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若雨中文网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全集下载 > 正文 第1061章 骏马的气味

正文 第1061章 骏马的气味

    那个汤章威最近喜欢听人唱歌了,毕竟在那个郢州城,有太多的烦心事,如果那个汤章威不能够自我调节的话,他就会被这些烦心事情所压倒了。

    那个唐昭宗手下的队伍越来越大,许多大唐海外行省的人,他们为了吃饭,都加入到了那个唐昭宗的手下。

    那些唐昭宗的手下,他们开始购买了许多战马。这些人,他们骑着战马,在那郢州城郊外的土地上驰骋,他们想着如何收拾那个汤章威。

    在唐昭宗的巧妙宣传下,这些人他们认为自己生活不幸福的关键就是那个汤章威掌握实权了。

    这个汤章威不知道自己正在成为那些大唐海外行省人愤怒的目标,但是那个韦婉儿的手下,那些大唐本土的情报人员,他们已经觉察到了空气中一些令人不安的气氛。

    那个何皇后,也和唐昭宗一起,让那些人秣马厉兵,随时准备在郢州城发动叛乱。

    事实上,许多人都进入了那个郢州城外的狩猎场。那些从大唐岭北行省运来的骏马,正在被那些大唐欧洲行省的人所操练。

    当她拔出羚羊鼠尾草的根并抖落泥土的时候,她看见了蛇根草的心形叶片和长长的管状黄色花朵,它可以用来防止流产。她回想起伊扎曾经为她去采那种植物,心里涌起一阵痛楚。当她站起身来,把她刚刚采集到的新鲜根茎放入系在一只驮筐顶部的一个特制的篮子里时,她看见威尼正挑挑拣拣地咬着野燕麦的顶端。煮熟了以后,她也喜欢它的籽

    马儿排了粪便。她注意到一些苍蝇正围着它嗡嗡叫。在某些季节里,昆虫令人讨厌,她想。她决定寻找驱虫植物。谁知道他们将会路过什么样的地方呢?

    在临时对当地植物的仔细观察中,她注意到一种多刺的灌木。她知道那是一种篙属植物,味苦,有强烈的樟脑味。它不是一种驱虫剂,她想,可是它自有用处。在它旁边是老鹤草,即野生天竺葵,长着锯齿形的叶子,开着五瓣粉红色的花,将会结出形似鹤喙的果实。它的叶子经过晾干、磨成粉后,可用来止血疗伤;泡成茶喝可以治疗口腔溃疡和皮疹;它的根可以治疗腹泻和其它腹腔疾病。它口感苦而辣,然而又相当柔和,可以用于老人和儿童。

    瞥了一眼韦婉儿,她注意到沃夫仍然在嚼她那只鞋。忽然,她停止了沉思,精力集中到她注意到的最后几种植物上。它们为什么引起了她的关注?它们的某些东西似乎很重要。这时候她想了起来。她立即操起掘棒,开始挖开有强烈樟脑味的苦篙周围的土,然后又挖出了辛辣、止血、但相对无害的天竺葵。

    韦婉儿已经上了马,准备走了。他转过身来,问道:“何皇后,你干嘛要采集植物?咱们该走了。你现在真的需要那些吗?”

    “是的,”她答道,“马上就完。”掘出了又长又肥厚、辛辣无比的辣根之后,她又去掘另一种。“我想我找到使它离开咱们的东西的办法了,”何皇后指着还在调皮地撕咬着她的营地鞋残余物的小狼说。“我打算做‘驱狼剂’。”

    他们从宿营地往东南方走,回到他们一直顺着走的河流去。大风卷起的尘土在一夜之间平息下来,在清沏明朗的空气中,辽阔的天空展现出遥远的地平线,而以前那一直是模模糊糊的。骑马走过原野时,他们的整个视野,从大地的这一端至另一端,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是一望无际、波浪般汹涌起伏的不停地运动着的草,一片广袤无垠、包容一切的草地。河边仅存的几株树只是使占主导地位的植物更加突出。然而,草原的广阔程度比他们所知道的还要大得多。,又往上面加了一根牵绳,然后把牵绳系在船上杆子的对面。她握着牵绳松弛的部分站在船边,接着转向韦婉儿。“我准备好出发了。”

