望,刚开始看见这个对手那如同野兽般的反应和动作的时候他还很兴奋,以为这必定是一场非常过瘾的搏杀。他伸出右手抓住了刀锋,像行走间随手抓住前方挂落下来的树叶一样轻松,左手则握成拳带点藐视和失望的愤怒击了出去。

    但是他立刻发现右手很轻,左手很重。

    刀锋入手的感觉很轻,不只是没有精神和斗志,好象连力量和速度都全然没有了。

    刀轻是因为持刀的人根本没握住刀,在刀即将被抓住的时候就已经放手了。所有的力量都保留下来抵挡当胸而来的一拳。

    一只手正好抵在了拳头上,但是即使是早有预备的所有力量都没有丝毫减弱拳头的去势,手反而被带着一起击了胸膛上,手的形状和胸口一起凹了进去。

    ()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