    他犹豫着,然后果断地说,“好。”他从驮筐里拿出笼头,把马叫了过来。当男人第一次试图把笼头套在小公马头上时,它抬起脑袋,嘶叫着,可在韦婉儿同它谈过话并且抚摸了它的脸和脖子后,雷瑟安静下来了,接受了笼头。他把绳子系在船上,然后面对何皇后。“我们走,”他说。

    何皇后打手势让沃夫上船。然后他把船推到水里,爬了上去,两人手里还都握着牵绳来控制这些动物。

    从一开始就不顺利。急速的水流控制了小船把它向前冲去,可马还没作好下水的准备。当船被拉走时,它们却向后退,船猛烈地颠簸起来,差点儿翻倒,沃夫跌跌撞撞重新站稳,紧张地注视着形势。可装载的东西太沉了,船很快恢复了平衡。那些杆子已经开始随着有力的水流向前去了。

    努力把船向下游推去的河水对马的拉力,以及何皇后和韦婉儿焦急和鼓励话语最后终于说服踟蹰不前的动物进到了水里。威尼先试探性地放进了一个蹄子,探到了底部,然后是雷瑟,由于不断的拖拉,最后它们终于都跳进了水中。在这个前面由三根长杆,中间载着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和一只紧张的小狼的小船,还有最后的两匹马组成的不太可能的完整组合稳定以前,除了让水流携带着他们向下外,何皇后和韦婉儿别无选择。稳定后,他们放开了牵绳,每个人拿起了一支浆,试着改变方向以便能越过急流。

    面向对岸坐着的何皇后根本不熟悉用桨。韦婉儿一边努力地划离岸边,一边给何皇后指导,试了几下之后她掌握了要点,配合着韦婉儿指引着船。即使那时候,前面有长杆,后面是马,船也走得很慢。那些马被水流不由自主地向前拖着,眼睛惊恐地乱转。

    尽管他们以更快的速度向下游漂去,不过他们的确开始过河了。可前面,在其入海路上沿着逐渐降低的土地下冲的河水正朝东急转。一股在近岸的突出沙角边旋转的回流卷住了在船前面急冲的杆子。

    那些如果没有绳子捆绑就会自由漂浮的桦木杆旋转回来,猛地撞在了用兽皮包着的小船上,使韦婉儿担心船会被撞出个洞。这一撞使船摇晃起来,转了一圈,猛地拉紧了马的牵绳。两匹马惊恐地嘶叫着,吞下了一口口的水,不顾一切地试图游走,可它们被系在船上,那拉着船的无情水流毫不放松地把它们也向前拖拉着。

    不过它们的努力不是没有作用。它们把小船猛地拉了回来,使它旋转起来。船又猛地拉紧了杆子,它们又咚地撞在了船上。汹涌住小船,韦婉儿正喊着一些她不知道怎样应用的指导。受惊的马的嘶叫引起了她的注意,看到它们很害怕,她突然意识到她不得不把它们放开。她把桨放在船底,从腰上的鞘里抽出了刀。她知道雷瑟更容易激动,于是先割它的绳子,稍一用力,锋利的燧石刀就割断了绳子。

    放开它引起了更多的碰撞和旋转,这对沃夫来说实在太过分了,它从船上跳进了水中。何皇后看它狂乱地游着,于是迅速地割断威尼的绳子,也随着小狼跳进了水中。

    “何皇后!”韦婉儿尖叫着,可那只突然被松开并且变轻了的小船旋转着撞在杆子上时,他又开始四处乱晃了。当他抬起头时,何皇后正努力地踩着水,鼓励正朝她游来的小狼。威尼和身旁的雷瑟正朝离得很远的岸游去.而水流正更快地把船向下游冲去,远离了何皇后。

    她看了韦婉儿和小船最后一眼,这时,那只小船正绕过河流的转弯处。一时间她呆住了,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不该离开船的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可那时她没功夫担心。沃夫正朝她游来,在水中挣扎着。她朝它游了几下,可当她到它身边时,沃夫努力地把爪子搭在她肩上,舔她的脸,甚至由于心急把她按到了水下。她噼噼啪啪地打着水钻了出来,一只胳膊拥着沃夫,寻找着马。

    那匹母马正朝岸游去,被浪推着离开她。她深吸了一口气,吹了个口哨,响亮而悠长。母马竖起了耳朵,转向了声音。何皇后又吹了一声,马改变了方向,努力朝她游去,这时她也正奋力划水向威尼游去。何皇后是游泳好手。尽管是斜着穿越水流,不过大致上是沿着水流方向向前行,即便如此,要抓住这个浑身湿透的多毛动物还是得费些力气。当何皇后抓到了马时,她几乎轻松得要哭了。沃夫很快也跟了上来,不过它继续向前游去。

    何皇后搂着威尼的脖子休息了一会儿,只有这时她才注意到水有多凉。她看见固定在威尼仍然戴着的笼头上的绳子在水中拖曳着,突然想到如果绳子与一些漂浮的碎片缠在一起,那么马会多危险。女人花了几分钟试图解开绳结,可它膨胀得很紧,她的手指也由于寒冷而僵硬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又开始游泳,她不想给马增加负担,希望运动会帮她变暖。

    当他们最终到了对岸时,何皇后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她筋疲力竭,浑身颤抖,倒在了地上。狼和马要好一些。它们都晃动身体,把水甩得到处都是,然后沃夫趴了下来,喘着粗气。即使是在夏天,威尼的毛仍然很厚,不过在冬天,浓密的下层绒毛长出来时,它的皮衣会更厚。威尼叉开腿站着,浑身颤抖,它耷拉着脑袋,了河边以后,他不知道该朝着哪个方向走,但他终于决定先看看下游方向。他把帽兜往下拽了拽,好挡挡雨,他开始沿着河岸走下去,查看了一处又一处漂木堆和聚成堆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他看到了许多死动物,看见了许多食肉野兽和食腐野兽,有四条腿的也有长翅膀的,都在河边冲上来的大量尸骸上大吃大嚼,甚至还有一群南方的狼,但是没有哪个看上去像沃夫。

    最后他转身往回走。他要往上游再走一段路,但是怀疑他是否会走好运。他打心眼里就没期待着会找到那头动物,而且他意识到这也叫他很伤心。虽然沃夫有时候会添麻烦,但是它作为有智慧的野兽来说,也开发出了与人的真正感情。他会想它的,而且他知道何皇后为此会发狂。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他走到了他找到何皇后的那片石子河岸,在河湾处找了一遍,他吃不准还要往这个方向走上多远,特别是他看到河水还在上涨。他暗下决心,一到何皇后适合走动,他们就得把帐篷挪到离大河更远一些的地方。也许我该把往上游察看这档子事丢在脑后,先看看她是不是没什么事,他自言自语地说,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得,也许我该再走上一小段距离;她会问我是不是两个方向都察看过。

    他抬腿往上游走去,从一堆一堆的大木头和树枝子之间寻路而行,可是当他看见一只帝鹰那硕大的身形,伸展着翅膀,在空中滑翔时,他住了脚来看着它,心里有些骇怕。突然间那只巨大的鸟儿收拢了它那强劲的双翅,很快地落在了河岸上,然后又振翅飞了起来,它的爪子上抓着一只很大的野猪样的动物。

    再往上游走了一段路,在那只大鸟抓走它的美餐的地方,是一条挺大的支流,漫溢到了一片不太高的三角洲上,把它的水流也注入到了姊妹河里。他以为在这条支流汇到大河里的地方,在那一条展延得很宽的沙滩上,有些东西看上去很眼熟,接着他笑了,他认出来了。是那只圆形船,但是当他再一仔细打量时,他皱起了眉头,抬腿朝那里跑过去。在那只小船旁边,何皇后坐在水里,把沃夫的头搂在膝上。它的左眼上方是一条伤口,还在淌血。




上一章 下一章 一把砍刀平大唐txt